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沙漠的美人》9

倒霉,遇到沙尘暴了。

哪吒远远就看到一条接连天际的小型龙卷风,肉眼看形势,风渐渐的往这边吹过来,明明是正午,天却要黑了。

他果断往另一边开,沿途其实有一些废弃的遗址,如果要躲避沙尘暴,必须要躲到地下。

大约开了十几分钟,已经是加速到了极限,他终于看到那几块标志性的残垣。

天已经很黑了,太阳完全被吹过来的云遮挡,若非他视力不错,一般人怕是很难在这样黑的情况下看清路,那边有个洞,下面是楼梯,看来不止他一人进来准备躲避风沙。

他把车停好,拿出铁链缠压在石头上,然后托报起已经昏迷的敖烈往那个狭小的地下通道里走去。

下面其实很宽敞,这个遗址以前也许是哪个教的神殿,保存至今,仍能在周边看到一些图腾的纹路,而周边,已经燃起了火把,空气里还有火硝的味道。

地道里那些人,手里恐怕都带着枪。

哪吒一边计划着路线,然后在半途中停下,唤了敖烈。

“呜……到家了吗?”敖烈睁开糊成一团的眼睛,“好黑啊……”

“没到家,不过你得收敛下气息。”哪吒听着下面凌碎的脚步声,不知道有多少人。

“我……我努力下。”敖烈哑着嗓子,他看着哪吒在火光下映衬的眼睛,手臂不由的上抬搂住了对方的脖子:“我渴诶。”

哪吒拿出水壶,拔出塞子,一点一点的喂给他敖烈喝。

敖烈仰着头喝了几淡盐水,感觉有了些精神,但是他还是想赖在哪吒身上,他身上冷,哪吒却热呼呼的,他不想松开手。

哪吒说:“准备好了?”

“啊?哦。”要准备什么啊?

哪吒抚了抚他的脖颈,撩开敖烈柔顺的银发,然后低下头在后颈腺体区狠狠的咬了一口。

“诶诶?诶——唔唔——”敖烈咬着嘴唇忍通,被强咬腺体无异是被强奸一样令人推动尊严,况且哪吒根本就不是啊。

哪吒下口很有分寸,也没有咬出血,就咬出一个深深的牙印,他在伤口上喷了点香水,就像是薄荷里突然混进了花香,清冷又神秘。

“你……你干嘛……”敖烈捂着后颈有点生气:“你这不是耍流氓吗?”

“下面人太多,怕你被抢走,先做个标记。”一个高等Omega在沙漠,就像是羊落了狼群,马上就会被撕的骨头都不剩。

“你这香水的味道……”敖烈有些恍惚,他也没力气去想别的了,他靠在哪吒怀里,自暴自弃的想:“反正都嫁不出去了,被咬一口也没怎么,毕竟又不是真的做过。”

诶……居然是被一个Omega给咬了,虽然没产生约束效力,但……感觉好奇怪啊。

他噘着嘴,闭上眼一副不大高兴的样子。

哪吒低下头,吻了吻他的唇角:“乖。”

敖烈的眼皮一颤,没敢睁开来……刚刚,那一定是错觉,一定是的。

完了,为什么一下子不生气了?敖烈的心开始急跳起来,他深呼吸几口,却突然嗅到了很讨厌的味道。

很多A的信息素,他皱紧眉头,把围巾围在脸上,只露出两只眼睛打量着周围。

非常宽敞的地下,通风而且居然还有地下水,一些人三三两两的聚在一块,各自互相警惕着,敖烈的存在太过特殊,所有人都看向了他。

敖烈身上的味道有些香,摸不准有没有被标记过,那些人就着昏暗的火光都紧紧盯着他。

哪吒把人放下,故意露出他的脖子,然后又迅速的盖上,他把自己身上穿的也盖在了敖烈身上。

敖烈抓住哪吒的手:“不要离开。”那些人让他感觉到恐惧,真怕一不小心小命休矣。

哪吒抱住他,嘴唇轻轻蹭着那道伤口,低语的声音让敖烈连骨头都酥了:“还疼吗?”

“不疼……”敖烈控制着呼吸,悄悄挨近了哪吒,他的声音也软软的:“好痒啊……”

哪吒轻轻的吮了吮那道伤口,紧紧的抱住了敖烈,他的手热,敖烈把他的手拉进了斗篷里,轻轻的敷着受伤的地方。

“哪吒……”敖烈想回头看他,结果动也动不得,他怕这温情的一时也许是假的,本来想问他是不是在做戏给别人看,可说出口就真不容易。

哪吒蹭着他细软的头发,摸着敖烈冰凉的手指。“什么?”

