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沙漠的美人》16

敖烈很累,所以睡的非常的沉,他中间醒来过一次,叫了声哪吒后发现人不在,又翻了身再睡过去了。

等哪吒把他叫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左右了。

敖烈一觉醒来,以为会很疲累,没想到除了穴口有些不适外,四肢一点都不酸痛,身上的爱痕也快褪掉了,这真是身为高等人类优势之一啊。

他坐在椅子上喝糊糊,而哪吒坐在另一边给混天绫训话。

“没有下次。”主人严肃的说:“再发生的话,我就删除你部分指令。”

“QAQ。”混天绫蹭蹭哪吒的手,乖巧的缠在他手腕上。

敖烈看的有趣:“它做什么了?”没得到回答,却得到了哪吒意味深长的眼神。

敖烈立刻闭嘴不再多问,低头喝汤。

“吃完后,和我去后山靶场。”

“咦?”敖烈一脸惊讶:“居然……还有靶场?”

说是靶场,其实是一片碎石区,残垣层层林立,适合用来练习追踪和射击。

有些石块已经被打碎了,碎了以后会有人把捡新的石块再搬过来立好,反正这块地方很大不会缺石头。

敖烈跟着哪吒来到后山,下午阳光热烈,天空是惨白的颜色,在大气层被破坏后,几万年来一直是这个颜色,人们也无缘能见传说中蓝天。

他和哪吒裹着头脸走上沙丘,幸好附近种的巨型面包树能带来一丝水气和清凉,敖烈呆在面包树的阴影下不想再动。

哪吒朝他伸出手来:“我拉你上去。”

敖烈不好意思的牵着他的手,跟在哪吒身后。

大约又走十几分钟,终于到了残石林。

哪吒指着距离他们有十米的石块,把斗篷下的武器递给敖烈:“改进型左轮,试试。”

敖烈拿过枪,发现比以往用过的左轮枪都要沉重许多,一只手恐怕稳不住,他摸着保养良好的枪身,“改良了哪里?”

“除了外型不变,六颗子弹的巢太少,我让小玉改装成12颗,危力略小,不过伤人绰绰有余。”哪吒靠在石块上,看着敖烈发亮的双眼:“喜欢吗?”

枪身是全黑色,但是转轮上却镶着红宝石,红宝雕刻成花,转动六次后,左侧轮盘由花骨朵绽开成艳丽的红玫瑰,当六颗子弹用完后,红玫瑰再合拢成花骨朵,等待下一次血的绽放。

“很华丽……”即便敖烈不喜欢这样风格浮夸的枪,但是枪是真的漂亮,比哪吒那辆重型机车还要酷。“我没见你用过啊,你不会是从哪个财主那里抢来的吧?”

哪吒摇了摇头:“别人送的,不过枪太骚包,不常用。”

“那你要送给我吗?”

“恩,给你自保,营地并不安全,其他地盘的人经常会趁首领不在来偷袭,要是真的遇到了,你得保护自己。”哪吒目光温柔的望着敖烈:“怕杀人吗?”

“不怕。”敖烈摇了摇头:“不会有那天的,我相信你不会丢下我一个人走。”

他熟练打开保险栓的动作,让哪吒挑起来眉毛。

因为枪过重,敖烈用两只手托着,双脚外侧,肩膀侧移,对着三十米外的石头靶子打过去。

砰——

枪打碎了石块一角,偏离了靶心。

哪吒抱臂看着:“先别贪距离,先练习打十米外的。”

“好久没用枪了,不太习惯。”敖烈笑着说:“亲爱的,你要信我哦。”

他眯起一只眼,对着方才失利的石块中心的红点扣动板机。

砰——

正中靶心!

哪吒微微睁大眼,站到敖烈身后观察。

敖烈的笑容扬起,微风吹拂着露出斗篷的银发,他对哪吒抛了个飞吻,然后神情一凛,对着50米外的靶身击。

50米之后是80米,100米之后略偏,但是这已经是超过了手枪射击的范围了。

敖烈吹了吹枪口的烟火,看着轮盘上的红玫瑰,“改良的很棒,它有名字吗?”

原本计划特训敖烈枪击能力的想法泡汤,哪吒没想到敖烈的枪法竟然不比他的差,敖烈崇拜的目光他是看不到了。

哪吒搂住他的腰说:“你确定想知道?”

“啊?”

“烈火玫瑰,就是它的名字。”

“额,好像和混天绫不是一个型啊。”

“既然枪在你手里,你可以给它改名。”

敖烈扣好保险栓,对着阳光照了照:“红宝石这么耀眼,就叫‘闪亮宝贝’吧。”

“……”哪吒啊哈一声,憋住笑:“你开心就好。”

“我取名有这么差吗?”

“如果枪有意识,大约会自杀。”

“好毒的嘴!”敖烈凑过去咬了咬那张苍白的嘴唇:“可是为什么会觉得甜?”

哪吒搂住他:“可能是你嘴里有糖。”

他们坐在沙丘上交换了一个美妙的吻。

接下来就是在残石中玩追踪的游戏了,做为猎物的哪吒冲敖烈勾勾手指,然后迅速的闪身跑到石块后面。

敖烈是猎人,他得在一个小时内找到哪吒的踪迹,虽然很有趣,不过他第一次来这块地方,哪吒考虑给他放点水。

敖烈边查看脚印边对空气说:“话说我要是在规定时间内没的猎物,会不会被反杀啊?”

他知道哪吒在附近,果然哪吒的声音从后方传来:“粗心的猎人下场当然是被猎物吃掉。”

敖烈转过头,哪吒正拿着闪亮宝贝对着他,而敖烈手上只有一根树枝。

“我刚才有提醒过你,不要长时间的把后背暴露出来。”哪吒用枪管戳他的额头:“又忘记了?”

“我就顾着查看脚印了……”敖烈往后跳了一步,举起树枝当武器:“请问我能反抗吗?”

哪吒收起手枪,赤手空拳对着敖烈:“来试试。”

敖烈挥动着树枝,权当是西洋剑朝哪吒刺过去,哪吒身手敏捷,树枝连他的衣角都没碰到,反而整的敖烈气喘吁吁。

敖烈负气扔掉树枝,张开双手朝哪吒扑过去:“好过份我和你拼了!”

哪吒扣住他一只手,敖烈见机想给他一个过肩摔,发现……抬不动哪吒,只好去踢他下盘。

哪吒反手把他扣在怀里,双手搂的敖烈动不了,他的声音中似乎带了笑:“猎人太急燥,反而被猎物打败了。”

敖烈欲哭无泪:“这游戏太难了。”

“有惩罚哦。”哪吒在他耳边哑声说道:“输的人被打屁股。”

“哇啊——我不要——啊!”


评论(20)
热度(71)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