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丘《猎徒》二章

枪?

“咳……”贺呈掩饰般的低咳一声:“那个,我没有别的意思。”

话是那么说,心里的骚动必没有停止,毕竟都是青壮年,血气方刚,碰到这样的情况很难会冷静。

外面仍是暴雨,却有一丝不同寻常的动静。

底下虽然有塑料低铺着,仍是粗糙的几节树树垫底,病人躺在上面自然不舒服。贺呈想将丘放下去外面透着气,但是……怀里的病人显然很不乐意。

“不要走……”

怀中的人皮肤微凉,柔韧有度,皮肤摸起来十分的舒适,贺呈有些舍不得放手。

丘躺在贺呈的身上,还是哼唧着扭着身子:“顶……顶到我了……”

外面真他娘的冻人。

贺呈蹲在树干上沉思,听到树叶的沙沙声,他掏出短刀蹲在旁边伺机动手。

一声轻响,黑暗中有什么东西迅猛的扑过来了!

尖刀划过微硬的鳞甲,真实的陷进了皮肉里。

“……”手臂与腰被紧紧的缚住,滑腻的鳞片的让人觉得恶心,这条蛇很粗,顺间的力气差点没把他的手臂给绞断。

脖颈一凉,贺呈偏头一闪,肩头剧痛,短刀反手扎过去,被扎到眼的蛇头并未松口,蛇身绞紧打算将猎物拖到树下。

胸腹开始窒息,贺呈控制着呼吸,打算与蛇一起跌到树下再做争斗,没想到棚屋中的丘爬了出来。

被烧的口渴到脑子像浆糊的病人出了棚屋找水喝,感受到空中冰凉的水汽,他略微清醒,马上就看到昏暗的环境里,贺呈和一巨物缠斗在一起难分难舍,丘趴着树干小心的站直身体。

“……贺呈,你的……枪呢……”

“……你烧傻了吗?”贺呈深吸一口气,一手隔在胸口借力呼吸,另一只手紧紧握着扎在蛇头上的短刀,咬牙说道:“过……来……帮我……”

好在这里的树木宽大,丘半伏着爬过来,抓住了蛇的尾部并努力往反方向绕……

这蛇太大了,吞下一个人慢慢消化并不是难事,好在丘以前的一个老大喜欢养蛇,他知道怎么处理这种情况。

“……”丘拽下胸口的狗牙项链,摸着蛇尾部的生殖器处猛扎过去。

蟒蛇剧烈的扭动起来,力气大到险将两人甩下这三米高的大树。

贺呈趁机掰开它的嘴,看准位置一把将大蛇的半张嘴剁碎。

“砰!”

蛇尸垂落下树,尾部还能挂在树枝上,粗粗一看,竟有五六米长,蛇身最细处也比贺呈的大腿粗。

丘趴在贺呈身上急促的喘气,手里钻着血的狗牙跌落到林间。

贺呈搂住他,缺氧让他险些缓不过来,他摸着肩头上贵落的蛇牙,低叹一口气。

一开始认为这里并没有大型哺乳动物,所以安然将棚搭在了树上。

虽然会提防毒蛇,但任谁也没想,这条蛇比他想像中的要大多了。

好久没遇到这么惊险的事了,连落下邮轮都是他计算好的,蟒蛇的事是他疏忽了。

丘在他的胸口无力的蹭了蹭(他只是没力气爬起来),只见他抬起脸虚弱的说:“贺呈,我渴……”

你他娘的再不弄水过来……我真要去见我妈了……

雨渐渐停了,太阳很快拨开乌云照了下来,原来乌云和树叶一直挡在天上,他们以为还在夜里,其实已经是清晨了。

贺呈抹了把丘脸上的血,完好的那只手一托丘的腰肢,自己慢慢的坐起身来,左肩的伤口狰狞可怖,骨下数颗尖牙扎着。

“渴吗……”

丘挣不开他的手,他在贺呈的怀里睁开眼,看着林间一片浓绿,露水从叶尖滴落,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我这有水。”贺呈揉了把丘刺硬的头发,低头含住他的嘴唇。

“!”丘瞪大眼睛,毫无力气任人施为,几秒后,他闭上眼睛,咽下了贺呈的口水。

他的舌头被吸的发麻,喉间忍不住发出低吟,箍在腰间的手压的更紧了。

“话说,你之前把枪藏哪了?”

两人蹲在树下,旁边的草丛被踩扁成一个圆,中间是一个陈旧头盔,里面煮着一窝蛇肉汤。

贺呈只看他一眼,说:“你记错了。”

“怎么可能……我明明……”丘挠了挠屁股,脸上的确有过一阵茫然。“呵,你想背着我藏武器,我劝你拿出来,对我们俩都有用。”他坦诚的说:“都到这地步了,我早没想杀人的心思了。”

“真的没有。”贺呈实话实说:“你烧傻了,我帮你擦了一夜的肚皮。”

丘的体质算不错了,发烧后擦着凉水降温其实很险,不过他恢复的很快,喝了蛇肉汤后精神又振奋了一些。

贺呈对他丢过一串东西:“给你。”

丘接过来,看到自己丢失的狗牙又捡了回来,这是绳系的,断裂处又被打了个结。

他戴了上去,扭扭胳膊和脖子,盯着钢盔里的汤看。

贺呈裸着上身,看着自己肩头的伤口,他自己把蛇牙挑了出来,剩下的凝胶彻底用完,抗生素早被丘用了,所以接下来大概轮到他发烧了。

光斑落在少年的侧脸,他安静的拨着火堆,短而浓密的睫毛和着光尘飞舞,笔挺的鼻子下,唇峰线条优美,嘴巴微抿,唇珠却很丰盈。

贺呈感觉有些晕眩,蛇是没有毒的,大概是太阳太热烈了。

少年那处有些阴暗,他的手臂上寒毛竖起,应该是觉得周身寒凉。

“你冷吗?”贺呈问他:“我这里很热。”

“……”丘看了他两眼,然后慢吞吞坐在了贺呈的身边。

这边太阳有点晒,对贺呈来说,紫外线对伤口能有一定的杀菌作用,所以他必须得晒。

贺呈伸出一只手臂说:“我身上很热,过来吗?”

“哦。”丘坐过去,冰凉的身体贴近这个热呼呼的男人,他低声说:“我就靠一会儿。”

贺呈搂着他,军靴伸出去拨着火苗,怀里的人耳根通红让他觉得心情十分的舒畅。



贺呈:(╯‵□′)╯︵┻━┻去他娘的援救,谁也别来,别耽误老子谈恋爱!

丘小弟:呵呵,看我掘地三尺把那顶到我做恶梦的枪找出来一枪崩了这个色情狂的脑袋!哒哒哒▄︻┻═┳一┈━═☆┈━═☆┈━═☆

评论(8)
热度(118)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