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四点五

“阿娴!”

此时夜幕已落,燕添龙远远便见到那牵着马走在田边的身影,他骑过去,拉着马儿围着李娴绕了一圈。

“阿娴,你怎么了?”燕添龙实在不懂她为何恼火,想了想,既是自家哥哥的事李娴也犯不着这样生气啊。

李娴一翻身骑上马,利落的斗下了身上的雪粒。“我回驿站了。”

燕添龙竟然也难为情起来。“家里是不大好,还好我回来了,不然都不知道成什么样了。”

李娴惹不住想拿枪去戳燕添龙的屁股:“你哥哥就没和你说,他都成寡夫了,这么大的事,他真的就不告诉你?”

“没有。”燕添龙想了想后摇头:“没有,这三年他对我不闻不问的,他成亲前倒有托人给我带点什么东西过来,成亲后,就再没联系我了。”

李娴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忍不住多问:“你大哥他那位……”

“我给他找的。”燕添龙道:“家中无长辈,我是天乾,自然能为大哥做主,只是大哥年纪大了,不好嫁,我怕他那性子嫁出去被欺负,就给他找了一个渡河的船夫入赘了燕家。”

那渡河的也是父母早亡的,比燕添光大了十岁,长的也就那样,人很精神结实,又是个船夫,偶尔还能在水上帮人送货,要不是家徒四壁,也不会给燕添光入赘。

燕添光的喜事都是燕添龙一手操办的,燕添龙入伍那几年吃喝都在军中,偶尔空闲时便去城中帮人抬货,自己攒了一些。后来他操办完哥哥的婚事后把余钱都给了燕添光,自己便安心回了燕门关。

原以为这两年,大哥应是过的不错的,说不定他回来就能抱个胖侄子,可没想到一回到家中,如此萧条凄凉……他见大哥穿着破衣服在院中,脸色白的发青,又气又心疼。

“这两年他肯定过的不好。”李娴叹了口气:“再跟着我,就要进县了,你还是回去吧,他心里肯定难受的紧。”

燕添龙见她坚持不让自己跟从,便打马回村了。

燕添光正在门口侯着,见燕添龙独个回来,心里有些担忧:“她哪怕是个天乾也终归是个姑娘,那样出了门去,御寒之物都不穿戴,定是要冻坏了。”

燕添龙一拍脑袋才想起来,阿娴定是冻的不行了,他向来就心粗,根本没想到这一层。

燕添龙对他没个好语气:“今天是晚了,银钱的事明天我要你和我好好说道,还有哥夫去世的事,你为何也不与我说?”

燕添光面色如常:“没什么好说的,外面的人都说我克夫相,我也觉得是了。”

成亲才两年不到,那人喝醉了去渡船,把自己淹死了。

他托人找了两天,尸体泡肿了漂到了隔壁村,他被通知认领回来。

他也不记得自己当时哭没哭了,反正……那人死时的那副模样,让自己挺痛快的。

燕添龙听了满脸讶异,“你听谁说的!谁说你是克夫……”

燕添光对他笑笑,满脸苦涩:“也没怎么,被说两句也少不了几块肉。”

燕添龙听了无法忍耐,他直接将哥哥一把推出屋子,自己摔上了门。

看吧,他就知道自己家大哥不争气,老是这么以为低下头盯自己的脚,日子就能过的去了,以为把脑袋钻洞里去就听不到了是吧。

燕添光欲言又止,看着那扇紧闭的门,他只好说道:“那酒菜你还用不,不用大哥就收拾掉了。”

燕添龙不出声,只听到屋内一声闷响,必然是他在拿什么东西出气了。

燕添光心道,弟弟还是那个弟弟,一点都没变。

他自收拾了桌子,搬到墙边,屋子太小,用饭都在屋中,用完便收拾好了放墙角。

他将床上那水红色的被子收拾起来放好,这被子常年不用,原先那人的气息早就散了,余下的是淡淡的茉莉味和……阿娴姑娘的女儿香。

李娴真是个好姑娘,脾气和添龙如此相像,也难怪两人气性相投,添龙这么喜欢她。

他早看出来了,天乾骨子里都傲的很,添龙若是肯主动点,两人的关系还能再亲近些。

他低头轻轻嗅了嗅,发觉似乎洒茉莉水再多也掩不住李娴的气息,反而把这两种味道混在一起,无端有些暧昧了。

偏是这样也就算了,晚上做梦竟也安定不起来。

兴许是添龙回家让自己开心过了头,又或是花椒汤喝涨了肚皮,燕添光睡的迷迷沉沉,身上热汗一阵阵。

裤底流了不少露水出来,湿黏到发痒,到了早上梦醒才感觉到后股湿滑一片。

李娴独个儿进了县,叫小二给自己打了几桶热水回来,方把冻到麻木的手脸回暖了。

她坐在床上烫脚,忽的就想到燕添光做的猪骨汤。

辛辣的骨汤让自己浑身暖和起来,她握着那只红肿溃烂的手时,一点也没觉得那手太难看,心里只有淡淡的心疼。

说起来,来时花大夫还送了自己一瓶好药,不知被她藏到哪去了。明日好好翻找拿去送给燕大哥哥,先前那蛇油定然没有花大夫的药好用。

若问她作甚要对燕大哥,还是一个大自己好几岁的寡夫这么好……

全是因为自己心思卑鄙,暗怀目地。

以前倒不信老人说的天乾地坤,若天生便是合意,自身都有所感应。

她不知道燕大哥感觉到没,反正自己一见到他,平静的心便是波澜起伏,血液里的执着与独占欲不知不觉便流露出来。

一见钟情……不过是话本戏文里的故事,用在自己身上,竟也是不错。

她头一面见着燕添光,心跳的声音仿佛在说:就是这个人了。


评论(6)
热度(61)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