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八

辛辣的汤水服下,喝到碗底时剩一些渣籽,燕添光伸出舌尖把碗给舔干净了。

燕添光用布巾用力的绞着自己干枯的发丝,他的身影透过烛火映到地上,扁扁身影很单薄。

屏风隔断的一旁是亲兄弟添龙在守着他,他脸色哀伤,不再如来时那般意气风发,眉宇间透着自责与懊悔。

“大哥。”燕添龙喊了一声,双膝跪地,脊背挺直。

燕添光歪头往外看了一眼,神色惊吓到:“你跪我干什么?”

燕添龙晃晃头,只觉得前几日的作为令他羞耻,他居然把从小拉扯自己大的亲哥哥给当作了外人对待,因这两年收不到大哥的消息,对自己不闻不问,心中气恼以为他早把自己给忘记了。

他还把大哥给骂哭了。

燕添光匆忙擦净身上的水,然后穿好袄子出来,...

 

我三十没到已经步入80老太的生活

下班吃了饭,骑着小毛驴回宿舍

打开电脑看动画,不看就码字,不码字就打游戏

期间用个小碗装几两白酒,配合兰花豆吃吃嚼嚼

空调都不用开,吃的浑身热呼呼的

如果一个人永远这样就好了

 

今天看到一则笑料

说是统计杭州人,在哪方面的消费上最高

没想到是男士化妆品,是的没错,不是护肤品是化妆品哈哈哈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七

银子的事,果然是没有下落。

县府时常有人去边关送货物,商人也常过去,曹主簿只是将那银子的事推给了别人,那人是谁,这几年的官员来来去去变更许多,还真没法找出来……又或许根本就没有。

燕添光一个普通农民,一年下来去了吃穿用也没几钱能省下来,早些年或许是有存余的,只是……都被那人挥霍了。

后来他再努力的攒,自己再去山上挖野山参抓野物,半年才凑出个十几两(已是巨款),再托人带过去,一年下来也有个三四次。

结果他这两年省吃俭用的钱……竟然一文也到不了添龙的手中。

那他托老秀才写的书信,添龙自然也不知道。

难怪添龙回来就埋怨他……

回来的路上,燕添光不断的用袖子擦眼睛,碎发落在耳边,风雪之大...

 

看了一夜的生雪和夸楚视频QAQ

我夸胖胖真的美颜盛世,知道霹雳的墙头总是死的最快,我明明都忍住了,还是拜倒在夸胖胖白里透粉的小方脸上

他肿么可以这么萌

还有生雪CP,心好痛呜呜呜,一晚上都在B站看虐心的视频,虐到心在滴血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六点五

燕添光那日将毫不留情面的将李娴赶走,立刻冷汗落下,生怕李娴发了火要打自己一顿。

他睡的是李娴的房间,李娴的床,客人理直气壮的将主人赶出屋,可他明明只是因为体弱不好走动才被收留几天。

燕添光喝下那几碗苦药,脸色也不见好转,仍是病怏怏的模样。

李娴也许只是玩心重,又或是同情心泛滥,她只是觉得自己可怜才想把自己纳入后院,帮扶自己好友的兄长,她绝不是因为喜欢自己。

李娴的好意思燕添光心领了,他不愿意以这样的原因被帮扶,若是有的选择,燕添光下辈子绝不再做地坤!

待身上力气多了,燕添光将李娴挂在墙上的甲胄拿下来擦试,每场银甲的边边角角,上面带着生绣的血迹或者泥痕,他都一仔细的处理干净。

他还能...

 

双十一了,你们有啥种草的,和我来交流下!

这两个一个暖脚一个暖手,而且都是能免费换新两年的!

其他的就是化妆品类的了……比较重要的就是打算买新的卸妆水 和隔离霜……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六

真暖和。

燕添光闭着眼,半张脸裹在被褥里,懒洋洋的想,怎么这么舒服呢……

哦……家里好像没有这么暖和的被子!

