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沙漠的美人》7

太阳降落地平线,周围的气温来越低,一辆重型机车飞过碎石堆,马达声咆哮着,急速朝沙漠中那座古老的城都驶去。

不夜城此时此刻城门口已经燃起了油灯,用玻璃罩着防风,在这漫天的灰色沙雾中显出一点光明,在天完成黑下去之前,哪吒抵达了不夜城。

他到的时候,太阳完全落下,温度瞬间降至零度,只要再过一会儿,身上的衣服就会结出霜,哪吒骑着机车到了他常去店门后面把车停好,

他把将手伸进衣内,摸了一把敖烈的身体,敖烈一个激灵差点窜起来:“好冰……你的手好冰!”

还活着呢。

就是敖烈的小爪子挠着他的小腹有点痒,斗篷里的手一把掐住乱动的四脚蛇,敖烈立刻浑身发颤,像被扣着命门一样不敢再动了。

哪吒把车锁好,走进一家小旅馆里。

旅馆挺破旧的,楼梯是木质,上面的住客的动静很大,显的很嘈杂。

他丢给老板一块金币:“老王,一间单人房。”

一个闷闷的声音传出来:“要双人房。”

“啊?”老板看着哪吒被围巾挡着的脸:“一间还是两间?”

“一间。”哪吒又拿出两个金币拍进木桌里,“来点吃的。”

“好勒,一会儿我女儿会送上去的。”

哪吒打开房门,里面一股子发霉味,他摘掉斗篷挂起来,把藏在衣服里的小东西抓了出来。

敖烈到底是个什么生物?

哪吒盯着在他心手挣扎不断的四脚蛇:“虽然很奇怪……”但是有点可爱。

“我是龙,是古龙。”敖烈看着哪吒的视线,墙上那贴着一只蝙蝠翅膀大肚子龙,和他完全就是两个品种。

“不是那种!我是古地球的龙,我全家都是这样的。”敖烈的尾巴卷着哪吒的手指,小爪子攀着他的手腕:“放我下来。”

哪吒一松手,敖烈忙不迭的钻到床下去,使了劲的扑腾,一阵粉尘味扑上来,哪吒扇了扇风,走到门把门开了。

“客人,您的晚餐。”旅馆一枝花,棕发的莫丽小姐把餐盘递到他手里,她刚才正要敲门,没想到哪吒警觉性这么高。

哪吒接过盘子正要关门,莫丽小姐撑住门,摆出一个撩人的姿势:“你不请我喝杯茶?”

哪吒抬脚一踢她的膝盖,趁她腿软站不直的时候把门给关上了。

他回过头,看到灰头土脸的古神龙盘在地上,一副沮丧的模样。

敖烈抬起头,两只眼睛瞪的圆圆的:“糟糕,我变不回来了。”

“龙会这么小?”哪吒显然是不信的。

“因为我们的寿命短啊,真正的上古神龙能活几万年,比这座城都还要大,而我们……只是提取了优化基因罢了。”

哪吒咬了一口干饼,让那坚硬的粮食在嘴里融化,敖烈坐在地上咂吧着嘴,他也好想吃啊,一整天都翻滚在沙漠里,又累又饿。

不知道哪吒为什么不回营地,如果小玉在一定会分一块新鲜的水果给他吃的。

联邦政府正在极力消除返祖异类,将他们赶出城都,迫使他们成为孤儿,而敖家,与翠星相隔最近的翡星,掌握这个星球百分之七十的资源的敖海一族,全在极力制造着返祖人类。

甚至……还造出了敖烈这种奇怪的品种,真是想不到啊。

敖烈已经不该被称为人了吧,这副模样,已经是完全的异类了。

“哪吒。”

敖烈流口水的声音打断了他,他看到敖烈已经抓着他的斗篷下摆准备爬上来了。

“给我也吃一口,我快饿死了。”

“你不是有小型空间吗?”被关那五天不照样过的红光满面。

“早炸没了。”敖烈的蓝眼睛暗了下来:“不知道是谁要害我,还好我命大。”

敖烈张大嘴,两根面须在嘴边晃啊晃的:“我就吃一点,真的,就一点。”

哪吒拿起那块干饼使劲的敲了敲,终于把饼弄碎,敖烈前面两个小爪子一爪一个,抓着碎屑小口的啃了起来。

哪吒也在吃,虽然难吃但是食物不能浪费,就算像石头一样,也是要吃完的。

敖烈眼巴巴的看着哪吒手里的,但是哪吒快速的吞下去了。

……他还是饿啊。

“哪吒……你让那个女孩再送一点啊。”

“三个饼,我吃了一个,你吃了两个。”而且这细瘦的小身材完全没变形,吃到哪里去了。

“哦。”感觉好理亏,没办法反驳。敖烈扑到杯子里喝着哪吒刚倒出来的水:“咕噜噜……”

吃不饱喝个水饱总行了吧。

哪吒觉得敖烈是个麻烦,特别是敖海家的人,他们一族全是麻烦。

不过如果敖烈一直维持现在的样子,就算丑一点,他也会好好养着,当宠物什么的。

哪吒拍拍身上的灰,然后走进浴室,敖烈坐在椅子上看哪吒把衣服丢在地上,他摇晃着小脑袋说:“怎么能乱丢呢,多脏啊,你又没别的换洗衣服。”

他钻进哪吒的衣服,小身子顶起来,把衣服都甩到了椅子上,一阵晕头转向倒在浴室门口。

哎哟,劲使过头了。

浴室门开了一角,放在一边的混天绫钻出来把敖烈捆了进去。

“诶诶诶你要干什么!”敖烈不明所以的惨叫:“你不会要帮我洗澡吧!”

