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沙漠的美人》21

敖烈到现在,仍然以为哪吒是O,他服用A激素类药只是……想让两人在床第间更快活而已……

虽然他总觉得这样挺扯的(没错真的好扯)。

在红的营地里呆了半个月,敖烈每天都能看到有大型卡车运送着不的知明的货物进出营地,红说那只是一些纺织品,敖烈匆匆瞥过几眼,总觉得这个矮个子少年实在不能小觑。

那一车车的是个屁的纺织品,明明就是大量军火弹药。

这个地下一定有个超大的仓库,能够每天不间断运到外面。

想起以前跟着导师的时候,就听师兄说过,铁扇夫人嫁人前就是做军火生意的,有了孩子后渐渐就隐退了。

那会儿,红光着屁股的时候就能把大师兄整的十分狼狈。

他转头严肃的看着哪吒。

哪吒正坐在他身后给敖烈那蓬松的银发扎辫子,好像变成孩子以后玩心也重了许多。

“哪吒,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哪吒睁着一双眼看他:“烈烈在说什么?”

两人对视十秒后,敖烈瞪着哪吒黝黑明亮的瞳仁里什么也看不出来,只能落败:“你可千万别去做什么傻事。”

拜托,可千万别是他想的那样。

哪吒眨了眨眼:“你是指和红打架?”

“啊,你们天天这么打不累吗,你有混天绫在手上对红不公平。”

“他会异火,对赤手空拳的我也不公平。”

哪吒从怀里拿出那把擦的锃亮的闪亮宝贝放在敖烈手中:“我送你的东西,不要随便扔掉。”

“哼。”敖烈难得使小性子,他拿着那把枪,数着弹膛里的子弹:“你和他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胡说。”哪吒一脸认真的搂过他的脖子,小身子都快挂在敖烈身上了:“我只想和烈烈生孩子。”

“……”敖烈红着脸接不了话,他咳了一声:“这种事,等你出来后再说啊,你就不要总想着这件事了。”

“我已经进去过了。”哪吒说起这件事,仍然是骄傲的:“你是我的。”

知道啦。敖烈忍不住捂住他的嘴:“拜托别说啦。”

哪吒在他脸上轻轻捏了一下,红这里的伙食不错,才半个月,敖烈的脸圆了。

敖烈摸着被扎成几股的发辫:“准备出发了吗?”

红站在高高的哨塔上看着那辆老式越野车远去,很快就消失在漫天的黄沙里。他拍拍身边的狙击手:“辛苦了,晚上有奖赏,去叫人给我准备车,我要回不夜城,这里伙食太差了。”

妈妈说过饭吃不好,会长不高的。

黄沙矿野,老汽车轰鸣阵阵,越过残垣,重重落下,车子在沙地里歪斜十几度又稳稳的向前驶去。

敖烈紧张的扶着哪吒的腰,从他的胳膊下探出头去:“哪吒少爷,可以让我驾驶吗?”

站在敖烈腿间的空位上,挡住了前方大半视线的孩子熟练的双手转动方向盘:“不要紧张,烈烈想听音乐吗?”

“……那来一首吧。”拜托赶快让他被吓出的心跳安抚回去,哪吒可能是急着想找白泽,玩命的让他踩油门,他不踩,小脚就踢他膝盖骨,他神经一反射,脚就已经踩出去了……

“有没有甜心女神的歌啊?”敖烈扭着播放器频率:“想到自从来了这里错过好几场她的演唱会我的心就很痛。”

“滋滋——”

“啊,调到了女神的歌!”

哪吒看着后视镜里敖烈晃着脑袋跟着节奏摇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后视镜里似乎闪过了什么东西?

“不好!”哪吒转身抱住了敖烈脑袋往一侧倒下去。

噗——

一声轻响穿过钢化玻璃,对着哪吒门面飞了过去。

哪吒抱着人翻下座位,太阳穴瞬间火辣辣的疼,血液很快就顺着眼角流到了嘴边。

砰!

