壕的求爱方式(陆)

(天然鬼畜本性单纯武痴攻X财大气粗骄傲少爷)

壕的求爱方式(伍)


陆沉从叶公子微启的齿列进入他火热的口腔,舌尖舔过敏感的上鄂并用力吸吮着滑嫩的舌头,舌头被牢牢撮住让津液无法吞咽,最终只能狼狈的溢出嘴角。叶公子惧于颈中的手掌无法大力挣扎,只得用力吞咽和抢夺仅存的呼吸,被不防被舔到口腔内某处而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吟。

叶公子瞪着眼,眼角渐渐的红了起来,白玉雕琢似的脸庞上浮出一层绯色(气的),使颈偏头过去想躲开陆沉的撕咬,却被狠狠纠缠,喉间只能发出低声的反抗。

陆沉在烧中,只觉得鼻腔炽热,他的呼吸很沉重,只觉得压着身下的人很凉爽,终于,他反应过来。

怎么吃了许久,就是不见饱呢?

陆沉睁开眼,抬起上身,眯起眼细细的看,只见叶公子一副大受屈辱的模样,嘴唇是红肿绯艳的,直直的瞪着一双凤目看他,熊熊的怒火在眼中燃烧。

陆沉一愣,复低头去舔一舔,嚼一嚼,失望至极。

叶公子气极,正想骂出口,却被陆沉一把掌扇到面上,听着陆沉一声轻喝:“吃的呢!”

叶公子被那巴掌扇懵了,从小大到,谁敢这么对他,就是父亲要训诫于他也绝不会朝脸打。他张着嘴,颤着舌头吐出几个字。

陆沉听不清,又朝他的另一边脸扇下去:“说人话!”

叶公子只浑身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咔嚓”一下就崩断了,涵养、气度这些东西全他妈让陆沉给吃了,他骂道:“你、你这个贱奴!畜生!”

陆沉收紧手掌,叶公子咳了两声,曲腿蓄力侧踢过去,陆沉挨了这一腿,握住他颈间的手一松,叶公子见失去钳制,正要呼喊门外奴役,还是被陆沉给蒙住了嘴。

两人手上你来我往,下身也是互相踢打,最终让力气稍胜一筹的陆沉给绞住双腿,动弹不得。

陆沉垂睫看着身下的男人,叶公子脸上一左一右皆带鲜红的掌印,掌下一片濡湿,叶公子本想咬陆沉的手心,结果最后只是舔了一圈也无可奈何。倒是让陆沉觉得叶公子此行像他养的那只小猫,有些心软起来。

他觉得内里血气翻涌,若再不打坐修养,只怕要将精气耗尽,遂想停战与叶公子长谈一番,陆沉神智不清,早不记得前刻将叶公子当切糕啃的印象,刚移开手掌,便被叶公子一口咬住使了吃奶的劲撕磨。

陆沉嘶了一声,硬是拽下,只见虎口处一圈带血牙印,深可见骨,怕是有段时间拿刀时都得痛上一会儿。

两人怒目相视,遂又互相殴打起来,叶公子火气一上只想争个高低,自然是又错过了最好的呼救机会。

到最后,被封了内劲的叶公子终究没有天生力气大并稍存内力的陆沉擒下,他的双腿被牢牢缠住,双手被自己的衣服带捆住,嘴唇被粗鲁的用衣角堵住,看起来好不凄惨。


 



评论(5)
热度(53)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