敖烈咽了咽口水干笑:“没什么,没什么,哈哈。”

难道Omega也会被发情时的信息素给影响嘛……以前还没真在学院里见过呢,那时大家都很恪守本身,定时打针,不会有什么所谓的意外。

这时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过来,他非要打搅这温情的一对,粗旷的声音让这大殿都充满了回音。

“小子,你的Omega闻起来不错啊。”

哪吒眯了眯眼睛,“怎么?”

“我这里有十块黄金。”男人让他看了一眼腰间沉沉的金器:“让我干他一次,这些都归你。”

哪吒摸了摸敖烈气到发颤的肩膀,注意到那人皮带上的蝎子标志,说:“不如让这金块换你的人头,嗯?”

这个男人,中等的A,体格像是角斗场里的出来的,身上刀伤不少,看来没少在血泊里翻滚。

不过在哪吒看来差远了,他有把握能反过来揍那人一顿,其他人估计也想试探他的身手吧。

“啊,哈哈。”这个男人怂怂肩,无所谓的走开了。

哪吒朝他去的方向看过去,与壮汉在一起的人朝他挥了挥手。

“啧。”他把脸埋在敖烈颈间,“遇到熟人了。”

“谁啊……”敖烈小心的看了一眼:“那个男的和熟人是一伙的?”

“他喜欢挑衅我。”敖烈示意他看过去,指着那边角落,一个装束单薄,头发像火焰一般艳红的男子,“那个人,叫红,他很危险。”

小的时候就很危险,长大了更不能小觑,没想到,他就是蝎子帮背后的人。

他和红的遭遇不太一样,不过又似乎有些相同,曾经合作过,敌人朋友都能算作。

敖烈呐呐道:“不是坏人就好了。”他有些不忿的说:“我居然只值十个金块吗?”

哪吒看着他下垂的银色眼睫,嘴唇被咬的发,他凑过去,在敖烈耳边用古地球语说了一句话。

敖烈怔怔的望着他,昏暗的火光都挡不住他的大红脸。

什么啊……以为是个冷酷的家伙……说起情话来真的是……

哦……那真的是情话吗?

不会只是为了安慰他吧?敖烈脸上的热度褪去,他不由的问道:“哪吒,你真的是Omega吗?”

哪吒沉默了一会儿,手指捏住他的嘴唇:“闭嘴吧。”

让他承认自己不是A比杀了他还要痛苦,这是他仅剩的尊严了。

腺体那块的皮肤仍旧破损,有着深深的疤痕,他总是会用长发或者围巾去挡住。

心里清楚的明白,挡不挡住,其实他都不算是一个正常的人类了。

身上仍有信息素会散发出来,却因为失去了重要的一部分而变的不伦不类,加上当初为了躲过追杀,服用了对身体有害的药物,骨骼和细胞剧烈收缩,已经变的不再稳定。

说不定没过多久,敖烈又会惊喜的发现“莲”又回来了。

敖烈摸了摸嘴唇:“别这样用力,嘴巴都肿了。那我能不能再问一个问题?”

哪吒靠在墙上,一腿曲起,露出腰间的枪和刀器,他隐去脸上多余的表情,道:“说。”

敖烈凑过去,他看着哪吒的眼睛说:“你……有没有爱的人?”

不是喜欢,是爱哦。

“有啊。”哪吒的嘴角微微一翘,向来不太表露情绪的他在说到喜欢的人时竟然笑了。

“啊?”敖烈心里一阵失望,心里酸溜溜了。

“恩,她很美,很温柔。”哪吒望着光秃秃的天顶,外面的风沙大作,用石头堵住还能听到外面龙卷风呼啸的声音。

敖烈甩开他的手,裹着毯子躺下去,肋骨那边又死命的痛起来了,他缩着身体,委屈巴巴的把脸蒙住了。

哪吒却还在说:“我真希望出去后第一眼见到的人就是她。”

不想听不想听不想听。敖烈抽着冷气,“闭嘴。”

“怎么生气了?”哪吒摸了摸他的额头,似乎因为提起一个女人,他的心情突然就好了很多,也变的特别温柔。“还疼吗?”

敖烈闭上眼睛不理他,不理不理,就真的睡着了。


O生气了不理我怎么办呀,好急,在线等

评论(19)
热度(77)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