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五

从昨夜开始,燕添光便有些低烧,他也只是捡了点雪擦了擦额头,拿上木盆赶去上工点帮人搓衣服了。

燕添龙起早便找不到大哥的人影,他想了想便打算去附近的高山上捡一些柴,虽然是冬日,要是运气好说不定能捕到些小野物来充饥。

必然是要唤上好友阿娴了,阿娴骑马追兔子的本事相当厉害,她也常和燕添龙一块偷溜出来喝酒,两人的感情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建立起来的(?)。

燕添光在他人眼中是个壮实又能干的地坤汉子,不过因为他是个寡夫,除了地坤,别人都离他远远的,不敢与他交谈,怕被燕添光缠上。

燕添光一人在那搓洗个大半天,又要帮着去后厨抬柴火,把水缸打满,一个人当三个用,方才得到了十二文钱。

十二文啊,燕添光捏着钱叹...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四点五

“阿娴!”

此时夜幕已落,燕添龙远远便见到那牵着马走在田边的身影,他骑过去,拉着马儿围着李娴绕了一圈。

“阿娴,你怎么了?”燕添龙实在不懂她为何恼火,想了想,既是自家哥哥的事李娴也犯不着这样生气啊。

李娴一翻身骑上马,利落的斗下了身上的雪粒。“我回驿站了。”

燕添龙竟然也难为情起来。“家里是不大好,还好我回来了,不然都不知道成什么样了。”

李娴惹不住想拿枪去戳燕添龙的屁股:“你哥哥就没和你说,他都成寡夫了,这么大的事,他真的就不告诉你?”

“没有。”燕添龙想了想后摇头:“没有,这三年他对我不闻不问的,他成亲前倒有托人给我带点什么东西过来,成亲后,就再没联系我了。”

李娴控制不住自...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四

燕添光从井里捞起水桶,把水提到后厨去,冰凉的水没过手背后,浮起一层浅浅的油水。

燕添光专心清洗锅碗,冷不防身后传来一声淡淡的叹息。

他眯着眼回头看,昏暗的光线让他视线又令他看错。“阿弟?”

“燕大哥怎么总是认错人?”李娴冷冷的道了一句。

燕添光来不及疑惑,“阿娴姑娘,你莫不是又饿了肚子?”

“我倒不是又饿肚子,我是看你半天不进屋,又提着冷水,是想把自己冻坏吗?”

燕添光道:“乡下人,忙活惯了,一刻也闲不下来。”

李娴蹲下来与他对视:“他回来了,你要睡哪?”

燕添光眨眨眼,一时无话。

也是啊,他早已嫁人,与天乾的李娴要避开,与亲弟弟也要避开。

李娴与弟弟自然也是不能住一屋的,...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三

李娴喝着猪骨汤,辛辣的姜味让她喉头一暖,手脚也有些暖了。

她见燕添光捧着碗一小口一小口的喝,似乎这汤是难得的美味一般。

他十分满足这难得的肉汤,喝的两颊都泛起淡淡的红,原先苍白的神色都活泛起来。

李娴认真的看着燕添光,他与燕添龙长的不是太相像,燕添龙在军中也常被夸赞俊秀,而燕添光就长的敦厚老实,挺顺眼的。

她注意到这人的额角和眼皮上有些细碎的伤疤,所幸前发凌乱,这个地坤又时常低头与人说话,她不仔细还真没注意。

怎么年纪轻轻的就成寡夫了,还一脸的伤……

哦哦!李娴连拿黑麦饼挡住自己露骨的眼神,原来燕大哥嘴角还有个小小的窝,难怪笑起来这么萌。

这么萌的地坤汉子诶。

李娴怕把陶碗捏碎...

 

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二

李娴睡了一场好觉,明明是陌生之处,地坤的气息竟然包容着她一身肃杀血腥气。

她抚着身上这床喜被暗忖:没想到添龙在营中豪气大方,家中的哥哥竟然过的如此拮据,这不会是他家惟一没有打补丁的被褥了罢。

她起身铺好床褥,扭扭脖子活动腰腿,推门出去透透这一屋子的地坤味。

开门便是冷气袭来,天空竟然飘下零星雪粒,李娴不知燕添光去了哪,桌上那只留着三个黄黑面饼子。

燕添光家境这样贫寒,她也不好怪人家不好好招待自己这个做客人的。

客随主便,索性她也随性惯了,倒不会太计较一个寡夫作为。

她吐出一口冷气,先是在这个窄小的院中打了一套军体拳,练了一会儿枪,瞧见自家马儿已是不耐的鼻孔喷气,这才从自己的包裹...

