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莲双修录》3

艾碧欧世界欢迎您,请准备好车票,下一期开始跳车!


哪吒再来时,申公豹早已离去,他找到敖丙时,只见对方脱去道袍作枕,在宝殿中的一个角落中和衣入眠。

“倒是我想的不周到。”哪吒嘴角一翘,抱起敖丙遁入时空裂缝。

他单想着社稷图中四季如春,吃喝有琼浆玉液,敖丙一个人也能过的快活,却没想过对方已是凡人,看他睡的这样辛苦,连眉头都微微皱起。

想来即便是出家的皇子,除了茹素之外,用度说不定依旧是非常人的待遇。

不然怎么造的敖丙一身的细嫩皮肉,上次就是那么一掐,腰都青了一片,哪吒才不敢强他。

他都担忧自己劲大了把敖丙的人身给祸祸喽。

敖丙醒时发觉自己睡在客栈中,窗外是市集,人声鼎沸,车水马龙...

 

《宝莲双修录》2

”逆徒徒!“

”师父父!“


哪吒将他放开,只问了句:“你饿不?”

敖丙被追杀了三天三夜,果腹靠的是干饼,一说到饿,便想起道观里的素菜,清汤。

他是诚心修道的,却不曾想连个平安观主都做不得。

哪吒将他一举托抱起来,青年的力气挺大,抱他如抱个孩子,坚实的臂膀托在臀下,敖丙直起身来,涨红着脸扶着哪吒的肩头。

“要去哪?”他忍不住摸了摸哪吒冲起的发丝,“你的发,你的脸,天生的么?”

“是也不是。”哪吒把脸拱进他腰侧蹭了蹭:“总算找到你了。”

上辈子是龙,投胎的每一辈果然也是龙子龙孙,就是过的清苦些,好在他先找到,不然就得给敖丙再投胎了。

“好痒……别蹭我。”腰侧那呼吸都喷到了肌肤...

 

《宝莲双修录》

双修录哈


就是转世的饼被哪吒以双修的要求吃掉滴故事


断壁残垣处,丢失了马匹的马车被挑破车窗翻倒在地,细看地上碧青草地皆有血迹与残乱的脚印。

敖丙听见追兵的已经赶至身后,耳边劲风吹过,他就地一滚,躲过那致命的几箭,再踉跄的爬起身,此刻,追兵已到跟前,他如一只弱小鸡崽被恶狼围在中间,处境十分危险。

“大胆贼人!”敖丙叱道:“我仍圣国三皇子,现如今的化海真人,我一心向道,远离皇家,决不是你们争储的牺牲品!”

“三皇子,你若有怨还是去了地下再说道,得罪了!”那贼人擎一宽刃大刀,银光乍现,朝敖丙的脖颈袭去……

眼见敖丙即将身首异处,眼角忽然飞过一道火光,那刀瞬间化为铁水,落在地上...

 

听说藕丙很好看,我准备过几天去看,丙有点帅

那藕烈怎么办,在天平中间煎熬

 

《贺大哥他穿越了》

贺大哥穿越了,成了一个雄子,不能变成兽人的辣种。

这里我解释下,雄子就是没有战斗力,需要 被保护,存活率比较低的攻(贺大哥才不是弱攻),不过他在热武器盛行的时代比起一出生就是兽人的确实差了一点。

雌子就是阿丘哥哥这样战斗力超强,会打猎养全家,很忠心又会生孩子照顾孩子好小受!

穿越到远古森林的贺大哥被阿丘哥哥看上后,抓回窝里去强行饲养,虽然阿丘哥哥很不讲道理,但是贺大哥用美色(?)虏获了雌子的心,于是阿丘哥哥就从“偷一只雄子来养”变成“我是雄子的唯一守护者”辣样的转变!

本来是丘哥哥就是想养着贺大哥,无奈贺大哥有一颗征服一切的事业心,他让丘哥带他回了原来的部落,于是各种身材超棒...

 

这是一个带色的文,记下来记下来

o(*≧▽≦)ツ最近身体不好,加上天气太冷,连电脑都搬出了房间,因为怕我玩太久会影响身体,加上三月份预约的手术,除了上班摸鱼能碰电脑以外,在家里鲜少能玩

赶紧的把能想到的剧情都写粗来,明年再战惹,近日风头紧,大家注意安全

这是一个大肛,可以说是基三同人,也可以当成普通的古代ABO

就是军队里的故事嘛,文名就叫暂时叫《菟丝子》BL,策苍,过程NP醒目!

