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十

当当,新人物登场,以后没有人物登场了。


李娴坐在椅上喝药,腥苦的药是她最讨厌的东西,如今一天要喝个六七碗,真是苦到了心里去。

尤其是,燕添光还在旁监督她喝个精光,她若不肯喝,燕添光嘴上虽不说,可那双眼睛好像是自己又欺负了他似的。

她可不舍得再让燕大哥哭了,她二话不说就接过去一口喝尽。

燕添光见她喝完才放心的将碗收回食盒中要带走,李娴一把抓住他的衣角:“不许走。”

燕添光摇摇头:“一会儿还要准备去山上砍柴火。”

李娴也不好强留他,军中规矩也多,她只摩挲了手中的布料:“你在这,过的可还好?”

燕添光点头:“我过的很不错,他们人都很好,没有瞧不起我过。”

伙房里的虽然都是地坤,大部分也是寡夫或者孤苦无依的人,有些人身世或许比自己还要凄惨,依旧能活的比自己开怀自信。

“我就知道你适合这里,”李娴松下心神来,放过了燕添光:“你若呆久了,把身子养好,不但能学到苍云独有的心法,说不定将来能当个预备军。”

“我……我也能当兵?”燕添光张嘴呐道:“这怎么可能,我这副样子……”

“你不信?回去问问伙房里的前辈,苍云军的事我听说的不多,可是身为地坤的将军确实有。”李娴缓缓的躺回去,思虑到几日前的信报。“我报信时有人追杀我,便与一位苍云女将士互换身份,她扮作我去了李家军,我就扮成她拿了信报来这里,也不知那位姑娘现今如何,是否能平安到达……”

她侧头看了一眼燕添光:“我知道你在这里,心想,正巧了……路上我就在想,绝不能死,要是死了,那不是要便宜了别人!”

“便宜”的燕添光听了脸上发红,为她盖上褥子马上就走了,步伐还挺慌乱的。

燕添光腰上叉上柴刀,腰上挂几个小竹篓,与交好的几个同僚带上几根麻绳就出门了。

另几人见了,问道:“你这腰上别着是做什么?”

燕添光道:“我想碰碰运气,找些埋在地里的药根或者捉几只小兔子给……给朋友补身子。”

“什么朋友,还犯的着添光这样废心,这雪虽才化过,找起来仍是很难啊。”有人说道:“莫不是你看上了那新来的几队兵,嗨呀,昨日给他们打饭食,眼睛都巴巴的看着我们手里的勺呢。”

“哪里是他们,他们看着就不够沉稳。”燕添光嘴上说道,心里却想到那时包扎完的李娴,脸色沉着淡定,不焦不躁的模样,他们和阿娴姑娘是根本没的比。

一人搭住燕添光的肩头笑道:“原来啊,我们的添光哥哥喜欢沉稳的。”

“……”燕添光红着脸把他推开,“莫再说这个了,我想问你们,可知道不知道,咱们营里还有地坤将军?”

“知道啊,他可厉害着呢,功夫耍起来能打的一干天乾儿郎苦爹叫娘。”说起这位将军,地坤的眼神采飞扬:“燕浮尘若不是个地坤,不知道有多少地坤想嫁给他!他是地坤的榜样,是我们最崇拜的男人!”

“燕浮尘?”燕添光惊道:“你是说,那个上次教我们耍刀的小统领是个地坤……”

他自身为地坤,见燕浮尘时还差点被吓死,对方身上虽然没有散发强势的气息,可是眼神一看就令人畏惧,若别人不说破,他怎么都不信那位居然也是个地坤。

可见,不是只有天乾才能带兵打仗的,这位燕浮尘的功绩多到说不完,也可理解他这么多年也只能当个小统领了,谁叫他身为地坤呢。

记得当时燕浮尘还纠正他挥刀的姿势,说他底子不错,叫他努力练呢。

燕添光双眼发光,血液仿佛沸热起来,他似乎终于有了一些目标。

几人走了大半个时辰,已经是深山中,他们拿出怀里带着一丝余温的饼子,啃了几口后开始劳作。

燕添光挑了个树,柴刀在手中一阵劈砍,忽见远处雪堆异常,便矮下身去捡起几块雪团打过去,那雪堆被顶起,兔子惊吓的抬起上半身望望四周。

燕添光舔了舔嘴唇,蹑着步子抓住柴刀摸过去,身后同僚突然出声的:“添光你去哪?”