 

#丐苍# 千粉福利,粉丝点CP《囚狼》下

苍常醇听了却没太多的反应,抓着烧鸡的骨头咬的嘎吱响,只有在郭骏把他操疼的时候才会说难受之类的话。

苍常醇原本不是这样的,他以前是隶属于苍云军,是个正统的军人。他一身正义凛然,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要说错,只能说他收养了郭骏这个白眼狼。

郭骏一开始没这么坏,他只是太黏苍常醇了,他喜欢看苍常醇的裸体,所以他很喜欢在洗澡的时候为苍常醇擦背。

苍云师傅的身材健美,胸肌饱满,屁股圆而翘,两条腿笔直,还有那形状漂亮的卵蛋,他常常擦着擦着就硬了,苍常醇就笑话他少年人火气旺,还教他怎么撸才能把精射的更爽。

苍常醇待他好比父子,可郭骏要的全不是这种关系。就在他去恶人谷闯荡的那两年,苍常醇已经成亲,儿子...

 

#丐苍# 千粉福利,粉丝点CP《囚狼》上

郭骏从外面打了酒和烧鸡回来,他来到自己的小屋里,因为下雨,他两天没回自家院子,屋里有股淡淡的霉味,他打开了窗,让昏暗的房间透进大半光明。

屋内摆设极小,一张床,一个靠墙的桌几,还有房中央的大型铁笼,里面躺着一个全身——的男人。

郭骏打开烧鸡,吃了一会儿,铁笼里男人闻到香味后才慢慢醒来。

因着郭骏两天不喂他吃的,他已经饿的没有力气,见郭骏来到,他也不上去求食,而是坐起身,手掌伸到阳光下,看着尘土在空中飞舞,苍白的指尖上指甲凸的已不成样。

郭骏吃的半饱,回身去,把吊在外面的铁链往外面拽,把人拉过来紧紧的贴着笼子,他脸上表情不多,走到笼子面前,解开了裤子,把未硬的阳根撸硬,剥开上面的包皮戳到...

 

#苍丐#ABO《泡方便面的方式》BL

ABO请慎入——————————感谢 @闵笑南  提供的梗!

阿拉斯加苍云A VS 浣熊暴脾气丐

设定请看这篇:《嘤嘤嘤》娘气大吊长歌A X 纯爷们苍云O (R18


燕望星在雪地里捡到了一只小浣熊,其实也不小了,抱在怀里沉沉的很有份量。

小浣熊肚子上有一道血口,已经被冻成冰块了,晕迷不醒却执着的抱着一个酒坛了不放,燕望星只好把酒坛子一起带了回去。

上好的伤药加上温暖的床褥,小浣熊很快就醒来了,它闻到了陌生妖的气味。

燕望星正好进门,他将饭食搁在桌上,对醒来的小浣熊说道:“你睡了两天了。”

小浣熊抬起爪子朝他挥了挥:“爷的酒坛子呢?”...

 

#歌苍#(ABO)《嘤嘤嘤》娘气大吊长歌A X 纯爷们苍云O (R18

娘气大吊长歌A   X  纯爷们苍云O(雷者请慎入)


性别设定:总攻天乾,总受地坤,还有普通人


地坤有穴如女子——这句话你们应该都明白了不多叙述了。


人物设定:

长歌跟着好友万花来军队里尝试过纯爷们的生活,希望自己不被人说成柔弱娘之类的话。

苍云是一个很受A追捧的O,可惜的是,那些A都不是他的菜。



杨妙音抱着琴走进医帐,看到万花正在给人缝伤口,自己又帮不上忙,便在一旁抚琴弹了一曲。

万花看了他一眼,道:“我怎么觉得今日的琴声里有几分忧愁?”

杨妙音幽幽的叹了口气:“这儿不适合我,他们都太粗野。”

“可我觉得你就该学学他们的粗野。”万花笑道:“你才来了半

 

壕的求爱方式(玖)

(天然鬼畜本性单纯武痴攻X财大气粗骄傲少爷受)


壕的求爱方式(捌)


叶公子呲着牙醒来,他摸了摸脸,倒是觉得不肿也不疼了,便穿着单衣推门出去。

外面等待的侍仆见他这番模样,都不约而同的跪了下来。

叶公子一愣,眉头一皱:“怎么?”

为首的小果儿头也不敢抬,结结巴巴的道:“少,少爷,您的头……发……”

叶公子:“嗯?”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长辨,却摸了个空。哪有什么长辫,叶公子那齐腰的大辫子不翼而飞。

 叶公子的白面皮紫涨紫涨的,他怒吼道:“陆沉!!!!!!!!”

是了!一定是陆沉!该死,竟然把那个西域蛮子给忘记了!

叶公子气坏了,“你们去把那蛮子的画像贴出去,我...

 

壕的求爱方式(柒)

(天然鬼畜本性单纯武痴攻X财大气粗骄傲少爷)

壕的求爱方式(陆)


陆沉的脾气自然算是有耐性的,他等着叶公子的气息平静下来,低头问道:“我不伤你,你也别叫人。”


叶公子漂亮的凤眼中闪过一丝讥诮,你是什么东西,又凭着什么身份对他这样说话,他叶公子虽在此刻受制于人,可不是说认输就会认输的。


他又开始挣扎起来,陆沉的身体已经开始松懈下来,真的是没再多力气制住他了,两人在地上滚了几圈,撞到一个高台,那上面的名贵幽兰花摇摇欲坠。


叶公子眼睛都急红了,再挣动几分,那盆兰草毫无意外的坠了下来,眼看就砸在了叶公子俊秀无双的脸蛋上。


陆沉横出一拳,将那堪堪伤到叶公子的兰花击到墙上,...

