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那个乳果糖真是便秘患者福音啊TUT啊啊啊强烈推荐好东西真是好东西啊

 

《媒妁之言》番八

寒枝退后一步,竟然有些心虚,他望着火中那人,只见唐天枭动作迟缓的转过身来,见前夫神情怆然,寒枝神色动容,他偏过头去,不再望他。

他想不明白,以前不珍重他,现在偏又这样做戏,给谁看呢?

难道唐天枭还有丁点的良心存在?

他忘不了崖下的苦难,就绝不会原谅所有搓磨羞辱过他的人。

唐天枭只一望寒枝的眼晴,脑中便想到昔日爱人的灵华双目,他弯下腰,由着下属搀扶。

再抬头时,已不见周大夫的人影,只在廊下的小石凳上留下一包苦药囊。

唐天枭望向无月夜空,低声问道:“吹落了几个?”

唐无情答:“偏不巧吹了南风,尽数都落了小大夫的院了,属下去时……皆毁于烛火。”

“也罢。”唐天枭道:“他自是恨我,哪年...

 

《多事之秋》七

周敬秋看他连围裙都主动穿了,只能笑着让开了。

肉骨头虽然在卖的时候是被剁过了,但是店家只是随便的剁了几下,周敬秋每次买回来都要自己洗干净再好好的剁断棒骨和后腿骨,这样炖了汤骨髓煮出来足够鲜美。

周敬秋怕他剁的骨头要飞出去,还在后面一一嘱咐:“哎,要不我来算了……”

小微又用超认真的眼神瞅他了,周敬秋给看的很不自在:“那我出去择菜?”

他小声嘀咕着:“你别老这么看我,有点凶。”

小微忍不住撇嘴笑了,他揪揪身上的围裙,又看了眼菜刀明亮反光映着的自己,觉得自己以前可能就是干这个的。

而且晚上周敬秋说要带他去逛夜市,说请他吃烧烤看电影,小微就觉得浑身有劲,剁起棒骨来又快又准,比周敬秋平常用...

 

《媒妁之言》番七

寒枝看了一眼,轻叹一口气:“这脉不好诊,先前别的大夫自然也说过,里面都是活虫,不管怎么看脉,都是乱的。”

他又道:“我爱钻研这些古怪病症,却不是每一样都能解的了。全赖在谷中与众师兄们书信请教,唐老爷的病也得了几年,见过不少名医,不知有没有去过万花谷求医?”

唐无情在旁道:“江湖索事缠身,我们主的身体已不再适合去万花谷,只有关外这般干燥寒凉的气侯才能抑制蛊虫作乱。”

唐天枭见寒枝垂眸不语,神情有几分颇似故人,便细细的看着寒枝的脸。

寒枝让他瞧的有些愠怒,便收回手道:“我再配上几副药试着让唐老爷服下,前辈中有一位姜大夫善华佗之术,寻得天气好时让他为唐老爷将血中的虫子剔除。”

说罢便起身告...

 

《多事之秋》六

第二天小微起的更早了,周敬秋套着毛线走进去想洗脸时,里面的灯已经亮着,他推开门发现小微已经在刷牙了。不过小微似乎也因为起的太早,有些困倦,他闭着眼晴在刷牙。

周敬秋忍不住拍了拍他:“你干嘛起这么早?”

小微睁开眼,看了两眼周敬秋,“秋哥,买茶带着我。”

“带上你干嘛,我的小电驴回来要带着几十斤的菜,要再带上你个160斤的大汉,它半路就得熄火了。”

小微已经想好了,他认真的说:“楼下有几辆共享单车,你用手机刷一下,我跟着你骑。”

“你想帮我啊?”周敬秋靠在门边上笑:“我今天不出去,这周是老魏去买菜,下周才轮到我。”

他问:“我和老魏说一声,让他带你去菜市场旁边的衣服看看打折断码的...

