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完结


我他娘的还治不了你?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22

可怜燕添龙硬到天亮,待怀里的地坤快要醒时,他连忙闭眼歪头,装作沉睡的模样。

燕浮尘见自己压了燕添龙一晚上的胳膊,连松开去,穿衣时见燕添龙被下那凸起之物,动手戳了戳,竟得了十足的反应。

燕浮尘一巴掌拍到燕添龙的大腿上:“还装!”

燕添龙管不住小老弟,被识破后坐起身来不敢多言。

“我今日要去校考考较那些新兵蛋子,一会儿虎宝醒了你就把他抱给大哥,屋中有些乱你好好收拾一番,另外莫忘记把屋角那只鸡送去给大哥补身子。”燕浮尘与他交代完,俯身亲了燕添龙一口,转身拿了刀盾出门。

燕添龙见他出门,便马上起身穿衣,见只能穿一身布衣却不是铁甲便有些可惜。他这一病不知是病了多久,他都忘记怎么和燕浮尘成的亲,...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21

燕添龙天没亮就醒了,他一睁眼,头顶上的帐布并不像是通房铺里的木顶梁,就马上清圌醒了。

等他坐起来看到身边睡着的人时,一口冷气抽上来,动也不敢动一下。

咋回事,燕浮尘咋个和我睡一块了?

咋回事,打完仗了?我怎么啥都想不起来?

他惊疑不定,瞪着眼看着披着发睡在身边的燕浮尘,燕浮尘的神色是放松的模样,他睡的很熟。

燕浮尘尽量小心的不吵到他,他悄悄的下床,然后在地上找自己的鞋。

“啊哇——”

安静的帐内突然想起了孩子的哭声,燕添龙还一脸茫然,就见身后人翻圌动的声音,燕浮尘已经被惊醒了。

他的屁圌股被燕浮尘踢了一脚,叫燕添龙有点恼怒这敢随便向天乾动手的地坤。

“呆圌子,快去把虎宝抱过来...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二十

“他是为我伤了头和背。”燕浮尘给燕添龙的后背敷药贴,然后打手上的药碗递到他嘴边,只有这样燕添龙才会乖乖的喝下去。他对燕添光说:“他中途醒过几次,迷迷瞪瞪的说要回老家,我骗他说就要到了,叫他别睡的太早……每次醒我都这么说,后来他说我骗他……再然后……没有药,没有米粮……他就没醒过来了。”

燕添光看着燕浮尘向来冷漠的脸上露出自责和悲戚,好几年不见,师傅好像变的不一样了。

看着燕添龙把碗里的药喝光后,燕浮尘稍有安慰:“那时他像是得了失魂症的人,人是活的,却没什么生气,他们都说添龙没的救了……”面对救命恩人的哥哥,燕浮尘羞愧难当:“添光,你放心,他要是真的清醒不过来,我燕浮尘能照顾他一辈子!”...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十九

李娴和燕添光成亲大半年,风夜北将军大胜的消息从塞北传到京里,随后出征的苍云军队除了主将回京复命,其他人陆续带着伤员回来。

伙房营里一番波波碌碌,地坤的脸上都带着不少笑容,他们中有丈夫兄弟父亲的都出去打仗,盼了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等这一刻吗。

燕添光挽着袖子在揉面,仗打完了,虽然生活没有变化,但是附近的村民都因为感谢苍云军驻守边关保国卫国,都将存下来的好东西送过来了。

他伸长胳膊在木盆里使劲揉这白面,灶台一侧是将他的身形露出来,粗布配着胸甲的短衣下凸出一个孤度。

他猜李娴那边也收到了信息,等她下次跟着送粮的军官来时,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会不会很惊讶。