前方玻璃被射成网状纹,碎成一块块落了下来。

敖烈急促的喘着气给哪吒擦血,哪吒正要说话,无人驾驶的越野车撞上前方的残破石块,整个车从高坡上翻滚下去。

敖烈之前的安全带让哪吒直接用刀割开了,敖烈将那根带子缠在手上,怀里紧紧的抱着哪吒,两人在车座下翻滚,身上都撞出不少伤口。

还好有混天绫为他们做了缓冲,混乱中敖烈的下巴嗑破了皮,那根带子也因为百斤力道深深的陷进皮肉里。

哪吒被敖烈护在怀里反倒十分安全,翻倒的车子缓慢的从沙坡上滑下来,身后跟着数十个骑着摩托车戴着面罩的杀手。

哪吒贴着敖列的嘴唇给他渡了口气:“烈烈,现在不能晕,把枪拿在手里不要松开。”

“咳……”敖烈抬起眼皮,血从嘴里流了出来,他看着面前已经重影的哪吒,虚弱的问:“他们……是谁……咳咳……”

嗡——

这是爆破装置的声音……已经有人开始在强拆越野车的门了。

哪吒迅速的爬起来,混天绫轻轻的擦过敖烈满是撞伤的脸随后戒备的立在哪吒肩头。

“哪吒……”敖烈的已经快说不出话来了:“不管是……来找谁的……我们先投降吧……我不想你……出事……”他捂着腹部爬了起来,外面那些人,他们穿着黑衣戴着头盔,没有任何标志,训练有素,敖烈不敢冒险。

哪吒眼时闪着怒火,他把敖烈轻轻的扶好斜靠在椅背上:“你先躺着,我去去就来。”

……不!

他想拉住哪吒,眼前一黑,只听的到外面厮杀和枪声,他睁大眼睛却什么都看不清了。

糟糕……一定是刚才撞到了哪里,压迫到视觉神经了……

怎么办……

他握着枪,摸索着扣开了保险栓。

闭着眼睛,连方位都摸不住……说不定会把自己打伤……

车身一震,已经有人趁着哪吒不注意,把车门爆开了。

……果然是冲自己来的啊。

“咯啦——”他默数着弹膛里剩下的子弹,扣动板机,闭着眼,向着斜前方打了一枪。

对方闷哼一声,倒了下去,被打成一个弹孔的面罩里流出鲜红的血,混着一些白桨。

敖烈松了一口气,却不知道已经有人驾起了炮筒朝这辆车射了一炮。

“烈!”哪吒嘶声尖叫,他不顾一切的朝汽车冲了过去。

一时之间,围住哪吒的杀手迅速骑着摩托往后退,他们在高处看着哪吒的身影消失在滚滚浓烟中,黄沙腾空,煋红的火焰爆烈绽开,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敖烈从恶梦中苏醒,惊起了满头冷汗。

他睁开眼,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修复舱里……

他推开舱门,踉跄的爬了出去,这是个非常小的飞船,驾驶座后面放了修复舱就再也挤不下别的了。

敖烈晃了晃脑袋,理了理记忆中,他爬上驾驶座,寻找操控权限。

光板立刻构建出飞船全身结构,并且告诉敖烈这艘飞船已经被设定了行驶路线,不可更改。

敖烈打开通话全频道,他的汗滴落在自己手背上:“我是西敖海的敖烈,我现在被困在飞船里,需要帮助。”

光板一翻,一个女孩面无表情的看着敖烈。

深蓝色的长发,连眼睛都是一样的颜色,她的头上有一对像珊瑚一般的角,她是异类。

“……怎么是你?”敖烈靠在椅子上喘着粗气:“你救了我?”

“是你自己救了自己。”龙女虽然脸上没有表情,语气里却是关切:“快回修复舱。”

“……我猜,大概是我在危急时刻变成了小龙?”敖烈的眼里仿佛闪着泪光:“那……哪吒呢?”

“他烧伤了,整个人都快熟了。我在接到了救援信号时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他一直抱着你不肯放手。”龙女叹了口气:“堂哥,我很抱歉。”

“你这是什么话……哪吒他现在没事吧?”

“我们把他送到了世音师傅身边……”但是在敖烈沉睡的这半个月里,哪吒失踪了。

“小妹,你回来了吧。”敖烈在听到哪吒无事的消息后松了口气,烧伤的话在不致命的情况下,休养半年大约就能恢复了,他相信世音医生的高超医术。“现在和我一块回去,其实你也知道了,我也是异类。”

“不,你我还是有区别的。而且,父亲讨厌我。”龙女摇了摇头,看似十分坚定:“现在,堂哥,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个?”

“……先好的吧。”

“好消息就是,我截断了所有你发给敖海龙使的通知,飞船会直接以我的名义抵达西敖海领域,但愿在这期间不会再有杀手或者刺客来干扰你的休养,内奸是谁我暂时还查不到。”

“谢谢,坏消息呢?”

“坏消息就是……你……怀孕了。”龙女摊了摊手:“已经两个月了,你难道没发觉自己胖了很多吗?”

“什么……QAQ……”这真是惊天噩耗。

龙女趴到镜头前,光板上放大了她的脸:“堂哥,你……你怎么哭了……?”

敖烈简直要哭了:“……我好像出轨了……”


评论(17)
热度(76)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