 

《多事之秋》五

小微的脚好了以后就下楼来帮忙了,周敬秋一起他就跟着起了,周敬秋先洗漱完赶着下去市场里买菜,等小微下楼就看到他骑走的背影。

他和老魏一快把桌椅什么的搬出去,然后在门口看老魏卖早饭,忙不过来时帮着炸油条。

炸油条这东西他从来没做过,老魏教了他几次,看着挺简单的,刚上手,那爆出来油花就溅了一手背,把皮给烫坏了。

老魏倒抽一口气,赶他进去找药,自己仍是招呼客人。

这回是不好意思支使人了,他原是打抱不平,怕这小子装失忆蹭老板的吃喝大半个月,不过人都受伤了,也没必要让人受折磨啊。

老魏是真无奈,手脚麻利的打包了油条和米粥给客人,收了钱放进旁边凳子上的小铁桶里。

小微在厨房的抽屉找了一圈,油呼呼...

 

《媒妁之言》番六

隔日,唐无情正要将温水兑好送进去,却见门吱呀两声,一根乌木拐杖先柱出门槛,握着拐杖头的手不见血肉只有皮骨和筋络。

那人尽力拄着杖,望着檐下细雨轻打,他微微挪步,屏退下属,另一只又扶着门,一身靛蓝长衫垂过屋口横木,慢慢的移了出去。

“主上……”唐无情上去帮扶,走了两步,便察觉主人汗温衣襟,已不能再多走一步。

唐天枭低头看着自己柱拐的手,问到:“咳……东西、可齐备?”

“是。”

主仆二人一时无话,立在廊下无声,却听前头惊呼,透过花窗,依稀见着那茂密的草叶中走出一个身影。

唐天枭望过去,不由震惊,直直的看着那背影说不出话。

却见那人转过头来,与他眼神一对。

唐无情听主上颤着声音说道:...

 

《媒妁之言》番五

寒枝将银盒放出众人眼前道:“这便是那人赠我的奇药,说是能引一切恶蛊。”

有人道:“即能引恶蛊,何故治不好自己的病?”

寒枝笑道:“他中的何止是蛊毒,不知众位听过蜀中唐门的名号?”

听说过的点头,没听过的摇头。

门外守着的唐无心听了忍不住扒开窗看了一眼:“这小大夫年纪轻轻,见识倒不小。”

“当然,这只是药引,要真正将唐老爷的蛊虫引出来,怕是还需要列位前辈携小辈一道钻研。”

忽见冷风进来 ,年纪大的大夫忍不住哆嗦着回头:“无心小友,关窗关窗。”

寒枝见唐无心真将窗关了,便道:“看这庄里人倒不像是坏人,我倒可安心留下来。”

“那倒未必啊周小友。”黄大夫道:“你与那位老爷可打...

 

干,怎么这么秃

照镜子时忍不住掀了下刘海,犹如掀开头盖骨


 

《多事之秋》四

到了午后,老大夫果然来了。他是卫生院里的退休老人,闲不下来就开了个小诊所,平常就看看感冒骨折那些皮外伤,有时阿猫阿狗不好了也有人找他去配药。

小微这会能单腿跳着上下楼了,为防他突然滚下楼梯,周敬秋劝他不要再上下楼了,等好了再说。

这些他正伸着腿让老大夫摸骨呢,老大夫摸摸捏捏了几把就说:“崴了,肿的有点厉害,消炎药吃了没?”

“给他吃了。”周敬秋掀开小微的衣角:“您给看下后背。”

猝不及防被摸了后脖颈,小微强忍住动手的冲动,慢吞吞的看了一眼周敬秋,对方正一脸着急的瞅着他。

“我没事,只是看起来严重。”小微拍拍他的手:“我心中有数。”

果然,老大夫检查下来也说是擦伤,周敬秋才收了老...

 

《媒妁之言》番四

血帕子叫无情拿下去烧了,可不用多时,手中的白帕又将染成片片鲜红。

因在江湖被通缉,他早不再与周子聪联系,不愿牵连到好友,连困境时都未曾去藏剑山庄或与天策府求助,如今江湖势力十年动荡几分,他早没这个心力去参与其中。

一身蛊毒附骨如蛆,早将当年傲气张扬的男儿折磨的不成人形,若非不甘这滔天恨意,怕是早就拔剑自戕,一了百了。

如今他全家恶仇未报,却离死期将近,无论哪个大夫来,都无回天之术。

被一个青年大夫一眼看穿蛊毒并不令他意外,知道蛊的人不少,会解的人却少之又少。

当年他与夸左阿诺分手之际,各与对方暗下杀手,如今五毒教分崩在际,夸左阿诺隐退或是死了,而唐门庶系被嫡系赶杀,活的猪狗不如。...