他马上就醒了,一睁开眼是陌生的床头便警惕的坐起身上,冰冷的空气让他马上又把赤裸的身子包进被窝里了。

怎么回事啊……燕添光抱着腿想了想,没想起来,倒是听到了李娴和燕添龙说话的声音渐渐响起来。

“大夫说他身子经不起折腾了,驿站里暖和又烧着火碳,你让燕大哥在我这休养两天。”李娴打开门让燕添龙看了一眼,便马上关上门对他说:“你赶紧回去修修你那破茅房,风雪再大点早晚要塌房梁。”

燕添龙就看到床脚那部分,确实躺着个人,本想进去,那门砰的关上差点夹着他鼻子,他只好说:“那我先回去,让大哥...

 

扶她小队的故事

跟我一起玩OW的车队里,基佬遍地

队里那个叫美海的以前从不开口,又喜欢玩安娜,我们都叫她美海姐姐

因为交流不便,我提议大家一人捐五毛给他买麦

后来他有一天终于买了麦,我上线的时候 同队的袖子酱用惊叹的语气和我说:花花你知道吗,美海开麦了,我的天啊,他的声音吼吼听!

美海的声音有多好听,就是可腹黑温柔攻又可善解人意受的那种!

就是柔柔的,不急不燥,说话好像带着笑,超级温柔的

这种声音应该是很受女孩子欢迎的……

更别提,他经常调戏车队里另一个小伙子

小伙子是个广西口音的大佬,虽然高三了依然放荡不羁,喜欢玩源式,动态视力很厉害,每次说话都觉得让人感觉到魄力,不是难听,就是太...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五

从昨夜开始,燕添光便有些低烧,他也只是捡了点雪擦了擦额头,拿上木盆赶去上工点帮人搓衣服了。

燕添龙起早便找不到大哥的人影,他想了想便打算去附近的高山上捡一些柴,虽然是冬日,要是运气好说不定能捕到些小野物来充饥。

必然是要唤上好友阿娴了,阿娴骑马追兔子的本事相当厉害,她也常和燕添龙一块偷溜出来喝酒,两人的感情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建立起来的(?)。

燕添光在他人眼中是个壮实又能干的地坤汉子,不过因为他是个寡夫,除了地坤,别人都离他远远的,不敢与他交谈,怕被燕添光缠上。

燕添光一人在那搓洗个大半天,又要帮着去后厨抬柴火,把水缸打满,一个人当三个用,方才得到了十二文钱。

十二文啊,燕添光捏着钱叹...

 

尴尬了想喝个红糖姜泡水,结果勺子是湿的就选择了谨慎的倒下去

半个罐子的姜都倒到了水里……

……辣的已经不想说话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四点五

“阿娴!”

此时夜幕已落,燕添龙远远便见到那牵着马走在田边的身影,他骑过去,拉着马儿围着李娴绕了一圈。

“阿娴,你怎么了?”燕添龙实在不懂她为何恼火,想了想,既是自家哥哥的事李娴也犯不着这样生气啊。

李娴一翻身骑上马,利落的斗下了身上的雪粒。“我回驿站了。”

燕添龙竟然也难为情起来。“家里是不大好,还好我回来了,不然都不知道成什么样了。”

李娴惹不住想拿枪去戳燕添龙的屁股:“你哥哥就没和你说,他都成寡夫了,这么大的事,他真的就不告诉你?”

“没有。”燕添龙想了想后摇头:“没有,这三年他对我不闻不问的,他成亲前倒有托人给我带点什么东西过来,成亲后,就再没联系我了。”

李娴控制不住自...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四

燕添光从井里捞起水桶,把水提到后厨去,冰凉的水没过手背后,浮起一层浅浅的油水。

燕添光专心清洗锅碗,冷不防身后传来一声淡淡的叹息。

他眯着眼回头看,昏暗的光线让他视线又令他看错。“阿弟?”

“燕大哥怎么总是认错人?”李娴冷冷的道了一句。

燕添光来不及疑惑,“阿娴姑娘,你莫不是又饿了肚子?”

“我倒不是又饿肚子,我是看你半天不进屋,又提着冷水,是想把自己冻坏吗?”

燕添光道:“乡下人,忙活惯了,一刻也闲不下来。”

李娴蹲下来与他对视:“他回来了,你要睡哪?”

