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保姆17

海碗大的贝壳里盛着正在咕嘟冒泡的绿色糊糊,那是酒吞为他采来治疗伤口的草药,茨木把它们揉烂后烧煮起来,加了草木灰进去制作成膏状,算是比较古老疗伤药膏了。

他摸索着自己断过的那条小腿上,并摸不出什么来,也不觉得筋骨有错位。

不过断了小腿一周就能好,当时他是有提醒酒吞找木头帮他固定住,等他醒来后拿掉行走毫无阻碍。

骨头里的伤口就这样好了。

“飓飓!”

远处传来忽高忽低的哨音,茨木连忙站起来往密林的另一头跑去。

拨开过长的草叶,他看到苗苗穿着自己做的鞋子和小草裤四处张望着,孩子的脖子挂着一个象牙做的口哨。

“苗苗。”茨木跑过去和孩子拥抱了一下。

自从他恢复过来后,苗苗又被酒吞赶去了别的...

 

人鱼保姆16

热带雨林常年多雨高温,温度多半在25~30℃,因为多雨和适宜的气候使得植物茂盛成长,成为一个天然的制氧器,阳光的存在乃是所有生物的生命本源。

人鱼惧怕阳光却也视太阳为神圣,在茨木昏迷期间,酒吞别无它法,只能把茨木放在太阳下翻晒保持身体上的洁净,总好比放在水上生霉要好。

好在这几日,茨木僵硬的身体逐渐好转了。

茨木在葫芦果中悠悠转醒,外面雨声滴嗒渐弱,再过一会儿就该停雨了。

苗苗出去找吃的了,而酒吞应该是去巡逻领地,要到饭点才会回来。

全身缀满了金链与宝石的男人神态松快,眉间再没有以前那般阴霾,可能是心绪已经放开,心结不再。

他眨了眨眼,疲累的翻了个身……

“!”

虽然全身酸...

 

人鱼保姆15

大约是药力减退,目前茨木已经能够说话和转动脖子了,对前几天刚中了麻痹那会儿,他能舌头都是无力的,当时吃的都是酒吞嚼烂的鱼肉。

他吃下去的时候闻到了血味,熟鱼肉里混着血气,酒吞这条傻人鱼,扔进水里以为就凉了,结果嚼肉的时候口腔一定被烫坏了。

后来茨木看着月亮睡着了,大概就是因为这几天无法醒来又没法吞咽东西,酒吞才去偷了千米外那处浅滩边的鸟蛋,鸟蛋可比鱼肉好消化多了,营养也不错。

酒吞陆续偷了十多个交给苗苗,自己就游回了大海深处。

两天两夜的去寻找他印象中能够对茨木有用的鱼。

茨木让酒吞张开嘴,酒吞听话的张大了嘴。

他的嘴能张开的很大,明明看起来很单薄,吃鱼也很文静,里面几排牙却可怕的...

 

人鱼保姆14

苗苗摸着脚上穿的草鞋,觉得怪怪的,没一会儿就想脱下来扔掉。

他是茨木见过长的最快的孩子了,他来这里三个月的时候还会记算天数,但是和酒吞确认关系后认为自己再也不必数着日子过了,现在苗苗已经能够顺利的说话和走路,可以确定他来这里已经有大半年了。

茨木帮苗苗把鞋子系的更紧了,用草在脚踝上系上一圈,“你和你的父亲不同,你有脚就应该学会走路。”

孩子的脚很敏感,又常年在水中,其实是非常的细滑,如果只是在水中就算了,苗苗时常会帮茨木去翻草叶中掉落的果子,很容易就伤到脚。

苗苗觉得脚流血了会自觉的舔舔,不过伤口太多,茨木担心会感染,花了几天时间想办法编出了草鞋。

光底盘他就用了好几种草,在里面...

