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两口子》

小段子而已

大家挺喜欢小猴子的,我也挺喜欢,所有如果空闲比较多,偶尔就写一些。内容即便没有看过前传也没关系哦。


早上七点闹钟准时响了。

莫关山翻过身,却发现腰被健壮的胳膊环着,他推了两下,打了个哈欠。

“贺天……”莫关山推了推他:“起来!”

贺天睁开眼,突然抬起上身伸长胳膊把闹着按下:“吵死了,睡觉。”说完又把手臂紧了紧,脑袋埋进莫关山的肩颈里磨蹭。

“我要上班啊……”莫关山使了力气掰他的手臂:“起来!”

啪啪啪!他在贺天光裸的背上拍了几巴掌。

贺天叹了口气:“你能别这样拼吗?”

“饭店,要很早开门准备食材,我这样已经算晚了。”莫关山看贺天身上的肌肉就来气,他直接伸手...

 

贺红<<愚人乐>>

一个普通的故事,一个错过又带着希望的故事


莫关山看着育儿室那些缩着手脚闭着眼睛的孩子,他是那样专注,仔细的看着每个婴儿脸上的表情。

生出来就皱巴巴的,像个猴子一样。

他快把脸贴玻璃上了,手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再等两周就能接受手术了,虽然服用药并没有多久,不过他怕再久就没机会了,硬着头皮去向医生申请手术了。

他低下头笑了笑,即将有身为人父的自豪感。

曾经不堪回忆的过去似乎都化为乌有,莫关山来到育儿辅导室,认真的听老师给beta们讲有关怀孕方面的护理。

“你也来啦。”旁边的一个beta凑过来:“你还没怀上吧?”

“恩……”莫关山冷淡的点头:“你怀上了?”

“诶嘿。”beta...

 

《贺天居然有个崽》完结

  小猴子捂着耳朵,躲在阳台门后瞅着贺天。

贺天手里拿着粗长的连珠炮,拿出叼着的烟点了点尾部,火花嗤的一路冒上去。他回头看小猴子:“儿子,过来拿着。”

“……害怕QAQ。”小猴子可是连火柴都没玩过的乖孩子。

“过来,有什么好怕,特好玩。”话音一落,手里的炮仗一声清啸,对着天空噼噼啪啪的连发十几下。贺天对儿子招了招手:“来。”

小猴子走过去接住炮仗,使了劲的抬高往天空放,炮仗后坐力不小,小猴子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开心的咯咯笑。

声音那么大,拿在手里啾的一下窜到天上,对小孩子来说确实好玩又刺激。

红毛端着菜出来说:“差不多行了,一会儿房东该来找我了。”小区里明

 

《驯养》五

出发前,莫关山把自己收集过来的一些有用的草料或者香料包好放在背篓里,能穿的兽皮都穿上,秋天了,风也渐渐的凉了起来,真正的黑瞳部落离这里非常远,上次贺天出门只是去探查方向,如果他们想去那个深山部落中,必须得赶在冬天之前到达。

贺天默默的背上一个煮饭的大石锅,他特别喜欢这个,莫关山能用它煮出好吃的肉汤,当然石头随地都有,可是他就是要背这个回家。

莫关山和贺天背着行李走进草原,草叶子变的枯黄,从半人高到已经萎缩下垂,他望着那个小小的山洞口,心里突然有一丝的留念。

要是被见一知道了,应该会很生气吧……不过做为上城的子民,就算知道那不是个好地方,他也不会有半分畏惧,因为……

他看着贺天从河里拽出...

 

贺天居然有个崽22

“不干了?”当时蛇立正坐在他面前,听到他这样说,眼神带着轻蔑的看了他一眼。

“是。”红毛给他看了看头发下疤痕:“出车祸过了,脑子不太清楚,干不动了。”这个理由很充分呐,至少蛇立听了半天没说话。

如果蛇立还不满意的话,他愿意把合开饭店的一成再让过去。

蛇立垂下眼睫,过长的发丝盖住了他的眼睛:“为了他?”

