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保姆9


酒吞在捡到苗苗和茨木之前一直都住在岛外,那里有数片珊瑚礁,而一片珊瑚礁里大约有四百种海洋生物,包括珊瑚礁自己都是生物,是的,它们是活的(除了过滤浮游生物也会吃小鱼哦)。

因为珊瑚礁多样性,才能使鱼的种类越来越繁多,最能体现这一点的就是拟态鱼,这些鱼依靠珊瑚而生,从而进化成有着与珊瑚一样的外表,潜伏在珊瑚丛中诱骗食物或者躲避天敌。

而这里,也同样是人鱼的天堂。

这里人烟罕至,也许它就在地球的某个角落,却是一座大型的,还未被发现的岛屿群。

由此才可以保持珊瑚礁中的生态和平近于完美,物资丰美,是的,还未被人类开发采尽是它们的幸运。

酒吞在这些个岛屿周围都设都有自己的巢穴,每一个都是他精心布置,甚至还刻意圈养清道夫鱼来保持巢的清洁度。

要说总共有多少个窝,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反正他不论到哪,都是迅速的顺着自己直觉找到巢。

巢外总有忠心的清道夫守着,使那里不会被其它鱼占领。

苗苗划动着四肢,他来到珊瑚礁下层,在下面的沙地(由碎石和碎珊瑚组成),他总喜欢五色斑斓的鱼,如果看起来很好吃,他毫不犹豫的一头扎进珊瑚礁里,因为四肢灵活从不被缠住,所以他总能捕到自己想要的。

带孩子是很辛苦的,每每酒吞一转头,苗苗就不见了。

他慢吞吞的游过去,看到苗苗正在毫无知觉的踩入肿瘤毒鲉鱼的地盘。

苗苗的脚正要踩过那埋在沙子里的毒鲉鱼,右侧一股强劲的水流冲过,他立刻被水流推了个四仰八叉。

肿瘤毒鲉受惊,马上游走了。

“爸爸,那是什么鱼?”

“人类命名‘肿瘤毒鲉’,不好吃,有毒。”酒吞盯着远处一只长满了青色水草张开蚌壳呼吸的贝,它看起来大约有几十年的寿命了,近半米的直径,未被水草掩盖的内壳灰白,近乎石头的坚硬。

人类总嘀咕自己没有趁手的锅,要不就把它宰了……

“那我的名字呢,我为什么要叫心脏?”

“因为好吃。”第一次吃同类的心脏,所以你是纪念品。

苗苗当然是听不懂的,他的注意力很块被沙地里刨沙造窝的虾虎鱼哥俩吸引了。

他经常会趁一些大鱼在打斗争地盘的时候去偷袭,却是很少看见这么和谐互助的一对。

因为虾都是近视,探路全靠胡须,而是虎鱼却是他们的看门狗,随时守在是的巢穴身边,只要虾探出头,用触须感觉到是虎鱼的身体,对方就会给它打信号外面是否安全,他们相互信任,一起捕食,在海洋中其实是很常见的生态。

苗苗晃着自已的小揪揪:“好像我和茨木啊,茨木给我梳头,陪我玩,我会给他捕漂亮的小鱼。”虽然茨木从来都不收,他显然是认为鲜艳的颜色是警告色,人鱼也许能吃,他吃了说不定会中毒。

苗苗刚说完,一股气流带着水泡朝他冲过来,他翻了个身,被困在了泡泡里。

他睁着一双纯真的眼睛望着酒吞,好像十分期待酒吞又会把他带到哪里去玩。

虽然每次回去都有些困难,但是探索与好奇心本就是孩子的天性,酒吞把他带到偏远的珊瑚礁不再管他,可是苗苗谨记茨木的话:好孩子是会记得回家的,苗苗是好孩子,不能让你的爸爸担心。

“当然不会啦,苗苗是最乖的。”

苗苗在泡泡里翻了个身,拨着自己的五个脚趾玩,每次他回去,爸爸的表情都很惊喜呢,他就知道爸爸一定是在和他玩捉迷藏,嘻嘻。

酒吞用泡泡裹着苗苗在水里急速的冲刺,泡泡一直被维持着,所以强劲的水流并没有破坏他,苗苗睁大眼看着从身边流过去的鱼。

“爸爸,我没有看过那种!”

是的,酒吞要把他带到一块陌生的珊瑚礁,这里虽然偏远,但是礁群更大,珊瑚鱼种类更多,足够满足孩子的好奇心和食欲,而且路途复杂,等苗苗玩够了再想着回去,早就忘记了原来的路。

再等他一边迷路一边玩耍,没过多久,就能把茨木忘记了,开始自己的人鱼生活。

酒吞摆动鱼尾,蹼爪上尖利的指甲已经变成了流畅圆滑的椭圆形,少了一些杀伤力,也不会把人类轻易的划伤了。

他昨天才把人类划伤,他想摸茨木的脸,茨木在笑,酒吞却没办法和他一样做出丰富的表情,他的传承告诉自己,人鱼也能够学着人类活,只在于他愿不愿意去做。

“爸爸?”苗苗拨开一大片红海葵,他还以为是酒吞呢,这些海葵其实并不温柔,尤其苗苗的皮肤没有鳞片保护,它们很快的缠住了他的脚。

“走开!”苗苗愤怒的拔着那些柔软充满水份的滑腻海葵,急着要挣脱。他愤怒的尖叫着:“唧!”

