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保姆》7

人鱼秀曲线诱惑断臂男,不料断臂男中意洗剪吹


自那天以后,茨木发现酒吞对他的态度有了质一般的改变。

难怪电影里主角们碰到难题都会高歌一曲,原来音乐真的能够给双方带来好感。

茨木有些为难的摆弄着放在面前的一双靴子,这双靴子比他见过的所有靴都要尖细,高跟,尺码是男人的码,上面缀着珍珠和钻石,皮质似乎是鹿皮……不但过时浮夸而且完全不适合茨木的脚板。

茨木是很需要鞋子,他原先的皮鞋早就烂掉了,不过他也穿不了这种好像是中世纪贵族老爷们穿的高跟靴。

酒吞居然能想办法给他找鞋子,而且一点都没有烂,倒是让茨木很意外。

人鱼的智商绝对不比人类低,酒吞完全能够明白他的需求,只不过以前都无视罢了。

茨木低笑了两声,要是酒吞这么喜欢他唱歌,他倒是能够天天唱给这只大人鱼听。

身后水声潺潺,他一回头,就看到水里隐约闪过一抹红,好像是酒吞藏在了水里。

不知为什么,连人鱼都喜欢偷看他了,就像树顶上的小动物一样,他刚来的时候,那些小动物们就喜欢躲在叶子后面偷偷观察他。

他朝水里招了招手,人鱼马上浮出来看他,好像就在等茨木说话一样。

“抱歉,我穿不了这个,我的脚比较大。”酒吞坐在被晒热的石头上,屁股热呼呼的,他不大舒服的晃着两腿:“我是说啊……如果你想送我点什么……不如……帮我找把趁手的刀……没有刀的话,锅啊什么的……没有就算了。”

他瞅着人鱼下在用贝壳刮着发丝玩耍,好像并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

算啦,听不懂也没关系,茨木笑了笑。

酒吞见了又换了个姿势,露出坚实的八块腹肌与健壮的腰身,包括下身那被红鳞包裹的微隆起的生殖腔,他还蹼爪轻轻的碰了碰茨木的的脚背。

茨木望着他蹼爪里抓的那块白色波浪边贝壳,试着拿到了自己的手里。

两人纯洁的对视了几秒,茨木恍然大悟:“想让我帮你梳头发?我梳发很舒服哦,苗苗总是想让我给他扎小辫子。”

“唧?”酒吞歪了歪头,配合着俊美又散着冷漠的面容,无端显的可爱,人鱼决定半侧过身让这个人类做他想做的事。

难道这个人类还不满意他的体格和他的形状吗,反倒是头发吸引了对方。

茨木的手指轻轻的穿过酒吞的长发,这些发丝似乎带着吸力,会自动吸俯到手掌上。他撩开酒吞的发丝,意外的发现了酒吞的背部非常的坚硬。

人鱼的后背形状仍然优美,上面布着细碎却非常坚硬的鳞片,从颈部到脊柱那边是呈流线形是一排正三角形的鳞,茨木好奇的碰了一下人鱼的脊柱,那些三角鳞立刻竖起,扎破了他的手。

不论是什么动物,脊椎都是最重要也是最脆弱的,人鱼的这种进化能够防止与鲨鱼搏斗时被一口咬碎脊椎,他的背部上硬化的鳞也保护他伏在太阳底下不会被晒伤。

平常都是有红发挡着,茨木并不知道原来酒吞的背鳞这么厉害。

酒吞听到身后人低呼一声,他回头看,只见茨木正望着流血的指尖发愣。

他靠过去,身体轻轻靠着茨木的小腿,指甲避开人类脆弱的皮肉,将那根流血的手指含进嘴里。

茨木早已发现人鱼的唾液中似乎含有止血成份,他的伤口如果太大,苗苗就会帮他舔一下。

他再收回手时,果然手指上只有一条淡粉色的伤口。

酒吞喉咙里咕噜的说着,好像是在叹气。

茨木不知怎么的,脸色浮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衬着脸周深红色的胎记斑块,反倒让酒吞看的移不开眼。

“哦对了,你要不要我给你扎个辫子。”茨木给人鱼展示了自己搓的草绳:“像苗苗一样冲天的揪揪。”

酒吞低下头任他摆弄,他在水里的尾巴似乎有些开心的左右摆动。

茨木一嘴咬着绳,一只手将发丝抓紧,然后麻利的缠了几圈后,嘴和手辅助打了一个结。

那些会自动吸附物体又似乎像活物的红色发丝在酒吞的头顶柔顺的散成一朵花,微微卷曲无风也能摆动。

露出了修长脖颈的人鱼看着水面上的新造型,他觉得很古怪,可看茨木似乎很开心,还是不扯掉那根草了。

“你的耳朵后面有三道腮呢,苗苗只有一道,不知道他大了以后会不会再长。”茨木望着人鱼剔透发亮的耳鳍:“酒吞,你真好看。”

自然界里,雄性为了追求雌性努力将自己进化的独特美艳,以些来竞争交配权。

茨木的夸奖酒吞听了十分满意。

看了看天色,茨木叹了口气:“苗苗不会又要半夜里才回来吧?”

自从酒吞回来后,苗苗又被带出门去学习狩猎食物,渐渐的,苗苗一个人就能来回奔波,而酒吞却不怎么出去了,反倒是天天在茨木附近呆着,心安理得的食用着苗苗上贡的小鱼。

茨木总觉得怪怪的,却又没法去插手人鱼间的事。

就像前天,他很急,去求助酒吞,可对方根本不当一回事。

茨木坐在河边等到了半夜,才听到苗苗回来时独特的叫声。

他问苗苗去了哪,苗苗迷糊的给他形容着:“有很多鱼,好吃的很多,很好玩。”

所以每天都要玩的很晚才肯游回去见茨木。

而从昨天到现在,苗苗也不见踪影,已经一天一夜了。

他只好再去请求酒吞:“帮我找找苗苗吧。”

酒吞轻轻的呼噜着,好像是在安抚茨木。

茨木以为酒吞是在安慰他,他也相信酒吞能保护好苗苗,就不再多说,转头去整理自己的食物了。

他听不懂人鱼的话时总有一番自己的见解,所以他也没听懂酒吞话语里真正的意思。

被我扔了。

能够独息捕食的小人鱼在这个年龄段都会被放出海去自生自灭,留在酒吞眼里就像是多了一个敌人。

况且他留给苗苗的那块珊瑚礁区域足够安全,食物也丰富,根本不需要担心会饿死。

酒吞认为自己应尽的责任已经做到,等苗苗再大一点就把他赶出自己的海域,让他去别的地方。

总之,不可以夹在他与人类伴侣的中间。

评论(21)
热度(267)
  1. 十七斩阿阿一朵小红花 转载了此文字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