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沙漠的美人》10

如果敖烈讲黄色笑话


沙尘暴的袭击大约是一个晚上,哪吒抱着熟睡的敖烈靠着墙,他一个晚上没有合眼,而周围的人有和他一样警惕也有睡的比敖烈还要死。

当外面的风声渐渐的消失后,有人去了楼梯那移开了堵在道口上的石头。

一大蓬黄沙埋了进来,经过一夜风的摧残,这座残垣已经被黄沙埋住了,沙漠里形状和地势又变了一个样,回去路上恐怕有些困难。

因为周边的声音有些嘈杂,敖烈睁开眼,他眯着眼看到哪吒和一个人在说话,对方背对着他,身形高挑,披着斗篷,可是哪吒的表情却意外的轻松,似乎这个人很得他的信任。

敖烈突然产生了危机感,他一下就坐起身来,肺部立刻刺痛的让他哀叫了一声。

哪吒和那人立刻停止话题,他扶稳敖烈,摸了摸他的脑袋查体温:“还在发烧。”

高等人类的自愈能力也是非常的快,敖烈的烧一直不退,一咳嗽就痛苦的掉泪,他怀疑敖烈的肋骨已经断裂并且扎进了肺部,引响到了呼吸。

哪吒打开密封袋,把食物递到敖烈嘴边:“吃。”

敖烈想到他们为了赶着回去,身上根本没有带多少食物,因为紫外线的影响下,没密封的东西都是很快腐烂的,能吃的路上都吃掉了,身上只有水,哪吒是从哪变出来的?

“哪来的?”他含了一口,尝到些许肉味,还有大量的淀粉。

“别人给的。”哪吒说:“吃完就回去,外面风停了。”

上次他救下敖烈时,那场连续的轰炸已经引起了周边其他营地的注意,所以当时就把敖烈带去不夜城假装自己是出去狩猎做买卖,如果直接回自己营,说不定营里有奸细,敖烈的身份就会被暴露,毕竟当初敖海族的军舰飞过来的时候,大部分人都看到了那个标记。

但是没有料到的是,敖烈的伪发情期到了,他带回一个高等Omega事还是被暴露了。

这段时间一定会有很多人过来找他商量租借Omega下崽,哪吒想直接假意标记了敖烈,再让这些人看到后传出去,这样找他的人应该会少了很多,除了那些不长眼的。

“你吃了吗?”敖烈不肯再吃,他执拗的看着哪吒:“你真的吃了吗?”

“你是病人。”哪吒扶着他的背,一下子就能扶到斗篷里穿着单薄衣物的身体,脊背突出了骨头,可以看出来敖烈很瘦,虽然肚子那软绵绵的很可爱。

“我不饿了,不好吃。”敖烈别过头去不让他喂:“不吃了。”

哪吒难得耐心,说服了敖烈吃完,然后又给他喝了点水,把人抱了起来。

敖烈在他怀里,又羞又窘:“真是惭愧,我看起来就像一个废人。”

哪吒却回:“Omega理应被照顾。”他时常会收留迷失在沙漠里的Omega,把他们带回营地。

让他们选择自己要做的事,也制定了不能让其他人强行标记强迫Omega的规矩,他对Omega一直都给予适当的尊重。

话说打他第一眼见到敖烈就想把他骗回营地而不是带到不夜城去卖掉,后来也只是把敖烈关起来没打算分给其他人……

大概就是因为这条小龙傻呼呼又耿直的可爱,所以只想一个人欺负他吧。

他朝敖烈轻吹了一口气,敖烈条件反射的闭上眼,额前的刘海被吹起,一个温暖的吻落在了额上。

“诶……”敖烈的耳根发热,嘀咕着这个不守规矩的Omega:“又耍流氓。”

哪吒把他放下,然后走到角落,戴上手套,双手插进土里,挖着昨天的机车。

已经被深深的埋进去了,混天绫也来帮忙,帮着帮着就蹭到敖烈身边吸引他的注意力。

敖烈目不转睛的看着哪吒的身影,他的嘴唇翘起,捂着发疼的部位轻声笑,真糟糕,连笑的时候肋骨都在疼……

哪吒清理了机车全身,又检查了一遍,发现没问题后就带着敖烈上车,混天绫立刻把他们俩人的腰捆在一起,

“回来了?”哮天蹲在高处,看到远处那个小点疾驰飞来,他对哪吒招了招手。

哪吒抬头,护目镜里的一双眼睛眨了眨,对着身后晕晕沉沉的病人说:“要到了。”

敖烈难受的满头是汗,嘴角流出了淡淡的血迹。

白泽动作不急不燥,示意哪吒把人抱在怀里,他把一台医疗器械打开,特殊的白灯照在两人上方。

“咳,把Omega的上衣脱掉吧。”白泽调整好位置,示意哪吒动手。

哪吒几不可见的小皱下眉:“不能隔着衣服照?”

