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保姆8

苗苗口里衔着一只小彩鱼,潜出水面,远远的对着那个坐在河边发呆的男人叫了一声。

男人听到他的声音后立刻左顾右盼,在确定方向马上对他招手。

“茨木!”苗苗把嘴里的鱼吐到他手心里,仰起脸撒娇:“茨木~”

茨木沉着脸没说话,苗苗失踪了整整两天,他这两天担心的不行,在他们那里,苗苗这样的一周岁都未满,就算是混血人鱼,天天光着屁股跑出去能不让人担心吗!

一岁都不到……茨木掰开苗苗的嘴巴查看,哦,上下的尖牙都长齐了,已经开始像酒吞的口腔那样,发育第二排牙齿了。

茨木把他抱在怀里,脸狠狠的蹭着这个小家伙肚皮:“那里有这么好玩吗?这里才是你的家啊,你的爸爸酒吞每天都按时回来,你不能像他一样吗?”

苗苗咕噜噜的撒着娇,想把那条鱼喂给茨木吃。

“我不吃,留给你爸爸吃吧,他好像快回来了。”茨木摸着苗苗开始变尖的指甲,他很想找个什么把苗苗的指甲剪了,苗苗长的一身嫩肉,就算在水里也会被水草刮伤,毕竟苗苗没有长鳞片啊。

人鱼混血的体质大约是很特殊的,到现在为止,苗苗也没生过病,倒是茨木着过几次凉,他学着森林里的小动物们,经常跟着它们的足迹去吃一种像薄荷一样爽辣的草,一晚上体温就能降下来。

“举高高!”苗苗被轻轻的啃着茨木的手指,并没有在上面留下牙痕,这是他对茨木表达亲热的意思。“要飞高高。”

茨木抱着他,单手抛起,再一把接到怀里,苗苗笑的很开心,两条腿踩着茨木的脸往他头上爬。

这没心没肺的小子啊。

茨木在心里松了口气,总算是知道自己该回来的。

酒吞推着葫芦来到岸边,还没靠近岸他就听到了苗苗因为快乐而发出的尖叫声。

酒吞沉下脸来,声音轻轻脆脆的呼唤着茨木。

茨木抱着苗苗跑过去:“你捕食回来了啊,你看苗苗也回来了。”

苗苗伸着脖子朝酒吞凑过去,嘴里咕噜的打着招呼:“爸爸,你说的那个地方太好玩了。”就是回来的时候迷路了好几次,又兜转回了珊瑚礁。

酒吞没有理他,示意茨木查看他带回来看战利品。

茨木放下苗苗,踩进水里但看葫芦里面的东西。

葫芦前端放了不少扇贝和肉质丰美的鱼,茨木马上就觉得自己饿了。

葫芦里端冷光闪烁,好在葫芦不算大,他探进身去,伸手捞了出来。

大量的金币和珍珠,还有一粒粒带着铜锈的金块,茨木原样放了回去,选择拿了两个大扇贝出来。

“啾?”酒吞看着茨木:“咕噜?”

你不喜欢吗?

我从昨晚跑到了海里,在海底找到的,明明听说人类很喜欢这些东西啊。

仿佛感受到了酒吞的情绪,茨木笑着说:“中世纪的金币都是很值钱的古董,不过对我来说没什么用,我现在要不是因为你的帮助,恐怕早就饿死了。”

酒吞有些恼怒的捏碎了几颗珍珠,这不喜欢那不喜欢,人类真是难懂……真是多变……

“哦等等!”茨木从金子堆里拿出一把镶满宝石的匕首。

终于有刀了……终于能好好切肉割树皮和草了……

刀与刀鞘完美贴合,并没有漏水,所以打开的时候刀居然还是发亮的。

酒吞和苗苗都被刀的反光吸引了,都想迎上刀锋摸摸它,茨木连忙收起来:“不行,这个东西对你们来说很危险!”

他对酒吞笑了笑:“谢谢,我真是太需要它了。”

酒吞摆动鱼尾,他的臂力强壮,一抬手就从水里坐上了石块。“咕噜?”什么时候和我交配?

茨木放苗苗去葫芦里玩金子,他坐在人鱼身边,手指试着去摸那漂亮的红尾。

绮丽的颜色,鳞片上的流光仿佛像血一样流动,酒吞的身材健壮曲线堪称完美,是一条健康的成年人鱼。

“要我唱歌吗?”茨木忍不住摸了把茨木的散开的马尾:“这次我改了音调,你听着可能会感觉不一样。”

看看,野外生活,除了想办法找吃的和做试着收集树木怎么造房子,也就只能可劲的研究和人鱼交流的方法了。

真是用心良苦啊茨木。

茨木哼了几句,腿上一重,人鱼的尾巴压在他大腿上,尾部的鳍轻轻的拍打着茨木光滑的脚背。

“咕噜。”什么时候和我交配?

茨木连忙撩起水浇在酒吞的大鱼尾上:“我想你上岸这么久,这里一定很干燥了,你看起来很喜欢陆地啊。”

尖利的指甲插进壳里狠狠的戳着蛤蜊肉,酒吞回过身去用力掰着蛤蜊,一把捏碎蛤蜊厚实的壳身,他觉得自己又被拒绝了。

深夜里,草面上拖出一道水痕,人鱼出现在茨木熟睡的葫芦前,他撩开掩盖着葫芦口的叶子,缓慢的爬了进去,鳞片在葫芦上刮也了轻微的声音。

茨木抱着苗苗睡的非常香,苗苗缩在茨木的胳膊弯里,鼻子里吹出一个小泡泡。

酒吞盯着苗苗缩成一团,四肢像个藕节一段一段的肉呼呼的样子,他心想,要不就吃掉吧?

酒吞的垂下眸子,伸出手去想把苗苗从茨木怀里拽出来。

才动了动,茨木反射性的抱紧,嘴里嘟囔着:“苗苗……乖……”

人鱼扭头爬了出去。



心疼苗苗的举个手

心疼酒吞的举个手

心疼获得交配资格的茨木举个手

评论(27)
热度(369)
  1. 十七斩阿阿一朵小红花 转载了此文字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