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十八

现在这个关头,成亲大典是没有了,一切都只能从简,李娴向燕添光许诺将来回乡了一定会补上,燕添光虽只是笑笑,别提心里有多高兴了。

他这是二嫁,可是媳妇却是顶顶好的,军中的日子再艰苦,珍重的人在身旁,还有什么好报怨的。

他花了些钱向十里外的小村里找了农夫买了许多鸡蛋,又买了几节红纸回来,将鸡蛋都刷洗煮了然后染上红色。

煮的空闲时就在旁边叠着纸元宝,用来晚上烧给家里过世的老人,好让他们知道自己的近况。

原本这些过年就上报过了,不过他又要成亲了,所以给祖宗再送点钱,求他们保佑李娴在战场上顺风顺水。

李娴回来时见自己的丈夫坐在烛灯下折纸,她走过去,从背后搂住了地坤。

燕添光毫不意外,李娴进来的声音他早听到了。

李娴见他对着这么小的灯折便提了提油芯,让室内更明亮了一些。“不必省着这点油水钱,眼晴坏了可不值当。”

燕添光为她取下沉重的铠甲,将汤水递给她喝,闻言道:“正因我折了数次,闭着眼都会,才省着这油灯。”

李娴叹了口气,她们夫妻俩都是谨慎的人,明明有金子可花,却还只敢紧巴巴的那点油钱,她倒随意,就是想让燕添光吃用的好一些。

“燕大哥,我以后一定让你用上最好的。”李娴亲了他一口,笑嘻嘻的进了屏风后换了常装。

燕添光嗔了他一眼,拿了一个饼子放到李娴碗中。

李娴分了一半还他,粗茶淡饭,丈夫还要分一半吃的给她,李娴可不听,她还要把燕大哥养胖以后方便生娃娃呢。

小夫妻昨日就将帐弄好了,今天才住进去,有些不大适应,睡前,李娴在床上拍拍打打,生怕有个虱子脏虫子长出来。

燕添光见她在床上爬来爬去,便笑道:“娴妹,我昨日讨了花大人的樟脑过来擦了一遍,应该是没有虫了。

却听李娴说:“这是我们的新房,我自要打理好,不能害的你跟了我受委屈。”说罢,将床上的褶皱抚平,然后掏出两块鲜红的鸳鸯枕巾放在荞麦枕上。

那红色衬的李娴像朵花似的娇美,叫燕添光看红了脸,只听妻子已经侧躺下来招他过去:“过来呀,夫君,即要省油灯钱,那就早些睡下罢。”

燕添光羞红了脸,转身去前面吹灭了灯,然后小心的往床上里侧爬进去。

方才躺下,就让这霸道的女天乾给骑了上来。

女天乾骑到他的腰上,没头没脑的把他亲了一遍,叫这地坤晕头转向,身上的茉莉气息越发香浓。

李娴靠在他的胸口上,捏捏咬咬,然后问他:“燕大哥,你说咱们的孩子以后跟谁姓呢?”

燕添光的气息有此不稳,他抱住自己的天乾蹭了蹭:“我听娘子你的。”

“那就姓燕好了,小名叫乖宝好不好?”

“……”黑暗中,燕添光的眼泪一滴又一滴的落到枕巾上。

这是巧合吗,还是娴妹听添龙提过,不然……他们以后的孩子怎么也叫乖宝?

乖宝,你还愿意让我当你的爹爹吗……

“咦,你怎么哭了?”李娴摸着他的脸就是一片湿,十分疑惑:“燕大哥,我今天可没打算欺负你呀。”

燕添光抽着气说:“娴妹,你也知道,我过往的不堪,我还有一个无缘的孩子……”

你……你就一点都不心存芥蒂,不嫌弃我吗?

“燕大哥说什么傻话呢。”李娴一听他口气就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了:“我疼惜你还来不及了,傻郎君,听我的吧,就叫乖宝了。”

燕添光擦了把泪,搂紧了怀里的女天乾,哭的冰凉的鼻头细细的嗅着李娴的女儿香。

他要记住这个气息,这是他的天老爷,他爱的人。

评论(6)
热度(70)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