酒吞斜靠在一只纯白色散发着珍珠光芒的巨贝中,周围的黄金达摩殷勤的在他身边围绕,帮他吃掉附上的黏物和寄身虫。

因为他高高扎起的马尾,就像是一朵展开的海葵,吸引着不少的小丑鱼在发丝中穿梭游玩。

在珍珠贝的反光中,人鱼的容颜在稍暗的深海中朦胧美好,鱼尾边上随浪漂浮的透明鱼鳍也染上了一层淡不的金光,那是来自附近金珠贝的光芒,每到一定的时间,它们会同时张开贝壳,露出壳内淡淡的金纹,就像是打光镜一样,将我们的人鱼王照的如同海神一般圣洁而又神秘。

美容服务还在继续,顺着远方的水流和不成队形的小鱼,他似乎捕捉到了不同寻常的信息。

有生物入侵了他的地盘。

“啾!!!”苗苗跟着鱼群慌张的逃窜着,在不远处的身后,肆意捕食的成年鲨已经追赶上来。

他发出的独特声音竟然吸引了鲨鱼过来,鲨鱼都是一群社会性很强的群体生物,这只可能是正好落单游到了岛屿附近,然后接受到了人鱼在附近的信息。

鲨鱼是很喜欢吃人鱼的,很喜欢。

苗苗的眼里漏出一些气泡出来,他已经吓哭了,他从来从来都没有见过那么庞大的鱼,它一张嘴,牙齿比他的手腕还要粗,他只能跟着其它一起跑。

可是鱼能回窝,他没有窝啊,当他发现游着游着,身边的鱼越来越少,而那条鲨鱼已经迫不及待的冲过来时,苗苗当即尖叫,然后迅速的扒开珊瑚丛下的钙化洞穴,把里面的大章鱼拽出来自己钻了进去。

这个洞正好让他的小身子卡在里面,他的眼前就是鲨鱼大张的嘴,咔咔的发出可怕的啃咬声。

为了吃到人鱼,鲨鱼在破坏珊瑚丛,它用尾巴用嘴去搅烂,每一次都能逼出一堆被毁去家园的可怜小鱼苗。

苗苗一个劲的往后缩,他一边缩一边手脚并用的挖着那些充满洞眼的钙化石块,很快,血的味道让鲨鱼更兴奋了。

“咻——”

鲨鱼停下动作,转过身,这里是安静的海底,有些黑暗,浮游生物发着光在海中充满灯泡,面前一花,一抹艳红划从它身前穿过。

“……”酒吞看着自己的指甲,本来能够一把抓破鲨鱼的眼睛,结果他的指尖在刚才已经全都磨圆了,这下战斗的杀伤力至少降下三成。

一条更大的人鱼!

鲨鱼立刻冲了过去,而人鱼毫怯懦,他已经迎上了鲨鱼露出恶齿的嘴。

海底的水被搅成一团,沙子和破烂的珊瑚遮住了视线,苗苗缩在洞里不敢露头。

渐渐的,他看到海水变红了,这一片的海水,全都是红色的,水里面漂浮着散碎的内脏。

他看到那条大鱼已经被剖开成几块,残破的粘连在一起,内脏在不断的漂浮着,鲨鱼微弱的挣扎着,而酒吞扯碎败者的内脏,找到苦胆捧在手中,满足的吞了下去,不需要咀嚼。

苗苗看到大鱼最后的猛的一挣扎,脊椎被捏断,人鱼缓缓的落到沙上,趴在鲨鱼身上大块朵剁的食用鲨鱼最嫩的肉,他是狼吞虎咽的吃。

很久不吃鲨鱼了,一般他不会因为食欲去主动攻击,虽然鲨鱼肉不好吃,但是能够让他的骨骼和鳞片更坚硬。

口腔里密密麻麻的牙齿能够直接在吞下喉咙的时候把肉狡烂,海水冲散了血腥,肉块顺着水流漂走被其它鱼群分食,他把鲨鱼的鳍割下,准备带给人类。

人类竟然喜欢吃这些,鳍……有什么好吃的。

他看着自己折掉的指甲,上面露出了鲜红的肉,要长齐大约要一个月,但是绝不会像以前那样那么坚硬了,好在鲨鱼让他补了营养。

酒吞把手伸进洞里,想把苗苗拉出来。

苗苗在洞里尖叫着,声音里带着恐惧,他拒绝与酒吞的亲近,哪怕上一刻他有多么崇拜这条人鱼。

大约是混血的原因,苗苗的骨子和人鱼是完全不同的,他的感情和人类一样丰富,甚至能想到更多,他显然是被酒吞与鲨鱼搏斗的模样吓坏了。

酒吞把手伸进去捞,却什么也摸不到,隐约在洞穴底处听到苗苗的哭喊:“我要茨木呜呜呜……”

想都别想。

酒吞才不在乎苗苗的眼泪,他马上就挥开身边围绕的谄媚鱼群,游走了。

评论(18)
热度(329)
  1. 十七斩阿阿一朵小红花 转载了此文字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