 

《媒妁之言》番三

番一:戳我即有


掌柜见寒枝不听劝,便觉得小大夫年轻气盛,争强好胜。

寒枝自去了楼上喊了小二提了两桶热水上来,他泡在木桶中却觉得这水还不如山中温泉舒服。

脑中是这样想,心中却想着那日马车上那漏出的一角。

又联合起这城中大夫被捉走的异样,心中渐渐有了计较。

他戴着斗笠出客栈去城郊,不过出门几步,乌云笼罩,再走几步,豆大的雨落下来,溅起了泥水沾上了衣摆。

自他开了医馆以来,除在山上采药时无处躲避,大雨中独行却是少有,雨水顺着额际滑落唇边,寒枝看着远处雾气中亮着灯的小宅,脚步略微停顿。

听说那处屋子是有名的鬼屋,这外来人胆子倒是大的很,竟然就真的租下来,还扣下了好几个大夫,想必是求医...

 

《多事之秋》三

小微就在周敬秋的饭店里住下了,这小饭店统共就两层,两个房间都很小,共一个阳台,就一个卫生间。

虽然地方小,不过周敬秋也尽量打理的干净清爽,他一个单身汉能把房子弄的这样已经算是细致,别提晚上睡前给小微弄了一大盆水来擦身。

他给小微绞的毛巾,因为青年的手连端个杯子都会颤抖,想来是真的没什么力气。

小微接过毛巾,动作缓慢脱下病服慢慢的擦着身上的伤痕,他已经忘记自己身上的伤怎么来的,对于自己的糟糕似乎很快就接受了。

倒是周敬秋却忧心:“怎么弄的,你的背是一大块青色的,你是从高处摔下来吗?这样不去大医院看,要是真有内伤呢?”

小微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闪过半些许凌厉:“不能去大医院。”他的直觉告...

 

《多事之秋》二

等周敬秋买了菜回来也才六点半,这会儿馆子的玻璃门已经拉开,店员老魏已经把店里的桌子都搬下来一一放好,大锅里的水也烧开了。

周敬秋把小电炉停好在后门边上,然后拎着几十斤重的肉菜进厨房。

老魏麻利的接过来分类清洗摘择,一抬头看周敬秋在揉太阳穴,说:“老板,又起早了?”

周敬秋笑道:“是啊,隔壁有个病人,怕他烧退不下去,一大早去看了,没想到烧退的还算快。“

他从桌下抽出一把锃亮的砍骨刀把那些连着的骨头一个个给剁开清洗,然后用开水去了血丝,拍了两颗姜进去,大骨块倒入锅中炖起高汤。

然后再是把老魏清洗好的菜都切丝切块放进盘子里拿保鲜膜包结实,准备放到小厅中的冰柜里,方便客人点完菜还不用废时...

 

《媒妁之言》番二

算了算了写完吧,如果我什么也不写,我连感情都无处寄托,活的像个空壳

写作使我快乐

他将玉还给了周子聪,携着包袱离开,身后跟着比他还小一些的少年人参,此时寒枝离开云菩老人已近三年,从一个懵懂内向的少年成长为内敛沉静的青年。

他与人参互称为兄弟,自己易名为周梧桐,与弟弟在边关口的小镇上开了一家小药馆,整日为病人坐诊看病。

他的模样已经与当初很不一样了,不知那为他带来生机的蛊虫是否也改变了他的样貌,寒枝原先的模样普普通通,便是一副不大机灵的老实相貌,而现今,随着年岁增长,却越发的俊美,身着布衣的大夫从面相上看竟也带着几分贵气。

全然看不出来半点那少年时的样子。

而弟弟周参儿却不知用了何等...

