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沙漠的美人》25

联邦年2577、4月13日。

“一分钟以后我就到家了。”敖烈看着镜头,他头上包着绷带,脸上带着一些小划伤,气色看起来略有些苍白,在修复舱里呆了一段时间才醒过来,内伤基本好全了。他抬起手歪了歪镜头,视角马上调到机舱外,敖烈家后院那一大块绿荫草坪上。

“你还在医院里躺着吧,哎,那你肯定还不知道我有宝宝了吧。”

敖烈眨着湖蓝色的眼睛,他凑近镜头,轻轻的吻了一下摄像头:“早安,这里是西敖海。”

“滴——数据开始转移,转移中请勿关闭终端,以免造成数据丢失,数据转移中无法查看……”

哪吒推推手指,点开后几排视频。

联邦年2577、5月1日。

视频里的青年脸上带着怒气,他瞪着摄像头的表情是哪吒最为熟悉的无奈和失落:“过了这么久,堂妹才肯和我说你失踪的事……今天我还在网路通缉上看到了你的相片。”

他开始脱掉外套,解开衣扣,撩起衣衫露出有些圆润的肚皮。

“看到了吗,肚子大了,还好我比较瘦不怎么看的出来,我打算这段时间都不出门了。”

青年眼里含着泪,有些委屈的看着镜头:“不知怎么的,就是很难过,你不要再出事了,你的伤那么严重,还能跑去哪呢?”

联邦年2577、5月5日。

青年缩回手,对着镜头挥了挥手:“我在吃早餐,我大哥做的煎蛋超好吃的,他说我太懒了,虽然家里不允许我再乱跑,但是我总是这么宅着也不好。”

哪吒注意到敖烈把蓬松柔软的银发都扎起来了,好像能看到脸蛋鼓鼓的,似乎真的吃胖了。

“在塑料沙漠里,当时觉得你给我吃的巧克力和肉饼很难吃,总觉得好像变质了……”敖烈苦笑着捂住了脸,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抬起头来:“你的伤不能拖太久,如果有后遗症,小心我和小宝宝都不要你。”

……

咯。

哪吒眨了眨眼,咬碎了嘴边的棒棒糖。

旁边的服务生小姐端着托盘走了过来,把托盘上的一块块小巧的蛋糕展示给哪吒看:“小朋友,今天是试吃日哦,要不要尝尝?”

“谢谢。”哪吒晃着两条小细腿,衣着是时下最流行的青蛙套装,白到近乎透明的皮肤透着淡淡的病态,一看就是个惹人心疼的孩子。

他乖乖的坐在椅子上,不像旁边的孩子那样吵闹,只捧着终端看动画片,家人不在旁边却很乖的不离开座位,还很爱惜的舔着手里的棒棒糖。

联邦年2577、5月8日。

一打开就是敖烈凑到镜头前的大脸。

“哇噻,它动了!”敖烈拍拍肚皮:“你看,它真的在动!”

敖烈最后对镜头说:“太可怕了,我希望它能快点出来。”


噗。

哪吒把棒棒糖全都啃碎,眼梢扬起。

服务员把蛋糕包扎好,抬头看了看摄像头:“好大的警笛声,是要抓犯人吗?”

哪吒踮起脚:“请快一点,我的叔叔在等我。”

“好哒好哒。”服务员把蛋糕递到他手里,又拿起两个兔子头发箍放进去纸袋里:“这是活动送你的哟,小弟弟慢走。”

哪吒走后没多久,一群武装军人走进蛋糕店,开始搜寻犯人,最后他们在垃圾桶里发现了被遗弃的终端,终端使用人哪吒已经销毁里面所有资料。

敖烈戴着墨镜和帽子,天气有些闷热,但是他这副打扮却更引人注目了。

来到与哪吒约定好的游乐园,他站在角落看着终端里的新闻。

比如在蛋糕店里发现宇宙通缉犯的踪迹,不过这一次的报道却把哪吒的名字抹去了。

敖烈松了口气,如果李家不帮哪吒,他也会帮哪吒买通所有记者和报纸的。

腿上一重,敖烈低下头,一个红发长的像娃娃的女孩抱住了他的腿。

“爸爸!”

敖烈一愣,看了看周围:“小姑娘,你这是迷路了?”

红发娃娃朝他张开手:“爸爸,要抱!”

敖烈蹲下身来,摸了摸她的头发:“我可不是你的爸爸哦。”

女孩扑进他的怀里,因为敖烈身上有着柔软的清香,就好像是夏日里吃到了冰淇淋那样凉爽,

不料脖子一紧,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小哥哥正揪着她的帽领。

“他是我的。”哪吒指着不远处那个和敖烈穿的差不多的银发中年:“那才是爸。”

“爸爸——”女孩朝他真正的爸爸跑过去了。

哪吒心满意足的扑到敖烈胸口:“你是我一个人的。”

敖烈搂住他:“你总算来了,我还怕你会被抓到呢。”

敖烈的头发扎起,小巧的耳垂露了出来,哪吒看了三秒凑过去咬了咬。

“哎!”敖烈把他拎开:“别这样诶!”

“天气不错。”哪吒指着远处的反重力飞车:“要不要上去约会?”

小情侣把游乐设施玩了个遍,到后面哪吒都懒的走,敖烈只能背着他走到游乐园外去找车。、

李贞英站在李家大院门口,她低垂着眉眼,身后的绿藤将她衬托的文静娴雅。

要是再细看,就会发现她只是站着睡着了。

汽车的声音由远及近,李贞英睁开眼,松了口气:“应该是小哥哥回来了。”

听着大哥的嘱咐特意在门边等着哪吒回来,如果发现后面有人跟踪,她会亲手解决。

没有想到,陪着哪吒一起回来的居然是敖海家的敖烈,那跟着后面的那些人都是敖烈的人喽……

李贞英拍拍小胸口,撤回了终端上分步在周围的红热线瞄准枪。

李贞英迎上去,先给了敖烈一个拥抱:“又见面了,敖烈,谢谢你把我妈妈的克隆娃娃送回家,你知道的,他的自我意识比较强,家里又管的不严,所以总是走失。”

敖烈无处可躲,硬生生的接受了姑娘充满喜悦的信息素,看来这个女孩似乎对他很有好感,他的脸马上涨红起来:“……不用谢。”

现在哪吒的身份就是李夫人因为思念儿子特意造出来的克隆人,自主意识强烈,喜欢跑游乐园,简直和小时候的哪吒一模一样的设定。

敖烈发现自己还捏着哪吒的小手,有些舍不得的抽出来,他把手里的仿真花塞到哪吒手里让他自己抱着:“那我……我先走了。”

哪吒正要开口留人,没想到李贞英格外积极:“烈烈哥进来坐坐吧,我(二哥)今天做了不少的曲奇饼,超好吃哟。”

哪吒:(╬ ̄皿 ̄)=○(捏碎的花)

敖烈:(ノへ ̄、)好冤啊 



评论(5)
热度(42)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