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丘《猎徒》七章



他到底几岁了?

阿丘在贺呈的怀里睁开眼,然后一动不动的盯着贺呈看。他不想叫醒这个人,总觉得对方一醒自己就没好日子可过了。

贺呈看起来很年轻,至少脸上没有岁月的纹路,所以肯定大不了自己多少。

他还说过当过兵,按正常服役的情况来说,没有功勋大概是三四年,有了功勋的话会当官……贺呈也许当过特种兵,也不对……他看起来不像有为国家服务的觉悟,可是哪有这么年轻的雇佣兵?

而且他还有这么大的邮轮和医疗团队,那位见先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把这些都交给了贺呈这种的?

这个时候,阿丘深觉自己见识似乎真的太浅薄,他自认跟着大佬们混着似乎学了不少,可是遇到贺呈……他连贺呈以前是干什么的都猜不透。

烦。

贺呈被阿丘生生看醒了,他睁眼时就迅速清醒,望着还在走神的阿丘,他推了推阿丘,示意他看桌上。

桌上摆的都是新鲜的食物,阿丘这才看到,没有犹豫的伸手出去抓了两个过来坐起来吃。

他吃东西的时候,贺呈就捏着他的屁股,好像在掂量着重量似的。

阿丘面无表情的吃着,努力忽视在他身上磨蹭的男人。

贺呈的手像蛇似的滑进了腿间,阿丘打了个哆嗦,抬起膝盖顶向贺呈的鼻子。

“色情狂!”少年怒嚎了一声,手里的面包啪的摔在了贺呈的脸上。

贺呈抹了抹脸上的沙拉酱,脸上似乎带着一些薄红,他的眼睛盯着阿丘的嘴唇说:“忍不住。”

阿丘红着脸不理他,他快饿死了,吃饭皇帝大,和贺呈要计较的东西太多了,等他吃饱了再说。

贺呈见阿丘没生气,又躺了回去。

这个房间其实是上下单人床铺,两个男人挤在一张床上一点都不宽敞。

阿丘叼着苹果,手指划过手机上一些社会新闻,企望找到前任老大事发在国外的蛛丝马迹。

好后悔啊,当时为什么会觉得选贺呈比较行……

上了邮轮就是上了贼般,在贺呈的地盘,他往哪跑?

马上,他又要再度懊悔了自己的选择。

有什么温热的东西在舔他的大腿……


下面又是舔舔的破事



既然都觉得龙马不好用,那我就懒的做链接了

要看的加群QQ782586295,密码呈丘

我觉得我总有一天,会被以传播不良文化被抓进去

评论(11)
热度(60)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