“是为我自己。”没有人能改变他的意志,哪怕是贺天,就算最后撞破南墙他也不会后退。

蛇立动作粗鲁的收回合作,他满脸不在乎的挥挥手:“快滚。”

红毛心里憋了一股气,这样,两人表面维持的友谊也走到了尽头,他很想说些什么,可是看蛇立这副嫌弃的样子,只能走了。

他不会知道蛇立看着他的背影愣了...

 

《驯养》四

我的天我为什么要这么拼,写了好久好久,好困,我去睡了

走过路过都别忘记给我小心心啊


不知不觉,洞外草原上的草已经开始泛黄,度过了炎热能把人晒脱皮的炎夏,秋季很快来临。

远处草从猛的一晃,一只牛角豹竭力一跃,穿透在背上的木箭突然燃烧,它绝望的倒了下去。

已经和野人生活半年并且安然无恙的莫关山举着弓走了出来,他蹲下身去查看猎物,猎物的心脏被他射中又加上他控火燃烧,内脏基本都熟了。

他扛起猎物准备往回走。

上城也好,丛林也好,他总是适应的很快,原因就是因为他从小就是过着苦日子过来的,在上城无非是吃住上条件有的选择,而在外面,他的皮肤马上就深上一层,身高没有变化,骨头与肉都重了一圈。...

 

《驯养》三

有关于野人把人扛回洞里,睡一晚上就当作是伴侣的事,这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那个时代,谁强就听谁的,

另外,所谓的羞耻心在那个时代还未成长,大家都是光着屁股长大的,对于男女之事……其实就是厉害的拉着弱的那个打一架,随时随的发口情……如果是女人的话就更惨了,详细我就不说了。

而我文中所说的这个现像,不止贺天,如果哪天莫关山很强,他也可以随时抓一个不服从他的人来服从他,只不过这种事情在见一的到来以后,大家受到了一定的教育和信仰,也渐渐的变的有规矩了,也就没有奴隶战俘这种事了。

我们继续故事吧。

虽然洞被莫关山用火熏了一次,不过还是不保证晚上睡觉会有虫子爬脸上,他现在就觉得头皮很痒,贺天头上一定...

 

贺天居然有个崽21.5

除夕快乐一直在等待我的小天使们


贺天打开房门,门把上勾着的裤子滑到他手里,他低笑两声,把裤子抛给红毛。

红毛也不是未成年的毛头小孩了,居然还任由贺天胡来,他接过裤子瞪了一眼这个家伙。

“没关系的,贺伯耳朵不好。”贺天正要关门,听到一声小狗的轻吠,他低下头,把小金毛抱了起来。

红毛提着裤子,发现尺寸居然刚好,他又把毛衣领子拉高不让人看出痕迹。

贺天抱着狗绕着他走了两圈:“尺寸是我选的,我就知道不会错。”

红毛抬眼正色看他:“咳,晚上,你回来吃饭吧,家里菜买多了,吃不完。”

贺天只笑着,把狗抱到他眼前:“你说给它取什么名字好?”

“……贺大傻?”红毛摸了一把狗头:“这名字不错。...

 

《驯养》二

窸窸窣窣的声音,虫子叫的声音,莫关山皱了皱眉,想到晕前发生的事,马上就清醒了。

洞里光线灰暗,他仍是能看到自己身下垫的皮草上有几只虫子爬来爬去,当着他的面产卵。

他难受的爬起来,发现之前让扭脱的手脚腕关节全被合回去了,就算是这样,他起身的时候仍然能感觉到关节的疼痛,他能拾起皮毛时手都在抖。

竟然……被一个野人侮辱了,还是他最为厌恶的黑瞳族。

他爬起身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屁股,手上一片粘糊,他都不敢看自己后面是什么样子,不过他是三级战士,按体质来说应该会恢复的很快,否则普通人也糟不住被贺天那样折腾。

他蹒跚着脚步走出洞,还没出洞就闻到一股腥燥味,该死又落后的黑瞳族,把尿撒在门口,又挂着...

