藕烈《假如烈烈是个地坤》

就是手痒想写ABO,设定狗屁不通,狗屁真不通啊


哪吒很丑吗?

哪吒才不丑,粉雕玉啄的娃娃,虽然脸上都不带表情,可依然可爱到让人想犯罪啊。

哪吒很凶吗?

不凶啦,说熊还差不多,一把一年纪就是喜欢藕样,依他的能力,重新塑肉体并不是没有可能,他可能比较懒啦。

“你好像对他很有好感啊,烈烈。”小玉说:“那为什么哪吒一来你就想走呢?”

“唔……”敖烈摸摸鼻子,含蓄的说:“最近不太舒服。”

面对几人的探究眼神,敖烈只好说:“天气变暖,哪吒要开花了。”

这就是他要回避的理由。

他是地坤,这是老说法,现在应该更科学的称这种性怔为O,能够孕育生命的珍惜性怔。

说龙有九子啊,当然是因为祖龙...

 

藕烈《醉后》

和老同学几年没见面了,这次同学会来的都是以前要好的朋友,敖烈喝的脸色微红,面皮透出一股粉红,他连连摆手:“不能再喝了……家里还有人在等我。”

“找代驾呗。”老同学笑道:“说起来没想到最呆的班长反而最先成家,是吧,敬我们班长脱单。”

敖烈笑着摇头,倒是很爽快的接去喝的一滴不剩。

酒过三巡,女同学们看太晚了就先告辞了,就剩几个男人了。

大家的话题就放开了。

一个空酒瓶放在桌上,转两圈,若指到了人就要喝上一杯或者回答一个问题。

“敖烈!”

“要问什么就问吧。”敖烈捂着发烫的额头:“唔……不能太过份。”

“你媳妇漂亮不?这不过分吧?”

“他啊……”敖烈嘿嘿嘿的笑起来:“好看,长发短发...

 

《漂流沙漠的美人》完结

混天绫虽然是生化科技术的结晶,但它逐渐产生简单类人思考,现在的混天绫,对它来说哪吒就像是自己的父母。


和哪吒分开一段时间,混天绫一感受到哪吒在附近就脱开了龙大哥的手扑过去找哪吒求安慰了。


哪吒把他系在手腕上,冷淡的也有几分轻圌松。


“大舅子。”


“我不你大舅子。”即便有哪吒提圌供珍惜的数据,但是龙大哥还是不会给哪吒这个李家小魔王一点好脸色看的。


嗯?


这小王圌八蛋身上怎么会有烈烈的气味?卧圌槽,难道二弟没有把他看住?


哪吒假装不经意的抖抖衬衫:“烈烈起不来床,我来餐厅找点吃的给他。”


你是来找吃的还是来炫耀的?


看着哪吒穿着敖烈的衣服在厅里...

 

《漂流沙漠的美人》29

这一集就是标记成功的故事啦

想看就戳我吧

 
 

《漂流沙漠的美人》27

我就懒 的贴了,大家走链接吧


27+28+29合集H

 

《漂流沙漠的美人》26

李家喜欢古地球文化,连房子都仿着万年前的中式宫廷,敖烈在心里赞叹一番,对着抓着他袖子引路的哪吒笑了笑。

饶是李贞英都看出不对来,她正想以座次分开两人,哪吒却先开口:“你不是说有曲奇吗,去拿点过来招待他。”

“哦。”李贞英狐疑的看着两人交握的手,脚步有些滞慢的去了厨房。

哪吒拉着敖烈并不放手:“走,带你去我的房间,老头要回来了,他不想在客厅看到我,我也不想见到他。”

敖烈被他大力拽着,无奈的说:“不等等贞英吗?”

“等她?”哪吒站在台阶上,面无表情的看着敖烈:“我才是你献殷勤的目标。”

“好吧。”敖烈知道他又犯了醋病,只好把他抱起来,揉揉他的小脸蛋:“好啦,不要生气,你的房间是在...

 

《漂流沙漠的美人》25

联邦年2577、4月13日。

“一分钟以后我就到家了。”敖烈看着镜头,他头上包着绷带,脸上带着一些小划伤,气色看起来略有些苍白,在修复舱里呆了一段时间才醒过来,内伤基本好全了。他抬起手歪了歪镜头,视角马上调到机舱外,敖烈家后院那一大块绿荫草坪上。

“你还在医院里躺着吧,哎,那你肯定还不知道我有宝宝了吧。”

敖烈眨着湖蓝色的眼睛,他凑近镜头,轻轻的吻了一下摄像头:“早安,这里是西敖海。”

“滴——数据开始转移,转移中请勿关闭终端,以免造成数据丢失,数据转移中无法查看……”

哪吒推推手指,点开后几排视频。

联邦年2577、5月1日。

视频里的青年脸上带着怒气,他瞪着摄像头的表情是哪吒...