仍旧是伙头军的故事,伙头军就是军队里做饭搞后勤的,一般这工作呢都是地坤来干的,为什么非要地坤做呢?

因为地坤体弱,吃的少但能干的多,而且相对上战场的将士来说,伙头军在军营里面,其实是非常安全的安排了,万一营地沦陷,伙头军能收拾家伙跑喽,...

 

做梦梦到剧情,醒来赶紧记下

首先这文不是ABO,它就是个正常的BG文,奈何我非常人,我就扭成了女尊

就是一个岛_(:зゝ∠)_那里面经常拐卖男女,男主从小被拐过去,养的如花似玉,不但如此,他不分男女,他一直以为自己就是女人

然后蓬莱少主因男主父母恩惠,特意找了多年,终于把男主给找到了,并且通过拍卖手段救到了手里

男主觉得自己被卖给少主就是少主的人,每天晚上脱光了等少主临幸?

少主只是笑笑不说话,并让人教男主真正的男人该干嘛,可是男主被这么扭到了十八岁,已经扭不回性格了,他仍然觉得自己是少主的人,时不时因为少主太受欢迎而掂酸吃醋

然后画面一转??

男主不识男女,一直觉得穿着裹胸的少主和他没有分别,直到有一天少主...

 

下雪了!

南方人好开森啊!

虽然昨天被冻到流鼻涕了

 

《多事之秋》九

晚上十一点半,周敬秋的房间灯还亮着,他看书很认真,还戴了个金丝边眼镜,前额的发垂下来竟然显的年轻斯文。

冷不防房门开了,小微裸着上身探进身来,他皱着眉看着周敬秋:“你怎么不睡?”

“你怎么不穿衣服?”周敬秋摸了摸自己发凉的手背:“晚上多少度你知道吗?”

他这么一问突然想起来,小微……他没有给小微准备睡衣,也就几件旧T恤,这几天阴雨连绵,挂在阳台的衣服就没有干过。

额……周敬秋连忙说:“你先进来吧,走廊的窗开着,风大的很。”

小微马上进了房间,他一进来,房间就显的狭窄了。

说来也是很奇怪,两个卧室,小微住的那个房间又大又宽敞,还有窗户能看到外面,却被当成了放杂物的房间。

周敬秋...

 

《多事之秋》八

过了晚上七点半后,来饭馆吃饭的人渐渐就少了,周敬秋擦了手换下围裙,看到坐在边上看电视一脸超无聊的小微,他和老魏说了两句,就把人带出店了。

小微坐在周敬秋背后,手搭着周敬秋的腰,夜风吹的人有点凉,电瓶车带着他在小巷子里穿来穿去,过了一条街,前面灯火明亮,有着许多摊位的就是夜市了。

粗粗一看,夜市似乎挺大的,一眼过去还望不着边,这夜市分两个区,一边是小吃摊,一边是日用品摊。

周敬秋拉着小微去了烤串摊,掏了30块买了几串大鱿鱼和烤面筋,东西烤的很香,他吃的津津有味,看小微还拿在手里没动:“很好吃的,尝尝吧。”

小微咬了几口,点了点头。

“好吃吧好吃吧,你还想吃啥,我叫老板多烤几个。”...

 

哇那个乳果糖真是便秘患者福音啊TUT啊啊啊强烈推荐好东西真是好东西啊

 

《媒妁之言》番八

寒枝退后一步,竟然有些心虚,他望着火中那人,只见唐天枭动作迟缓的转过身来,见前夫神情怆然,寒枝神色动容,他偏过头去,不再望他。

他想不明白,以前不珍重他,现在偏又这样做戏,给谁看呢?

难道唐天枭还有丁点的良心存在?

他忘不了崖下的苦难,就绝不会原谅所有搓磨羞辱过他的人。

唐天枭只一望寒枝的眼晴,脑中便想到昔日爱人的灵华双目,他弯下腰,由着下属搀扶。

再抬头时,已不见周大夫的人影,只在廊下的小石凳上留下一包苦药囊。

唐天枭望向无月夜空,低声问道:“吹落了几个?”

唐无情答:“偏不巧吹了南风,尽数都落了小大夫的院了,属下去时……皆毁于烛火。”

“也罢。”唐天枭道:“他自是恨我,哪年...

