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两口子》

小段子而已

大家挺喜欢小猴子的,我也挺喜欢,所有如果空闲比较多,偶尔就写一些。内容即便没有看过前传也没关系哦。



早上七点闹钟准时响了。

莫关山翻过身,却发现腰被健壮的胳膊环着,他推了两下,打了个哈欠。

“贺天……”莫关山推了推他:“起来!”

贺天睁开眼,突然抬起上身伸长胳膊把闹着按下:“吵死了,睡觉。”说完又把手臂紧了紧,脑袋埋进莫关山的肩颈里磨蹭。

“我要上班啊……”莫关山使了力气掰他的手臂:“起来!”

啪啪啪!他在贺天光裸的背上拍了几巴掌。

贺天叹了口气:“你能别这样拼吗?”

“饭店,要很早开门准备食材,我这样已经算晚了。”莫关山看贺天身上的肌肉就来气,他直接伸手在贺天的光屁股上拧了一把,让贺天嗷了一声,可算是放开了手。

莫关山赶紧套上裤子,昨天荒唐了一晚上,他一边套一边看自己被咬的一块块可疑红点的大腿内侧:“贺天,你属狗吗?”

贺天抱着枕头看着他弯腰时的风景,把过长的头发梳到脑后:“莫老板,我的服务还周到吧?”

“周到个屁。”莫关山捡起枕头砸了他好几下,对方一边躲脸上都是淫笑。

收拾完贺天后,莫关山一边穿外套,一边拧开了小猴子的房门。

地上的玩具堆成一堆,他捡起一个丢进旁边的箱子里,然后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

小猴子正屁股朝天的睡着呢,感觉到眼前有光线,他噘着嘴翻了个身,两只脚丫子转了转,仍然是不醒。

“小猴子。”莫关山给他找了今天要穿的衣服出来放在枕边:“小猴子,起床了。”

推推推。

小猴子纹丝不动,丝毫不为爸爸的深情呼唤所动。

莫关山皱了皱眉头:“莫重越!!!”

贺天洗完脸过来,听到莫关山的吼声,倚在门口哈哈大笑。“还没叫醒啊?”他指了指自己的手表:“莫老板,七点半了。”

莫关山掀开小猴子的被子,一边拉他起来一边给他穿衣服 。

小猴子过完年身高没长,倒是长了不少肉,尖尖的下巴也圆润成一团肉,手臂终于像藕节一样,圆滚滚的都是肉。

小猴子要叫小胖子了。

小猴子开始娇气的哼唧起来:“……不嘛……”

“起不起来!”莫关山额头青筋一爆,啪啪在他屁股上打了两下,就跟刚才揍他爹一样,没有留手:“起来!”

“呜呜呜……”小猴子委屈的掉眼泪了,他睡的可香了,赖床一下就要被揍。

“……”每天起床都差不多要揍一顿才肯醒,莫关山看他醒了,打开小衣服说:“手抬起来……啧,高一点!”

小猴子伸了两只胳膊,闷头闷脑一阵,衣服终于穿好了。

听到厨房开灶的声音,莫关山给小猴子套裤子,穿袜子,弄的满头大汗。

毕竟才到春天,还是有些冷的,要给孩子包的紧一点才行。

小猴子才站猛,脖子一紧,就被莫关山拎出房间,带到洗手间里洗洗擦擦。

小猴子眯着眼,听着莫关山唠叨:“脖子呢一定要洗干净,不洗脖子光洗脸老师一检查就知道你根本就没洗。又咬指甲,叫你别咬别咬你还咬!”

“哦。”小猴子鼓着脸,放下了手,他抬起脸,让老爸给他擦香香。

贺天已经煎好三份早餐放在桌上,他已经穿着熨烫的笔挺的衬衫坐在椅子上看报纸了。

莫关山看的牙痒痒,每天早上他都为火急火燎的,而贺天,只要煎个蛋看报纸就行了,真是够悠闲的,不行,他一定要给贺天的找点事做。

“一会儿你把碗洗了。”

“好。”贺天把溏心蛋黄挑出来放到他的碗里:“吃吧,家里交给我。”

“妈妈,我也要吃。”小猴子睁大眼看着莫关山碗里的两个蛋黄。

“小孩子吃一个就够了,你爸爸天天这么早出门,晚上又睡的晚,很辛苦。”贺天把小猴子趴到自己盘子里的脑袋按回去:“蛋白是我的。”

“爸爸!”在妈那里是没希望了,他满眼希冀的看着莫关山,他觉得老爸一定会分给自己一个的。

莫关山吃东西的速度很快,三两口吃个精光,他回头看着小猴子:“你刚刚说啥?”

“……我吃好了。”小猴子在大人的监视下喝完牛奶,拎着自己的动物书包背到身上。

好想离家出走啊。

小猴子站在门口,他早就换好鞋子了,但是原本很急很急很急的老爸在出门时突然不急了。

贺天揽住莫关山的腰说:“别忙太晚。”他轻轻的揉了揉莫关山被折腾一晚上的腰,帮他缓解一下痛苦。

莫关山点点头,“老规矩,我要是晚点你就去接孩子。”

贺天搂紧他:要亲亲(づ。❤ 3 ❤。)づ。

红毛:(ー_ー )ノ啪。

目睹家暴的小猴子:“宝宝是不是要迟到了呀……”


评论(22)
热度(203)
  1. Tae_Tee阿阿一朵小红花 转载了此文字
    妈啊啊啊啊啊啊,好喜欢最后揉腰那里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