 

壕的求爱方式(陆)

(天然鬼畜本性单纯武痴攻X财大气粗骄傲少爷)

壕的求爱方式(伍)


陆沉从叶公子微启的齿列进入他火热的口腔,舌尖舔过敏感的上鄂并用力吸吮着滑嫩的舌头,舌头被牢牢撮住让津液无法吞咽,最终只能狼狈的溢出嘴角。叶公子惧于颈中的手掌无法大力挣扎,只得用力吞咽和抢夺仅存的呼吸,被不防被舔到口腔内某处而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吟。

叶公子瞪着眼,眼角渐渐的红了起来,白玉雕琢似的脸庞上浮出一层绯色(气的),使颈偏头过去想躲开陆沉的撕咬,却被狠狠纠缠,喉间只能发出低声的反抗。

陆沉在烧中,只觉得鼻腔炽热,他的呼吸很沉重,只觉得压着身下的人很凉爽,终于,他反应过来。

怎么吃了许久,就是不见饱呢?

陆沉睁开...

 

壕的求爱方式(伍)

(天然鬼畜本性单纯武痴攻X财大气粗骄傲少爷受)

壕的求爱方式(肆)

叶公子品尝完羊奶羹,吃饱喝足了才有空去理会地上的男人。


他走过去,用足尖挑开陆沉的衣襟,看到上面的伤口不若之前那般凄惨,又观陆沉的脸色红润(发烧),便对他说道:“本少也不为难你,毕竟你也不曾伤我性命,给你些银两,你走罢。”


省的见了心烦意乱,又想起那件事。


近日叶少的心情还是不错的,他心情好,陆沉这点事也就放下了。


陆沉垂头不语,叶公子不耐,见他已洗净,破衣服也换成了旧衣裳,虽面无血色,却好歹有了人样,便抬步行至陆沉跟前,不想陆沉突然直起上身,晃了晃抱住了叶公子的小腿。


叶公子骇了一跳,他以为...

 

壕的求爱方式(肆)

(天然鬼畜本性单纯武痴攻X财大气粗骄傲少爷受)


壕的求爱方式(叁)


非是他忘性大,只是因为不重要,毕竟打也打了骂也骂 ,苦头吃了就放走算了。


听下人支支吾吾的说着陆沉的近况,才得知此人好像快要病死了。


叶公子按住怀中挣扎不休,欲上前扑倒仆役的猫儿,说:“人扔哪了?去找个大夫给他。”


他可没想过让陆沉死,毕竟陆沉到最后都没有伤过他性命,人命并不轻贱,叶少爷心想:这次是他错了,反正回头赏他几锭银钱拿了走人吧,两者也算一笔勾销。


他来到那个安置着陆沉的柴房,一进去就是一大股霉味,叶少爷连用袖挡住鼻子,咳了两声。


见陆沉躺在一堆枯木树枝上,穿着破烂的...

 

壕的求爱方式《贰》

(天然鬼畜本性单纯武痴攻X财大气粗骄傲少爷受)


壕的求爱方式《壹》


叶公子出了衙门,他的手下自然是抬着陆沉悄悄的送到了自己的马车上。

与唐天枭道了别,他还小小的调笑了寒枝几句。

“你们要是来京城最好是八月,天气好,能秋游,还有桂花和美人。”他跳上马车,挥手:“后会有期。”

唐天枭突然问道:“那个杀手呢?”

“啊,那个啊,我放走了。”

唐天枭深深的看了一脸笑意的叶公子,道:“再会。”

寒枝道:“叶少爷确实是个爱享受的人,连马车都又大又阔气。”

两人与车上的宝贵少爷道完别相拥着进了屋。

寒枝未察觉唐天枭隐含的忧虑,大概也只有唐天枭看出叶少爷的谎言了。


待离唐家...

 

壕的求爱方式《壹》

(天然鬼畜本性单纯武痴攻X财大气粗骄傲少爷受)


陆沉本来是在做梦,昏昏沉沉,突然天降一泼凉水,他才惊醒过来。

眼前光线有些暗,再细看,对面的墙上放着不少各式各样的鞭子,自己则被捆在一根柱子上,动弹不得。

原来这就是地牢啊,倒也没想像中的阴森可怖,他这样想道。调动内息,果然丹田内如石沉大海,没有动静,看来是被用了封内的药了。

未来的及多想,一道鞭子透着内劲抽了过来,陆沉只觉得脸上刺疼,火辣辣的一直在燃烧,他敢肯定,自己的半边脸是肿了。

他疼的牙齿打颤,毕竟伤到的是脸,眼睛都睁不开了,只模糊的看到对面那个穿着黄澄澄的男人朝他走来,手里拿又粗又黑上面还有倒刺的铁鞭。

叶公子抽了几十鞭...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