 

人鱼保姆13

怎么办啊这

老是发链接,老脸有点撑不住啊

我明明是朵纯洁仙花啊


 

人鱼保姆12.5

你们走链接吧 在龙马,需要 帐号才可阅读

说看不到链接的,你们去我微薄看吧

不是 我要卡肉,是还没到时候啊


 

人鱼保姆12

乐乎的G点很高,其实本章什么也没有,但是你们得走链接了。


12章,12.5章,13章和在一起,大家直接翻12.5章的链接

 

人鱼保姆11

因为酒吞的不合作,茨木决定自己去找苗苗。

他胆子一向就很大,却也不是冲动的人,苗苗有和他描述过密林外的样子,虽然不是那么具体,茨木只能试着去找。

而且来这里这么久,他也想看看这块海域到底是有多大。

找人全靠吼,苗苗的耳朵非常的灵敏,茨木试过在距离千米外的河边喊苗苗,即便苗苗在水下也是能听到的。

他乘着浮木,身上包着用草网系好的一些必备品,腰上围着草叶,手里拎着一把宝石短刀。

几乎是光着屁股的样子让他在经过下一片水域时被水上的成群飞虫咬的全身斑红,哪怕备用的草汁也没什么太大的用处。

除了烦人的飞虫,还他不认识的黄蜂群,似乎长着鬼脸,攻击性很强,而且还很有组织性。

酒吞潜在水里看着茨...

 

人鱼保姆10

香郁浓白的海鲜汤盛在贝壳中咕嘟咕嘟的冒着泡,食材来自无污染的大海深处,粗略一看,里面有拇指大的章鱼、龙虾和扇贝肉,茨木一边煮一边往里面加了些柠檬香矛,火堆边上还插着用大鱼骨穿刺好的章鱼须烤着,配着柠檬片。

做完这些后,茨木把镶满宝石的刀放到水里清洗一下,谨慎的放好。

“差不多了呢。”茨木用手搅了搅水面:“酒吞,你要不要……试一下海鲜汤?”

酒吞从水中浮现,他抓住茨木的手腕让对方把自己带了上去,一下子就能搂住茨木的腰背嗅到对方颈间的气息,人类的毛好硬,戳的他的脸很痒。

在酒吞手下收集了不少的贝壳,像碗的茨木都留下来备用了,说是吃饭用的碗,不如说是碟子,用来装装食物。

茨木把汤水吹凉,放...

 

人鱼保姆9

酒吞在捡到苗苗和茨木之前一直都住在岛外,那里有数片珊瑚礁,而一片珊瑚礁里大约有四百种海洋生物,包括珊瑚礁自己都是生物,是的,它们是活的(除了过滤浮游生物也会吃小鱼哦)。

因为珊瑚礁多样性,才能使鱼的种类越来越繁多,最能体现这一点的就是拟态鱼,这些鱼依靠珊瑚而生,从而进化成有着与珊瑚一样的外表,潜伏在珊瑚丛中诱骗食物或者躲避天敌。

而这里,也同样是人鱼的天堂。

这里人烟罕至,也许它就在地球的某个角落,却是一座大型的,还未被发现的岛屿群。

由此才可以保持珊瑚礁中的生态和平近于完美,物资丰美,是的,还未被人类开发采尽是它们的幸运。

酒吞在这些个岛屿周围都设都有自己的巢穴,每一个都是他精...

 

人鱼保姆8

苗苗口里衔着一只小彩鱼,潜出水面,远远的对着那个坐在河边发呆的男人叫了一声。

男人听到他的声音后立刻左顾右盼,在确定方向马上对他招手。

“茨木!”苗苗把嘴里的鱼吐到他手心里,仰起脸撒娇:“茨木~”

茨木沉着脸没说话,苗苗失踪了整整两天,他这两天担心的不行,在他们那里,苗苗这样的一周岁都未满,就算是混血人鱼,天天光着屁股跑出去能不让人担心吗!

一岁都不到……茨木掰开苗苗的嘴巴查看,哦,上下的尖牙都长齐了,已经开始像酒吞的口腔那样,发育第二排牙齿了。

茨木把他抱在怀里,脸狠狠的蹭着这个小家伙肚皮:“那里有这么好玩吗?这里才是你的家啊,你的爸爸酒吞每天都按时回来,你不能像他一样吗?”

苗...