“劝你听医生的话,这位病人家属。”白泽推推眼镜,挡住一双厉目,他温和的笑笑:“他的体温越来越高了。”再拖延真的很越来越严重哦。

哪吒动手给敖烈脱衣服,迷糊的敖烈烧的头晕脑胀,发现有人要动他的衣服,空气里若有似无的有一股Alpha的信息素味,他闭着眼睛挣扎起来:“不可、不可以……”

那只手还是坚持的把他整个人剥光了,还打算脱他的裤子,敖烈发出可怜的啜泣声,他抱住那人的手臂哀求:“不要碰我……我有喜欢的人了……”

“哇哦。”白泽掏了掏耳朵:“信息量超大。”

哪吒的手一僵,面无表情的低头看敖烈烧的发红的脸蛋,他啧了一声,开始暴力的把敖烈脱了精光,就剩一条内裤歪歪的挂在屁股上。

敖烈大约是想到了很不好的事,努力的挣扎,他怎么都睁不开眼,急的快哭了。他抓着那人的手说:“求你了,不要这样对我……我……我很喜欢他的……”

要是哪吒在就好了,可是一个Omega再厉害又能怎么对付Alpha呢?

白泽以拳抵在唇边咳了声:“咳,我想可能是我的信息素让他产生了错觉,别瞪我,我有喷药水掩盖但是他更敏锐……唔,我看看啊,他的肺被折断的肋骨扎进了,其他地方倒没什么问题,(哇后脖子居然有个咬痕)没想到这个Omega这么能忍,撑到了现在呢。”

在特殊光线的照射下,哪吒脱去手套的手掌也被映照的一览无余,白泽看到他骨头上白痕,叹了口气:“不过这可比治疗你的难度小太多了。”

哪吒收回头,手指抹去敖烈难受流下的眼泪:“不用管我,我心里清楚。”

白泽道:“正好小玉和我修复了一台正骨机器,这是个好东西啊,我托人从外面带进来的废品,因为好东西那些人根本不许我带……这个可以不用开刀,还能修复血管,缺点就是没有麻醉药……”

哪吒深吸一口气,把敖烈的双臂反制,让他露出了脆弱的腹部:“动作快点。”

敖烈痛的晕过去了,就像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有个坏人好像要强迫他,他可是被追着跑了很久……久到他睡了三天才醒过来。

敖烈睡在小玉的房间里,小玉这段时间正好出门和九月办事去了,姑娘的房间很温暖,他恢复的还不错。

敖烈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摸自己的后面,然后是脖子,最后是肚子。

啥事也没有,那个梦太真实了,他以为自己被不知名的Alpha给那啥啥了。

他摸着光滑的腰侧,一个刀口也没有,没想到白泽在这样的条件下居然还有那么高端的器械,他以前有次打球摔断了手被照过,也是什么伤口也没有,就是疼的厉害。

敖烈想见哪吒,结果在营地溜达了很久也没找到人,地下的房间有一些是有人看守的,他要过去还不给去,敖烈很是不解。

明明之前他们这么亲密,怎么他伤一好,哪吒要避着他,有次明明都看到他了,却马上转身走开了,无情的狠!

而且,他病好后,小玉的房间不能住了,他被安排和其他的Omega睡在一起,一堆的Omega,分了男间女间,一张大床能睡十多个人,有的时候半夜睡着就挤到了人。

可怕的是,有一次他半睡半醒,发现有人在摸他的腿,他马上就醒了,一脚把人踹开,那人看他不愿意,马上扯起另一个Omega就地深入交流起来,敖烈睁着眼睛不敢再睡。

而身边的人却像是习惯了一样,当然也有和他一样不愿意的,那些人白天都在干活,而那些不干活的只有被干的份了。

敖烈可忍不了了,甚至担心自己被哪吒玩弄了。

终于,他在哪吒骑着机车回来时,冲上去挡在了路前。

哪吒的车速很快,看到敖烈冲过来迅速急转弯,机车贴着敖烈擦身而过,沙子扬起吹了敖烈一脸。

“呸……”敖烈揉着眼睛:“呸呸……噗噗……呸……”

一双手拉住他不断乱揉的手指,敖烈的睫毛黏成一段段,混着泪水含在眼里。

“呸呸,你故意的?让我吃沙子?”敖烈有点暴躁了:“我的眼睛看不见了!”

轻柔的风吹到脸上,敖烈甩着脑袋不让对方靠近,哪吒搂住他的腰,语气有些严肃:“沙子里有玻璃和化合物,别闹。”

敖烈还是躲,“你不是不想见我吗?”

“没有的事。”哪吒拽着他:“过来,我给你再吹吹。”

“我住的那个房间太差了,床硬的像石头一样!”敖烈闭着,脸色却微微红了起来:“为了保护自己,我要和你一块睡。”

你这是把自己送到人家嘴里吧。

哪吒不说话,轻风吹的敖烈的睫毛发颤,敖烈伸手拉住他的斗篷:“你答不答应?”

“为什么想和我睡?”

“保护我自己啊,我怕我哪里睡着了被别的Alpha给那啥了!”

“那啥?”哪吒的声音带着笑:“那啥是什么?听不懂。”

“就是……”敖烈涨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