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沙漠的美人》17

这两个月敖烈因为哪吒的关系在营地里活的特别滋润,活虽然重,但是工作却越干越有劲。

想想每天回房间都看到爱人给自己留了好吃的饭和新鲜的果子,那滋味真是甜到心里去啊。

更别提夜生活有多丰富精彩了。

中午的厨房是最热闹呢,一天一餐的重点就在这了,没有那一碗糊糊的支撑,那些人饿的眼睛都发绿着。

哪吒不顾他人眼光,给敖烈的碗里又加了一次糊糊,凑过去低声说:“下午别去白泽那,我带你出去一趟。”

敖烈边喝边点头,眼神炫耀般的略过周围人目光:“看见没,这就是我男人。”

真是好欠打啊。

小玉夸张的叹了口气:“烈烈,你学坏了。”

九月在一边嘿嘿笑:“你俩什么时候也生个小的来玩玩啊。”

敖烈不由自主的看了眼哪吒的肚子,哪吒的腺体都没了,已不算是完整的O,肯定是不能生了。

正想着,脑袋被拍了一记,哪吒盯着他:“你在看哪?”

“……哪也没看。”敖烈吐出了被烫到的舌头吸气:“什么也没想。”

哪吒看他那傻呼呼的样子,心想自己是看上这个蠢Omega哪一点了……

下午,小玉把钥匙交给了哪吒,哪吒带着敖烈打开了另一侧的仓库大门。

里面是一辆老式陆虎,和那辆酷炫的摩托一样,这俩车刷着黑漆,周边挂满铁刺,改造过后的轮胎不但厚实而且特别高,似乎很难攀爬,光从外表看就很野蛮。

敖烈看着混天绫把哪吒带上车,他在下面等着哪吒拉他。“我们要去哪?”

哪吒对他伸出手:“去狩猎。”

狩猎?

营里的人每天都会出去巡逻周边和狩猎,经常是成群结队的出去却很少有成果带回,上次捕获了一只有小平房那么高大的螳螂,死了半车的人……

看来要养活一个营地的首领很不容易啊,得亲自出去狩猎,估计是怕带那些人出去会拖后腿吧。

“我没有狩猎过……”敖烈被他拉上车,他坐在老旧的座椅上寻找安全带。

“没事,你枪法好。”哪吒说:“出去三天,至少要抓到两只百足虫。”

百足虫……敖烈想起初次与莲见面是追赶他的那只巨大虫子,那虫子能从沙子里突然钻出来,大约有十米楼层那么长。

哪吒看敖烈迷惘的样子,语速轻快的解释:“受过辐射的变异类,听说几万年前,在翠星还是一颗篮色星球的时候,百足虫只有拇指那样大。”

敖烈听着哪吒讲着百足虫的弱点,路虎的引擎声在轰鸣,他凑过去,轻轻的吻了一下哪吒的脸。

哪吒瞥了他一眼,继续被打断的话题,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与敖烈的紧紧交握。

敖烈咳了两声:“你要听我唱歌吗?”

“古地球语?”

“哦对了,你上次和我说的那句,你也对古地球语有研究?”他握紧哪吒的手:“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哪吒眨了眨眼:“以前,是纨绔之弟,不学无术,只喜欢争强好斗。”

敖烈笑着说:“那太好了,我们是绝配,因为我也是纨绔之弟啊。”

哪吒的思绪突然飘远:“我还有两位兄长。”

“巧了,我也有两位兄长。”敖烈笑嘻嘻的说:“这算不算是缘分啊。”

哪吒看着他的笑脸:“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吗?”

“啊?”敖烈愣了愣。

“其实我是……”他正在犹豫是否开口,沉重的陆虎却猛的一抖,哪吒迅速打紧方向盘往右侧转弯。

敖烈看着后视镜里,平地钻出一只大肚子的蜘蛛,上面的毛像钢针一样,它挥动着八脚朝他们追赶过来。

挂在方向盘上的混天绫已经做出进攻姿态,只要哪吒指令一下,它就会窜出窗口与巨型毛蜘蛛一场恶斗。

“运气不错,这家伙很稀有也很难抓,它身上的毛发很受欢迎。”哪吒让混天绫缠上手腕,他对敖烈说:“你会开车吗?”

