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霸道酒保爱那什么我》

重发,因为之前的被屏蔽了


义肢被挂在一边,茨木对着镜子,单手拧了毛巾擦脸,水珠从睫毛上落下,滑到了挺立的鼻尖。

他又抹了两把脸,把毛巾洗干净挂好。

“砰!”

“砰!砰!”

已经是晚上九点左右,老式铁门却被砸的砰砰响,茨木脸色一沉,以为是来找麻烦的,他走到门边拿起棒球棍。

老门没有装猫眼,他给门开了一道缝,对方一看到门松动,就抬脚踹了进来。

张扬的红发披在肩头,酒吞抓住那根落下来的棒球棍,冷笑一声:“想揍我?”

“额……挚友……”茨木愣住:“你怎么过来了……”

糟糕,桌上的外卖盒还没收拾,抱枕下还埋着自己的T恤和袜子……

酒吞上前一步,脚跟踢门,然后揪住茨木的领子往门上按。

茨木下意识的搂住他,然后闭眼等挨揍。

酒吞是挺想找他出气的,结果看到他袖管空空,心里面火更大。


感兴存就戳我吧,戳不开的人去我微薄评论区看,有惊喜


茨木叼着他的脖子,tiǎn圌着上面的汗液,又讨好似的抽圌出一根烟点好递到酒tūn嘴边。

酒tūn就着他的手xī了一口,然后喂到了茨木的嘴里。

两人厚实的舌苔相抵,薄荷烟充满了口腔每一处,茨木的埋在酒tūn体圌内的性圌器又将惷圌惷圌欲圌动。

“呼,挚友,今圌晚可以留下来吗?”

酒tūn睨了他一眼:“你先把屋子收拾干净。”

“好好,我现在就去收拾。”茨 木说着就要下床去打扫卫生。

留在钢肠里的条状物抽圌离,酒tūn忍着怒气按住他的肩膀:“你是白圌chī吗?我有让你现在收拾?”

“诶嘿嘿。”茨木顺从的又把半勃的小茨木抵着钢口擦圌进去搅了搅:“那我们再多来几次吧?”

酒tūn吐着烟雾,脸上未褪的绯红绝对是于茨木最好的春圌yào。


END


评论(5)
热度(61)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