燕添光眨眨眼,一时无话。

也是啊,他早已嫁人,与天乾的李娴要避开,与亲弟弟也要避开。

李娴与弟弟自然也是不能住一屋的,...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三

李娴喝着猪骨汤,辛辣的姜味让她喉头一暖,手脚也有些暖了。

她见燕添光捧着碗一小口一小口的喝,似乎这汤是难得的美味一般。

他十分满足这难得的肉汤,喝的两颊都泛起淡淡的红,原先苍白的神色都活泛起来。

李娴认真的看着燕添光,他与燕添龙长的不是太相像,燕添龙在军中也常被夸赞俊秀,而燕添光就长的敦厚老实,挺顺眼的。

她注意到这人的额角和眼皮上有些细碎的伤疤,所幸前发凌乱,这个地坤又时常低头与人说话,她不仔细还真没注意。

怎么年纪轻轻的就成寡夫了,还一脸的伤……

哦哦!李娴连拿黑麦饼挡住自己露骨的眼神,原来燕大哥嘴角还有个小小的窝,难怪笑起来这么萌。

这么萌的地坤汉子诶。

李娴怕把陶碗捏碎...

 

蜘蛛侠归来影评

买了两点30的票,和纵生在等待的途中我心里焦躁难安真想冲进去坐好……= = 

一惯的风格,等彩蛋等的好辛苦

轻松幽默,个人英雄主义,主角不同以往出现在荧幕有着许多故事与悲伤的英雄

主角只是个15岁学生(你是个14岁男孩!不不,事实上我15了……)

彼得有着普通青少年一样的烦恼,也有一个不同于常人的超级秘密

而他居然难得的忍耐下来了,还为此担负了不少的责任,托尼爸比的话他听在耳里,但仍然想去执行自己的正义并不是为了想在大人面前得到表扬

最后在失去了蜘蛛战衣的情况下仍然坚持做到了自己想要的

(其实看他被压在废墟下真的超级心疼,简直产生出一种“萌萌,站起来”的感觉啊...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二

李娴睡了一场好觉,明明是陌生之处,地坤的气息竟然包容着她一身肃杀血腥气。

她抚着身上这床喜被暗忖:没想到添龙在营中豪气大方,家中的哥哥竟然过的如此拮据,这不会是他家惟一没有打补丁的被褥了罢。

她起身铺好床褥,扭扭脖子活动腰腿,推门出去透透这一屋子的地坤味。

开门便是冷气袭来,天空竟然飘下零星雪粒,李娴不知燕添光去了哪,桌上那只留着三个黄黑面饼子。

燕添光家境这样贫寒,她也不好怪人家不好好招待自己这个做客人的。

客随主便,索性她也随性惯了,倒不会太计较一个寡夫作为。

她吐出一口冷气,先是在这个窄小的院中打了一套军体拳,练了一会儿枪,瞧见自家马儿已是不耐的鼻孔喷气,这才从自己的包裹...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

寒冬腊月,燕添光方从破了冰了的河边桨洗了衣物回来,抬首便见村中信使李叔在他门口张望。

“李叔?”他走上去,放下那一大桶子的衣服,缓了缓吃酸的腰:“李叔找我?”

李叔见了连把怀里的信给他:“你家添龙来信了,他从燕门关回来啦,还当了小兵头头,你们燕家真是有出息哇。”

那信如此单薄,燕添光手冻的几乎捏不住,他连忙揣进怀里连连道谢:“天冷了,谢谢李叔,我这不好留你喝茶,改日送些鸡蛋过去,好过您帮我这一趟跑。”

李叔冲他挥挥手,马上就骑上马走了。

燕添光见他走远,弯下腰去抬那木桶,吃力的搁上腰骨抬进门里去准备在院落中晾晒。

趁着晚间日光未落,燕添光小心的拆开信纸看了起来。

他识字不多,燕添...