 

《漂流沙漠的美人》24

他当然不允许!

趁着敖烈背对他的时候,哪吒压过去,把人困在了自己怀里。

他低头嗅着敖烈颈间清爽的薄荷味,胸膛紧紧的压着敖烈单薄的脊背:“不许乱勾搭,你是我的。”

敖烈却给了他一个白眼:“谁是你的,写你名字了吗?”

好无情哦!

仿若晴天霹雳,哪吒忍不住怀疑:“你真的是烈烈?”他以前天真乖顺又从不跟他犟嘴的Omega去哪里了?

敖烈轻轻的拍着豆豆的背,让他在怀里睡的更安稳些,他倚着门,耳朵贴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

之前那小闹一会儿后马上就静了下来,他早有发讯息给外公,豆豆在他这里,不知道为什么外面还是那么乱……

恐怕还有别的危机,得马上让哪吒离开这里,联邦中心的能人异士可不少,...

 

《漂流沙漠的美人》23.5

唉,玩游戏玩着就忘记了


20分钟前。

哪吒轻轻的戳了戳豆豆圆鼓鼓的脸蛋,把他抱了起来(以前抱过妹妹):“小舅,我带你出去玩怎么样?”

应龙的府邸能让他轻松溜进来是因为他本来就熟悉这里的位置,不过,想出去就难了,这个时候豆豆的存在就比较方便了。

他怀疑豆豆这是应龙私生的,所以他都没有听到过类似的消失,估计敖烈还不知道,哪吒心血来潮,带着豆豆好像是一份保险,又能拿去逗敖烈玩。

敖烈含着眼泪看着哪吒怀里的豆豆:“儿子诶……”不是小小的,一条肉色的四脚蛇,是软呼呼的人形模样。

他穿着天蓝色的小衣服,手脚都包的很暖和,看起来是一周岁的模样。

豆豆好奇的看着他,开心的摇头晃脑:“咿呀!舅...

 

《漂流沙漠的美人》23

敖烈晃着酒杯中的香槟,眼前的一切眼花缭乱,他根本无心在乎。

大约是他出现在人前比较少,人们对他的印象还停止 在与玄藏导师环游宇宙的时候,敖烈干巴巴的应对着,他并不怎么想和陌生人交流。

还不如让他呆在实验室里玩打飞机游戏呢。

他开始张望四周,然后开始计划溜走的路线。

敖烈看了自己的两个哥哥正在舞池里与淑女们跳着舞,他轻放下酒杯,然后转身往离他最近的通道走。

才走到花园口,就见到了他最想见到的那个人。

“哪吒!”他跳过去抓住他的手:“你怎么在这?”

在他呆在家里那段时间,哪吒居然成了通缉犯……

他不知该怎么说这个任性的家伙才好,明明就答应过他不会和红去做危险的事,可是哪吒...

 

《漂流沙漠的美人》22

敖烈很快就冷静下来了。

他在心里计算着周期,然后撑着一口气去把血抽出来放到修复舱附带的小格子里测验,他狠狠的拍了自己的额头一记。

以前哪吒说他自己是A,敖烈从来就没有信过,连哪吒服用激素也不过是因为不满意O的身体,想变的魁梧一些……

现在想来,哪吒早就说的明明白白,敖烈却从未当真。

要是哪吒在身边就好了,也不至于心情到现在都很郁悴。

敖烈躺在修复舱里,越想越不安,但又觉得龙女不会骗他。

回了家,估计又是一番鸡飞狗跳。

要怎么介绍哪吒呢……

硬着头皮编吧。

敖烈顶着家长和兄长关切的压力,简单说明了自己出去旅游被一路追杀的过程,顺便把哪吒形容成美男救帅哥的勇敢侠义人,努力让家人对...

 

《漂流沙漠的美人》21

敖烈到现在,仍然以为哪吒是O,他服用A激素类药只是……想让两人在床第间更快活而已……

虽然他总觉得这样挺扯的(没错真的好扯)。

在红的营地里呆了半个月,敖烈每天都能看到有大型卡车运送着不的知明的货物进出营地,红说那只是一些纺织品,敖烈匆匆瞥过几眼,总觉得这个矮个子少年实在不能小觑。

那一车车的是个屁的纺织品,明明就是大量军火弹药。

这个地下一定有个超大的仓库,能够每天不间断运到外面。

想起以前跟着导师的时候,就听师兄说过,铁扇夫人嫁人前就是做军火生意的,有了孩子后渐渐就隐退了。

那会儿,红光着屁股的时候就能把大师兄整的十分狼狈。

他转头严肃的看着哪吒。

哪吒正坐在他身后给敖烈那...