 

《多事之秋》一

周敬秋,饭馆小老板,老实会做饭,曾经是老师。

季琛徽,被捡到的失忆小攻,有点神秘,性格冷淡不爱说废话,对喜欢的十分耐心。


“老师,我喜欢你。”

周敬秋的脸色煞白,他退后几步想逃,却躲不开那些朝他拥过来的无名手,那些手粗鲁的撕着他的衣服,把他犹如青蛙般剥下了皮。

少年的声音天真里却带着恶意,似乎发现了惊喜似的:“老师的身体好白好漂亮……”

“放开我!放开!”

“!”

天才蒙蒙亮,他就惊醒了。

往常倒不会梦到这些陈年旧事,大约是昨夜在巷子里的事让他不由的联想到了梦中。一摸枕巾,还真是湿的,周敬秋揉了揉额头,坐起身来倒了杯水喝。

倒了一半的热水还是有些凉,喝下去倒是醒了神。...

 

阿花的头,像个叶童

哈哈哈哈哈哈

(╥╯^╰╥)

 

推文《想飞升就谈恋爱》《这个锅我背了》

以上资源都来自攻德无量文包,想要的小伙伴自去围脖下抓取哟


以下推的两本都是我非常想摁着你们的脑袋叫你们看恨不得替你们翻页的精文


《想飞升就谈恋爱》BY:龙柒

两个修真界大佬谈恋爱

大佬的地位类似于人间界的魔教教主和武林盟主吧

大佬们都是快飞升的神仙,结果就差一步的时候,上天的桥断了

怎么修复?

只要你俩谈个恋爱,世界和平

文中因谈恋爱而不得不下界投胎,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快穿了

小说嘛,为啥说好看呢,当然是不普遍于时下的流行无素,攻受借投胎玩遍各种普雷,以及不可预测的剧情

其中不可预测的剧情带点悬疑,其实非常的温馨(语废)反转令我感叹一声

原来攻他其实……

我是...

 

呈丘《猎徒》八章

最新发现的躲避程序员的方法,可以不用强行拉进群了,哦液


越写越枯燥,越崩越离谱

我个菜鸡,等老先教授什么时候更大哥,什么时候写吧

 

《喝酒吃鸡干楚岚》

试个水,想看的存图后自己水平再平行翻转,或者把手机倒过来

超级可怕的OOC,真的很可怕,不喜误入

 @苞谷Kongu  @罗生 


 

呈丘《猎徒》七章

他到底几岁了?

阿丘在贺呈的怀里睁开眼,然后一动不动的盯着贺呈看。他不想叫醒这个人,总觉得对方一醒自己就没好日子可过了。

贺呈看起来很年轻,至少脸上没有岁月的纹路,所以肯定大不了自己多少。

他还说过当过兵,按正常服役的情况来说,没有功勋大概是三四年,有了功勋的话会当官……贺呈也许当过特种兵,也不对……他看起来不像有为国家服务的觉悟,可是哪有这么年轻的雇佣兵?

而且他还有这么大的邮轮和医疗团队,那位见先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把这些都交给了贺呈这种的?

这个时候,阿丘深觉自己见识似乎真的太浅薄,他自认跟着大佬们混着似乎学了不少,可是遇到贺呈……他连贺呈以前是干什么的都猜不透。

烦。...

 

呈丘《猎徒》六章

看前注意前言:

看不到四五章的人可加群QQ782586295

叫我一个个个发邮箱我实在没这个精力

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好看的文你们随意吧

不想加的人等我完结放TXT,

进群密码:呈丘


记住:上车莫忘开车人,吃肉别忘厨师长,好孩子不做伸手党,赏文不许霸王票

下面是正文

还有告诉我,你们看的见正文吗


 

呈丘《猎徒》五章

心情不好写肉文就很虐了

大家请走龙马,需注册,网不好 的小伙伴……超级虐总之就是很烂很糟糕的船戏

为看不到的人作个解说:

就是大哥把小花臂插的嗷嗷叫酱紫

加群QQ782586295,密码:呈丘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