 

贺天居然有个崽21

直到早上红毛起床时看到小猴子在玩的手机,才想到原来昨天贺天出去连手机都没有拿,那样匆忙的离开了。

红毛拿着他的手机看了一眼,上面显示着他昨晚打的电话和信息,他突然有些担心贺天起来。

今天早上出门去停车的路上他自己都滑了好几次,小猴子已经放假了,不过他还是要继续去店里。

饭店去的更少,他希望能和蛇立好好谈一次,A店那边,他觉得自己已经不适合做了。

在去饭店之前,他要先把贺天的手机送到他的公司……或者他家。

他还没去过贺天的家……不过手机上已经来了很多电话,他不想乱接,就一直没接。

贺天的住址他是有的……红毛握着方向盘想了想。

贺天住的是独栋复式小别墅,他来的时候,门口的保安打电话确...

 

《驯养》一

一个有文化的野人被没文化的野人抓去生孩子的故事

故事血腥野蛮无三观,无三观,无三观!接受不了就不要看。


好几只大脚板赤脚踩过青翠的绿草,他们黝黑的皮肤并没有包裹着面料,腰上只随意围着一块树叶,用草绳扎紧,这几人的脸色凝重,不太干净的脸上都纹着各种不相似的刺青。

这几个赤裸高大的人的男人抬着一具石像走到悬崖边,他们互相对望几眼,会意后合力把石像扔下了悬崖,石像沉重的滚下去了。

“他该死了。”其中一个人说:“不会被发现吧?”

“都变成石头了,一定是进阶失败了,没人会管的。”

“可是他大哥要是回来了……”趁着贺天变成灰色的石头样子,大家都知道他绝对是没命了。他大哥又带人去与上城部落换...

 

贺天居然有个崽20

红毛低头看着自己受伤的脚踝出神。

早上被老妈一个电话吓醒,他好不容易说服老妈说缓两周让她再来,才终于真正开始面对已经上过床的丈夫。

他的心态绝对不能再那样了,肯定会被老妈看出来的……

三天后,红毛停好车,踩着雪,伞也懒的打,任雪花大片大片的落到头上。

走上六楼,正要掏出钥匙开门,隔着门就听到狗的声音,脆声声的,红毛一愣,边想着难道是小猴子捡了狗回来?

打开门,脚上立刻扑上来一个棕色的狗崽子,小狗的爪子碰到他鞋子上的雪,还好奇的舔了舔鞋面上的雪块。

一只小金毛吗……贺天突然想养狗了?

红毛低下头,摸了一把,小金毛乖巧的躺下,露出了白肚皮,暖暖的烘着红毛的手。

小猴子听到门开的声音...

 

贺天居然有个崽19

红毛翻了个身,看了一眼不断震动的手机,突然就坐起身来:“嘶……”腰部的酸痛让他很不适,他用力的捏了捏鼻梁:“喂,妈……”

“啊……我,咳,我没感冒……就是嗓子不舒服……啥,您要过来?”红毛捶着腰:“我不是那个意思……妈,您听我说……”

红毛走下床,弓着腰进了浴室,看了看镜子上映出的身体状况,他眉头狠狠一皱。

有点对不起老妈,不过他真的不愿意老妈过来,感觉蛮尴尬的。

红毛打开温水冲了冲澡,盘算着一会儿吃什么饭。

他挑了件衬衣和高领毛衣,看了看时间打算出门,临前给贺天发了个短信。

贺天带着小猴子从药店里出来,上了车后,他刚发动油门,就发现小猴子开始拆药盒准备吃了。

贺天一把夺过来说:...

 

为一个小可爱代发

昨晚收到图时,大脑一股热流直冲到鼻孔,兴奋一个晚上睡不着

可惜小可爱不方便自己发,只能由我代发了,请大家帮我多多推荐

禁止转载。画手:他是个优雅直率的小可爱 


 

贺天居然有个崽18

QAQ肉肉上传在龙马,我也是不得已为之,大家阅读前必须注册帐号,当然了其实肉章也不是很重要,可以跳过


贺天一大早就醒了,神清气爽,红毛靠在贺天怀里,打着呼噜,就像猫一样。

贺天打开房门,看到已经自己穿好棉袄的小猴子坐在沙发上吃薯片,看到贺天出来时,小猴子哼了一声,不想理他。

贺天扯了扯小猴子没穿好的衣服,蹲到他身边去:“怎么,是肚子饿吗?”

