壕的求爱方式(玖)

(天然鬼畜本性单纯武痴攻X财大气粗骄傲少爷受)


壕的求爱方式(捌)


叶公子呲着牙醒来,他摸了摸脸,倒是觉得不肿也不疼了,便穿着单衣推门出去。

外面等待的侍仆见他这番模样,都不约而同的跪了下来。

叶公子一愣,眉头一皱:“怎么?”

为首的小果儿头也不敢抬,结结巴巴的道:“少,少爷,您的头……发……”

叶公子:“嗯?”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长辨,却摸了个空。哪有什么长辫,叶公子那齐腰的大辫子不翼而飞。

 叶公子的白面皮紫涨紫涨的,他怒吼道:“陆沉!!!!!!!!”

是了!一定是陆沉!该死,竟然把那个西域蛮子给忘记了!

叶公子气坏了,“你们去把那蛮子的画像贴出去,我要全城通缉!”

身体发肤授之父母,若有损毁便是不孝!

叶公子甚少理发,若是因为毛发太长,还要找个吉时才能将头发理去。他遵守教条,不敢逾矩。

可没想到陆沉居然潜进他的房中,将他的长发齐齐剪断,叶公子摸了摸只到了颈部的头发,气的掀飞了几张桌。

陆沉跌下屋顶,他现在已无处可逃,叶公子花重金请的高手自然是经验丰富,他们拿着锁链,将陆沉团团围起,粗沉的铁链几乎要勒爆了明教的身躯,陆沉不得已,跪下身来。

“哈哈哈,捉到这小子,那千两白银就是我们的了!”

“你们,”陆沉盯着他们:“你们也是恶人谷。”

“那又如何,谁又会与钱做对。”那人笑道:“这叶公子说要给你留活口……”

剩下的话他已说不出口,陆沉低吼一声,全身一震,几人顿觉得手心麻木,铁链迅速脱手,陆沉长手一挥,那链子如活了一般,鞭过几人的身体,将他们打飞出去。

他忍着喉头的腥气,链子缠住屋檐,借力往屋上跑去,正巧右边惊起一行白鹭,他跨将过去,踩着鸟背离开那追捕人的视线。

李将军拿过象牙望远镜看了看,从背上解下长弓,对准那个在屋檐飞越的身影。

此箭附有千均之力,陆沉已来不及闪避,他只能伸出臂去挡住那对着自己的胸口的弓箭,羽箭入肉,陆沉闷哼一声,从天上落了下来,挂在一户人家的院墙上。

高楼上的李将军观察了一阵子,他挥手道:“把人送回叶家,这奴隶要是再跑我可就不管了。”

一个红头发的蛮子,表哥似乎还挺稀罕,不过是个玩物罢了。


评论(2)
热度(31)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