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二

李娴睡了一场好觉,明明是陌生之处,地坤的气息竟然包容着她一身肃杀血腥气。

她抚着身上这床喜被暗忖:没想到添龙在营中豪气大方,家中的哥哥竟然过的如此拮据,这不会是他家惟一没有打补丁的被褥了罢。

她起身铺好床褥,扭扭脖子活动腰腿,推门出去透透这一屋子的地坤味。

开门便是冷气袭来,天空竟然飘下零星雪粒,李娴不知燕添光去了哪,桌上那只留着三个黄黑面饼子。

燕添光家境这样贫寒,她也不好怪人家不好好招待自己这个做客人的。

客随主便,索性她也随性惯了,倒不会太计较一个寡夫作为。

她吐出一口冷气,先是在这个窄小的院中打了一套军体拳,练了一会儿枪,瞧见自家马儿已是不耐的鼻孔喷气,这才从自己的包裹...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

寒冬腊月,燕添光方从破了冰了的河边桨洗了衣物回来,抬首便见村中信使李叔在他门口张望。

“李叔?”他走上去,放下那一大桶子的衣服,缓了缓吃酸的腰:“李叔找我?”

李叔见了连把怀里的信给他:“你家添龙来信了,他从燕门关回来啦,还当了小兵头头,你们燕家真是有出息哇。”

那信如此单薄,燕添光手冻的几乎捏不住,他连忙揣进怀里连连道谢:“天冷了,谢谢李叔,我这不好留你喝茶,改日送些鸡蛋过去,好过您帮我这一趟跑。”

李叔冲他挥挥手,马上就骑上马走了。

燕添光见他走远,弯下腰去抬那木桶,吃力的搁上腰骨抬进门里去准备在院落中晾晒。

趁着晚间日光未落,燕添光小心的拆开信纸看了起来。

他识字不多,燕添...

 

策苍文,女AX男O《霸道女痞的小小娇夫》

哈哈哈哈哈这标题哈哈哈我有病啦


然后尊从我前几篇女尊ABO设定

女主是天策军小队长,跟着相熟的好友苍爹去他乡下玩

结果遇到 了苍爹的哥哥(寡夫,死了丈夫不是死了老婆,所以是寡夫),苍爹他哥特别懦弱,于是女主逮着机会就欺负哥哥

后来回营了发现苍爹把哥哥安排进伙头军了,所以哥哥也算是苍云军了(后勤嘛

然后接着又欺负哥哥了

苍爹从小被哥哥养大,当了兵后看不起懦弱的哥哥,替哥哥指婚后哥哥的丈夫又没几年过劳死了,其实他带女主回乡不过是想让女主看看自己老家,然后有机会告白的

没有想到,女主爱上了胆小没用的哥哥

然后,女主和哥哥在一起啦,皆大欢喜么么哒

 

入了TF家的口红,正红色,巧克力味甜而不腻,又很滋润,赞赞赞

还有在朋友 那偶尔用到的罗拉散粉,疯狂种草已经到手上了,啊,我喜欢TUT

还有什么零碎的霜啊乳啊,总共零碎也有快六瓶了,钱也花了不少,够我用到明年春天了

如今什么都有了,就只缺一个散粉刷了


左香奈儿43,丝绒,右TF16,很润

 

红毛真去搬砖了,我咋觉得我这么厉害呢


 

《我只是买珠人》

我喜好珍珠,乐于附庸风雅,却说不出珍珠的名堂,又爱辗转于各个珠宝圈炫耀自己的收藏。

我所收藏的珍珠是去一位名声大的养珠人手里拿的。

养珠人对我不热情,哪怕我买了这么多珠,又将他的名声在圈中夸了又夸(虽然起不了波澜),他对我仍是不冷不热。

养珠人说:蚌似乎病了,你以后不要再来了。

我说:怎么病了,我等的那颗珍珠也染上了?

养珠人说:你等不到了,那一颗蚌似乎也要坏病。

我说:你怎么不治治?你这样,让我如何等那蚌开出珠玉!

养珠人说:瘟疫哪是我能解决的,我发现这一只有病,那这一池都是坏的了。

我说:那怎么办,你要血本无归。

养珠人说:习惯了,让它们带着病长,末了说不定还能挑出几颗好...

 

藕烈《假如烈烈是个地坤》

就是手痒想写ABO,设定狗屁不通,狗屁真不通啊


哪吒很丑吗?

哪吒才不丑,粉雕玉啄的娃娃,虽然脸上都不带表情,可依然可爱到让人想犯罪啊。

哪吒很凶吗?