“我只会一键式自动导航……”

哪吒摸了摸他的头,直接把敖烈拽到自己腿上,他打开窗说,任那风沙呼呼的刮着脸,无视敖烈呆滞的目光说:“那你正好可以学学,技多不压身。”说完,他动作灵巧的从窗口钻了出去,抓着车身上的铁刺爬上了车顶。

“等等!!!”敖烈握着方向盘惨叫:“我……我找不到语音系统!”

哪吒倒挂下来对他说:”没有语音系统啊,这是古董车。“

他不再管敖烈的呼救,而是稳住身形,脚尖勾住车顶侧边,戴上护目镜看着已经追赶上来的巨蜘蛛。

巨型蜘蛛大的像座小山,爬行速度在沙漠中不比蜥蜴慢,它肚子很大里面存储着毒液和用来疗伤的蜘蛛网,头顶四双眼睛恶毒的盯着眼前的猎物。

“烈烈!”哪吒喊道:“踩油门!”

“我他妈不知道!”气极的敖烈已经开始飙脏话了:“哪吒我操你啊,我只会打方向盘!”

“在左边!”哪吒气定神闲,抬起手枪朝已经快扑过巨物打了一抢。

噗嗤——

手枪的威力一点都不小,好像一颗小型榴弹,蜘蛛一对眼睛被打碎,迸出绿色的黏液,它即将扑到哪吒的身形在空一滞,然后又活动八足更加凶猛的追赶过来。

而陆虎的车速也开始加快了,敖烈大约是知道怎么开了。

哪吒踢了一脚旁边的机关,两条钢索射出朝蜘蛛射去,一左一右的钉在了蜘蛛的腿上。

这下不是蜘蛛在赶车了,而是车拖着蜘蛛跑。

巨蜘蛛蜷曲着肢节无比愤怒,它弹起肚皮朝哪吒弹出毒液。

哪吒不需闪避,混天绫已经忠心的挡在他的面前,毒液在绫布上滑落,一滴一点都沾染不到,而它的毒性却腐蚀了脚下的车顶油漆。

哪吒掏了枪,砰砰砰几声,打碎了蜘蛛的所有眼睛,巨型蜘蛛抽搐几下就再也不动了。

过程一点都不刺激一点都不惊险,哪吒在沙漠中身经百战,对副这种生物已经十分熟悉,不过敖烈的尖叫让他终于觉得多了一丝娱乐感。

他依旧从窗口爬下去,和敖烈挤在一张驾驶座上。

敖烈怒瞪哪吒,他已经看到巨蜘蛛的灭亡了,可是在那前十分钟他一个人开车心里不知道有多激动,他怕不一小心车突然就停了,那哪吒绝对会被蜘蛛一屁股坐死。

哪吒搂着他的腰,把他抱到大腿上,他从背后握住敖烈的双手,低沉的声音在敖烈耳边说:“别气,我在教你开车。”

“哼。”敖烈故意压着哪吒的大腿:“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它差一点就扑过来了!”

“不会的,它伤不到我。”哪吒咬了咬他小巧的耳垂:“左边是油门,右边是刹车,不过现在不要停,就一路朝不夜城的方向过去吧。”

敖烈红着脸躲开,马不上争气的靠在哪吒怀里:“知道了,别捉弄我了。”

“噗……”哪吒搂紧他,把下巴搁在敖烈的肩膀上:“很简单,不是吗?”

“你以后别这样了,我冷汗都吓了一身。”

“是吗?”不安份的手马上摸进敖烈光滑的脊背上抚摸:“好像是有些湿呢……”

“你再摸我就撞石头了流氓!”

空旷的沙漠上,一辆陆虎拖着死透了的巨蜘蛛摇摇晃晃驶向不夜城,风中似乎传递了情人间羞恼的絮语。


评论(13)
热度(75)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