小猴子瞪着他:“你欺负爸爸,你最坏。”昨天都听到爸爸的哭声了。

贺天噗嗤一声,拿过小猴子的薯片吃了起来:“你去问问你爸,他是高兴的哭了还是难过的哭了?”

小猴子跳下沙发跑进卧室,他爬上床,看到红毛睡的满脸红润的脸,他凑上去,抱住了爸爸的脸。...

 

《贺天居然有个崽》17

“叮……”

红毛把饭从微波炉里拿出来,拿出甜酱把饭上一洒,捏着筷子就着饭吃了。

孩子不在家,菜也就懒的买的,毕竟外面已经下雪了,贺天已经打电话提醒他叫外卖,不过红毛不想吃外卖,就这样随便吃了。

贺天把小猴子带到他家里见长辈了,毕竟他们俩要领证了。

但对于这个,红毛并没有配合他,所以小猴子被带走了,他却留在了家里吃酱拌白饭。

不过贺天明天就要回来了,短信上也说的很明白,有小猴子在,他家里人也不会拦着他。

红毛吃了两口,实在吃不下去,拿起手机拨了电话。

“喂?关山啊,吃饭没啊?”

“在吃呢。”红毛咳了一声:“妈,我,我领证了。”

“是吗,啊呀,什么时候办酒啊,妈明天就过来看你。”...

 

2016年度贺红总结

入圈大约两年(也许一年半)吧,想不起是什么时候了,应该是在红毛送伞给贺天的时候,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当时第一篇红毛居然是个B,其实是我随便写的肉,因为我第一个WB被封了,第一个贴又被删了,所以我已经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开始连载的,我只能从我的LOF上看到,我大约是十二月,把这篇文搬到了LOF上的。

遇到一些让我讨厌的人和事,在这里也认识到了不少可爱的小伙伴。

那么,依照其他圈太太的文体格式,我也来给自己总结一下,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把手上的这部写完,等我写完,我的热情大概就褪下了哈哈哈。

以下这个是标准格式?


最满意的作品

……呃……

呃…………

……呃……

暂时没有...

 

《贺天居然有个崽》16

平安夜快乐么么哒=3=谢谢支持


在医院的时候都是贺天帮他擦洗身体,出了医院后,手上的夹板也拆了,不过想要自由活动还是有点难,红毛看了眼在身边帮他切东西的男人,拿起汤勺搅了搅奶锅里的汤。

“好了。”他关掉火,示意贺天把汤盛出来,他夹了块肉片尝了尝,身边凑过一个脑袋来。

贺天笑的见牙不见眼:“我给你试吃。”

红毛夹起一块姜放到他嘴里,看着贺天皱眉的样子,心里有点快活。

贺天吐掉姜片,亲了他一口,辛辣的姜味让红毛的舌头麻了一会儿,他有些恼怒的偏过头,却看到抱着糖罐子站在厨房门口看着他们俩的小猴子。

红毛的耳根突然发烫,让小孩子看到挺难为情的,他只好说:“吃饭了,把罐子放下。”...

 

《贺天居然有个崽》15

白色轿车停在小区停车场,贺天拿出轮椅展开,把红毛抱出来。红毛吃了止痛药昏昏欲睡,小猴子也跟着跳下车,乖乖的拎着装着粥的便当盒。

贺天推着人上楼,司机在后面背着行李,看着贺天把红毛抱上了六楼。

红毛皱了皱鼻子,睁开眼要水喝,小猴子跑进厨房,踩上小凳子:“咦?”

红毛皱了皱眉:他常用来喝水的杯子被他摔了,一对只剩一只了。

贺天打了杯温水给红毛喂了一些,又吃了几颗药,红毛叹了口气:“家里太乱了……”

贺天亲了亲他额角已经拆了线的疤痕:“没事,我来收拾,你休息。”

红毛点了点头,小猴子乖乖的坐在他身边:“爸爸,我给你讲故事。”

贺天捏了捏他的脸,“小猴子一会儿有想吃的东西吗?”

“奶油...