不凶啦,说熊还差不多,一把一年纪就是喜欢藕样,依他的能力,重新塑肉体并不是没有可能,他可能比较懒啦。

“你好像对他很有好感啊,烈烈。”小玉说:“那为什么哪吒一来你就想走呢?”

“唔……”敖烈摸摸鼻子,含蓄的说:“最近不太舒服。”

面对几人的探究眼神,敖烈只好说:“天气变暖,哪吒要开花了。”

这就是他要回避的理由。

他是地坤,这是老说法,现在应该更科学的称这种性怔为O,能够孕育生命的珍惜性怔。

说龙有九子啊,当然是因为祖龙...

 

藕烈《醉后》

和老同学几年没见面了,这次同学会来的都是以前要好的朋友,敖烈喝的脸色微红,面皮透出一股粉红,他连连摆手:“不能再喝了……家里还有人在等我。”

“找代驾呗。”老同学笑道:“说起来没想到最呆的班长反而最先成家,是吧,敬我们班长脱单。”

敖烈笑着摇头,倒是很爽快的接去喝的一滴不剩。

酒过三巡,女同学们看太晚了就先告辞了,就剩几个男人了。

大家的话题就放开了。

一个空酒瓶放在桌上,转两圈,若指到了人就要喝上一杯或者回答一个问题。

“敖烈!”

“要问什么就问吧。”敖烈捂着发烫的额头:“唔……不能太过份。”

“你媳妇漂亮不?这不过分吧?”

“他啊……”敖烈嘿嘿嘿的笑起来:“好看,长发短发...

 

我要把贺红藕烈酒茨茨酒剑三的H全都填回去


工作量好大TUT


我放龙马吧,回头你们自己戳吧,好像只能注册才能看了,没办法 ,AO3我这边网络有限制不给进

 

ABO之《合法打炮》

就是一个B检查出来发现自己是个O的故事,和男友分手,因为发O期的困难而寻找A打炮的故事

在龙马,四章后会上V,大家有兴趣就看

 

你们绝对想不到,我被封竟是这样的理由

之前转了懒趴趴汉化组的一个漫画,结果被封了,懒懒早我几天被封,真是被连坐了,跟我一样转发了荒岛求生漫的快回去删掉


 

老子心里苦啊,微薄又被 封号了

明明是个良民,奈何被当反贼

TUT 这多年来的资源又功亏一溃烂,我还是个年会员呢

 

茨酒《退恶记》

现代,灵异

鬼王转世的酒吞身体能看到鬼怪,被鬼怪们垂涎,他却是一个普通的外卖小弟兼服务员。

和他亲密的人都会倒霉,越亲密死的越快。

酒吞性格冷漠其实不善交际,很善良但是有三观不盲目的好青年。

茨木是超厉害的鬼,由好多颗毛球组成,最喜欢偷偷爬酒吞的床让对方以为鬼压床了。


一章,遇鬼

二章,茨木

三章,洗澡停电

四章,一堆白团子

 

我去你妈的,啥 都没写就说我有敏感词!

 

《漂流沙漠的美人》完结

混天绫虽然是生化科技术的结晶,但它逐渐产生简单类人思考,现在的混天绫,对它来说哪吒就像是自己的父母。


和哪吒分开一段时间,混天绫一感受到哪吒在附近就脱开了龙大哥的手扑过去找哪吒求安慰了。


哪吒把他系在手腕上,冷淡的也有几分轻圌松。


“大舅子。”


“我不你大舅子。”即便有哪吒提圌供珍惜的数据,但是龙大哥还是不会给哪吒这个李家小魔王一点好脸色看的。


嗯?


这小王圌八蛋身上怎么会有烈烈的气味?卧圌槽,难道二弟没有把他看住?


哪吒假装不经意的抖抖衬衫:“烈烈起不来床,我来餐厅找点吃的给他。”


你是来找吃的还是来炫耀的?


看着哪吒穿着敖烈的衣服在厅里...

 

你们还看的到我18章的内容吗?

