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十七


李娴等燕添光睡醒了,然后把迷糊的人从被子里拉出来。

燕添光睡的迷糊了,还以为昨天和李娴是春梦,结果一醒来就发现腿脚酸软,眼晴也是肿的,只能眯着看眼面前的女天乾。

他痴痴的说:”原来是真的啊,娴妹回来了。”

“对啊,你屁股还疼吗?”李娴摸了把燕添光的脸,掐了一把。“我的燕朗君,什么时候嫁给我啊?”

燕添光把脸埋进被子里:“……这个……我和你……还没成亲就……”

“没事,没人知道……”她搂着他说:“你只要燕浮尘来之前把味道给消了就行……”床单今天就拆下来洗掉!

燕添光靠在她身上,语气忧伤:“阿弟和师傅……还能回来吗……”

这是个沉重的话题,两人只能沉默。

李娴能回来是幸运,可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好运气,燕添龙和燕浮尘若是真的战死……似乎也是意料之中的事。这种念头,最好一刻也不能多想,想的越多越难受。

半晌,李娴吻着他的额头说:“我会一直陪着你。”

燕添光脸红的推开她:“几时了,我得起来把底下垫的给拆了……脏呢。”

李娴笑嘻嘻的回他:“天才刚亮,我先回去了,一会儿下午我叫人过来给提亲。”

她捡起放在一边的包袱解开说:“我这两年出去,还是有点进项的,安禄山这个狗贼,手下的人个个都镶金带银。”

她拿出一大块比巴掌还大的铜块,递给燕添光。“你也不用嫌这不是正当来路……这都是我从他们身上刮下来的。”

燕添光捧着那铜块一哆嗦,手都颤起来:“眼……眼珠子?”

“想什么呢!”李娴嗔他一眼,手劲一握,生生把外面的铜皮给捏烂了,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灯油也舍不得点,就借着丝微光,看到手里那物透着点暗金,间或有荧光闪过。

“这是……”燕添光睁大眼,把东西递到眼前。“金子!”

“可不是止是金子,还有宝石呢,我怕被人发现,自己把那些东西给融了……我跟你说,这原是两个金酒樽,前朝的东西……”李娴说话很小声,却边说边得意的笑:“那些傻蛋光挑那些珍珠绸缎还有亮晶晶的宝石抢,结果被军长给收缴了一半上去,我就不贪心,把酒樽捏坏了就当着他面拿走了。”

燕添光哪里摸过大金子,银子都是让他攥手里左看右看,别说这金子了。他边看边叹:“我就见过金线,没见过真金子,让我尝尝是什么味……”

李娴来不及阻他就听到一声轻磕,她家傻汉子还真咬上了。

燕添光傻笑两声:“原来金子是这个味。”甜的……嘿嘿……发财了……

李娴让他逗笑了,“你拿着,去置办些好东西回来,等我提亲过来,你得都弄好,这金子就让人给你打个大金项圈套着,给人显摆着多好看。”

燕添光抿着嘴笑,他刚才笑太开心了,牙全露了,见李娴盯着自己,格外羞涩。

“娴妹。”

“嗯?”

燕添光抱着金子问她:“娴妹的眼睛怎么会发光?”

“因为我夜里能看清东西,你就看不清了吧,花大夫说了,多补点维生素,什么鸡肝啊猪肝啊要多吃……”

“我们那村的人都看不清啊。”燕添光靠着李娴软绵绵的胸蹭了蹭:“我习惯了,就是觉得娴妹的眼睛漂亮,哦……像,像小统领教我说的那句,‘秋水美人’。”

李娴亲了他一口说:“你放心,咱们现在有钱了,等咱们的事成了,龙肝凤胆都给你弄过来。”

她看天色终于要亮了,很舍不得要和情郎分开。

“你快去吧。”燕添光说:“我也去找军长……要间夫妻帐子。”

“行行,这事你一定要办。”李娴一听这个就高兴,她三两下套完靴子军甲,猫着腰就掀开帐子跑出去了。

燕添光也扶着腰下床,把床上收拾一下,屋里清扫几番,手里的大金子装进一个瓦罐里放在床下,放在燕浮尘的床头下,没人敢动。

军中有些丧天乾的地坤搬出夫妻房后,什么柜啊椅啊还留着,燕添光趁那些东西还没卖掉,自己先去定下了,然后他又提着一只兔子去找军长,让他帮着弄新帐子。

这事下午刚弄好,就有地坤跑过来找燕添光了。

“添光添光,你有喜事到了!”那个地坤笑着向他道喜。

燕添光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脸马上涨红了,起身就向自己伙房营跑去。

果然,伙房营外围着一圈人,黑漆漆的铁甲中央的李娴一身红衣铠甲,端的飒爽英姿,风骨傲立。

她却下放着两只大鹅,两只鸡,还有果干几包,都是用红布包着的,这一对一对的家禽让人一看就懂了。

“添光,恭喜呀!”

“恭喜恭喜!”

“添光的运气真好……”

在众人的撺掇下,两人站在一块,矜持的相互拥抱了。

“我要高兴疯了。”李娴紧紧的抱着他说:“你终于肯嫁我了,我想了快三年了,你终于应我了!”


评论(7)
热度(79)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