 

策苍文,女AX男O《霸道女痞的小小娇夫》

哈哈哈哈哈这标题哈哈哈我有病啦


然后尊从我前几篇女尊ABO设定

女主是天策军小队长,跟着相熟的好友苍爹去他乡下玩

结果遇到 了苍爹的哥哥(寡夫,死了丈夫不是死了老婆,所以是寡夫),苍爹他哥特别懦弱,于是女主逮着机会就欺负哥哥

后来回营了发现苍爹把哥哥安排进伙头军了,所以哥哥也算是苍云军了(后勤嘛

然后接着又欺负哥哥了

苍爹从小被哥哥养大,当了兵后看不起懦弱的哥哥,替哥哥指婚后哥哥的丈夫又没几年过劳死了,其实他带女主回乡不过是想让女主看看自己老家,然后有机会告白的

没有想到,女主爱上了胆小没用的哥哥

然后,女主和哥哥在一起啦,皆大欢喜么么哒

 

入了TF家的口红,正红色,巧克力味甜而不腻,又很滋润,赞赞赞

还有在朋友 那偶尔用到的罗拉散粉,疯狂种草已经到手上了,啊,我喜欢TUT

还有什么零碎的霜啊乳啊,总共零碎也有快六瓶了,钱也花了不少,够我用到明年春天了

如今什么都有了,就只缺一个散粉刷了


左香奈儿43,丝绒,右TF16,很润

 

红毛真去搬砖了,我咋觉得我这么厉害呢


 

藕烈《假如烈烈是个地坤》

就是手痒想写ABO,设定狗屁不通,狗屁真不通啊


哪吒很丑吗?

哪吒才不丑,粉雕玉啄的娃娃,虽然脸上都不带表情,可依然可爱到让人想犯罪啊。

哪吒很凶吗?

不凶啦,说熊还差不多,一把一年纪就是喜欢藕样,依他的能力,重新塑肉体并不是没有可能,他可能比较懒啦。

“你好像对他很有好感啊,烈烈。”小玉说:“那为什么哪吒一来你就想走呢?”

“唔……”敖烈摸摸鼻子,含蓄的说:“最近不太舒服。”

面对几人的探究眼神,敖烈只好说:“天气变暖,哪吒要开花了。”

这就是他要回避的理由。

他是地坤,这是老说法,现在应该更科学的称这种性怔为O,能够孕育生命的珍惜性怔。

说龙有九子啊,当然是因为祖龙...

 

藕烈《醉后》

和老同学几年没见面了,这次同学会来的都是以前要好的朋友,敖烈喝的脸色微红,面皮透出一股粉红,他连连摆手:“不能再喝了……家里还有人在等我。”

“找代驾呗。”老同学笑道:“说起来没想到最呆的班长反而最先成家,是吧,敬我们班长脱单。”

敖烈笑着摇头,倒是很爽快的接去喝的一滴不剩。

酒过三巡,女同学们看太晚了就先告辞了,就剩几个男人了。

大家的话题就放开了。

一个空酒瓶放在桌上,转两圈,若指到了人就要喝上一杯或者回答一个问题。

“敖烈!”

“要问什么就问吧。”敖烈捂着发烫的额头:“唔……不能太过份。”

“你媳妇漂亮不?这不过分吧?”

“他啊……”敖烈嘿嘿嘿的笑起来:“好看,长发短发...

 

我要把贺红藕烈酒茨茨酒剑三的H全都填回去


工作量好大TUT


我放龙马吧,回头你们自己戳吧,好像只能注册才能看了,没办法 ,AO3我这边网络有限制不给进

 

ABO之《合法打炮》

就是一个B检查出来发现自己是个O的故事,和男友分手,因为发O期的困难而寻找A打炮的故事

在龙马,四章后会上V,大家有兴趣就看

 

你们绝对想不到,我被封竟是这样的理由

之前转了懒趴趴汉化组的一个漫画,结果被封了,懒懒早我几天被封,真是被连坐了,跟我一样转发了荒岛求生漫的快回去删掉


 

老子心里苦啊,微薄又被 封号了

明明是个良民,奈何被当反贼

TUT 这多年来的资源又功亏一溃烂,我还是个年会员呢

 

茨酒《退恶记》

现代,灵异

鬼王转世的酒吞身体能看到鬼怪,被鬼怪们垂涎,他却是一个普通的外卖小弟兼服务员。

和他亲密的人都会倒霉,越亲密死的越快。

酒吞性格冷漠其实不善交际,很善良但是有三观不盲目的好青年。

茨木是超厉害的鬼,由好多颗毛球组成,最喜欢偷偷爬酒吞的床让对方以为鬼压床了。


一章,遇鬼

二章,茨木

三章,洗澡停电

四章,一堆白团子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