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苍#(ABO)《嘤嘤嘤》娘气大吊长歌A X 纯爷们苍云O (R18

娘气大吊长歌A   X  纯爷们苍云O(雷者请慎入)


性别设定:总攻天乾,总受地坤,还有普通人


地坤有穴如女子——这句话你们应该都明白了不多叙述了。


人物设定:

长歌跟着好友万花来军队里尝试过纯爷们的生活,希望自己不被人说成柔弱娘之类的话。

苍云是一个很受A追捧的O,可惜的是,那些A都不是他的菜。



杨妙音抱着琴走进医帐,看到万花正在给人缝伤口,自己又帮不上忙,便在一旁抚琴弹了一曲。


万花看了他一眼,道:“我怎么觉得今日的琴声里有几分忧愁?”


杨妙音幽幽的叹了口气:“这儿不适合我,他们都太粗野。”


“可我觉得你就该学学他们的粗野。”万花笑道:“你才来了半个月,就感到不耐烦了?”


杨妙音委屈道:“可他们都是臭男人啊。”


万花道:“对啊,可不像你这般锦衣玉食,从小就在温香暖玉的女人堆里过着。”


这一说,杨妙音更委屈了:“出生又不是我自己选的。”他咬着唇道:“


反正,反正我过两天就跟着小叔的人回家,我不要呆在这里了。”


万花摇了摇头:“随你意吧,我可劝不动你,当初我还叫你不要来。”


杨妙音似乎感觉到好友对自己有些不满,他眼里含着泪,一个旋身甩出齐臀的青丝,抱着琴跑了。


出去时正好撞上一个黑漆漆的铁甲,对方扶住了他,凶悍凌厉的眼神让杨妙音心里一颤,挂在眼角的泪就落了下来。


嘤嘤嘤,这些男人都好凶,人家不要呆在这里了。


杨妙音家里是豪门贵族,住的地方也是特意为他空出来的单间帐篷(杨妙音带资进军队),可杨妙音还嫌东又嫌西,这太糙了刮着他皮肤了那太脏了看的他眼睛疼,但是一般人都没空去理会他的公举病,大家都忙着防雪灾打仗呢。


杨妙音就一有空就在屋里弹琴,哀怨的柔弱琴音在叙述着今天天气不好,我今天又受委曲之类的话,可是没有人来安慰他,连他知音好友万花都忙的看不见人影了嘤嘤。

临走前一天的晚上,杨妙音正准备收拾包袱,其实他没什么好收拾的,反正在这里用过的东西他以后都不会再用了,想到这里,他就没什么好干的了。


这个时候,外面却有人在喊他。


杨妙音穿着单衣拢着汤婆子,他就把人喊了进来。


来人是个苍云小队长,他长的又高又俊,深麦色皮肤的脸色上竟然还透着一丝嫣红。


“是你!”杨妙音一眼就想起了那日在医帐外扶住他的苍云,“你这么晚了叫我有事?”


燕忠道:“是万花大夫让我来找你的,我这几日心里有些燥,他说你的琴音对我有好处。只是我白日里太忙了,到了晚上才得空过来。”


他单膝蹲下,对坐在矮凳上的杨妙音问道:“能不能请你为我弹奏一曲。”


杨妙音看了眼他,矜持的抬起了下巴道:“可以是可以,不过你先把你的军甲脱掉,我的琴受不了血腥气。”


燕忠点了点头,把军甲脱下叠好放在一旁,靴子也一并脱了下来。
杨妙音连忙道:“你身上要是有臭味我可不给你弹啊!”他真是怕极了脚臭味。


可是燕忠身上的汗液不但没有臭味,还有一股淡淡的甜味,杨妙音以为自己闻错了,所以不是很在意。


杨妙音又指着军甲道:“你把这些都放到帐外去。”


燕忠的额上青筋鼓了鼓,默默的照做了。这个杨妙音,长的这么漂亮,不会就是女扮男装的吧。


杨妙音这才稍微满意,随有弹了一曲起来。


过了一会儿,燕忠却越发觉得燥热起来,他不禁扯了扯领口,露出丰满的肌肉来。


杨妙音却跟打了鸡血似的曲子越弹越快,沉浸在自己美妙的曲音中的他完全没发现对面的燕忠已经汗如雨下,当他发现自己腹部下三寸已经竖起一根棒子时,他才意思到有什么不对。


杨妙音与燕忠在这充满着情欲气息的帐内互相对视了几眼,才各自往后退了几步,指着对方惨叫一声。


“你竟然是个天乾!”燕忠手指发颤,哑着声音指责杨妙音:“你为什么不早早说明!”


“你竟然是个地坤!”杨妙音捂着心口哀道:“天啊,我从未见过如此粗蛮的地坤!”


嘤嘤嘤我是全文记得戳我看完请记得点“推荐”我一下么么哒

WB上也有哦



评论(45)
热度(309)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