 

《漂流沙漠的美人》20

红的营地比哪吒的还要大一点,营里的人都很有秩序,而且做事说话声音都非常的小。

敖烈东张西望,看出一点不寻常来。

哪吒营地里的人三教九流多不胜数,有能力的人晋升成小队长也非常的快,当然,没有所谓的约束,如果营地里的人想走随时都可以,甚至还可以经常O的同意把O一起带走。

红的营地里,他看到了六人一队并成三列的巡逻队伍,角落里零落站着几蒙着斗篷背着双枪的男人……他抬头看了看哨塔,不知道里面待了几个狙击手。

“不错吧?”红略有些得意:“那都是我妈亲手挑给我的人,她说我想怎么玩都行。”

“你不是从良了?”敖烈摸了摸睡在他背上的哪吒冰凉凉的小手掌:“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又不是真的...

 

《漂流沙漠的美人》19.8

敖烈抱着手臂看着哪吒,“解释吧。”

哪吒麻木的咀嚼着牛奶和干饼:“这些很贵。”

“能帮助你长高长壮不是很好?”敖烈坐在车上,指着车下那个红发的少年:“你,和他,什么关系?”

“你吃醋?”哪吒一脸稀奇看着这个高等Omega,“我还以为你迟钝到不会有这种情绪。”

“我觉得他很可疑。”敖烈把闪亮宝贝丢到哪吒身上:“才不要他的枪。”

“他是不夜城铁扇夫人的独子。”哪吒把牛奶喂到敖烈气到噘起的嘴边:“消消气。”

“那是我专门买给你补充营养的。”敖烈喝了几口,皱着眉说:“奶质好差,根本没营养啊。”而且好贵啊……早知道不花这个钱了。

哪吒声音中带着笑:“没事,我吃饱了。”

他身子小小,爬到敖...

 

《漂流沙漠的美人》19

敖烈醒的很早,不是他不愿意再睡,而是外面太吵了,要平常这个点,他还能抱着哪吒再赖一会儿床。

……哪吒呢?

敖烈爬起身,低头看到自己左边乳首被咬出一个血印,他轻轻的摸了摸,痛的皱眉。

当即掀开裹成一团的被子,“哪吒!”

???

被子下面这个小小的身体是怎么回事!

敖烈揉揉眼睛,看着这个头发短短,手脚都纤细的孩子酣睡在床,他好一会儿都反应不过来。

“……莲?”

怎么回事……怎么是莲?

敖烈爬起身来,看着地上缠成一团的吊带袜,他的表情看起来很呆又很傻。

“……到底……”敖烈扑到床上,仔细的看着这个孩子秀气的容貌,他戳了戳哪吒的脸蛋:“哪吒?”

他开始摇晃哪吒的肩膀:“喂,不...

 

《漂流沙漠的美人》18

原本是计划捕杀两只巨甲百足虫再进不夜城,后来路上巨蛛自己送上门,倒是方便了哪吒。

“其实大型昆虫很好捕获,虽然体积庞大,但是它们傻,远距离只要枪法或者炮扔的准,绝对一击必杀。”

“说的容易。”敖烈指着后面的虫尸说:“那么大!它扑过来的时候有几个人不慌,要是我根本无法保持镇定。”

“的确,昆虫越来越大,虫族的版图也在扩张,这些虫的下一代,爬行的会长翅膀,会飞的会长脑子。”哪吒不知想到了什么,长睫垂下,车速也缓了下来。

“虽然虫族很嚣张,不过我相信联邦的战士们一定会保护平民。你知道翠星李氏一族吗,他们全家人都是将军,还不是世袭的那种!”

“……”哪吒咳了一声:“我记得……敖海一族和李家不...

 

《漂流沙漠的美人》17

这两个月敖烈因为哪吒的关系在营地里活的特别滋润,活虽然重,但是工作却越干越有劲。

想想每天回房间都看到爱人给自己留了好吃的饭和新鲜的果子,那滋味真是甜到心里去啊。

更别提夜生活有多丰富精彩了。

中午的厨房是最热闹呢,一天一餐的重点就在这了,没有那一碗糊糊的支撑,那些人饿的眼睛都发绿着。

哪吒不顾他人眼光,给敖烈的碗里又加了一次糊糊,凑过去低声说:“下午别去白泽那,我带你出去一趟。”

敖烈边喝边点头,眼神炫耀般的略过周围人目光:“看见没,这就是我男人。”

真是好欠打啊。

小玉夸张的叹了口气:“烈烈,你学坏了。”

九月在一边嘿嘿笑:“你俩什么时候也生个小的来玩玩啊。”

敖烈不由自...