 

《人鱼保姆》7

人鱼秀曲线诱惑断臂男,不料断臂男中意洗剪吹


自那天以后,茨木发现酒吞对他的态度有了质一般的改变。

难怪电影里主角们碰到难题都会高歌一曲,原来音乐真的能够给双方带来好感。

茨木有些为难的摆弄着放在面前的一双靴子,这双靴子比他见过的所有靴都要尖细,高跟,尺码是男人的码,上面缀着珍珠和钻石,皮质似乎是鹿皮……不但过时浮夸而且完全不适合茨木的脚板。

茨木是很需要鞋子,他原先的皮鞋早就烂掉了,不过他也穿不了这种好像是中世纪贵族老爷们穿的高跟靴。

酒吞居然能想办法给他找鞋子,而且一点都没有烂,倒是让茨木很意外。

人鱼的智商绝对不比人类低,酒吞完全能够明白他的需求,只不过以前都无视罢了。...

 

《人鱼保姆》6

断臂男子傍晚求爱人鱼,人鱼愤然摸腿


密林的浅滩上经常有成群的智利红鹳,经常会在水里翻找小鱼和贝类。

苗苗从水里潜出来,向往常一样,笑着想去驱赶这群大长腿粉色水鸟,每次看到这些鸟儿受到惊吓飞到天空中他就觉得很好玩。

但是他还没游到河边,一只领头的鸟飞了起来,靠近水面后用爪狠狠的刮了一记苗苗。

苗苗痛叫一声,哇的一声哭了。

然后那些水鸟都飞了起来,脖子弯曲朝他啄了过来,它们的嘴像个倒着的靴子尖,宽大而锋利,苗苗棕色的头毛被叼下一片,他尖叫着潜下了水里。

茨木在树上用尖石又划下了一道痕。

来这里三个月左右了,眼看着天气越来越热,再过不久,春天大约就要过去了。

自从知道酒吞繁殖期到...

 

《人鱼保姆》5

人鱼到了繁殖期会发生什么 事呢


“唧!”

一只仙唐加拉雀伸颈左右摇摆,朝着树枝上方一只体型稍大的同类扑腾翅膀,希望能得到那位美人青睐。


雌雀高傲的转过身,留给它一个优雅的背影。


天空阴沉,时不时响过一声闷雷,不久后,淅淅沥沥的雨落了下来,天公不作美,小动物的求爱之路中断,还是好好回家加固下新巢穴吧。


今天的天气似乎不太好,很少有鸟儿来向茨木讨要葫芦果的籽。


茨木坐在葫芦深处,把采来用来消肿的茎叶汁涂抹在被蚊虫咬成一块块的皮肤上,这里的蚊虫不但大,而且毒的很,它们无视皮肤更娇圌嫩的苗苗,把茨木当成血包,一波又一波的来攻击。


茨木实在受不了只能拜...

 

酒茨《飞机》

故事内容就是相隔两地的人对着视频HHH,没错,依然是恶趣味【4月10号的文,但是大家都说看不到只能重发了】

接上期《第五场福利》

金西瓜电影节开幕了。

茨木穿着三件套小西装,坐在化妆间里,身边的人非常多,来来去去,还有坐着对台词的。

因为今天比较特殊,他翻着WB,切换小号给自己博下每一个支持酒茨的都点了一个赞。

很快,最新的新闻叮咚一声,出来了。

“#爆料周末见#吉他小王子携清纯魔女回豪宅,烛光晚餐巨型粉蛋糕为其庆生。”

然后配上了模糊的视频,因为已经是晚上八点依稀能看出两个模糊的人影,天台上,矮的那个在吹风,高的那个抱着吉他好似在弹情歌。

茨木挂在脸上的笑容马上变的阴沉。...

 

《人鱼保姆》4

霸道带娃人鱼捡断臂男回家谈恋爱


“呀……茨!”苗苗坐在被石块圈出来的小池塘里,他玩着手里的黄色海星,嘴巴里断断续续的叫着。

“茨!”苗苗抬起圆圆的胳膊,对着河边正在清醒鱼虾的男人挥手:“呀!”

