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保姆》5

人鱼到了繁殖期会发生什么 事呢



“唧!”

一只仙唐加拉雀伸颈左右摇摆,朝着树枝上方一只体型稍大的同类扑腾翅膀,希望能得到那位美人青睐。


雌雀高傲的转过身,留给它一个优雅的背影。


天空阴沉,时不时响过一声闷雷,不久后,淅淅沥沥的雨落了下来,天公不作美,小动物的求爱之路中断,还是好好回家加固下新巢穴吧。


今天的天气似乎不太好,很少有鸟儿来向茨木讨要葫芦果的籽。


茨木坐在葫芦深处,把采来用来消肿的茎叶汁涂抹在被蚊虫咬成一块块的皮肤上,这里的蚊虫不但大,而且毒的很,它们无视皮肤更娇圌嫩的苗苗,把茨木当成血包,一波又一波的来攻击。


茨木实在受不了只能拜托人鱼帮他找到这种树汁,涂上去果然好多了,味道也很好味。


他抬起头,看向坐在葫芦边口的人鱼。


茨木先前特意抬高了葫芦果的位置,雨不会再落进来,酒吞只能把尾巴放出去感受雨落在鳞片上的感觉。


茨木第一次看到酒吞梳理自己的头发,他也不懂那是不是毛发,只知道那些发丝从来沾不上水,而且好像是活的一样,会有意识的展开帮酒吞挡住热带刺辣的光线。


先前就说过了,人鱼的鳞片会随着光线改变,越暗的地方,他的鳞片就越明亮,在茨木的眼里,酒吞全身都铺上了月色般柔和的光晕,他抱着玩累的苗苗坐在后面,眼睛舍不得离开。


难得一见的美景不是么……


酒吞用砗磲(一种深海双壳贝)上的纹路轻轻的刮过红发,密如海藻的发丝柔软的轻吻过蹼爪,他低下头,开始舔自己的手臂内侧,带着倒刺的舌尖在鳞片上发出刮挠声。


人鱼的身体柔韧,骨头能适应几千米下的水压冲击,茨木看到酒吞能够轻易的弯下腰咬掉尾巴上的旧鳞片,露出一块鲜红的肉来。


这是要……换鳞?


看到原本美丽的鱼尾被酒吞自己咬的坑坑洼洼,茨木凑过去,外面的风雨马上吹了进来,他想捡酒吞的鳞片,结果那条尾巴有力的拍打过来,茨木低叫了一声,缩回了手。


不捡就不捡咯……


酒吞的眼神里带着警告,茨木不敢再惹他,默默的退到最里面去了。


苗苗被那一声拍打声吵醒了,他从茨木的怀里爬出来,看到人鱼的身影,马上兴奋的边叫边爬过去了。


茨木无数次想纠正苗苗的姿势,他认为苗苗是人,应该是能走路,无奈苗苗虽然长的快,但是脊椎的骨头特别柔软,能坐能爬,就是站不起来。


他看到苗苗好奇的围着酒吞打转,看到酒吞抱着尾巴咬鳞片,他也学着捧起自己的腿去啃自己的脚丫子。


茨木心里叹了口气,他对这条人鱼又怕又崇拜,想靠近又总是被圌逼退回来……


苗苗伸手去捡酒吞咬下来的红鳞,果不其然,酒吞侧身一摆尾,苗苗被准确的拍飞到茨木怀里,接个正着。


苗苗睁着晶晶亮的红眼,嘴里咕噜声不停:“父亲,你在做什么呀?”


“我不是你的父亲。”酒吞喉头低震:“你不该这么叫我。”


“茨木说你是啊。”苗苗回过身,扑在茨木胸口上撒娇:“茨木,我说的对不对呀?”


茨木听不懂苗苗的话,他只是摸圌摸苗苗又短又细软的淡棕色头毛。


“人类这种做法很多余。”酒吞回身看着那个青年。


他比自己刚捡到时瘦了不少,但是也精壮了不少,皮肤晒的似乎有些脱皮,过长的银发披在肩头,全身差不多快裸光了,他那条裤子也早就烂光了,腰胯上只能披着草叶。


注意到酒吞的眼神,茨木抬头对他笑了笑,窘迫的缩好腿,盖好了屁圌股。


茨木之前植的皮都掉了,脸周暗红的瘢痕已经长全,头上两个角长出来了,大约是之前手术过的问题,角只长高一边,另一边营养不良只露了个头。


先不说人鱼的审美,在人类的审美中,这副模样肯定不算是好看的。


酒吞往外爬出去,雨水淋在他身上,冲去了因为拔去鳞片而流出来的鲜血,雨水划过英挺的面容,人鱼抖了抖薄纱一般的耳鳍,喉结滑动。


“苗苗……”熟睡过去的茨木睁开眼去看那雨中卧在草地上的人鱼:“苗苗,是不是有人在唱歌……”


苗苗指着酒吞:“噫——”


“你说……是酒吞在唱?”茨木远远看着:“可是他的嘴巴根本没动啊……”


听似悠扬空灵却又近在眼前,他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只觉得原本的睡意消失,突然激动的面红耳赤。


苗苗听越听越困,刚刚睡饱的他枕着茨木的大圌腿又睡下去了。


人鱼唱了一整夜的歌,想睡却睡不下的茨木也睁着眼睛听了一夜。


他突然想到隔壁住户的那只母猫,用极为难听的声音在小区里喊了好几晚,他们说是猫发圌情了。


虽然人鱼的歌声足够悦耳,可是换鳞和突然的歌声似乎已经能够代表一个特殊时期,加上密林里小动物们急燥的表现……


茨木猛的一拳头砸晕一条鱼的脑袋,暴力的处理起来:“啊,原来如此!”


