壕的求爱方式(捌)

(天然鬼畜本性单纯武痴攻X财大气粗骄傲少爷)

壕的求爱方式(柒)


叶少爷躺在温柔的小妾怀里,任着她给自己敷脸,陆沉的那两巴掌让他的牙肉都肿了起来,脸也鼓了一小圈,叶少爷现在可是不敢吃东西了。

“你把那贱奴关哪了?”

“少爷,我把那人和大黑关一块了,咱们不给大黑喂生肉,看大黑不把那人给撕了!”小果儿给他捶着腿:“少爷您尽管放心。”

叶少爷含了口剥了皮的葡萄道:“动静可别太大,传不去不好,也别弄死,给他留口气。”

要是真死了,他那个护国寺主持的大哥又要开始念他了。

马厩那关着大黑,还关着几匹极好的骏马,都是叫人细心养着的,大黑这条大狼狗就在隔壁的小棚里呆着,它从小只吃生肉,野性十足,比一般的狗大上许多,除了亲手从小将他养大的叶少爷不咬外,连喂食的小厮都被咬伤好几个。

这一日肉都没送过来,大黑饿的不耐烦了,见着人就狂嚎,嚎着嚎着就丢了人进来。

这可是大黑的领地,大黑见来了个人,立刻呲牙伏起身子,时刻准备扑上去。

陆沉咳了几声,抓着茅草和泥土,从地上坐起,他刚一抬头,大黑就扑了过来。

陆沉自小面对了比大黑还凶残百倍的胡狼,徒手套狼绝不是空话,他撒出手里的泥石,看准位置,一拳击在大黑耳边,将大黑击开了。

还好没被狼咬中,因为狼一但咬上人,是死也不会松开口的。

陆沉捡起地上的长棍,提防着大黑的突袭。

这第一夜,陆沉与大黑划出界线,相安无事。

过了两日,

下人来望人几眼,见陆沉没死,将生肉抛给了大黑。

大黑嗷呜一声,正要张嘴去接,哪知陆沉这四脚兽比它还快,陆沉也是张嘴去接的,咬住后哪管生的熟的,狼吞虎咽的吃下去。

下人一看,没的阻拦,他若是进去,恐怕自己也要被大黑咬,看了眼急着团团转的大黑,关上了门。

大黑见陆沉背对着它,怒嚎一声,朝他扑去。

陆沉早就饿疯,见有狗来抢食,叼着肉回身,一脚将大黑踹飞,撞到了那坚实的泥墙上。

他吃了这顿确实是这么多日来最饱的一餐,舔了舔血红的嘴唇,湖蓝的双眼眯了起来。

那大黑被踢的重伤,呜呜呜的哀叫,动也动不得。

他吃饭了,躺在草堆上,偏过头去看那几匹马,一匹深红色的马特别傲气,高高的昂着头,不像那其它马要么吃要么躺。

受到陆沉热烈的目光,马儿从鼻中喷出一口气,傲气的仰过头去,好似在说卑贱的四脚兽那般的话。

陆沉想若是得了这匹纸的好马,那该是没人能追的上他了罢。

这饥一顿饱一顿的,让刚尝了肉味的陆沉在晚上又是饥肠辘辘,他看着已经能爬起来,缩在角落的大黑,喉头蠕动。

禽兽的直觉十分灵敏,大黑已经被打怕了,他见陆沉缓缓向他靠近,在夜深人静的夜里“嗷——嗷——”的惨叫起来。

叶公子正在运功将那散功的药给逼出来,显然这是无用功的,他满头大汗却是毫无办法,在心里埋怨那万花谷的大夫也来的太慢了。

听到了远处的动静,觉得十分奇怪,好像是大黑在叫,大黑在叫?

可真够惨的。

这事也不归他管,不过也是自己堂弟送给他的宠物,便披了外袍过去一探究竟。

走近了,才想起那陆沉不就被关在此处吗,说不定是大黑与他正在搏斗呢。

大黑的后腿被结结实实的咬了一口,它嗷的惨绝人寰,眼看就要被陆沉揪住后脖子的毛皮,即将要被生吃了,隔壁的马儿被惊动后抬起前蹄,用力的踢了柱子。

那柱子原本就有些不牢靠,被这么一踢后,小屋棚立刻倒了,大黑嗷嗷叫的跑出屋棚去逃命了,陆沉被压在下面,过了一会儿才爬出来。

他出来,见那深红色的马鄙夷的看着他,刚刚就是这马,踢断了柱子,害的他没有肉吃。

陆沉现下倒是想吃马肉了。

大黑逃命着窜出去,见着了叶少爷,委屈的挨着他的腿告状。

叶少爷有些心疼爱宠,摸了摸大黑被咬缺的皮毛,先牵着它去敲兽医的门了,完了后没他事了,又碰上来了专程给他送灯笼的两个小妾,右拥右抱后一个也没带回自己房。

喜欢一个人睡的叶少爷临睡前还想着是不是落下了什么事。

是什么呢?

他睡着没多久,陆沉便从窗口进来了,因练功乏力的关系,叶少爷今晚睡的比以往沉一些,他毫无所觉陆沉的靠近。

叶少爷的房间有多好他是见过的,他的床有这么香陆沉还是闻所未闻,恩,他今日是闻到了,这香虽浓郁却也不让人腻味,大约这就是上等熏香的好处。

像个女人的闺房,陆沉总结道,然后他见到了铺散着长发,沉睡在柔软的绵缎中,面容俊逸的男人。

那透过花窗的月光照在男人的脸上,平常骄傲高贵的叶公子这样毫无防备的神情让人想狠狠的蹂躏一番。

陆沉凑了上去,他伸出手,握住了美人的脖颈,对着近在咫尺的脸,突然有些着了迷。

叶公子那漂亮的男女都为之追随的脸在此刻发挥了终是发挥了美人的作用性。

陆沉的双眸中湖蓝缓然黯下,转而深蓝的眼瞳眯着看叶人子,他也犹豫起来,如果在此刻将人杀了,以后会不会有遗憾呢。

许是那颈间的手出汗了,叶公子不适的转了转脖子,还是未醒,只是他一偏头,嘴唇贴着陆沉的脸颊,一路擦过去,陆沉只觉得嘴唇轻痒,那感觉如羽毛拂过,渐渐的发麻了起来。

切糕……不,这人的嘴唇很好吃,甜的,香的,柔软的,想更深入的……

越来越饿了。

陆沉的呼吸沉重起来。

叶公子翻了个身,背对过去睡,陆沉收回了手,站在他床前沉默了许久。


 
评论(1)
热度(38)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