我怎么发现APP上我的完结篇不见了


18章没有了,大家去我微博上看吧,名字是一样的QAQ

 

《人鱼保姆18》完结

还是雨声。

茨木睡的感觉很闷热,他翻了几个身,湿发粘在裸背上,终于,忍不住热醒了。

“呃……”那里好痛。

茨木坐起身来,看向葫芦外,天是暗沉的,稍微探出头去就能够看到云里面的闪电。

茨木低头摸了摸自己垂软的小茨木,又往下面摸了摸凹陷处。

居然没有裂,也没有流血……

葫芦外的树影一晃,酒吞在葫芦口那倒垂着挂下来,就像两人初次相见一样,那时酒吞还不像现在这么高大强壮。

“啾……”酒吞看到茨木精神的样子,松了口气,他爬进葫芦里,身上坚硬的鳍把葫芦划的一道又一道。

茨木伸出手把他拉到身边,两人亲昵的蹭了一会儿。

酒吞吻着茨木的脸颊,凉凉的触感倒是让觉得闷热的茨木觉得舒服不少。

酒吞...

 

看了下听说很有名的《传说之主的夫人》

小受不是金手指,而是金人转世,这种爽文多么爽啊

更别说和小受在一块的小攻又是一个帝王级的身份

小受性格有点迷糊但是善良又不是很圣母,可是这个不圣母中又带着一点可怜无辜的莲花性质

之前有修士杀小受,被小攻解决了,小受说不愿意看到小攻杀人,小攻说以后你就会习惯了,小受纠正他:应该是说,以后我就会“适应”了

后面小攻杀掉了好多人,小受不但没害怕,还去把死人的储物袋全都捡回来了

看到那里还没觉得奇怪,虽然又有点不适应感,小受到底是个什么属性啊


以前看一篇丧尸文,男主对着已经变成丧尸的人毫不留情的砍杀掉,当时还有妹子提出作者漠视生命,我还为此反驳过...

 

《漂流沙漠的美人》29

这一集就是标记成功的故事啦

想看就戳我吧

 

人鱼保姆17

海碗大的贝壳里盛着正在咕嘟冒泡的绿色糊糊,那是酒吞为他采来治疗伤口的草药,茨木把它们揉烂后烧煮起来,加了草木灰进去制作成膏状,算是比较古老疗伤药膏了。

他摸索着自己断过的那条小腿上,并摸不出什么来,也不觉得筋骨有错位。

不过断了小腿一周就能好,当时他是有提醒酒吞找木头帮他固定住,等他醒来后拿掉行走毫无阻碍。

骨头里的伤口就这样好了。

“飓飓!”

远处传来忽高忽低的哨音,茨木连忙站起来往密林的另一头跑去。

拨开过长的草叶,他看到苗苗穿着自己做的鞋子和小草裤四处张望着,孩子的脖子挂着一个象牙做的口哨。

“苗苗。”茨木跑过去和孩子拥抱了一下。

自从他恢复过来后,苗苗又被酒吞赶去了别的...

 

大护法影评

前天看了悟空传,昨天看了大护法。

说真的,虽然知道血腥,但是没想到看的时候还是被吓到了(我胆子超小

卯卯为了梦想而抛弃一切甚至连杀人都敢的样子,我真是没办法忘记……

那里面最让我不解的就是那个女人了,她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我不觉得这个故事是完整的,感觉有很多东西都没交代清楚,不过好在花生村这个故事是比较完全的。

剩下的就是那个女人,彩蛋里她还把杀手支离破碎的身体捡 起来,她的存在是什么意思呢?

小姜脑子里蓝色代表着独一无二,还说明了他纯良的个性吗?

裴定是谁啊?

里面发现了RC大人的小猫咪哈哈哈

话不多说,其实电影里的道理大家细想一下完全能理解当下了

不多说...

 

人鱼保姆16

热带雨林常年多雨高温,温度多半在25~30℃,因为多雨和适宜的气候使得植物茂盛成长,成为一个天然的制氧器,阳光的存在乃是所有生物的生命本源。

人鱼惧怕阳光却也视太阳为神圣,在茨木昏迷期间,酒吞别无它法,只能把茨木放在太阳下翻晒保持身体上的洁净,总好比放在水上生霉要好。

好在这几日,茨木僵硬的身体逐渐好转了。

茨木在葫芦果中悠悠转醒,外面雨声滴嗒渐弱,再过一会儿就该停雨了。

苗苗出去找吃的了,而酒吞应该是去巡逻领地,要到饭点才会回来。

全身缀满了金链与宝石的男人神态松快,眉间再没有以前那般阴霾,可能是心绪已经放开,心结不再。

他眨了眨眼,疲累的翻了个身……

“!”

虽然全身酸...

