壕的求爱方式(叁)

(天然鬼畜本性单纯武痴攻X财大气粗骄傲少爷受)


壕的求爱方式《贰》



陆沉十岁那年被息风在沙坑里挖起,那时他已经奄奄一息,大腿处被猛兽咬去大块肉,血流如注,深可见骨。


这是多么的幸运,只要再晚半刻,陆沉就又是黄土下的一具白骨,所幸他遇到的是息风。


息风其人,出生不祥,身份不祥,他很神秘,收养陆沉四年后,不辞而别,留给陆沉的是一本刀谱和一对弯刀。


而以陆沉对武学的痴迷,待他成年时已有小成,这一切都来自于他天生的敏锐和与野兽斗争的机警。


息风只教导他如何在沙漠中生存,陆沉是自己学会了在迎沙而起式,劈沙遁土而取狼首于瞬息。


沙漠中胡狼是最凶猛残忍的,在这种天生缺乏水和食物的环境里,他们自然是沙漠中的强盗,甚至能与胡匪勾结一气来刮分战利品。


胡狼的贪婪也不过是对饱腹的追求,当它们看到落单的陆沉时,便会一拥而上,毕竟数量太多也确实难以应付,陆沉屏息隐匿行踪功夫也是在逃生中锻炼出来的。


后来陆沉帮一个商队打死了狼首领后,跟着商队来到了中原。


他的波斯猫也是去中原的路上捡到,不知道为什么,此猫颇有灵性,好似能听懂人言,不像一般的猫儿喜欢乱窜上。它只喜欢窝在陆沉的肩头或者怀里,大概是同出波斯,所以才能相依为命。


陆沉来中原是有两个目地,一、找到息风,息风与他相处四年却从未多透露一丝半点的信息,但是陆沉的中原话却是息风教的,这些年陆沉从沙漠的西走到东,除非是在极南和极北之地他不能涉足外,大漠中能去的地方他都去了。他求的是对武学最纯粹的执着。


二便是打败中原的武林盟主,在他们那里,谁最厉害,谁就可以接受人们的景仰。他相信武林盟主一定是最厉害的那个。


只是他刚来中原没多久,虽然有着一口还算流利的中原话,但由于不懂中原时局和话语间的内涵,竟也被耍的团团转。


他糊里糊涂的去了恶人的势力(因为他听说这样能遇到武功更高强的人),陆沉被派遣五毒相助于五毒教主夸左阿诺,最后又中计被捆成肉粽般扔到了叶少爷脚下。


此时多日未进食,又是鞭伤又泼辣椒水,腹腔被行刑之人暗伤不少,铁打的人也要倒下去,陆沉虽说体魄强壮,这时也是高烧的分不清东南西北,整个人因为身体畏寒而抖的如筛子一般。


说起叶少爷啊,这位爷在马车上得意的看着陆沉的惨状,又新得了只波斯猫,一下车便忘记了陆某人,捧着咪咪叫不休的大脸猫去后院逗小妾。


要不是陆沉的伤口化脓,躺在马车里散发出难闻的味道来,怕是死了也没人注意到。


“你看这猫,有趣的很。”叶少爷扔过去个毛线球,本来嘛,猫是喜欢球类物体,圆圆的东西总是让它们忍不住去拨动。可惜这只波斯猫似乎有点懒,球到身边也只是伸爪拨动一下,然后动了动尾巴便眯起了眼。


叶公子哈哈大笑,拎着猫儿的脖颈放到怀里一顿揉搓,“这么懒的猫实在少见。”


小妾如鸢不禁掩唇笑道:“爷如此喜欢的紧,不如就替这猫儿取个名儿吧。”


叶少爷迟疑些许,他想虽然这猫是捡来的,在主人未找来之前好歹也要玩上一阵,如此便取个名字唤着倒也不错,若是无人来领,那这猫便归自己养了,所以这名字是一定要取的。


他捧着这,见猫眼碧绿澄透,不觉想到另一双冷漠的绿眼,顿时兴致就有些败了,他将猫儿推到小妾怀中,拂袖准备起身,并似随意的说道:“那便叫星辰吧。”


如鸢心想男人就是不柔情,这么漂亮的波斯猫自然是得取“雪儿”、“白宝儿”这样淘气可爱的名儿,她摸了摸猫儿的皮毛道:“不如就叫它‘浮雪’罢。”


她才摸了两下,这猫突然精神起来,弓起背来做势要咬她,如鸢一声惊叫,收起玉手连连后退。委屈的嗔了一眼叶公子:“爷,人家差点就要破相了。”


叶公子笑道:“看来它还是喜欢星辰这名字。”


没想到这猫居然只亲自己,叶少爷的心情又舒畅起来,他将大脸猫抱在怀中,道:“去看看那人如何了。”


若不是突然想起,叶少爷大概还要再过段时间才会记起。


壕的求爱方式(肆)


评论(1)
热度(34)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