李娴还说等他们老了,就把他接回城里去住,...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十八

现在这个关头,成亲大典是没有了,一切都只能从简,李娴向燕添光许诺将来回乡了一定会补上,燕添光虽只是笑笑,别提心里有多高兴了。

他这是二嫁,可是媳妇却是顶顶好的,军中的日子再艰苦,珍重的人在身旁,还有什么好报怨的。

他花了些钱向十里外的小村里找了农夫买了许多鸡蛋,又买了几节红纸回来,将鸡蛋都刷洗煮了然后染上红色。

煮的空闲时就在旁边叠着纸元宝,用来晚上烧给家里过世的老人,好让他们知道自己的近况。

原本这些过年就上报过了,不过他又要成亲了,所以给祖宗再送点钱,求他们保佑李娴在战场上顺风顺水。

李娴回来时见自己的丈夫坐在烛灯下折纸,她走过去,从背后搂住了地坤。

燕添光毫不意外,李娴进来的...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十七

李娴等燕添光睡醒了,然后把迷糊的人从被子里拉出来。

燕添光睡的迷糊了,还以为昨天和李娴是春梦,结果一醒来就发现腿脚酸软,眼晴也是肿的,只能眯着看眼面前的女天乾。

他痴痴的说:”原来是真的啊,娴妹回来了。”

“对啊,你屁股还疼吗?”李娴摸了把燕添光的脸,掐了一把。“我的燕朗君,什么时候嫁给我啊?”

燕添光把脸埋进被子里:“……这个……我和你……还没成亲就……”

“没事,没人知道……”她搂着他说:“你只要燕浮尘来之前把味道给消了就行……”床单今天就拆下来洗掉!

燕添光靠在她身上,语气忧伤:“阿弟和师傅……还能回来吗……”

这是个沉重的话题,两人只能沉默。

李娴能回来是幸运,可不...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十六

燕郎君被吃光光啦 走龙马呀,要注册呀我也没办法呀你们想看的用电脑试试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十五

最近日子仿佛太平了一些,马上就有人来找燕浮尘打他徒弟的事了。

燕浮尘收了个比自己还大几岁的徒弟,也不嫌他只是个伙房的地坤,自己有什么也照着努力教,并没想真把燕添光教的和自己一样,就只是……怕自己的本事后继无人。

毕竟他年纪也不小了,平常跋扈不守礼教,所以到现在也没人有这个胆子来求娶。

可自听说他收了个徒弟后,没想到,近日有不少人来向他求娶燕添光,大概以为燕添光能得他的赏识和本事,应该也是不错的。

燕浮尘被问的烦了,终于把人叫过来,把那些零碎的帖子扔到燕添光的怀中。

“你自己看罢,哦对了,那个李娴回去了是吧?”他和李娴还是一道比划过的,比起苍云偏防守的功夫,天策的枪法那就像疯狗似的,挥...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十四

燕添龙转头回到帐里,他坐在小马扎上,黑着脸思考人生。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大哥和阿娴……在一起了吗?

他大病刚愈,身上的毒还未清完,眼下和眼白都是一片青色,他阴着脸的时候,看起来让人生畏。

燕添光咳了两声,听到外面急促的脚步,燕添光已经掀帘进来了。

他红着眼睛慌张的看着弟弟,脸上明显是害怕和紧张。“阿弟QAQ……”

燕添龙叹了口气:“大哥,我竟令你害怕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原本像慈父般的哥哥角色好像反过来了,他当兵几年回来后,也许是身上的血气吓到他了,哥哥虽然仍是关爱他,却不敢靠近他了。

燕添光朝他走近两步却不敢再向前,他结结巴巴,眼里的泪好像又要流出来了。“对不……对不起……阿...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十三

水汽蒸腾,整个伙房都是雾气,伙头军们身影在厨具间穿梭,食物的香气令人口舌生津腹中顿时饥渴。

负责烧火的燕添光坐在灶膛前添火,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忧愁,眼角湿润,似乎偷偷哭过。

两日前,燕添龙回来了,他是受了重伤被送回来的,和他一个小队的几人同样身负重伤,还中了毒,到了现在还未清醒。

每日只得用清汤灌进毒中,听花大夫说,若是十天半月不醒,毒未解人就先饿坏了。

他着急也无计可施,根本什么也帮不上,花大夫说他的弟弟能不能熬过这一遭,只能看天意了。

“好香啊,莲子的味道!”

