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使白黑<<AO的情事>>

呐,就是发情的哥哥如愿以偿被弟弟干的故事,够简单吧


全篇和谐我也是没有办法了= = 

走不老歌,打不开是网的问题啦,也许有限制也说不定,可以试着戳进链接后再使用用浏览器打开,也许可以的


或者关注我WB,然后在我的WB里面翻到这篇,评论下有图片的


 

鬼使白黑<<诗中谎言>>

地府的工作是非常繁忙的,小妖们不敢懈怠工作,因为若是被判官大人看见了,会被下油锅的。

“恩?辞职?”判官揉了揉额头:“鬼使白,你是怎么,想去投胎?”

月白奉上辞呈,他脸上没有太多表情,连一双发红的双目都看不出情绪:“鬼使黑已经完全能够胜任这份工作,我想也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月白将招魂幡呈上桌案:“请大人应允。”

判官已经忙的不可开交,自然不愿在关键时刻丢失人才:“你与鬼使黑交代过了?”

“还没有。”月白的声音微沉:“无所谓。”

……一定是吵架了。判官放下笔:“最近又来了许多恶魂,鬼使黑在这一阵是忙不过来,这份辞职书先留在我这,等忙过了,我会亲自呈给阎魔大人。”

月白点点头,拿起招...

 

<<玫瑰真语>>

“请问黑羽先生在吗?这里有花需要他签收。”送花小弟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大声的问着。

“谁让你上来的?”

“门口的保安说的。”

黑羽正打算披上衣服出门,看到花,他顺手签了,边拿着花边去了电梯。

路过同事频频朝他侧目:“黑羽,有女孩在追你吗?”

黑羽望了眼手上的花,掏出烟放进嘴里,含糊的说了句:“我弟送的。”

“切……”同事送他一个白眼:“谁信啊。”

黑羽嗤了一声,皱着鼻子看着手里这束黑玫瑰,这段日子以来陆续收到不少花,不管是什么颜色,里面一定会有一枝黑玫瑰,而这次,已经是整束黑玫瑰了。

他伸手进花束里搜寻一番,果然找到了小卡片,卡片上工整的只写了一个字“白”。

黑羽吐了口烟,“这...

 

鬼使白黑《谁待谁最真》

鬼使白黑同人,以我自己的理解来写的,可能与你们想像中的人设不符合

 @美牙公 拉同好造势

当鬼使白已经穿好寝衣准备入睡时,鬼使黑那家伙又是不甘寂寞的来敲他的门了。

“鬼使黑。”他打算用对待同僚的语气打发对方:“太晚了……”

这浓烈的酒气……鬼使黑靠在门边,黑红的制衣他弄的一团糟,他还红着眼,双眼迷蒙的看着鬼使白。

“白……我们……”他扑到鬼使白身上,脸贴着对方温热的胸口:“白……我们去看星星吧……我请你……喝……。”

“你是否忘记明天是我的工作日?”鬼使白看着他站不稳的样子,把他拉进房间,拉上了门。

“请进来吧,如果不想因为在外面吹风而着凉的话。”

地府员工...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