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沙漠的美人》19


敖烈醒的很早,不是他不愿意再睡,而是外面太吵了,要平常这个点,他还能抱着哪吒再赖一会儿床。

……哪吒呢?

敖烈爬起身,低头看到自己左边乳首被咬出一个血印,他轻轻的摸了摸,痛的皱眉。

当即掀开裹成一团的被子,“哪吒!”

???

被子下面这个小小的身体是怎么回事!

敖烈揉揉眼睛,看着这个头发短短,手脚都纤细的孩子酣睡在床,他好一会儿都反应不过来。

“……莲?”

怎么回事……怎么是莲?

敖烈爬起身来,看着地上缠成一团的吊带袜,他的表情看起来很呆又很傻。

“……到底……”敖烈扑到床上,仔细的看着这个孩子秀气的容貌,他戳了戳哪吒的脸蛋:“哪吒?”

他开始摇晃哪吒的肩膀:“喂,不要装睡了,你已经暴露了!”

哪吒的睫毛又弯又翘,小孩子的眼睛确实都很好看,敖烈伸手拔了一根最长的,“还不起?信不信我烧你睫毛?”

平常比敖烈警醒十分的哪吒今天却意外的起不来床,他的呼吸平稳,心跳也平稳,就是怎么都叫不醒。

敖烈去洗漱完,吃完了早饭,发现哪吒还没有醒来的意思,觉得很不对劲。

本来说好今天再去猎一只百足虫的,哪吒昨天在他耳边说的好好的,再去弄只虫子,然后买敖烈最喜欢的那款沐浴露……

他想到哪吒先前在车上说的往事,已经明白莲其实就是哪吒本人,只是他为人比较迟钝,总是要亲眼看到才肯去相信。

“唉,你到底是多能睡啊?”敖烈拿着毛巾给哪吒擦脸,这里捏捏那里摸摸,毛手毛脚的摸完后才给他穿衣服。

原来的衣服穿上去还要扎紧裤腰,卷好裤腿和袖子,给一个沉睡中的孩子穿衣服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一翻过身来,看到哪吒白嫩的背部都是一片片的挠痕,敖烈捂脸:“什么啊,真是没眼看了,这种痕迹在小孩子的身体上真的好奇怪啊。”

给哪吒披上了斗篷,敖烈探了探孩子的体温,轻轻的在他额上印下一个吻:“我们马上回营地找白泽。”

他把哪吒背在身上,蒙好自己的脸,身上喷了混和感知的香水,嘴里又嚼着仿A属性的口香糖,应该没人会多事找他的麻烦吧。

敖烈下楼结账,把门卡交给柜台上大叔:“43A退房。”

“等等!”

身后响起一个粗旷的声音,听起来很不友善:“他奶奶的你就是43A?”

敖烈深吸一口气,他回过头去看那个壮汉,呵,又是一个注射了A激素的beta,不过从外表看来比他先前见过那几个低劣品要好上不少,这个壮汉身上没有肿瘤块,五官也没有因为激素而扭曲。

敖烈警惕的看着他,没有摘掉斗篷:“是的,我就是43A。”

听到对方略带斯文的语气,壮汉猛的一拍桌子,他走上前,一把提起敖烈的领子:“奶奶的你小子是不是找死,敢给你陈三爷开枪?”

开枪……

这个嗓音……哦,原来是楼下那嘴巴臭的要命的住客。

和哪吒在一块呆久了,又习惯了在营地暴力镇压不安份的营民,敖烈也逐渐有了暴脾气,他从口袋里掏出闪亮宝贝,拇指一顶掰下保险栓。枪头紧紧抵着壮汉的胸口,敖烈学着哪吒不带情绪的语气,他低沉又冷漠的说:“找死?”

壮汉身后的那群肌肉同伴一同围了过来,敖烈被着哪吒,就像个小鸡崽一样被围在柜台前。

壮汉嚣张的说道:“你倒是敢朝老子开枪?”

敖烈眯起眼睛,想到哪吒急需回营的状况,他不想惹事,但也不愿示弱,所以枪口更紧的抵住了壮汉的胸口:“那就看看,是你们的拳头厉害还是我的枪快?”

