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十四

燕添龙转头回到帐里,他坐在小马扎上,黑着脸思考人生。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大哥和阿娴……在一起了吗?

他大病刚愈,身上的毒还未清完,眼下和眼白都是一片青色,他阴着脸的时候,看起来让人生畏。

燕添光咳了两声,听到外面急促的脚步,燕添光已经掀帘进来了。

他红着眼睛慌张的看着弟弟,脸上明显是害怕和紧张。“阿弟QAQ……”

燕添龙叹了口气:“大哥,我竟令你害怕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原本像慈父般的哥哥角色好像反过来了,他当兵几年回来后,也许是身上的血气吓到他了,哥哥虽然仍是关爱他,却不敢靠近他了。

燕添光朝他走近两步却不敢再向前,他结结巴巴,眼里的泪好像又要流出来了。“对不……对不起……阿弟……”

“大哥为什么道歉?”燕添龙看着大哥,眼下的青色看起来又凶又蛮横:“你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我……我……李娴姑娘……她……我……”面对气势霸道的弟弟,身为地坤的燕添光努力的把话说全:“是……我我……”

李娴柱着枪站在帐外,听到里面燕添光的声音,脸上担忧,但是那是他们兄弟俩的谈话,她无法参与。

她总觉得燕添光是误会了什么,她和燕添龙怎么可能嘛……唉呀,地坤哦就是爱乱想,一定是因为自己太招摇了。

只听燕添龙说:“我倒要恭喜大哥了……”

“……”燕添光再憋不住眼泪,边哭边摇头。

燕添龙却说:“大哥不要慌,我是真心的。”

燕添光惭愧的低下了头:“抱歉,都是哥哥不好。”

燕添龙却摇头说:“是我不好,我知道哥哥的性子,若是阿娴肯留在哥哥身边,倒更令我放心了。”

两兄弟俩个一时无话,却见燕添光走到弟弟身边,手掌轻轻的摸着弟弟毛燥的发丝,他哽咽的说道:“哥哥别的不想,若能看着你娶妻生子,我已经十分满足。”

燕添龙却道:“大哥不要只顾着我,你自己呢?我对那些,无甚意想。”

燕添光还要再说,却见弟弟摆手说道:“不必愧疚,大哥无错,我还听说你已经跟在燕浮尘的队下,可见大哥也是有志向的男人。我们苍云军,不必拘节儿女私情,你与阿娴两情相悦,那我这个弟弟必然会祝福哥哥。”

他声音似有愧,低沉无力:“只望大哥,不要再怕我了。”

燕添光听的满脸热泪,他扑在弟弟背上,泣不可仰:“你是我弟弟啊,我把你拉扯大,就像我自己的孩子一样,你若因阿娴姑娘和我生分,我宁愿终生不嫁。”

他说道,拿出腰间携带的小匕首,解了发辫就要割下。

燕添龙见他要削发明志连忙阻拦:“大哥!”出手如电将匕首夺过,又遭燕添光来抢。

外面的李娴等不及便进来,触目恸心,只见燕添光拿着匕首横在颈边,心中大为震惊,她伤心的说道:“不嫁就不嫁,何必引决自裁,从此后,我再不来缠你就是!”

说罢掉头出帐,垂头丧气的走开了。

燕添龙拧了大哥的手把匕首收缴了,对他说:“大哥若对他有情就主动说出来,不要让两人都难过了。”

燕添光忍着心痛说:“随她想了,我老丑不堪,配不上李娴姑娘。”

燕添龙说不动他,只能走几步的他根本跑不出去,便恼的躺回床上转头不理大哥。

燕添光守在他身边,想着往日来李娴对自己的照料,一面觉得自己贪得无厌,一面又觉得自己好不要脸。

只得抹了脸上的泪,本以为不嫁的决定是件易事,却没想到说出后,更令人烦恼了。


(不要说大哥矫情什么的,古代人是很有想法也很有顾虑的

削发明志反而是一种贞烈的象征,当然我也不是说男权女权的事,就是照那个时代的社会现象来写的

评论(4)
热度(66)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