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保姆》一

快死的男人被一条带娃人鱼捡到了,从此过上性福的养儿子生活

套路熟烂甜到腻的爱情故事(雾茨


某孤岛中心的深处。

密林中一片河滩上,一块浮木托着男人,浮木被人为用草绳绑在周边的一颗垂直生长在水中的树干上,男人一头银色短发,脸色苍白如纸,右臂仿佛被什么东西切断,露出鲜红的筋肉与骨头,截面已经开始化脓发黑了。

川流的河水托着木块,可怜的男人在水上浮沉,全身湿透,正无意识的发着抖。

“哗啦——”水面卷起水花,巨大的鱼尾翻滚,人鱼浮出水面,嘴里叼着一大蓬草叶,他靠近浮木,把草叶放在男人身边,再从水里提出一个泡泡。

泡泡里面一个光着屁股的小小的婴儿正握着双拳熟睡,一到水里,泡泡就消失了,他也被放男人身边。

人鱼伸出手,他的手是没有指缝的,中间是一层轻薄宛若银纱的薄膜,轻轻一甩,水珠全都褪下,而指甲长而弯曲,硬度能够在海里瞬间割开鲨鱼的的肚皮。

他抓着男人右臂上的伤口,低下头,一口一口把腐烂化脓的地方咬掉。

“呜——”

人类的肉依然难吃,还没有同类的肉质新鲜,人鱼心里评价道,把嘴里的烂肉全都吐掉。

昏睡中的男人有意识却阻止不了这种痛楚,他张大嘴呼吸着,眼角流出泪来。

人鱼吐掉烂肉,再嚼碎了水草,把草泥覆盖在了伤口上。

他希望这个男人是能活着的,如果救不活,那这个婴儿也没法活了。

婴儿醒了过来,长期没有进食已经让它十分虚弱,他耳侧两边的腮艰难的张合,奇怪的是,除了他的腮像鱼类,其他地方和人类婴儿毫无异处。

但他的生命力比一般的婴儿很顽强,即使他从出生到现在已经四五天没有进食过了。

他咂吧着小嘴,却没有力气再哭了。

人鱼把鲜嫩的牡蛎掰开,抓着最干净的那块肉放到他嘴里,婴儿含了进去,马上就吐了出来。

人鱼咬着牙,齿间露出可怕的磨牙声,他怎么知道会这么难养,早知道就不多管闲事了,现在还得为了养这个小麻烦又去捡了个人类回来。

这个人类看起来还挺差劲了,一副要死的样子,要是不救,也不知道等他找到下一个人类时婴儿会不会已经死掉了。

他把这个人类的衬衫扒下来,一半包扎了伤口,一半包在了婴儿的屁股上。

婴儿蜷缩在男人的胳膊弯里,人鱼潜下水在附近给自己找一些食物来充饥,为了找那些疗伤的水草他来回在淡水与海水中跑,必须马上补充体力。

等人鱼回来时,看到婴儿已经睁开眼,嘴巴堵着这个人类的胸口上正努力的吮吸着。

人鱼直接抓着他的脖子给婴儿调整了位置,等他再回头时,婴儿仍锲而不舍的咬着男人的乳头拱着。

人鱼把他抓起来,使劲的捏了把男人的胸肌:“你看,他没有奶水,虽然有胸大,但不是雌性。”

好像听懂了似的,婴儿不甘的小声哭泣,却惹的在浅滩处觅食休憩的鸟类振翅逃离,扑啦啦的头顶飞过一片。

没过多久,开始下雨了,雨滴非常大,毫不留情的砸落下来,很快,强力冷风也要一同袭来。

人鱼把孩子放在肩头,一只手托着屁股,另一只手陷在木块里,抓着男人逆流河水深处游去。

茨木全身剧痛,脑袋昏沉,他喉咙滚烫,被渴的无可奈何才勉强睁开眼皮。

“啾啾——”

“呱——”

听到了鸟虫的鸣叫呢……

他睁着眼睛看着四周,他躺在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做的小屋子里,身下垫着干净的棕树叶,他努力动了动,发现只能转脑袋和动手指……

他的手!

他看向右臂,果然……手没有了,那里被断了一截,只秃秃的被一块树叶包着伤口。

这是哪里……原来我还活着吗……

茨木出神似的观察着这个狭小的地方,这好像是半透明的,天顶还残留着未除去的白色膜,不像木质却散发着木质的清香,半透明的质感让他也享受到了阳光。

他看到外面似乎有人影晃动,茨木忍不住喊了一声:“有人吗……”

然后,他看到那个人影晃动着,走路的样子很奇怪,好像随时会摔倒一样。

他努力抬起头,挤出了双下巴,看着前方洞口

一片艳红轻软的发丝垂了下来,然后是一个脑袋从上方探出,对方逆着光让茨木看不清脸,但是他有一双发红的眼睛和一对……像精灵般的耳朵。

“我的……天啊……”茨木觉得自己也许来到了天堂。

他甚至看到了童话书里的精灵?

很快他就否定这天真的想法。

他爬了进来,倒着爬进来,上方落到茨木身边,肘间突出的鳍只是轻轻擦过茨木的胸口,便让那脆弱的皮肤透出鲜血来。

茨木呆滞的看着他,对方俊美到近乎完美的脸已经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腹下那条巨大而有力的鱼尾,紧紧的挨着茨木挤着他的腿,让茨木感觉到力量的压迫感,鼻尖嗅到了淡淡的腥气。

看到茨木胸口的鲜血,人鱼的喉头低震,发出的咕噜的声音,他低下头,伸出鲜红细长的舌尖,舔去了那些鲜血,很快让它愈合成一条割开的发白的伤口。

人类真是好脆弱无用啊。

红色的发丝披散在人鱼背部,人鱼全身都布满了细小的鳞片,肢节处有骨刺和纱一般的薄膜包裹,除了鱼尾是炫目的红色,上身包括脸与普通人类一般无二,透明的细鳞让他皮肤折射出美丽的光晕。

他一双红色的眼珠子毫无感情的盯着茨木,而茨木也带着一副惊叹的表情看着他。

“你是……你是天使吗?”茨木激动的心脏狂跳:“你真美……”

他话还未说完,人鱼已经抓住他的一条腿,动作迅速的倒爬着把茨木拖了出去。

“啊……好痛……”右臂伤口一直被刮蹭到,他喊着停下,人鱼却像没听到似的。

也许他听不懂……痛的满头大汗的茨木看着上方热烈的太阳,而人鱼已经躲到了树的阴影下,拎着一个婴儿的脖子把他放到了茨木的怀里。

小婴儿含着手指靠在茨木,像只猫一样,茨木用完好的手搂住他,他一脸惊讶的猜测着人鱼的想法。

这是……这就是人鱼的孩子?

他不会是想让我帮他养吧?

人鱼一直盯着他的动作,如果茨木第一眼对婴儿不抱善意的话,他就会杀掉这个人类。

不过还好,茨木虽然躺着,却轻轻的搂住了婴儿,他表扬似的把一颗大牡蛎扔在了人类的脑袋边,砸出一个泥坑来。


评论(20)
热度(324)
  1. 十七斩阿阿一朵小红花 转载了此文字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