“腊八粥的味道……我好想念……”

煮好的粥都要给士兵和附近的村子送过去,一年一次的腊八粥已经算是难得的美味道,别说这...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十二

燕大哥情热昏迷,李小娴窃玉偷香


详情戳我 走龙马需自注册


欲见下事如何,且看我心情╮(╯▽╰)╭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十一

燕添龙来也匆匆去也匆忙,兄弟俩个没说几句话,又要分开了,还不让他送,只让自己快回帐里去照看尚在休养的李娴。

燕添光望着弟弟远去的背影,穿着黑甲的高大身影变成一个黑点,他吸了吸鼻子,走回了帐里。

见只剩李娴一个,燕浮尘不知何时走的,燕添光心中微有遗憾,心想下次定要抓着机会和小统领说上话。

李娴见他神情,咳了一声:“燕大哥,你可不许喜欢别人!”

“啊?”燕添光脸色微红:“你胡说什么……我又没有喜欢谁过……”

李娴却认真的看着他的眼晴说:“那你头一个喜欢的人,一定得是我。”觉得话不对,又说:“最后一个,也得是我。”

燕添光瞪大双眼:“休得胡言!”

又被拒绝了!

李娴当即捂住心口做出一...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十

当当,新人物登场,以后没有人物登场了。


李娴坐在椅上喝药,腥苦的药是她最讨厌的东西,如今一天要喝个六七碗,真是苦到了心里去。

尤其是,燕添光还在旁监督她喝个精光,她若不肯喝,燕添光嘴上虽不说,可那双眼睛好像是自己又欺负了他似的。

她可不舍得再让燕大哥哭了,她二话不说就接过去一口喝尽。

燕添光见她喝完才放心的将碗收回食盒中要带走,李娴一把抓住他的衣角:“不许走。”

燕添光摇摇头:“一会儿还要准备去山上砍柴火。”

李娴也不好强留他,军中规矩也多,她只摩挲了手中的布料:“你在这,过的可还好?”

燕添光点头:“我过的很不错,他们人都很好,没有瞧不起我过。”

伙房里的虽然都是地坤,大...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九

春寒料峭,冻雪化成冰,燕添光揉着眼晴醒来,看到旁边还在睡的地坤,便伸手推了推他。“醒醒,起来了,今日伤兵回来,又有的忙了。”

燕添光匆匆起身,去外面捡了雪捏成团在脸上搓了搓,被冻的十分清醒。

他暗自摸着眼皮上的细微的疤痕,最终选择将发丝全都拢上,一丝不苟,整张脸都露了出来。

旁边的地坤却神色着急的将食盒递给他:“我家那个也从战场上回来了,好添光,你就帮我去送给花大夫吧。”

燕添光接到手里未来及拒绝,那地坤已经走远了,去处正是大营口,他无奈的笑笑,拎起食盒往医帐那走过去。

说起来,来了苍云堡大半年,因他脾性内向不爱说话,做事又勤快,伙房营的地坤都爱与他交好。

虽然做的后勤杂活,还...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八

辛辣的汤水服下,喝到碗底时剩一些渣籽,燕添光伸出舌尖把碗给舔干净了。

燕添光用布巾用力的绞着自己干枯的发丝,他的身影透过烛火映到地上,扁扁身影很单薄。

屏风隔断的一旁是亲兄弟添龙在守着他,他脸色哀伤,不再如来时那般意气风发,眉宇间透着自责与懊悔。

“大哥。”燕添龙喊了一声,双膝跪地,脊背挺直。

燕添光歪头往外看了一眼,神色惊吓到:“你跪我干什么?”