 

《多事之秋》七

周敬秋看他连围裙都主动穿了,只能笑着让开了。

肉骨头虽然在卖的时候是被剁过了,但是店家只是随便的剁了几下,周敬秋每次买回来都要自己洗干净再好好的剁断棒骨和后腿骨,这样炖了汤骨髓煮出来足够鲜美。

周敬秋怕他剁的骨头要飞出去,还在后面一一嘱咐:“哎,要不我来算了……”

小微又用超认真的眼神瞅他了,周敬秋给看的很不自在:“那我出去择菜?”

他小声嘀咕着:“你别老这么看我,有点凶。”

小微忍不住撇嘴笑了,他揪揪身上的围裙,又看了眼菜刀明亮反光映着的自己,觉得自己以前可能就是干这个的。

而且晚上周敬秋说要带他去逛夜市,说请他吃烧烤看电影,小微就觉得浑身有劲,剁起棒骨来又快又准,比周敬秋平常用...

 

《媒妁之言》番七

寒枝看了一眼,轻叹一口气:“这脉不好诊,先前别的大夫自然也说过,里面都是活虫,不管怎么看脉,都是乱的。”

他又道:“我爱钻研这些古怪病症,却不是每一样都能解的了。全赖在谷中与众师兄们书信请教,唐老爷的病也得了几年,见过不少名医,不知有没有去过万花谷求医?”

唐无情在旁道:“江湖索事缠身,我们主的身体已不再适合去万花谷,只有关外这般干燥寒凉的气侯才能抑制蛊虫作乱。”

唐天枭见寒枝垂眸不语,神情有几分颇似故人,便细细的看着寒枝的脸。

寒枝让他瞧的有些愠怒,便收回手道:“我再配上几副药试着让唐老爷服下,前辈中有一位姜大夫善华佗之术,寻得天气好时让他为唐老爷将血中的虫子剔除。”

说罢便起身告...

 

《多事之秋》六

第二天小微起的更早了,周敬秋套着毛线走进去想洗脸时,里面的灯已经亮着,他推开门发现小微已经在刷牙了。不过小微似乎也因为起的太早,有些困倦,他闭着眼晴在刷牙。

周敬秋忍不住拍了拍他:“你干嘛起这么早?”

小微睁开眼,看了两眼周敬秋,“秋哥,买茶带着我。”

“带上你干嘛,我的小电驴回来要带着几十斤的菜,要再带上你个160斤的大汉,它半路就得熄火了。”

小微已经想好了,他认真的说:“楼下有几辆共享单车,你用手机刷一下,我跟着你骑。”

“你想帮我啊?”周敬秋靠在门边上笑:“我今天不出去,这周是老魏去买菜,下周才轮到我。”

他问:“我和老魏说一声,让他带你去菜市场旁边的衣服看看打折断码的...

 

《多事之秋》五

小微的脚好了以后就下楼来帮忙了,周敬秋一起他就跟着起了,周敬秋先洗漱完赶着下去市场里买菜,等小微下楼就看到他骑走的背影。

他和老魏一快把桌椅什么的搬出去,然后在门口看老魏卖早饭,忙不过来时帮着炸油条。

炸油条这东西他从来没做过,老魏教了他几次,看着挺简单的,刚上手,那爆出来油花就溅了一手背,把皮给烫坏了。

老魏倒抽一口气,赶他进去找药,自己仍是招呼客人。

这回是不好意思支使人了,他原是打抱不平,怕这小子装失忆蹭老板的吃喝大半个月,不过人都受伤了,也没必要让人受折磨啊。

老魏是真无奈,手脚麻利的打包了油条和米粥给客人,收了钱放进旁边凳子上的小铁桶里。

小微在厨房的抽屉找了一圈,油呼呼...

 

《媒妁之言》番六

隔日,唐无情正要将温水兑好送进去,却见门吱呀两声,一根乌木拐杖先柱出门槛,握着拐杖头的手不见血肉只有皮骨和筋络。

那人尽力拄着杖,望着檐下细雨轻打,他微微挪步,屏退下属,另一只又扶着门,一身靛蓝长衫垂过屋口横木,慢慢的移了出去。

“主上……”唐无情上去帮扶,走了两步,便察觉主人汗温衣襟,已不能再多走一步。

唐天枭低头看着自己柱拐的手,问到:“咳……东西、可齐备?”

