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保姆》3

带娃人鱼捡到断臂男后的爱情故事 


茨木用打火机点好火,然后往火堆里放了点枯树叶助燃,青烟袅袅升起,透过烟尘,对面河岸的人鱼上半身伏在石头上,容颜过份好似幻境。

这个季节,本应该是初春,不过看周围树木繁茂的枝叶来看,似乎是处在热带区域。

茨木抬头看了眼太阳,这几天过下来,他已经瘦了一大圈,残臂上的伤口倒是在缓慢愈合,他自那次醒来后再也没发过烧,用的是人鱼给的药草,似乎很有效果。

失去一只手做什么都不方便,不过茨木没有机会伤心难过,他首要任务就是养好那个孩子,这样那人鱼才会给这个残障人士送饭吃。

他苦笑着,大腿夹紧一个小葫芦果,手指在小的那头敲一敲,圆圆的壳体自动脱开,他把手伸进去将里面的棉絮拿出来。

这里的葫芦和茨木见过的很不一样,这些葫芦好像一结果就是这样,头大的那部分连着根茎,头小的部分在成熟后会自动脱落,里面是一块块白色棉絮混着黑色种子。葫芦果耐热性不错,至少能被茨木煮个三四次才会破裂,里面的棉絮可以挖出来引火,种子的话丢给那些小动物,它们还会扔下更多的小葫芦果给他。

连小动物都这么聪明……

小婴儿睁大眼睛在人鱼制造的泡泡里翻滚身体,任他怎么伸手踢腿,泡泡都没有错,他被围在一圈石头里,吚呀的喊着,想吸引人鱼的注意力。

他每叫一声,人鱼水下的红尾都会微微一动,但是却不会回过头来看他。

茨木放了两个火堆,两个盛了水的葫芦果在那煮着,放在干净树叶上的鱼虾也一一处理干净了。

“那个……”茨木回过头去:“额……人鱼先生,可以吃饭啦。”

人鱼睁开眼来,红宝石般的瞳仁中透着一丝慵懒,他轻轻的摆了摆尾,水流托着泡泡把婴儿送到他的面前。

茨木听到后面轻风晃过,人鱼已经掐着婴儿的后脖子坐在他身后。

茨木深吸一口气,连忙接了过来,让婴儿靠在自己的臂弯里。

人鱼的手冰凉,上面的鳞片也并不柔软,初生婴儿的脊椎都很软,他总是这样拎着婴儿让茨木感到紧张。

虽然不是自己的孩子,可大约只有这孩子在,他才能被允许活着吧。

人鱼离火堆坐的远了一些,火这种东西他见过几次后就不怕了,只是不喜欢那种热度,会让他鳞片变的很干燥,感觉不是很舒服。

人鱼的记忆都是有传承的,大约是随着年龄成长,会慢慢记起祖先流传下来的故事,他最近才想起来,火是人类必不可缺的东西。

茨木用自己做的筷子夹起小虾肉,在水里烫一烫,然后嚼碎喂到婴儿嘴里。

他喂一口就会教他说话:“茨木。”

“唧!”

“我是茨木。”

“唧啾!”小婴儿笑了起来,红色的眼睛亮晶晶的望着茨木的嘴:“咕噜~”

“我叫茨木,你要叫叔叔。”茨木喂他吃下了肉。

“呀~唧!”

可能是婴儿的声音太尖了,茨木听他这样叫,反而听的脑子疼。

连头顶的鸟儿都飞光了,小动物们也带着零嘴去了更高的树冠上躲着。

茨木看了眼在一旁默然的人鱼,他笑道:“我叫茨木,人鱼先生你怎么称呼?”

人鱼的喉咙里低沉的咕噜着,他一手撑地,靠近茨木。

两人靠的极近,茨木呼吸一窒,几乎要迷失在对方绮丽的眼瞳深处。

原来人鱼……没有眉毛呀……

但是眉骨很好看,漂亮的眼睛上睫毛也超短,也是啦,人鱼常年在水里,不像人一样,眉毛和睫毛的产生本身就是用来挡住水和防止异物入眼。

嘴唇和鼻子很好看,脸型削瘦立体,还有那对奇特又美丽的精灵耳,耳朵上似乎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银纱,水流下来时耳根上的小小鱼鳍会不自觉的煽动。

人鱼好奇的看着茨木的大红脸,他张嘴,发出一个音节。

茨木愣了愣,模仿着那个音:“酒吞?”

“酒吞。”我是王。

“酒吞……那我以后就叫你酒吞了。”茨木松了口气,互通姓名就是成功了解的第一步啊,这几天一直试着和人鱼对话,终于是能够说上话了。

“酒吞!”叫我王!人鱼喉咙里发出不满的咕噜声,他又重复了一次:“酒吞。”我是王!

“哈哈哈哈,酒吞你要不要尝尝熟了的鱼?”茨木拿筷子烫了牡蛎肉递到人鱼面前。

愚蠢的人类。

人鱼打开他的手,掉头回到了水里。

“呀~”他不吃我要吃呀,婴儿的小拳头抓着茨木发育健壮的胸口:“唧!”

茨木被他捏的乳首发疼,明明像是猫那样大的婴儿,可是力气一点都不小。他把孩子捧起来,对着河边问:“酒吞,那他有名字吗?”

酒吞用鱼尾逗着水里的小鱼,闻言回头随口说了一句。

“喵喵?”茨木摇着头:“人鱼的语言我真是一点也听不懂,那就这样吧,以后就叫你苗苗好了。”

“苗苗!”

“唧!”

蠢死了,酒吞潜入水中,这里是密林深处,往外游过去,会出现层次不一的珊瑚礁和沙洲,那里有他爱吃的鱼……

如果茨木走的出来,他就会知道他现在深处在一个无人知晓的小岛上,外面是一片海洋,从天空俯瞰下来,这座岛不过是这片蓝绿宝石海中的其中一个岛屿。

酒吞抱着尾巴躺在珊瑚群中,吃饱喝足后躺在珊瑚群里晒着日光美美睡上一觉才是他最该做的事。

真没想到,一时贪图力量,居然真的养了那个孩子。

他并不是那孩子的父亲,孩子的母亲在生产时遭遇了鲨鱼群,逃到了他的领域附近,因为难产的关系,雌性人鱼以自身心脏做为交换,请求酒吞救她的孩子。

成年人鱼的心脏蕴含着强大的能量,不少人鱼在离开原本的家乡后都会避开彼此去寻找适合自己的海域。

因为人鱼本身的高傲孤冷,若是遇到实力相等的同类,不由分说便会打上一架分个输赢,不分雌雄老少,人鱼本身就十分好斗,在海洋里,除了鲨鱼是他们的天敌,同类也能成为最致命的敌人。

所以人鱼才这么稀有,大部分,为了夺取强大的力量,他们时常相互残杀,吃下对方的心脏。

酒吞吃掉了那个雌性的心脏,得到了力量,作为交换,他会负责抚养那个孩子直到能够独自捕食为止。

可谁也想不到,人类与人鱼结合的混血,幼儿时期居然不肯吃生食,有好几次他都想把幼崽扔掉,但想到人鱼族这几百年来的新鲜血液实在太少了,只好又找了一个人类来帮他抚养。


评论(21)
热度(256)
  1. 十七斩阿阿一朵小红花 转载了此文字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