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霸道酒保爱那什么我》

重发,因为之前的被屏蔽了


义肢被挂在一边,茨木对着镜子,单手拧了毛巾擦脸,水珠从睫毛上落下,滑到了挺立的鼻尖。

他又抹了两把脸,把毛巾洗干净挂好。

“砰!”

“砰!砰!”

已经是晚上九点左右,老式铁门却被砸的砰砰响,茨木脸色一沉,以为是来找麻烦的,他走到门边拿起棒球棍。

老门没有装猫眼,他给门开了一道缝,对方一看到门松动,就抬脚踹了进来。

张扬的红发披在肩头,酒吞抓住那根落下来的棒球棍,冷笑一声:“想揍我?”

“额……挚友……”茨木愣住:“你怎么过来了……”

糟糕,桌上的外卖盒还没收拾,抱枕下还埋着自己的T恤和袜子……

酒吞上前一步,脚跟踢门,然后揪住茨木的领子往门上按...

 

茨酒<<酒保征服拳手>>

小巷里面的羞耻,特别羞耻的那种,崩啊OOC啊,慎入啊慎入


酒吞是江山区最大的一家酒吧里面的员工,他每天晚上都会在吧台值班直到酒吧打烊为止。

可这一天,他做为一名调酒师,却把自己喝的酩酊大醉。

他提前给自己下班,步履蹒跚的走下安全梯,往自己附近的租房里走去。

他走的小巷,里面的灯全坏了,酒吞摸黑着走,被酒精催眠的双腿发软,靠在墙上发愣。

从狭窄的巷子上方能看到一轮弯月,就像那个女人笑的时候一样,弯弯的眼睛。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酒吞转过身来,扑面就是一股玫瑰花的香水味。

他半睁着眼,瞪着这骨骼健壮,好似金刚芭比,银发乱糟糟,画的像鬼一样的斥道:“女人,离我远点。”

对方却仍是走...

 

《拳手和小酒保》

迷药,强制,报复,黄暴,请慎入 

拳手茨木,酒保酒吞

银发男人被推倒在地上,被一群拿着刀棍的人堵在巷子里,就算他是拳王也打不出二十几个人。

他半跪在地上,腰背那一带被切了皮肉下来,额头也被敲破了,十分的狼狈。

人群散开,他看着那个人朝他走来,冷峻的面容突然露出傻气的笑容:“挚友~又见面啦。”

酒吞还是穿着那套侍者的衣服,染的火红的头发高扎在脑后,满目阴霾,他接过棒球棍朝他的脑袋挥过去,茨木倒在地上,半睁着眼看着俊美的男人俯下身,呼吸里混着淡淡的酒香,他在茨木耳边轻声问:“后悔吗?”

“怎么……咳……怎么会呢?”感觉到眼前一明一暗意识涣散,他抬着脑袋尽力把要说的话说完。“挚...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