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二十

“他是为我伤了头和背。”燕浮尘给燕添龙的后背敷药贴,然后打手上的药碗递到他嘴边,只有这样燕添龙才会乖乖的喝下去。他对燕添光说:“他中途醒过几次,迷迷瞪瞪的说要回老家,我骗他说就要到了,叫他别睡的太早……每次醒我都这么说,后来他说我骗他……再然后……没有药,没有米粮……他就没醒过来了。”

燕添光看着燕浮尘向来冷漠的脸上露出自责和悲戚,好几年不见,师傅好像变的不一样了。

看着燕添龙把碗里的药喝光后,燕浮尘稍有安慰:“那时他像是得了失魂症的人,人是活的,却没什么生气,他们都说添龙没的救了……”面对救命恩人的哥哥,燕浮尘羞愧难当:“添光,你放心,他要是真的清醒不过来,我燕浮尘能照顾他一辈子!”

燕添龙抬头笑的像开了花一样,黑黝的眼瞳发着亮光,忙不迭的点头:“好呀好呀。”他扯着燕浮尘的袖子不让人走,对着亲哥哥都没这份的亲昵劲。

叫燕添光看了心里又酸又苦,他是报着最怀的打算等添龙回家,一想到添龙回来时缺了手脚夜里就辗转难安。

现在的情形比他想的最坏的想象中已经好了太多,添龙也不是不认识他,但比起他叫着自己大哥,他更喜欢声音甜甜的去叫“尘尘”。

燕浮尘见燕添光的怅然的神情,他咬牙捉住燕添龙的手放到怀里,他搂着燕添龙的背说:“添光,我……你要信我,长兄如父,你若是同意,就让添龙入舍我帐,在我的地盘里,绝没人敢欺负他。”

“什么?”燕添光本就不机灵,听到这话还当没听清似的,他瞪大眼,又问了一次:“师傅……刚刚说话了吗?”

燕添龙配合的投进燕浮尘的怀里,下意识的把自己的天乾气息蹭到这个浑身香喷喷的地坤身上。“尘尘,亲亲抱抱哈!”

“我说……”燕浮尘住了嘴,第一遍他敢说,想再说第二遍时,已经有点后悔了,但是他话已经说出口了。

“什么什么,小统领要成亲了?”帐子里伸进两个天乾脑袋,一看帐内,平常从不让天乾近身的燕浮尘居然把一个天乾抱在怀里,这不是真爱是什么?

“小统领要成亲啦!”嗓门大的那个已经迫不及待昭告全营了:“大统领,您听见了吗?”

随即而来就是蜂涌进医帐的伙头营单身地坤,他们一个个都清秀白净,却围在燕浮尘身边不敢近身,个个脸上都是嫉妒和震惊。

“小统领!”地坤尖叫的扑上去:“你也要和臭天乾成亲吗!”

燕浮尘扶住他,冷不防右边又扑上来一个抱住他的腰嘤嘤的哭:“不要嘛,小统领不要被臭天乾玷污了……”

“呜呜呜……为什么要成亲……您这么完美……”

燕浮尘一时招架不住,给一个地坤抹了抹眼泪,拍了拍他的肩:“嗯……我的确有这个意原,你们别激动……先听我说……”

他是管理整个伙头营的,里面的数百个地坤,婚嫁俗事都是由他安排,燕浮尘对着天乾不假辞色,但是对着地坤都是温言细语,让地坤产生了被天乾宠爱的错觉,所以最招地坤的喜欢。

先前大家都以为他不会成亲,个个都按捺在心中,哪知他今日一提这事,地坤们就爆发了。

燕浮尘被围在人群中,游刃有余,还命令燕添光别凑热闹,叫他安心坐着别动。

他声音稍提对众人说:“不如我们出去说?”

地坤们擦着泪哭,对着他撒娇,让一直被当作空气的燕添龙看红了眼,一头撞过去叫把好几个地坤给撞散了。

“尘尘!”燕添龙凶悍的像是被抢了肉骨头的狗,他把人护在身后阴狠的瞪着这些小地坤:“尘尘是我的,谁敢碰我杀了他!”

地坤们被凶的一缩,一时间面面相觑竟不敢凑过来。

燕浮尘尘见此景,蓦然想到那日燕添龙也是这般挡在他身前,毅然决然的模样竟让他有些意动。

他叹了口气,摸了摸燕添龙的脑瓜子,一摸就摸到后面的伤疤处。

燕添龙疼的一哆嗦,委屈的望着燕浮尘。“尘尘是我的。”

“我不是你的。”燕浮尘纠正他的,摸了摸燕添龙激动到发红的耳后根,低声道:“不过你可以是我的。”

燕添光看着师傅带着地坤们出去,对燕浮尘轻松驾驭地坤们的手段十分佩服。他见燕添龙自发的拿着拐杖做着花大夫吩咐的“复健运动”,想上去帮扶一把。

燕添龙却提着他的领子让他又坐回去了,他羡慕的戳戳大哥的肚皮。“尘尘也会生的。”

“呃……阿弟,你……你真的喜欢小统领吗?”燕添光不知要怎开口,反正以燕浮尘强硬的态度,好像都不是由他决定的。“你真的要入舍吗?”

“哦,我是尘尘的。”燕添龙脸都红了,柱着拐的腿正努力的挪着无力的身体,他脸上露出陶醉的笑容:“香香的尘尘。”

“哎……”燕添光毫无办法:“我没问你他香不香,万一你哪天醒了,你要是发现……他不是你喜欢的……”

“坏大哥!”燕添龙瞪大:“不让我喜欢尘尘!”

“不是不是,我没这么说,我是怕你……我更怕小统领后悔,你……他官阶大你好几品,他是真正的将军,还有,你……你打不过他。”

“添龙,厉害!“燕添龙拍拍自己的胸,用力挺起来,做个傲气的男子汉:“添龙最厉害。”

这可就很难说了,燕浮尘嫁不出去的其中一个原因,那就是每次他比武招亲,没人能打的过他。

燕添光以为这事只是说说的,至少他回了伙头营的通铺后,并没有见到地坤们为此闹起来,他也觉得燕浮尘是会后悔的。

没想到,只过了好几日,外出数日的燕浮尘派送了一对毛绒绒的狮子过来,小狮子们躺在笼子里呼呼大睡,旁边放着数个大小锦盒和盆碗瓢锅。

“嗷呜……”小狮子稚嫩的吼叫着,引的燕添龙蹲在一旁也嗷嗷的学着乱叫。

事已成定局。


添光:什么,海……不添龙已经傻了十年了!(呐喊

浮尘:你清醒一点,你已经是老子的男人了!

添龙:OVO?

评论(7)
热度(61)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