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十九

李娴和燕添光成亲大半年,风夜北将军大胜的消息从塞北传到京里,随后出征的苍云军队除了主将回京复命,其他人陆续带着伤员回来。

伙房营里一番波波碌碌,地坤的脸上都带着不少笑容,他们中有丈夫兄弟父亲的都出去打仗,盼了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等这一刻吗。

燕添光挽着袖子在揉面,仗打完了,虽然生活没有变化,但是附近的村民都因为感谢苍云军驻守边关保国卫国,都将存下来的好东西送过来了。

他伸长胳膊在木盆里使劲揉这白面,灶台一侧是将他的身形露出来,粗布配着胸甲的短衣下凸出一个孤度。

他猜李娴那边也收到了信息,等她下次跟着送粮的军官来时,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会不会很惊讶。

李娴还说等他们老了,就把他接回城里去住,他还没去真正的大城里看过呢。

大约是思念让肚里的孩子也知道了,也在伸手踢腿表现存在感。

送饭回来的地坤羡慕的看着燕添光的肚子:“我方才过去,你猜谁回来了?”

“谁?”燕添光疑惑的想了想:“是哪位小将军先回来了?”

“是啊,是我们的小统领,他回来了,他还叫你做完了事过去一趟呢。”

燕添光听了十分高兴,手上的动作也快起来了。

突然,他动作一顿,眉头皱了起来。

师傅回来了,那……阿弟呢……

燕添光等了通报进帐,见到燕浮尘正在打扫屋子,他的样子没怎么大变,气质却不像以前那样张扬了,透着一点冷意,可他见到徒弟时,还是对他笑了。

也瞧到了燕添光的肚皮,更为欣慰了:“他以后得叫我什么?”他小心的戳了戳那耸起的肚子,力道轻的不得了。

燕添光让他放心的摸,见到燕浮尘的变化不但令他惊讶,也令他忧心。

“小统领,添龙他怎么样了?”

说起燕添龙,燕添光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搂住燕添光的背,对他轻轻的拍了拍,像是在安慰一样。“他在花大夫那。”

燕添光啊了一声,面上十分喜悦:“原来他回来了。”他终于放心了,他最怕的消息就是别人说他弟弟回不来了,现在知道他在花大夫那疗伤,连呼吸都变的轻快。

燕浮尘低叹口气:“走,我扶你去医帐看他吧。”

燕添光怎么敢让上将与师傅搀扶他,他还笑着说道:“我如今还能拿几十斤重的铜质,身体十分有力。”

苍云的功夫学好对他受过损伤的身体十分有益,燕添光能再次为李娴怀孕也是因为他刻苦练习分山心法的回报。

“小伙子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吗?”好像一直长不大的花大夫还是老样子,她掏出一串铃铛在燕添龙面前晃了晃,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燕添龙的目光跟着花大夫的铃铛看:“……我叫龙龙。”

花大夫收回铃铛,燕添龙就变面无表情,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指。

“你看,就是这样,一剂药灌下去,人醒了,但是脑子……”花大夫把铃铛放到燕添光手里:“就像刚出生的娃娃一样,需要引导才肯交流。”

燕浮尘道:“我原以为他一直半睡半醒的,花大夫的医术已经十分精妙了……”随军来的御医都说过燕添龙没救了,好在花大夫给了他新的希望。

燕添光摸着弟弟瘦到只剩骨头的脊背,以前摸的时候上面都是一块块的肌肉,一碰就硬胀着,但是现在什么都摸不到了,原本的浓眉大眼都瘦到脱相了。

“我觉得吧,和我的药没关系,他是有意思识的沉睡。应该是回到了军营的关系。回到他熟悉的地方,在沉睡中他觉得这是安全环境,所以醒了,这是人体一种自我保护意识。”花大夫努力用浅显的话为他们解释:“要是我有CT机……算了算了,我已经是这里的人了……哎……要是我师兄在,我可以建议给他开颅手术……”

“开颅?”燕添光害怕的搂住弟弟:“听着像是要打,打开脑子?”

燕添龙还认得自家大哥,他很配合的缩在大哥的怀里,露出一双眼睛单纯的看着满脸颓然的燕浮尘。

燕浮尘也觉得异想天开,马上拒绝:“算了,肚皮上的肉尚能缝上,可脑子劈开不就要死吗……”

燕家兄弟一脸惊恐的点头,燕添龙对着燕浮尘伸出双手。“尘尘,亲亲抱抱!”

“咦?!”

燕浮尘在其他两人的瞪视下,烦恼的用手捂住了脸,他不是害羞,他是气的。

评论(7)
热度(58)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