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鹰X袁小棠《老鹰吃小棠》

监禁强制肉文,单纯是自己来爽爽的,不接受任何意见!

顺便说导演和小棠捏脸好真实,一直以为导演只有一米七,看百科原来有186,真是人不可貌相


袁小棠头痛欲裂,他的眼睛上被紧紧的系着布巾,紧的眼睛都睁不开来,整个人被吊着不能动弹,脚尖堪堪着地以勉对胳膊造成负担。

“喂……谁来救救我……”袁小棠喊了许久,这屋子仿佛有些大,空荡荡的还有回音,他不知自己被吊了多久了,这周围太近了,他想尽办法想解开吊在两边的锁链,但是不论怎么拽,能手腕磨破皮了也不挣不动分毫。

可恶……是谁把他关在这的,到底有什么居心!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袁小棠无聊的又要睡过去的时候,他听到开门的声音,有人进来了。

这个人的步伐稳健,下盘有力,应该是习武之人,听鞋与地板的声音,对方穿的是靴子,动作间似乎还有兵器携带。

“喂,哥们,我说,你把我关在这里干嘛?”袁小棠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你想怎么样?”

“呵。”对方轻笑一声,伸手细细的抚着袁小棠的脸。

袁小棠被他摸的鸡皮疙瘩满身,他不断的退后直到退无可退,锁链因挣扎不断的扔晃,最终被男人一把掐住下巴无力反抗。

袁小棠突然有些恐惧,眼睛被蒙着感官尤其敏锐,他们靠的这样近,对方的呼吸都喷在了脸上,他甚至闻到了对方身上淡淡的水烟味。

水烟……他还来不及细想,下巴被用力钳着,嘴唇被堵住,温热的酒水流进喉咙,又涩又辣。

袁小棠涨着脸,额上爆出青筋,不断偏头拒绝:“……唔……滚……”

对方放了手,他垂着脑袋咳呛许久,喉咙都仿佛烧了起来。

他的肩膀因为愤怒而颤抖:“你到底是谁,要这样折辱我……”

对方不答,绕至他身后,手掌从那衣领中探去,用力的抚摸着他的肌肤。

“呜……”袁小棠咬着牙,他开始怒骂起来,把这人的祖宗十八代骂遍,这人仍是不动声色,手掌一直往下摸,渐渐的已经摸到臀处。

“喂!”袁小棠快疯了,他抬头使劲的用后脑磕了那人一下:“你他娘的烂鸡眼的!”


想看就自己戳连接 走龙马,想看需注册

评论(49)
热度(243)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