 

《贺天居然有个崽》14

因为觉得写着写着就很奇怪,就写的很短,告诉我你们的感受

然后13章和14章都稍微修改一下,希望看上去不那么生硬。


下午的时候,贺天笑眯眯的把红毛抱到轮椅上,然后盖上自己的大衣和围巾,已经入秋了,他从初夏与红毛相遇差不多近半年了,一直以为红毛还要再倔上两年,但是没有想到的是,红毛居然主动向他求婚了。

他就是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傻瓜,不见了商场上该有的精明,就算是单方面的,也不该被戳穿。

红毛脖子上挂着绷带,手吊在胸前,坐在轮椅上,虽然手脚不方便,脸上的胡须被刮的很干净,去理发店剃头的时候还顺便被修了个秀气的眉毛。

因为头上有伤,缝合的时候只剃了部分,所以红毛出院后立刻去理发店把其...

 

《贺天居然有个崽》13+13.5

周女士进来的时候是拿着一束百合花,她看到靠坐在床上的红毛,把花插在了桌边的花瓶上。

“怎么没有看到你的病友?”周女士拉开了一半窗帘,回头看到红毛的表情:“……你是不是知道了?”

红毛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周女士抿了抿嘴唇:“你会不会怪我?”

红毛摇了摇头:“我想娜娜会很开心。”

“说起娜娜,你生病的话,那孩子们?”

红毛垂下眼睫:“在贺天那,他家里有人在照顾。”

“好啊。”周女士拉住他的手说:“我明天把娜娜带回家,这段日子辛苦你了,我之前一直以为能和你好好生活的,但是……看到小北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原谅他的离开。”

将就能过的日子不是不能过,只是前夫的挽回让她无法...

 

《贺天居然有个崽》12

把娜娜送到校门口后,红毛把车开到不远处的小摊上,买了点早餐,他自己也没吃,早上起来后只弄了孩子的早饭,也不想回去再做什么饭。

想了想还在沙发上躺着的贺天,红毛不爽的撇嘴,对老板说:“老板给那份再加两个蛋。”

他在小区外边停好车,拿着早餐回去,打开家门才发觉有些不对。

躺在沙发上的贺天已经不在了,小猴子睡的卧室门也是开的,他的心脏猛的一抽,奔进房里去,床上的小猴子包括走前给他盖的毯子都不见了。

手里的早饭全都摔在了地上,红毛扶着门框,额头上满是冷汗。

他不应该的,昨天就不该让贺天进来。

……小猴子……红毛捂着肚子蹲下身去,他狠狠的砸着门,就想用拳头砸烂那家伙的脑子一样。

刚才走进小...

 

《贺天居然有个崽》11

红姐整理了一下帐单,和泡好的水一起递给红毛:“老板,你这段时间怎么都不来了?”

红毛看了眼她的黑眼圈:“辛苦了,我家多了个孩子,要花点时间照顾,你就多担待点。”

“啊,老板,你真要嫁给女A啊?”红姐一脸下巴要脱臼的模样:“老板你这样的,出去说是A都有人信啊。”嫁给女A会不会太委屈了。

红毛笑了笑:“以前也觉得自己应该是个……A。”

他上楼去看了看,虽然房间都有房门,声音动静还是听的清的,他听了一会儿觉得应该没有员工在偷偷骂他,就下楼准备回去了。

红姐大叹了口气:“老板嫁给女A,那老板肯定要辞职了,哪个A会同意自己的人开这种店。”

总觉得习惯了这种宽容大方的老板,等换了老板肯定很不适...

 

《贺天居然有个崽》10.5

并不确定自己的更新时间 ,所以有空就会写一写,回送每人一个么么哒


小孩子的眼泪滚烫,滴落在锁骨上,红毛的心里微微一颤,嘴唇轻轻的在孩子的额头上碰了碰。

居然把气撒在了孩子身上。

可是他跑向贺天的时候,红毛十分恐慌,他害怕贺天会夺走小猴子,他唯一的宝贝。

是啊,他也是会撒谎的。

那时就在犹豫,如果去的太晚,小猴子就不再是他的孩子了。

他也有想过完全不顾,假装忘记这样的过去。可是再想想自己是一个BETA,好像这辈子很难再会有孩子。

如果错过了它,大约就是错过了一辈子。

就像很小的时候,父亲就离开了他,陪着他的只有妈妈,如果当时在小猴子身边的并不是他的生父母,会不也养出...

