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使白黑<<诗中谎言>>

地府的工作是非常繁忙的,小妖们不敢懈怠工作,因为若是被判官大人看见了,会被下油锅的。

“恩?辞职?”判官揉了揉额头:“鬼使白,你是怎么,想去投胎?”

月白奉上辞呈,他脸上没有太多表情,连一双发红的双目都看不出情绪:“鬼使黑已经完全能够胜任这份工作,我想也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月白将招魂幡呈上桌案:“请大人应允。”

判官已经忙的不可开交,自然不愿在关键时刻丢失人才:“你与鬼使黑交代过了?”

“还没有。”月白的声音微沉:“无所谓。”

……一定是吵架了。判官放下笔:“最近又来了许多恶魂,鬼使黑在这一阵是忙不过来,这份辞职书先留在我这,等忙过了,我会亲自呈给阎魔大人。”

月白点点头,拿起招魂幡去工作了。

“对了,鬼使白,听说你生前与鬼使黑是兄弟?”

“兄弟?”月白回过头,嘴角有淡淡的嘲讽:“我与他是不是真的兄弟,判官大人也不知道吗?”

“啊……”判官拂了拂衣袖:“仿佛听到阎魔大人在唤我,先走一步。”

地府的办公地点总是静不下来的,方才回来的黑羽隔着一道道门总能听到小妖的窃窃私语。

“鬼使白大人要投胎了?”

“真的?”

“我方才为判官倒茶水时看到的!”

“诶诶诶——鬼使黑大人!!”小妖们抬头,不知道何时就站在门边看着他们八卦的男人,一个个像气球突然就蹦到天花板上。

黑羽沉着脸去了鬼使白的卧室,敲门后没反应就直接推了进去了。

月白房间的结界从来不排斥他,他轻易的就进了屋。

月白果然出去了,黑羽叉着腰,一肚子火没地方发,他突然灵光一闪,蹑手蹑脚的去翻房间里的纸篓。

一张一张展开来看,果然有写废的辞呈,他一把撕碎,又去翻别的。

天,这是什么?

情书?

与君初相识,相思入梦魂。

长春至深冬,恋始无回音。

黑羽突然想到前两天,他看到月白在案桌上写这诗时,一时间不爽就出口随意评价月白这种喜欢暗恋的傻子,当时月白也确实生气了,可黑羽不在意,他总想着反正过两天月白又会和他有说有笑的了。

就因为这个事情,月白居然要辞职了?

不行,一定得道歉,一定要道歉啊。

黑羽坐在地上,眉头皱紧,眼里有许多担忧。

都怪他那不知明的嫉妒,看到弟弟有喜欢的人,心里不知怎么就酸起来了,所以当时自己的语气一定非常的过份,他无意中伤害到了月白。

他等了月白很久,从坐到地上到直接困的睡过去了。

上午的活太累了,上午拼一点的话,下午月白就会轻松很多了……

月白从浴场回来,他回来的有些晚,小妖都藏匿起来了,他就将带了血的衣服交给小妖,自己穿着单衣回来了。

没想到推开门就踢到了人,黑羽睡在门口,手握成拳,好像有多愤怒似的。

月白关上门,弯下腰把人抱到榻榻米上。他望着黑羽俊秀的脸,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去,轻轻的咬了口那张淡粉色的嘴唇。

“唔……”黑羽动了动,眼皮下的眼珠子晃动着,似乎将要醒过来:“居然有虫子咬本大爷……”

月白伸手给他解着发辫,黑羽的头发又黑又硬,有些刺手,还时常打结,月白注重仪表,时常会给黑羽处理头发,时间长了,他做的越来越顺手,已经习惯这样照顾黑羽了。

黑羽听到一声熟悉的叹息,脑子一激灵,抬起头来,与月白狠狠的撞在了一块。

“啊……”他捂住月白的额头:“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了你好久。”

熟悉的气息靠近,黑羽的脸近在咫尺,月白悄悄的往前靠近。“今天有突然状况。”

“早知道我就跟着去了。”黑羽脸上带着歉意:“都怪哥哥太粗心啦。”

月白偏过头去,手上的木梳扔到了角落里:“还有事吗?”摆明是想赶人了。

“你还在生气?”黑羽打开手,把手里的纸给他看:“因为这个吗?”

月白看着那张废了情书,红宝石一般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黑羽:“你又翻我的东西。”

黑羽挠头:“听说你想去投胎?都是哥哥不好,你揍哥哥吧,哥哥让你出气。”

月白闭上眼睛:“你出去吧。”果然啊,他什么都不明白。“这是我已经决定好的事情。”

黑羽一把抱住他:“你这家伙,到底是想怎么样?你走了我在这有什么意思,干脆我也辞职去投胎好了。”

月白抬手,掐住了黑羽的下巴,他的力气突然变的很大,捏的黑羽的嘴巴都嘟了起来:“为什么缠着我?”

“因为……你是我唔唔唔……”弟弟两个字被堵回了喉咙,月白的吻吓到了黑羽,他的舌头被吸的好疼,嘴角被咬破了,月白似乎是真的很生气,而且还把他当出气筒了。


想继续看就戳我吧 链接是不老歌,看不到的小伙伴估计是网有问题,所以自己切换下吧

评论(19)
热度(129)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