燕添龙晃晃头,只觉得前几日的作为令他羞耻,他居然把从小拉扯自己大的亲哥哥给当作了外人对待,因这两年收不到大哥的消息,对自己不闻不问,心中气恼以为他早把自己给忘记了。

他还把大哥给骂哭了。

燕添光匆忙擦净身上的水,然后穿好袄子出来,...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七

银子的事,果然是没有下落。

县府时常有人去边关送货物,商人也常过去,曹主簿只是将那银子的事推给了别人,那人是谁,这几年的官员来来去去变更许多,还真没法找出来……又或许根本就没有。

燕添光一个普通农民,一年下来去了吃穿用也没几钱能省下来,早些年或许是有存余的,只是……都被那人挥霍了。

后来他再努力的攒,自己再去山上挖野山参抓野物,半年才凑出个十几两(已是巨款),再托人带过去,一年下来也有个三四次。

结果他这两年省吃俭用的钱……竟然一文也到不了添龙的手中。

那他托老秀才写的书信,添龙自然也不知道。

难怪添龙回来就埋怨他……

回来的路上,燕添光不断的用袖子擦眼睛,碎发落在耳边,风雪之大...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六点五

燕添光那日将毫不留情面的将李娴赶走,立刻冷汗落下,生怕李娴发了火要打自己一顿。

他睡的是李娴的房间,李娴的床,客人理直气壮的将主人赶出屋,可他明明只是因为体弱不好走动才被收留几天。

燕添光喝下那几碗苦药,脸色也不见好转,仍是病怏怏的模样。

李娴也许只是玩心重,又或是同情心泛滥,她只是觉得自己可怜才想把自己纳入后院,帮扶自己好友的兄长,她绝不是因为喜欢自己。

李娴的好意思燕添光心领了,他不愿意以这样的原因被帮扶,若是有的选择,燕添光下辈子绝不再做地坤!

待身上力气多了,燕添光将李娴挂在墙上的甲胄拿下来擦试,每场银甲的边边角角,上面带着生绣的血迹或者泥痕,他都一仔细的处理干净。

他还能...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六

真暖和。

燕添光闭着眼,半张脸裹在被褥里,懒洋洋的想,怎么这么舒服呢……

哦……家里好像没有这么暖和的被子!

他马上就醒了,一睁开眼是陌生的床头便警惕的坐起身上,冰冷的空气让他马上又把赤裸的身子包进被窝里了。

怎么回事啊……燕添光抱着腿想了想,没想起来,倒是听到了李娴和燕添龙说话的声音渐渐响起来。

“大夫说他身子经不起折腾了,驿站里暖和又烧着火碳,你让燕大哥在我这休养两天。”李娴打开门让燕添龙看了一眼,便马上关上门对他说:“你赶紧回去修修你那破茅房,风雪再大点早晚要塌房梁。”

燕添龙就看到床脚那部分,确实躺着个人,本想进去,那门砰的关上差点夹着他鼻子,他只好说:“那我先回去,让大哥...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五

从昨夜开始,燕添光便有些低烧,他也只是捡了点雪擦了擦额头,拿上木盆赶去上工点帮人搓衣服了。

燕添龙起早便找不到大哥的人影,他想了想便打算去附近的高山上捡一些柴,虽然是冬日,要是运气好说不定能捕到些小野物来充饥。

必然是要唤上好友阿娴了,阿娴骑马追兔子的本事相当厉害,她也常和燕添龙一块偷溜出来喝酒,两人的感情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建立起来的(?)。

燕添光在他人眼中是个壮实又能干的地坤汉子,不过因为他是个寡夫,除了地坤,别人都离他远远的,不敢与他交谈,怕被燕添光缠上。

燕添光一人在那搓洗个大半天,又要帮着去后厨抬柴火,把水缸打满,一个人当三个用,方才得到了十二文钱。

十二文啊,燕添光捏着钱叹...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四点五

“阿娴!”

此时夜幕已落,燕添龙远远便见到那牵着马走在田边的身影,他骑过去,拉着马儿围着李娴绕了一圈。

“阿娴,你怎么了?”燕添龙实在不懂她为何恼火,想了想,既是自家哥哥的事李娴也犯不着这样生气啊。

李娴一翻身骑上马,利落的斗下了身上的雪粒。“我回驿站了。”

燕添龙竟然也难为情起来。“家里是不大好,还好我回来了,不然都不知道成什么样了。”

李娴惹不住想拿枪去戳燕添龙的屁股:“你哥哥就没和你说,他都成寡夫了,这么大的事,他真的就不告诉你?”