这群肌肉大汉围的更紧了,眼看就要发生流血事,外围却传来一声懒洋洋笑声:“哇哦,陈三。”

陈三回头,表情变的谄媚起来:“原来是圣婴少爷。”

透过人群,敖烈看到陈三弯着腰对一个少年拍着马屁,少年回头看他,像火焰般的发色衬的他麦色的皮肤健康活泼,他朝敖烈露出一个痞气的笑容:“陈三,你瞎吗,他拿的那的枪就是代表了我,我的人你也敢拦着?”

敖烈睁大眼睛看着手里的枪,上面绚烂的宝石光彩简直要闪瞎众人的眼睛,十分附合圣婴少爷的审美。

围着敖烈的人立刻散了,敖烈看着圣婴少爷俊俏的脸,隐隐有种被绿的感觉。

他一言不发的背着哪吒走出旅馆,那个圣婴少爷果然跟在他后面:“别跟着我了。”

圣婴少爷眨了眨眼:“顺路不行啊?”

敖烈回过头去瞪他:“你是什么人?”

“该是我问你吧?你拿着我的枪,你又是谁啊你!”圣婴少爷抱着手:“看你身上背着个人,刚才快出事了他也不动,难不成你是个拐卖犯,说不准,我的枪也是你偷的!”

敖烈让他激的心里有点恼火:“这枪是哪吒送我的。”

“……我擦。”圣婴少爷凑近他,去看敖烈水润的蓝瞳:“我的宝贝枪,就这样让他送了?你是他什么人?”

敖烈上前一步,昂起胸口:“我是他男人。”

“什么?”圣婴少爷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他烦恼的抓着脑袋:“啊啊啊啊我的枪啊,就这样被他送出去把汉子了?”

红色的头发……

“那个人,叫红,他很危险。”

敖烈张大眼看着红,他想起来了,原来这个人就是那天在沙漠的地底下碰到的那群蝎子帮的头领。

他抓紧了裤兜里没什么生物反应的混天绫,敖烈不再多说,顶着烈日去后面的空地找车。

“喂,你能不能给我看看你的脸啊?”红跟着他身后,并不惧怕烈日的他穿着十分清凉,他看起来比哪吒还要小一些,手臂却已经能够看出肌肉的形状了。

“凭什么。”敖烈拿出枪要逼退他:“你不要再试图靠近我了。”

“噫你这个小美人,脾气可够大的。”红痞笑着靠过来,手心冒出了火焰:“我呢,就喜欢暴脾气的,你看起来比哪吒还有个性啊。”

居然还是有珍贵异能力的人,塑料沙漠里人果然个个都不能小看。

在外面,产生异能力的人全都被联邦召进了军队,按理说,就算是犯罪,也会从轻发落不会让他呆在了塑料沙漠里啊。

……而且这个火焰让他想到了一个人,很多年前,他跟随着导师去周游宇宙的时候,有一群劫匪挟持了导师,领头的是个七岁孩子,还把他最厉害的大师兄差点给烧成烤猴子……

敖烈看着红,试探性的说了一句:“我有你七岁时穿着开裆裤挟持良民的视频。”

“卧槽!”

圣婴少爷吓的俊脸苍白,他瞪着敖烈说:“你别他妈说这也是哪吒告诉你的?”

敖烈哼一声:“你先说,你是怎么认识哪吒的。”

“我听着怎么这么酸呐……哟哟,这是吃醋了?”红得瑟不已:“想不到吧,我和哪吒当初在沙漠里可是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

“他放屁。”哪吒的声音从斗篷里闷闷的传来:“我和他不熟。”

听到哪吒的声音,敖烈心里松了一口气,面上却冷笑:“你可算是醒了,先不说这家伙的,你先和我解释下莲是怎么回事吧?”

红(╯‵□′)╯:“喂喂什么叫这家伙……”

哪吒揉眼(ノへ ̄、):“……早知道就不该醒的……”


评论(17)
热度(74)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