 

《漂流沙漠的美人》16

敖烈很累,所以睡的非常的沉,他中间醒来过一次,叫了声哪吒后发现人不在,又翻了身再睡过去了。

等哪吒把他叫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左右了。

敖烈一觉醒来,以为会很疲累,没想到除了穴口有些不适外,四肢一点都不酸痛,身上的爱痕也快褪掉了,这真是身为高等人类优势之一啊。

他坐在椅子上喝糊糊,而哪吒坐在另一边给混天绫训话。

“没有下次。”主人严肃的说:“再发生的话,我就删除你部分指令。”

“QAQ。”混天绫蹭蹭哪吒的手,乖巧的缠在他手腕上。

敖烈看的有趣:“它做什么了?”没得到回答,却得到了哪吒意味深长的眼神。

敖烈立刻闭嘴不再多问,低头喝汤。

“吃完后,和我去后山靶场。”

“咦?”敖...

 

《漂流沙漠的美人》15

“敖列……”哪吒欲言又止。

“啊?”敖烈兴致勃勃,伸出去开灯。

灯开了,他和哪吒十分亲密的搂抱在一块,而哪吒的表情,说不出的古怪。

“哪吒。”敖烈捧着他的脸这边亲亲那边啃啃,心潮澎湃,他把手伸进去摸着哪吒的腰背,哪吒的肌肤质感和他不一样,他手下摸着的是来自肌肉的力量,掐一把,肌肉就反射性变硬。

哪吒揉乱他一头银发,把他抱到床中央,他俯身压上去,单薄的嘴唇轻轻的触碰身下人光裸的胸口。

敖烈的皮肤很敏感,他微弱的反抗着,声音里带着撩人的意味。

他正努力的脱着哪吒的衣服呢,这可能是他少数能见到哪吒不穿衣服的样子,在他面前,哪吒都会很快的套好衣服,他想多瞅几眼也不能。

他摸着摸着,手指穿...

 

《漂流沙漠的美人》14

次日,悠悠睡醒过来的敖烈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这才肯起床。

他看到枕边叠着衣物,抖开来比了比身型。

尺寸又是刚好合适,哪吒的心可真细,敖烈美滋滋的想着。

与情人温存过后遗憾的就是第二天起床见不到他的人。

在浴圌室里洗洗擦擦,一边感叹首领地位的便利,一边又照着镜子自恋。

身上痕迹褪的很快,几乎没有多少斑印,敖烈靠着冰凉的墙淋着水,回忆着那情热时那几天零碎的记忆。

好像,一直都是他主动……哪吒的一条裤子都被他扯坏了……

不知道是不是吓到了哪吒,所以等他一好,哪吒就不想见他了?

生活在沙漠中的Omega要怎么避开情热呢……还是只能无奈的使用抑制剂,忍受副作用?

哪吒应该是有给他准备药...

 

《漂流沙漠的美人》13

噗,走链接吧

走龙马,貌似要注册,我实在没办法 了


走过路过记得帮我点小心心小蓝手啊


 

《漂流沙漠的美人》12

好羞耻啊哈哈哈哈哈


走不老歌

打不开链接的人去我的微薄看,名字一样的,评论里有图

 

《漂流沙漠的美人》11.5

WB一直有被同人君转发,感觉尺度太大了TUT,有点羞涩,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再写下去了,还是说干脆做个链接吧


哪吒看着敖烈,敖烈的肤色很白,脸皮也薄,经常会脸红,这一次,他连眼角都带着粉色。


而敖烈还毫无自觉,他似乎不信自己发圌情了。


Alpha的腺体被取走后,哪吒的身体成长逐渐缓慢,加上之前滥用药物的关系,细胞很不稳定。


他在沙漠里几十年,身边的人都已经是大人的模样,而他还是这样,以少年的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


削瘦的身材和秀丽的面容,让他人对他有过不少离谱的猜测,不是只有敖烈觉得他是O,他也从来不解释自己的性怔,以前倒觉得没什么……


现在……就有点困难...