“没有。”燕添龙想了想后摇头:“没有,这三年他对我不闻不问的,他成亲前倒有托人给我带点什么东西过来,成亲后,就再没联系我了。”

李娴控制不住自...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四

燕添光从井里捞起水桶,把水提到后厨去,冰凉的水没过手背后,浮起一层浅浅的油水。

燕添光专心清洗锅碗,冷不防身后传来一声淡淡的叹息。

他眯着眼回头看,昏暗的光线让他视线又令他看错。“阿弟?”

“燕大哥怎么总是认错人?”李娴冷冷的道了一句。

燕添光来不及疑惑,“阿娴姑娘,你莫不是又饿了肚子?”

“我倒不是又饿肚子,我是看你半天不进屋,又提着冷水,是想把自己冻坏吗?”

燕添光道:“乡下人,忙活惯了,一刻也闲不下来。”

李娴蹲下来与他对视:“他回来了,你要睡哪?”

燕添光眨眨眼,一时无话。

也是啊,他早已嫁人,与天乾的李娴要避开,与亲弟弟也要避开。

李娴与弟弟自然也是不能住一屋的,...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三

李娴喝着猪骨汤,辛辣的姜味让她喉头一暖,手脚也有些暖了。

她见燕添光捧着碗一小口一小口的喝,似乎这汤是难得的美味一般。

他十分满足这难得的肉汤,喝的两颊都泛起淡淡的红,原先苍白的神色都活泛起来。

李娴认真的看着燕添光,他与燕添龙长的不是太相像,燕添龙在军中也常被夸赞俊秀,而燕添光就长的敦厚老实,挺顺眼的。

她注意到这人的额角和眼皮上有些细碎的伤疤,所幸前发凌乱,这个地坤又时常低头与人说话,她不仔细还真没注意。

怎么年纪轻轻的就成寡夫了,还一脸的伤……

哦哦!李娴连拿黑麦饼挡住自己露骨的眼神,原来燕大哥嘴角还有个小小的窝,难怪笑起来这么萌。

这么萌的地坤汉子诶。

李娴怕把陶碗捏碎...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二

李娴睡了一场好觉,明明是陌生之处,地坤的气息竟然包容着她一身肃杀血腥气。

她抚着身上这床喜被暗忖:没想到添龙在营中豪气大方,家中的哥哥竟然过的如此拮据,这不会是他家惟一没有打补丁的被褥了罢。

她起身铺好床褥,扭扭脖子活动腰腿,推门出去透透这一屋子的地坤味。

开门便是冷气袭来,天空竟然飘下零星雪粒,李娴不知燕添光去了哪,桌上那只留着三个黄黑面饼子。

燕添光家境这样贫寒,她也不好怪人家不好好招待自己这个做客人的。

客随主便,索性她也随性惯了,倒不会太计较一个寡夫作为。

她吐出一口冷气,先是在这个窄小的院中打了一套军体拳,练了一会儿枪,瞧见自家马儿已是不耐的鼻孔喷气,这才从自己的包裹...

 

#丐苍# 千粉福利,粉丝点CP《囚狼》下

苍常醇听了却没太多的反应,抓着烧鸡的骨头咬的嘎吱响,只有在郭骏把他操疼的时候才会说难受之类的话。

苍常醇原本不是这样的,他以前是隶属于苍云军,是个正统的军人。他一身正义凛然,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要说错,只能说他收养了郭骏这个白眼狼。

郭骏一开始没这么坏,他只是太黏苍常醇了,他喜欢看苍常醇的裸体,所以他很喜欢在洗澡的时候为苍常醇擦背。

苍云师傅的身材健美,胸肌饱满,屁股圆而翘,两条腿笔直,还有那形状漂亮的卵蛋,他常常擦着擦着就硬了,苍常醇就笑话他少年人火气旺,还教他怎么撸才能把精射的更爽。

苍常醇待他好比父子,可郭骏要的全不是这种关系。就在他去恶人谷闯荡的那两年,苍常醇已经成亲,儿子...