茨木抬起头,对他笑了笑,“别急,我马上就处理好了。”

为了防止苗苗乱跑,专门把他放在人鱼圈出来的地盘里,人鱼留下食物后不知所踪,茨木则负责把这个孩子喂饱。

人鱼的孩子长的非常快,茨木大概喂了他半个月左右,是的,他每天都有数日子。半个月后,苗苗终于念了第一个字,那就是茨木的名字,茨木心里有些感动也有些难过。

他知道自己终于回不去了,这不是他被扔下飞机后的亡魂梦,这是一个真实的奇幻世界。...

 

《人鱼保姆》3

带娃人鱼捡到断臂男后的爱情故事 


茨木用打火机点好火,然后往火堆里放了点枯树叶助燃,青烟袅袅升起,透过烟尘,对面河岸的人鱼上半身伏在石头上,容颜过份好似幻境。

这个季节,本应该是初春,不过看周围树木繁茂的枝叶来看,似乎是处在热带区域。

茨木抬头看了眼太阳,这几天过下来,他已经瘦了一大圈,残臂上的伤口倒是在缓慢愈合,他自那次醒来后再也没发过烧,用的是人鱼给的药草,似乎很有效果。

失去一只手做什么都不方便,不过茨木没有机会伤心难过,他首要任务就是养好那个孩子,这样那人鱼才会给这个残障人士送饭吃。

他苦笑着,大腿夹紧一个小葫芦果,手指在小的那头敲一敲,圆圆的壳体自动脱开,他把...

 

《人鱼保姆》2

带娃人鱼捡到断臂男后的爱情故事


茨木那原本不太干净的脸更脏了,他甩了甩脑袋,望着树荫下那条奇幻生物,“能不能请你……给我点水喝?”

“哗啦——”

人鱼打了个响指,河边冲上一条小水龙,浇了茨木满头满面。

原来他听的懂,茨木舔了舔流到嘴里的水,感激的向人鱼道谢:“谢谢你……”

人鱼默默看着茨木把婴儿放到一边,然后艰难单手撑着坐起身。

被水浇了通透,茨木才真正的清醒过来,伤口的剧痛让他不断的吸着冷气。

他终于觉得自己不是在做梦了,阴影里的那条人鱼也并没有奇幻故事里那样友善。

茨木回头看了一眼之前的躺着的地方,恍然大悟……这居然是一个葫芦形状的屋子,往上看去,它的根茎还连在巨大的树...

 

《人鱼保姆》一

快死的男人被一条带娃人鱼捡到了,从此过上性福的养儿子生活

套路熟烂甜到腻的爱情故事(雾茨


某孤岛中心的深处。

密林中一片河滩上,一块浮木托着男人,浮木被人为用草绳绑在周边的一颗垂直生长在水中的树干上,男人一头银色短发,脸色苍白如纸,右臂仿佛被什么东西切断,露出鲜红的筋肉与骨头,截面已经开始化脓发黑了。

川流的河水托着木块,可怜的男人在水上浮沉,全身湿透,正无意识的发着抖。

“哗啦——”水面卷起水花,巨大的鱼尾翻滚,人鱼浮出水面,嘴里叼着一大蓬草叶,他靠近浮木,把草叶放在男人身边,再从水里提出一个泡泡。

泡泡里面一个光着屁股的小小的婴儿正握着双拳熟睡,一到水里,泡泡就消失了,他也...

 

酒茨<<第五场福利>>

随便写的,现代娱乐圈床戏的故事


酒吞化妆的时候最讨厌别人打扰他,他一皱眉,经纪人马上识相的把化妆间的门关上了。

其他演员都知道酒吞喜欢耍大牌也都只敢怒不敢言,只能耐心等这位大爷出来再进去。

私低下就八卦酒吞的身家,说是安倍晴明的亲戚,安倍是这部戏的投资人,酒吞是带资进组,没有演技但是靠脸拿了男一,真是臭不要脸。

酒吞的特长不是演习,他五年前是以吉他小王子身份出道的,整天背着一个吉他在背后,整个人的气质看上去特别孤高冷傲。

有人就拿他的背影P图,把他的吉他P成了巨大的酒葫芦,短发P长,居然意外的符合小说里的“鬼王”形象,在酒吞还是歌手的时候,已经有无数人拜倒他的破牛仔裤下。

等他...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