“是。”

主仆二人一时无话,立在廊下无声,却听前头惊呼,透过花窗,依稀见着那茂密的草叶中走出一个身影。

唐天枭望过去,不由震惊,直直的看着那背影说不出话。

却见那人转过头来,与他眼神一对。

唐无情听主上颤着声音说道:...

 

《媒妁之言》番五

寒枝将银盒放出众人眼前道:“这便是那人赠我的奇药,说是能引一切恶蛊。”

有人道:“即能引恶蛊,何故治不好自己的病?”

寒枝笑道:“他中的何止是蛊毒,不知众位听过蜀中唐门的名号?”

听说过的点头,没听过的摇头。

门外守着的唐无心听了忍不住扒开窗看了一眼:“这小大夫年纪轻轻,见识倒不小。”

“当然,这只是药引,要真正将唐老爷的蛊虫引出来,怕是还需要列位前辈携小辈一道钻研。”

忽见冷风进来 ,年纪大的大夫忍不住哆嗦着回头:“无心小友,关窗关窗。”

寒枝见唐无心真将窗关了,便道:“看这庄里人倒不像是坏人,我倒可安心留下来。”

“那倒未必啊周小友。”黄大夫道:“你与那位老爷可打...

 

干,怎么这么秃

照镜子时忍不住掀了下刘海,犹如掀开头盖骨


 

《多事之秋》四

到了午后,老大夫果然来了。他是卫生院里的退休老人,闲不下来就开了个小诊所,平常就看看感冒骨折那些皮外伤,有时阿猫阿狗不好了也有人找他去配药。

小微这会能单腿跳着上下楼了,为防他突然滚下楼梯,周敬秋劝他不要再上下楼了,等好了再说。

这些他正伸着腿让老大夫摸骨呢,老大夫摸摸捏捏了几把就说:“崴了,肿的有点厉害,消炎药吃了没?”

“给他吃了。”周敬秋掀开小微的衣角:“您给看下后背。”

猝不及防被摸了后脖颈,小微强忍住动手的冲动,慢吞吞的看了一眼周敬秋,对方正一脸着急的瞅着他。

“我没事,只是看起来严重。”小微拍拍他的手:“我心中有数。”

果然,老大夫检查下来也说是擦伤,周敬秋才收了老...

 

《媒妁之言》番四

血帕子叫无情拿下去烧了,可不用多时,手中的白帕又将染成片片鲜红。

因在江湖被通缉,他早不再与周子聪联系,不愿牵连到好友,连困境时都未曾去藏剑山庄或与天策府求助,如今江湖势力十年动荡几分,他早没这个心力去参与其中。

一身蛊毒附骨如蛆,早将当年傲气张扬的男儿折磨的不成人形,若非不甘这滔天恨意,怕是早就拔剑自戕,一了百了。

如今他全家恶仇未报,却离死期将近,无论哪个大夫来,都无回天之术。

被一个青年大夫一眼看穿蛊毒并不令他意外,知道蛊的人不少,会解的人却少之又少。

当年他与夸左阿诺分手之际,各与对方暗下杀手,如今五毒教分崩在际,夸左阿诺隐退或是死了,而唐门庶系被嫡系赶杀,活的猪狗不如。...

 

《媒妁之言》番三

番一:戳我即有


掌柜见寒枝不听劝,便觉得小大夫年轻气盛,争强好胜。

寒枝自去了楼上喊了小二提了两桶热水上来,他泡在木桶中却觉得这水还不如山中温泉舒服。

脑中是这样想,心中却想着那日马车上那漏出的一角。

又联合起这城中大夫被捉走的异样,心中渐渐有了计较。

他戴着斗笠出客栈去城郊,不过出门几步,乌云笼罩,再走几步,豆大的雨落下来,溅起了泥水沾上了衣摆。

自他开了医馆以来,除在山上采药时无处躲避,大雨中独行却是少有,雨水顺着额际滑落唇边,寒枝看着远处雾气中亮着灯的小宅,脚步略微停顿。

听说那处屋子是有名的鬼屋,这外来人胆子倒是大的很,竟然就真的租下来,还扣下了好几个大夫,想必是求医...