难怪呢……


可惜他应该见识不了人鱼求婚的场景吧。


传说人鱼就是海妖,会用歌声诱圌惑海上的人主动下水淹死人类以此为乐趣……


隔着老远就凭着好眼力看到坐在河边清洗鱼虾的茨木,苗苗挣开酒吞的手,自己划动着四肢朝他游了过去“茨木!”


茨木接住苗苗,苗苗一点都不怕冷,明明河水很冰凉,一般几个月的孩子肯定是受不了,苗苗


在他怀里咳了两声,吐出一条拇指大的鱼在茨木手心。


“茨~”他露出上下两排尖牙给茨木看,捉着那条彩色的小鱼往茨木嘴里送。“茨木吃呀。”


“谢谢了,我,我怎么能抢孩子的食物呢。”茨木拎起那条小鱼喂到苗苗嘴里:“自己吃吧,你看,我还要给鱼去鳞片呢。”


“噫——”酒吞靠在一边发了一声怪音,好像在说你这个人类真是穷讲究啊。


苗苗抓圌住那条鱼放到嘴边,刷刷几下把鳞片都刨下来了。


“谢谢……”茨木哭笑不得,自从苗苗跟着茨木去外面捕食后,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苗苗每天都会带回各种彩色的小鱼给他,好像是在炫耀自己的捕猎能力,有时带的几颗贝还能让茨木开出珍珠来。


酒吞浮出圌水面,曾经拔掉旧鳞的尾巴长出新鳞,血色一般更为鲜艳,比先前的淡红多了十分的攻击性。加上酒吞最近另大食量身材变的更为高大健壮,光从背影不再像茨木先前头一眼就以为是女人的感觉了。


人鱼这段时间不但天天唱歌,而且能够看到脸似乎由中性逐渐成长为有辩识度的男性人鱼。


茨木已经感受到酒吞身上的气势,连苗苗都开始害怕,不再像很小的时候那样敢去咬酒吞的尾巴了。


发圌情期的动物果然都很危险啊。


茨木坐在火堆边烤着鱼,怀里的小人鱼蹭着他的脖颈撒娇,茨木低声哼着歌,苗苗垂下眼皮,趴在他的腿上睡着了。


人鱼的歌果然很有安抚能力呢,山林中无事已经偷学了人鱼歌唱旋律,茨木也只敢在酒吞不在的时候唱给苗苗听。


虽然不知道人鱼的喉咙是什么构造,苗苗着急时的尖叫能把小动物们都吓跑,他自己也听的头疼,不过苗苗是用嘴喊的,酒吞却是闭着嘴用喉咙发声。


算啦,不去想别的,他得研究一下怎么住在树上,树上算是安全的地方了吧。


人鱼一旦找到伴侣,如果会有驱逐人类的想法怎么办……他得在被赶走前好好找个能住的地方,安心当个野人╮(╯▽╰)╭。


身后传来水声,应该同人鱼进完食回来了。


茨木回头,却差点被眼前的绚烂光彩闪瞎眼睛。“噗……”


酒吞是一条即将成年的男性人鱼,在人鱼社会里,等级制度森严,而且是母系社会,雌性人鱼稀少珍贵,体型与力量都比雄性人鱼强大,每到繁殖期,作为人鱼一族的酒吞也倍感竞争压力太大。


人鱼专情,一生只拥有一个伴侣,但是为了产下子嗣,只要到了繁殖期,雌雄人鱼都会争相竞逐,也就只有这个时期,人鱼相见不再会发生流圌血事件,海水里只有暧昧的求爱信号。


雌雄人鱼若是结合,雌性人鱼会在雄性埋在她体内的时候吃掉雄性,大部分雄性都会想办法逃掉,谁也不是那样愿意被轻易吃掉的。


为了祖先的传承,一面不愿意被吃掉,一面却又要努力去讨雌性的欢心,酒吞表示他做为一个小海域的王也非常不容易。


他每日奔波在水下,把自己的鳞片和一些漂亮珍珠贝壳收集起来,在珊瑚礁那筑了一个完美的窝,旁边还有养着一堆清道夫鱼(24K黄金达摩),它们已经被训练的能够迅速机警的围在窝边驱赶其他鱼类,还能清洁窝,酒吞认为这已经很不错了。


如果那个雌性连这样的巢都不满意,她一定是男性人鱼假扮来骗吃骗喝的。


“酒吞……人鱼先生,你是打劫了一个皇室的船吗?”茨木忍不住笑出声:“红宝石的额坠真的很适合你。”


人鱼头上顶着水晶与贝类制作的王冠,额上坠着一个鸽卵大的红宝石,胸口垂挂无数价值连城或水晶或宝石的饰品,手臂也戴了好几圈的镯子,腰上那处的鳞片逐渐变深延伸到下腹,以往平滑的胯处似乎有些微的隆圌起,上方三角鳞片微微张合,茨木不敢再仔细看,只盯着人鱼尾部挂着的一串珍珠发愣。


本来就足够华丽的人鱼在披上了金银后就像移动的珠宝展示柜,钻石折射的光点时不时闪到茨木的眼睛。


原来酒吞……是一条爱臭美的人鱼。


【自然界雄性追求雌性都是爱美又臭屁滴】

评论(9)
热度(269)
  1. 十七斩阿阿一朵小红花 转载了此文字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