 

《漂流沙漠的美人》11

有什么好笑的……敖烈涨红着脸要去唔他的嘴:“不许笑了。”

脚下一滑,直接撞进了哪吒的怀里,哪吒换着他,闻了闻他颈间的清爽气息,“晚上过来吧。”

“哎呀,好说歹说,首领今天终于肯临幸我了。”敖烈亲昵的抱了他一下,笑的脸上开了花。终于是能摆脱那气味杂乱又不安全的大通铺了。

哪吒看着敖烈的发丝沾着汗沾在脸颊上,他伸手过去,摸了摸敖烈的脑袋。

敖烈……大约是……把他当作……男闺蜜了?

不然在这样短的时间内,也不会对他这样亲密没有防备。

哪吒垂下眼睫,他长的秀美,脸型是少年那样的柔和,即便不是整天笑脸迎人,也能轻易让人对其产生好感。

大约这就是骨子里对高等人类的追逐和崇拜。

敖烈伸手...

 

《漂流沙漠的美人》10

如果敖烈讲黄色笑话


沙尘暴的袭击大约是一个晚上,哪吒抱着熟睡的敖烈靠着墙,他一个晚上没有合眼,而周围的人有和他一样警惕也有睡的比敖烈还要死。

当外面的风声渐渐的消失后,有人去了楼梯那移开了堵在道口上的石头。

一大蓬黄沙埋了进来,经过一夜风的摧残,这座残垣已经被黄沙埋住了,沙漠里形状和地势又变了一个样,回去路上恐怕有些困难。

因为周边的声音有些嘈杂,敖烈睁开眼,他眯着眼看到哪吒和一个人在说话,对方背对着他,身形高挑,披着斗篷,可是哪吒的表情却意外的轻松,似乎这个人很得他的信任。

敖烈突然产生了危机感,他一下就坐起身来,肺部立刻刺痛的让他哀叫了一声。

哪吒和那人立刻停止话题,他扶稳...

 

<<坠落沙漠的恒星>>

杨戬理了理军装,他拿起简易行李走出船舱,向右后方另一架正待飞行的小型军舰走去。

他几个心腹下属都追了上来,他们显然是不希望杨戬离开:“少将!”

杨戬回头对他们笑了笑:“兄弟们,是想让我带点土特产回来吗?”

“屁啊!”

“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哪有什么土特产……”一人激动的说道:“少将,请您再考虑一下吧,你找的那个人,已经过去几十年了……”送过去的时候还是个孩子,到了现在他可能早就死掉了。

“是啊,少将,要不让我和伯时跟着过去吧,也好有个照应,塑料沙漠那里真的太危险了,您一个人去,我们很担心!”

杨戬拍拍他的肩膀:“安裕,放心吧,我也是上过战场的人,我连虫族都不怕,怎么会害怕那些罪犯?...

 

《漂流沙漠的美人》9

倒霉,遇到沙尘暴了。

哪吒远远就看到一条接连天际的小型龙卷风,肉眼看形势,风渐渐的往这边吹过来,明明是正午,天却要黑了。

他果断往另一边开,沿途其实有一些废弃的遗址,如果要躲避沙尘暴,必须要躲到地下。

大约开了十几分钟,已经是加速到了极限,他终于看到那几块标志性的残垣。

天已经很黑了,太阳完全被吹过来的云遮挡,若非他视力不错,一般人怕是很难在这样黑的情况下看清路,那边有个洞,下面是楼梯,看来不止他一人进来准备躲避风沙。

他把车停好,拿出铁链缠压在石头上,然后托报起已经昏迷的敖烈往那个狭小的地下通道里走去。

下面其实很宽敞,这个遗址以前也许是哪个教的神殿,保存至今,仍能在周边看到一些...

 

《漂流沙漠的美人》8

清晨,当太阳出现那一刻,沙漠的温度逐渐升高,风里的水汽慢慢消失了。

哪吒来到一间制衣店,掏出钱给老板:“一件斗篷,一套防寒的衣服,上衣……要白色的。”

老板笑呵呵的说,白上衣只剩下一件了。

哪吒正要接下,旁边插进一只毛茸茸的大手来:“这件衣服我要了。”

哪吒看着对面的壮汉,眼神一冷,那壮汉也不是什么好人,一双眼睛阴狠带着伤痕,脖子上还带了刺青,身上带着刺鼻的汗味。

“小子,这衣服我要了,识相点别和蝎子营的人过不去。”他看哪吒这的外表以为只是个普通的beta,对方连脖子都没他的胳膊粗。

哪吒冷声道:“蝎子营?”诺大的塑料沙漠,随便一个无主之地被占领总会被迅速瓜分,资源在其次,地皮...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