那兔子一听到人声就跑了,再愣一愣神可就没影了,燕添光心里一急,把柴刀扔了出去,蹼的一声轻响,刀飞越过一个小缓坡就没了。

几人不知燕添光弄了个什么东西,“你道你是那些兵蛋子,扔个刀出去能丢准吗?”

燕添光顿时觉得太窘,连跑过去捡刀,抬腿跨过小坡,见那倒沟里躺着一只尚在抽搐的兔子,它的头部被打破了,柴刀躺一边,用来握手的刀柄那头还沾着些兔血。

他自己都愣住了。

那几人见燕添光真的捉了只兔子回来,都赞他身手了得,可天知道,燕添光平时只是力气大了些,眼神好虽是助力,再多的就是运气不错了。

燕添光拎着这只兔子,用雪把兔子的血糊住,然后放到腰上的篓子里,虽然过了一冬天,兔子没什么肉,但是拿来炖些好的也够李娴吃了。

李娴接过兔肉汤,深吸一口气:“我的老天爷,我在前线那可半年没吃过肉了……”

燕添光道:“我送了一些给花大夫,她就给我回了些补血的草药进去,你莫要嫌药味重,这可补着呢。”

李娴冲他笑:“我知道我知道,这是燕大哥特意给我烹制的‘爱心汤’。”

燕添光听她胡言乱语,道:“兔子的心太小,可能都炖化了,你怕是吃不到了。”

“‘爱心汤’是花大夫说的,你不懂,就问她是个什么意思。”李娴吃的眉开眼笑,脸上的倦意都消散不少。

可她快喝到底时,神情一凛,眯眼看向医帐门,那布帘一掀,果然是一个又黑又高壮的人影走了进来。

“大哥,我在伙房那找不着你,都说你在这里。”燕添龙黑甲散着寒气,头上带沾着不知从哪勾来的雪块,他进来时见到大哥和李娴,脸色喜道:“阿娴怎么也在这里?”

神经太粗的他没太注意那两人的神色,只是嗅了嗅鼻子:“什么东西,真香。”

燕添光见弟弟风尘仆仆的归来,马上盛了一旁炉子里热着的肉汤递上去给他:“你回来了,还要不要再去打了?”

燕添龙任大哥给他拍打身上的雪块和冰,他喝汤如牛饮,喝完了才说:“打的完才怪,才回来歇了歇,我还要去新兵里找几个身手好的出去一趟。”

燕添光叫他低头,他连低下头躬身让大哥细细擦着头上的翎毛。

看的李娴心里窝火,嫉妒的瞪着燕添龙,向他传递敌意。

燕添龙见她还露出一口白牙:“阿娴这样看我,是不是也想我的紧,嘿嘿。”

你怎么不噎死呢?

李娴看着燕大哥垂眸不语的神情,急的靠近心口那边的伤口发疼。

燕浮尘一进医帐,望着里面三人神情,敛眉道:“可是我……来的不是时候?”

燕添龙见他时,神色变的不大好看,又见自家大哥竟直直的看着燕浮尘,顿觉不对。

燕浮尘道:“你们随意,我找李姑娘说几句话。”

说完便毫不作做的坐到了李娴床边的小马扎上,低头与她说话。

燕添龙低声对大哥说:“你可别学他,他凶悍的狠,我听说他在教你们用刀,那不是大统领说的,是他私下设的,听说他爱撩地坤,行为举止一点都不规矩。”

燕浮尘听在耳里,回头看了燕添龙一眼,又转回头去与李娴说话。

李娴神情肃然,与燕浮尘靠近说着什么。

燕添光睁大眼看着燕浮尘像个天乾一样撑着膝盖说话,又见李娴虽带病容却绝不逊色于弟弟的气势,他觉得,这俩人才像是天生一对。


燕添光:好崇拜小统领!


李娴:等等,燕大哥的眼神?哇靠燕浮尘你你连寡夫都不放过?


燕添龙:哇这个燕浮尘,撩我大哥还要勾引阿娴?


燕浮尘:等等发生了什么,我只是来问个话……


评论(15)
热度(104)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