 

《多事之秋》三

小微就在周敬秋的饭店里住下了,这小饭店统共就两层,两个房间都很小,共一个阳台,就一个卫生间。

虽然地方小,不过周敬秋也尽量打理的干净清爽,他一个单身汉能把房子弄的这样已经算是细致,别提晚上睡前给小微弄了一大盆水来擦身。

他给小微绞的毛巾,因为青年的手连端个杯子都会颤抖,想来是真的没什么力气。

小微接过毛巾,动作缓慢脱下病服慢慢的擦着身上的伤痕,他已经忘记自己身上的伤怎么来的,对于自己的糟糕似乎很快就接受了。

倒是周敬秋却忧心:“怎么弄的,你的背是一大块青色的,你是从高处摔下来吗?这样不去大医院看,要是真有内伤呢?”

小微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闪过半些许凌厉:“不能去大医院。”他的直觉告...

 

《多事之秋》二

等周敬秋买了菜回来也才六点半,这会儿馆子的玻璃门已经拉开,店员老魏已经把店里的桌子都搬下来一一放好,大锅里的水也烧开了。

周敬秋把小电炉停好在后门边上,然后拎着几十斤重的肉菜进厨房。

老魏麻利的接过来分类清洗摘择,一抬头看周敬秋在揉太阳穴,说:“老板,又起早了?”

周敬秋笑道:“是啊,隔壁有个病人,怕他烧退不下去,一大早去看了,没想到烧退的还算快。“

他从桌下抽出一把锃亮的砍骨刀把那些连着的骨头一个个给剁开清洗,然后用开水去了血丝,拍了两颗姜进去,大骨块倒入锅中炖起高汤。

然后再是把老魏清洗好的菜都切丝切块放进盘子里拿保鲜膜包结实,准备放到小厅中的冰柜里,方便客人点完菜还不用废时...

 

《媒妁之言》番二

算了算了写完吧,如果我什么也不写,我连感情都无处寄托,活的像个空壳

写作使我快乐

他将玉还给了周子聪,携着包袱离开,身后跟着比他还小一些的少年人参,此时寒枝离开云菩老人已近三年,从一个懵懂内向的少年成长为内敛沉静的青年。

他与人参互称为兄弟,自己易名为周梧桐,与弟弟在边关口的小镇上开了一家小药馆,整日为病人坐诊看病。

他的模样已经与当初很不一样了,不知那为他带来生机的蛊虫是否也改变了他的样貌,寒枝原先的模样普普通通,便是一副不大机灵的老实相貌,而现今,随着年岁增长,却越发的俊美,身着布衣的大夫从面相上看竟也带着几分贵气。

全然看不出来半点那少年时的样子。

而弟弟周参儿却不知用了何等...

 

《多事之秋》一

周敬秋,饭馆小老板,老实会做饭,曾经是老师。

季琛徽,被捡到的失忆小攻,有点神秘,性格冷淡不爱说废话,对喜欢的十分耐心。


“老师,我喜欢你。”

周敬秋的脸色煞白,他退后几步想逃,却躲不开那些朝他拥过来的无名手,那些手粗鲁的撕着他的衣服,把他犹如青蛙般剥下了皮。

少年的声音天真里却带着恶意,似乎发现了惊喜似的:“老师的身体好白好漂亮……”

“放开我!放开!”

“!”

天才蒙蒙亮,他就惊醒了。

往常倒不会梦到这些陈年旧事,大约是昨夜在巷子里的事让他不由的联想到了梦中。一摸枕巾,还真是湿的,周敬秋揉了揉额头,坐起身来倒了杯水喝。

倒了一半的热水还是有些凉,喝下去倒是醒了神。...

 

阿花的头,像个叶童

哈哈哈哈哈哈

(╥╯^╰╥)

 

推文《想飞升就谈恋爱》《这个锅我背了》

以上资源都来自攻德无量文包,想要的小伙伴自去围脖下抓取哟


以下推的两本都是我非常想摁着你们的脑袋叫你们看恨不得替你们翻页的精文


《想飞升就谈恋爱》BY:龙柒

两个修真界大佬谈恋爱

大佬的地位类似于人间界的魔教教主和武林盟主吧

大佬们都是快飞升的神仙,结果就差一步的时候,上天的桥断了

怎么修复?

只要你俩谈个恋爱,世界和平

文中因谈恋爱而不得不下界投胎,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快穿了

小说嘛,为啥说好看呢,当然是不普遍于时下的流行无素,攻受借投胎玩遍各种普雷,以及不可预测的剧情

其中不可预测的剧情带点悬疑,其实非常的温馨(语废)反转令我感叹一声

原来攻他其实……

我是...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