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四

燕添光从井里捞起水桶,把水提到后厨去,冰凉的水没过手背后,浮起一层浅浅的油水。

燕添光专心清洗锅碗,冷不防身后传来一声淡淡的叹息。

他眯着眼回头看,昏暗的光线让他视线又令他看错。“阿弟?”

“燕大哥怎么总是认错人?”李娴冷冷的道了一句。

燕添光来不及疑惑,“阿娴姑娘,你莫不是又饿了肚子?”

“我倒不是又饿肚子,我是看你半天不进屋,又提着冷水,是想把自己冻坏吗?”

燕添光道:“乡下人,忙活惯了,一刻也闲不下来。”

李娴蹲下来与他对视:“他回来了,你要睡哪?”

燕添光眨眨眼,一时无话。

也是啊,他早已嫁人,与天乾的李娴要避开,与亲弟弟也要避开。

李娴与弟弟自然也是不能住一屋的,那……

燕添光道:“我……”他一时间还真想不到去处。

李娴一把捞住他的手,“不若……燕大哥……”光线暗的看不清燕添光的表情,从对方紧张的呼吸中李娴心情稍有愉悦:“燕大哥不如与我一道……”

“啊?”燕添光心中忐忑,生怕李娴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

李娴抓着他不说话,自知自己举动已算孟浪,就燕添光那个胆子,她怕吓着他。

说不出来,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原是想逗逗燕添光的,结果看着对方在阴影中发亮的眸子,却不晓得说什么好了。

燕添光抽回手,让那手上的余温在冷水中消散。

李娴气闷,心想自己上了战场数次,人也杀过,怎么在这寡夫面前,半点用处都没。

燕添龙人高马大,一站到厨房门口,所有光线都无了,惹的李娴不耐烦:“你干嘛来了,没见我在帮燕大哥洗碗?”

燕添龙摸摸鼻子站到一旁,等了会儿又道:”还洗什么,以后要吃什么,骑马去县里买。”

燕添光抬头道:“阿弟,这样多费银子……”

“哼。”燕添龙道:“自然算不上你,你败家这事我还没和你算呢。”

燕添光没再说话了,他向来就不是话多的人,很多时候,他已经习惯了沉默应对所有。

兄弟才相见,他不想添龙因为银子的事和他生了嫌隙。

燕添光的沉默让李娴胸口发闷,她起身将燕添龙拽了一旁说话。

“我信燕大哥不是这样的人,你莫再一句句刺他了。”

燕添龙有些吃味:“你才识他几天,我从小被他养大,他那性子我还不知道。”

“那你说说他什么性子,他也是吃苦把你养大,多花点银子怎么了?若是我家中的地坤,不论男女,那都是要宠着养的。”

说到后面,李娴都觉得自己有些胡搅蛮缠了,见燕添龙被他怼的哑口无言,她才发觉自己已经逾越了。

这些事本来就和她无关,她也不知自己怀着什么不纯的心情去维护燕添光。

两人的声音有些大了,燕添光还是听到了些,他是个无趣的人,一张笨嘴也说不清这里面的许多事,结果还是自己背过身去哽咽几声。

李娴只怪这耳朵太灵,那微小的声音都瞒不过他去,只恨恨的回身打了燕添龙的胸口一拳。

她闷声道:“我去驿站过夜。”

燕添龙“啊”了一声,被打退几步,满脸懵逼。

燕添光连冲出去扶住燕添龙,关切的问他是否受了伤,他见识过李娴单手抬柜的力气。

燕添龙推开他,见大哥脸上带泪,自觉更为烦燥,便解下缰绳,骑马去追李娴了。

李娴骑着马出去,御寒之物一件也未戴,寒风如刃吹在头脸和耳朵上,她缓慢的停下了脚步。

她令燕大哥哭了……

她懊悔极了,她怎么这样冲动无礼,以往军中能见到的地坤其实也不少,她个个都温文相待,偏对燕添光,总存着几分 逗弄之心,以至于不知分存把人惹哭了。

唉,她真是个大笨蛋。

这下要怎么办才好……能不能去信问问父亲的意见……算了算了,定是要被耻笑一番!


评论(6)
热度(58)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