 

悟空传影评

 多年前就看过原著小说,是电子书形式,脑子中已经没有多少记忆,今天朋友说要去看,我便跟着去了。
当然,还是失望。当然了,可以说我眼界太高也可以说我是不识货,反正我记忆中的悟空传不应该是这样的,思及……不由的骂了编剧几声。
我也不论别的,就直接论演员吧。
男主他……他尖嘴猴腮,演员本人下巴就挺长的,这么一看蛮适合的,而且人也挺帅的……然而,看完片后,我生出一种无力感。
我该说是他的演技太差和一嘴模糊不清的湾湾腔让我提不起任何兴趣,还是因为其他人的演技太好,把他给比下去了(哪怕他后面以猴子本相示人于前,仍然是让我觉得挺……小家子气)。
这么一对比,我甚至觉得当时看 贺岁片里的猴子林更新…...

 

《可爱女人》性转:林利X妮妮

性转

包妮妮是可爱的小姑娘,那么林利肯定是健气爽郎的小帅伙子

同理,妮可是风骚爆乳女老板,那么林恩是贤淑文静品行优良(腹黑)的房东姐姐。


“都叫你不要管我啦!”包妮妮冲到姐姐的房间里,对正在卷头发的女人尖叫:“你又和林老师跟踪我和利利的约会!”

“哟!”妮可回过头,只穿着胸罩的她巨乳细腰,一股轻熟女人的韵味是妮妮永远学不会的。“这就叫约会?那个雀斑小子估计也女人的屁股都不会捏呢。”

“别管我!”包妮妮抱着自己的熊猫玩偶在怀里使劲揉着,似乎像在掐妮可一样:“我讨厌你……你老说我这不好那不好,连我谈恋爱都要干扰我QAQ。”

妮可回过头,看到妹妹离开房间的小身影,又干又瘦又矮小,...

 
 

人鱼保姆15

大约是药力减退,目前茨木已经能够说话和转动脖子了,对前几天刚中了麻痹那会儿,他能舌头都是无力的,当时吃的都是酒吞嚼烂的鱼肉。

他吃下去的时候闻到了血味,熟鱼肉里混着血气,酒吞这条傻人鱼,扔进水里以为就凉了,结果嚼肉的时候口腔一定被烫坏了。

后来茨木看着月亮睡着了,大概就是因为这几天无法醒来又没法吞咽东西,酒吞才去偷了千米外那处浅滩边的鸟蛋,鸟蛋可比鱼肉好消化多了,营养也不错。

酒吞陆续偷了十多个交给苗苗,自己就游回了大海深处。

两天两夜的去寻找他印象中能够对茨木有用的鱼。

茨木让酒吞张开嘴,酒吞听话的张大了嘴。

他的嘴能张开的很大,明明看起来很单薄,吃鱼也很文静,里面几排牙却可怕的...

 

《漂流沙漠的美人》27

我就懒 的贴了,大家走链接吧


27+28+29合集H

 

人鱼保姆14

苗苗摸着脚上穿的草鞋,觉得怪怪的,没一会儿就想脱下来扔掉。

他是茨木见过长的最快的孩子了,他来这里三个月的时候还会记算天数,但是和酒吞确认关系后认为自己再也不必数着日子过了,现在苗苗已经能够顺利的说话和走路,可以确定他来这里已经有大半年了。

茨木帮苗苗把鞋子系的更紧了,用草在脚踝上系上一圈,“你和你的父亲不同,你有脚就应该学会走路。”

孩子的脚很敏感,又常年在水中,其实是非常的细滑,如果只是在水中就算了,苗苗时常会帮茨木去翻草叶中掉落的果子,很容易就伤到脚。

苗苗觉得脚流血了会自觉的舔舔,不过伤口太多,茨木担心会感染,花了几天时间想办法编出了草鞋。

光底盘他就用了好几种草,在里面...

 

《漂流沙漠的美人》26

李家喜欢古地球文化,连房子都仿着万年前的中式宫廷,敖烈在心里赞叹一番,对着抓着他袖子引路的哪吒笑了笑。

饶是李贞英都看出不对来,她正想以座次分开两人,哪吒却先开口:“你不是说有曲奇吗,去拿点过来招待他。”

“哦。”李贞英狐疑的看着两人交握的手,脚步有些滞慢的去了厨房。

哪吒拉着敖烈并不放手:“走,带你去我的房间,老头要回来了,他不想在客厅看到我,我也不想见到他。”

敖烈被他大力拽着,无奈的说:“不等等贞英吗?”

“等她?”哪吒站在台阶上,面无表情的看着敖烈:“我才是你献殷勤的目标。”

“好吧。”敖烈知道他又犯了醋病,只好把他抱起来,揉揉他的小脸蛋:“好啦,不要生气,你的房间是在...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