 

#丐苍# 千粉福利,粉丝点CP《囚狼》上

郭骏从外面打了酒和烧鸡回来,他来到自己的小屋里,因为下雨,他两天没回自家院子,屋里有股淡淡的霉味,他打开了窗,让昏暗的房间透进大半光明。

屋内摆设极小,一张床,一个靠墙的桌几,还有房中央的大型铁笼,里面躺着一个全身——的男人。

郭骏打开烧鸡,吃了一会儿,铁笼里男人闻到香味后才慢慢醒来。

因着郭骏两天不喂他吃的,他已经饿的没有力气,见郭骏来到,他也不上去求食,而是坐起身,手掌伸到阳光下,看着尘土在空中飞舞,苍白的指尖上指甲凸的已不成样。

郭骏吃的半饱,回身去,把吊在外面的铁链往外面拽,把人拉过来紧紧的贴着笼子,他脸上表情不多,走到笼子面前,解开了裤子,把未硬的阳根撸硬,剥开上面的包皮戳到...

 

#苍丐#ABO《泡方便面的方式》BL

ABO请慎入——————————感谢 @闵笑南  提供的梗!

阿拉斯加苍云A VS 浣熊暴脾气丐

设定请看这篇:《嘤嘤嘤》娘气大吊长歌A X 纯爷们苍云O (R18


燕望星在雪地里捡到了一只小浣熊,其实也不小了,抱在怀里沉沉的很有份量。

小浣熊肚子上有一道血口,已经被冻成冰块了,晕迷不醒却执着的抱着一个酒坛了不放,燕望星只好把酒坛子一起带了回去。

上好的伤药加上温暖的床褥,小浣熊很快就醒来了,它闻到了陌生妖的气味。

燕望星正好进门,他将饭食搁在桌上,对醒来的小浣熊说道:“你睡了两天了。”

小浣熊抬起爪子朝他挥了挥:“爷的酒坛子呢?”...

 

#歌苍#(ABO)《嘤嘤嘤》娘气大吊长歌A X 纯爷们苍云O (R18

娘气大吊长歌A   X  纯爷们苍云O(雷者请慎入)


性别设定:总攻天乾,总受地坤,还有普通人


地坤有穴如女子——这句话你们应该都明白了不多叙述了。


人物设定:

长歌跟着好友万花来军队里尝试过纯爷们的生活,希望自己不被人说成柔弱娘之类的话。

苍云是一个很受A追捧的O,可惜的是,那些A都不是他的菜。



杨妙音抱着琴走进医帐,看到万花正在给人缝伤口,自己又帮不上忙,便在一旁抚琴弹了一曲。

万花看了他一眼,道:“我怎么觉得今日的琴声里有几分忧愁?”

杨妙音幽幽的叹了口气:“这儿不适合我,他们都太粗野。”

“可我觉得你就该学学他们的粗野。”万花笑道:“你才来了半...

 

壕的求爱方式(玖)

(天然鬼畜本性单纯武痴攻X财大气粗骄傲少爷受)


壕的求爱方式(捌)


叶公子呲着牙醒来,他摸了摸脸,倒是觉得不肿也不疼了,便穿着单衣推门出去。

外面等待的侍仆见他这番模样,都不约而同的跪了下来。

叶公子一愣,眉头一皱:“怎么?”

为首的小果儿头也不敢抬,结结巴巴的道:“少,少爷,您的头……发……”

叶公子:“嗯?”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长辨,却摸了个空。哪有什么长辫,叶公子那齐腰的大辫子不翼而飞。

 叶公子的白面皮紫涨紫涨的,他怒吼道:“陆沉!!!!!!!!”

是了!一定是陆沉!该死,竟然把那个西域蛮子给忘记了!

叶公子气坏了,“你们去把那蛮子的画像贴出去,我...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