混天绫卷起敖烈,啪的一下把他丢进哪吒的脚边,浴缸里。

哪吒是站着淋浴的,敖烈在他的脚背上扑腾,他用脚踢到一边去继续搓头发,深色的发丝柔顺的垂到背上滴着水花。

“啊……”哪吒没穿衣服的样子……敖烈用尾巴挡着眼睛偷偷看着,莫名的害羞起来。

哪吒的身材很好看啊,没想到平常衣服裹那么紧的Omega,居然还有肌肉,分布的还挺均匀,哇,背肌很好看啊,屁股也好白……

感受到灼热的视线,哪吒突然回头,把敖烈瞪的不好意思为止。

他洗的差不多了后,把角落的敖烈捡起来了,敖烈身上的灰冲的差不多了,之前在他背看到粉色的痕迹他以为是鳞片的反光,现在才发现那是敖烈的血。

恐怕是真的受了不小的伤,难道病怏怏的,嘴巴却唠叨个不停。

敖烈的身体被温水冲刷着,舒服的闭上眼晴,尾巴垂下来欢快的甩着。

哪吒正想仔细寻找他的生殖系统,手上突然一重,没有防备,两人一齐跌到在了浴缸里,两个成年人一下子把浴缸挤满了。

“好疼……”敖烈的手被磕碰到了,他湿淋淋的头发披在肩头,也是什么都没穿,傻呼呼的坐在哪吒大腿上抱怨。“怎么突然变回来了。”

哪吒一把掐着他的脖子拎的他站起来,然后走出去了,他动作很快,耳朵却悄悄红了。

“生什么气啊……”敖烈摸了摸被掐的脖子,虽然对方力气不大,他还是吓到了。

他捡了旁边的沐浴液,闻了闻味道,不大高兴的滴到了身上。

哪吒穿着衣服靠在床上看电视,他大约看了半个小时,敖烈仍然没出来,再不出来,楼下的老王估计要骂他浪费水多收一半金币了,他推开门走进浴室。

敖烈盘膝坐在浴缸中,背靠着墙,闭着眼睛,水在他上方淋着他却没有感觉似的,好像是晕了。

哪吒箭步上前,把敖烈从浴缸里抱到卧室,他把手按在他的胸口施力,掰开他的嘴巴把新鲜空气渡过去。

他俯身压着敖烈的嘴唇,一口一口的渡气,敖烈的反应几乎没有,胸膛浅浅的起伏,哪吒的眉头越皱越紧。

睡的迷迷糊糊的敖烈感觉嘴里有什么东西,伸出舌头舔了舔,哦,好滑,难道是布丁,好吃好吃……他又舔了几口,嘴里的东西马上撤了出去,他不满的醒了。

哪吒压在他上方,脸色阴沉的看着他,敖烈已经学会看哪吒的脸色了,虽然哪吒的表情太单一了,他硬是从对方的眼睛和嘴角看出不悦。

哪吒盯着他的眼睛说:“你睡在浴缸里。”

“啊……”敖烈打了个哈欠:“太舒服啦,一放松就睡着了。”

哪吒:“……”有点气啊。

敖烈才反应过来似的,捂着嘴唇,连退好几步,躲到床的角落,床单上都是他的水渍。“哪吒……你……你偷袭我……”

“……”生气,不想解释。

他可怜巴巴的说:“我喜欢的是温柔的Alpha,不是你这种凶悍的伪Omega。”哪吒做为一个Omega,还是一个营地的头顶,已经可以替代成Alpha了,而且他感觉的到,哪吒并没有身为Omega的自觉,那他的发情期一般怎么渡过啊。

不对不对,想偏了……他红着脸,拿着毛巾挡在腿间,胸膛也淡淡的开始现出薄红:“你不能趁人之危。”

哪吒眯着眼看着面前的裸体美男,心里突然像烧了一把火,无端焦躁起来:“是你先伸舌头的。”

“我以为是吃的……”敖烈欲哭无泪,他觉得很丢人。

信息素传递过来羞涩的情绪,哪吒逼进他,在敖烈以为避无可避进,他一个翻身睡在床上干燥的那一边。

敖烈抓着毛巾挡着前面冲进浴室,挂在门边的混天绫体贴的给他关上了门。

“回来。”哪吒伸出手,绫带迅速的飞到他手腕上,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你喜欢他?”哪吒问它:“数据进化的有点快,我记得当初创造你的时候就是仿造了古神龙的基因,难怪你对他会有感应。”才会在当初巨大的沙坑残骸里找到了敖烈。

敖烈洗完出来,赤裸的钻进了被子里。“我没衣服,哪吒你明天帮我弄一件衣服吧。”

他马上忘记先前的尴尬了,伸手抱住哪吒的腰,还不怕死的捏了几把:“真细,这里暖气好小,你身上热,给我烘烘呗。”

他可是娇贵的公子哥,晚上睡不好生病怎么办。

哪吒推开他的手,敖烈就缠上来,过了一会儿怎么都推不开,敖烈已经靠着他的背睡着了。

哪吒翻过身来,敖烈就往他怀里钻,一个劲的往有热量的地方靠。

评论(6)
热度(84)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