 

《贺天居然有个崽》10

发布了长文章:《贺天居然有个崽》10

点击查看

《贺天居然有个崽》10

 

《贺天居然有个崽》9.5

生气了吗?

贺天走出房间,看着正在厨房切菜的红毛,他板着脸,菜刀得得得的切着胡萝卜。

贺天揉了揉吹干的发丝,小猴子看到他立刻丢了抱枕扑到他腿上:“叔叔!”张开手要抱的样子。

贺天抱起小猴子,小猴子刚吃过甜食,手上的油都抹到了贺天的脸上。

周女士这才真正注意起贺天来。

原本他不抱着小猴子时没有对比,周女士完全想不到,但是等贺天把小猴子抱在怀里,两人又这样的亲昵,她的脸上不由的现出一点惊讶来。

这个贺天是谁,怎么和小猴子长的这样神似……

还没多想,红毛端着三鲜汤出来了:“都坐下吧,吃饭了。”

他看眼小猴子:“莫重越,你多大了还总让人抱,下来洗手吃饭。”

“好的爸爸。”小猴子蹬蹬脚

 

《主人,我饿了》2

把狗弄干净,喂饱它一顿牛肉饭,红毛找了很久也没找到什么可靠的绳子,只能把皮带解下来套在狼犬脖子上。

狼犬不高兴的抖了抖脖子,把宽松的皮带用脚爪勾下来摔在一边。

“你可不能走丢也不能丢跑,有些人很怕大狗的,所以我要栓着你。”红毛又捡起来,压着它紧紧扣好,然后找了皮筋绳牵好。看着狼犬难受的样子,他心疼的抱住大狗:“对不起啦,我一会儿给你买咬咬的骨头玩?”

“嗤。”狼犬不乐意,鼻子里喷着气。

红毛挠挠它毛乎乎的下巴:“既然你不说话,那就是同意了,出发吧。”说着把狗拖出门了。

死拖硬拽的带狗去店里剃光了毛和指甲,没错,剃光了毛,连肚皮上的都剃了,只有JJ上留了一圈性感的白毛。结果剃完才发现这...

 

《主人,我饿了》1

雷声轰隆,路上行人匆匆,红毛叼着包子盯着那个角落看了很久,他撑着伞穿过马路,走到对面的公交车站。

他甩了甩雨伞上的水,试探的走上前去。

这是一只大狼犬,四肢发达,特别漂亮,脖子上没有项圈,也不是特别脏,聪明的选择在公交车站躲雨,偶尔能吃到路人给的新鲜食物。

红毛盯着他好久了,因为太喜欢了,这样帅气威武的大狼狗,少说也要七八万,而且看起来是没有主人的。

他试着把兜里的包子放在狼犬面前:“喂,吃吗?”

狼犬看了他一眼,耳朵立起,试探的用鼻子诱诱味道,然后马上拱开塑料袋吃了起来。

红毛欢快的笑出声来。

“进来。”少年的嗓音里透着兴奋,他打开门,用雨伞戳戳狼犬的脚根:“别怕啊,我会对你好...

 

《贺天居然有个崽》9

奇异博士蛮好看的,和 @纵生 一起看的,她请客,嘿嘿

特效超棒,棒到晕3D的人最好慎看,里面很多万花筒影像,怕你晕吐

内容秉承漫威一惯风格,严肃中带着冷幽默2333,斯坦老爷子出镜(1/1)

彩蛋也很有趣,一定要等到最后哟,最后的最后,我是指列黑屏白字的时候

故事的结尾就知道会出第二部了,还是相当期待的,果然彩蛋不负我


红毛睁开疲惫的眼皮,总以为自己可能睡了两天两夜,他手脚还是软的像面条,仍是坚持的想起床,“啊——”

红毛一屁股滑在地毯上,小猴子的鸭子鞋由远到近踩了过来,看到红毛坐在地上,他扑到红毛怀里:“爸爸起床了,爸爸是小猪,叫不醒的猪猪。”

红毛的眼...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