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第五场福利>>

随便写的,现代娱乐圈床戏的故事


酒吞化妆的时候最讨厌别人打扰他,他一皱眉,经纪人马上识相的把化妆间的门关上了。

其他演员都知道酒吞喜欢耍大牌也都只敢怒不敢言,只能耐心等这位大爷出来再进去。

私低下就八卦酒吞的身家,说是安倍晴明的亲戚,安倍是这部戏的投资人,酒吞是带资进组,没有演技但是靠脸拿了男一,真是臭不要脸。

酒吞的特长不是演习,他五年前是以吉他小王子身份出道的,整天背着一个吉他在背后,整个人的气质看上去特别孤高冷傲。

有人就拿他的背影P图,把他的吉他P成了巨大的酒葫芦,短发P长,居然意外的符合小说里的“鬼王”形象,在酒吞还是歌手的时候,已经有无数人拜倒他的破牛仔裤下。

等他转型后,脾气日月见涨越来越嚣张,演技还是那老样子,但是喜欢他的人不减反增,都夸他真性情。

他的运气还是不错的,安倍晴明是个好老板,耍大牌闹绯闻这种小事老板都是知道的。

酒吞看了眼镜子里的新形象,红色的假发套加上拼接发压在脑袋上有些沉重,眼妆很重,看起来很凶残的样子。

化妆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拧开了:“你把人都关外面了,他们怎么化妆。”

经纪人一看来人,友好的打了个招呼:“是茨木啊。”

酒吞回头看了一眼,“新晋影帝啊……”他抬起下巴,俊美的脸上隐约有一丝不屑:“好久不见。”

前不久力压群雄拿到了金西瓜奖的新影帝看起来很得意啊。

茨木一见他,脸上带着点薄红,但很快就消失了:“酒吞,你的新造型真不错。”

酒吞看了一眼经纪人,经纪人会意,叹气着负责清场,化妆师抓着化妆箱出去了,然后识相的关上了门。

“咦?”茨木略带惊讶:“怎么我一来就跑了?”

茨木拿出一根烟放到嘴里:“你怎么来了?”

“我来客串,你不会到开拍了还没看剧本吧?”茨木晃了晃手里的剧本:“第五场就是床戏哦。”

酒吞挑了挑眉,懒懒的回了一句:“知道。”他示意茨木过来给他点烟。

茨木上前,打火机噗的冒出火来,烟火在两人的指间闪烁,酒吞习惯性的搂住他的腰,吐出烟雾:“怎么还拿着这个?”

“这可是挚友送我的。”茨木不抽烟,他作为专业演员伤害皮肤的东西他一般都不会碰,但是酒吞虽然是歌手,烟酒不忌,嗓子也没哑过。

酒吞没来由的感觉到烦燥,摸着茨木的腰线:“这服装也太厚了。”

“没关系。”茨木穿上的古装戏服挺厚重的,他的白色假发套似乎不比酒吞的轻,不过造型没酒吞夸张。“我忍的了。”

“红叶的事……”酒吞阴着脸解释:“公司安排的。”

茨木点点头:“但你还是很喜欢她……”

“她喜欢晴明。”酒吞有点郁闷,他突然想到自己的手还放在茨木的屁股上,马上放开了。

“挚友……”茨木因他的苦恼有些生气,“我也可以帮你的,能不能不要总看着她?”

“得了吧,”酒吞无情的说:“我们只是炮友而已。”

“不是炮友,你是我最……最好的朋友。”茨木收起打火机:“好像差不多了,挚友快换衣服吧,源博雅是个守时的人,如果惹他生气会很惨。”

“我会怕他?”

源博雅拿起喇叭:“准备下,女士止步,场务速度清场。”

茨木已经裸了上身趴在床上,他还笑着和酒吞招了招手。


想继续看就戳我吧


后续

评论(18)
热度(113)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