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十五

最近日子仿佛太平了一些,马上就有人来找燕浮尘打他徒弟的事了。

燕浮尘收了个比自己还大几岁的徒弟,也不嫌他只是个伙房的地坤,自己有什么也照着努力教,并没想真把燕添光教的和自己一样,就只是……怕自己的本事后继无人。

毕竟他年纪也不小了,平常跋扈不守礼教,所以到现在也没人有这个胆子来求娶。

可自听说他收了个徒弟后,没想到,近日有不少人来向他求娶燕添光,大概以为燕添光能得他的赏识和本事,应该也是不错的。

燕浮尘被问的烦了,终于把人叫过来,把那些零碎的帖子扔到燕添光的怀中。

“你自己看罢,哦对了,那个李娴回去了是吧?”他和李娴还是一道比划过的,比起苍云偏防守的功夫,天策的枪法那就像疯狗似的,挥出去都不要命一样。

李娴走了还叫燕浮尘不心虚了,他也不是有心要拆散别人的,实在是问的没办法了,而且时间长了,徒弟身子要坏了,怎么叫人安心教习功夫。

燕添光的话越来越少了,他现在除了在伙房做事,晚上就是小统领的心腹,端茶送水这些小事,都是他来办的,有一些未来及处理的事他也帮着做过。

但比起他兄弟燕添龙来说,自然是不一样的,连燕浮尘都暗自看好。

“……我,不识字。”燕添光像是烫了手一样,把帖子给扔开了。

“你还是看看吧,这些人我筛过了两遍,有几个是不错的。”燕浮尘说:“你的身体是不能再拖了。”

烛火下,燕添光望着帖子的眼神熠熠闪动,仿佛有泪光。

春初,李娴来过一封信,她走时正好是冬天中最冷的时节,就那么匆忙的回了李营,像是被燕添光赶走了似的。

信上说她那里形势不大好,请求燕添龙为他大哥找一门好亲事,为了他的身体也为了他能过的开心。

燕添龙看了又气又好笑,说自己大哥的婚事要姓李的来操心。又转头瞧自家大哥的神色,果然瞧哥哥一脸哀伤,便住了嘴去找燕浮尘,让燕浮尘来哄人。

燕浮尘只得使劲操劳燕添光,叫燕添光给自己当小厮一样,忙的团团转,让他没空为情伤身。

燕添光在夜里偷哭了好几回,他睡在燕浮尘的帐里,燕浮尘睡床,他睡在床塌下面,躲在被窝里没声音的哭,脸上的皮都哭红了。

而现在的夜里,他躺在被中,手上摸着李娴送出治冻疮的小瓶子,嘴里不间断的喃着地藏经。

他现在吃东西一滴油也没的沾了,因什么都不能做,反倒只有念着佛经求亲人平安了。

又因字写的不好怕佛祖生气,所以只敢念经不敢抄,毕竟纸对他来说也是很奢侈了。

燕添光想随着师傅一起上战场,却让燕浮尘给驳回了。

“你杀过人吗?”

“不曾……”

“我知道你会杀鸡杀猪杀羊,但是杀人不一样,杀一个人,心头罪孽深一重,哪怕是敌人,血腥早已染上双手,我送你的刀,是叫你来护着自己的。”燕浮尘语重心长道:“回去穿好军装,护着你伙头军的兄弟和我们的粮食,这么重要的事,你敢不出力?”

“哥哥,我也去了,燕浮尘是你师傅,我会看顾好他。”燕添龙用力的抱了抱大哥,随后头也不回的骑上马赶过去追上军队。

他求佛祖,要阿弟和师傅平安无事,再求李娴时,怕佛祖怪自己贪心,愿意舍下寿命换李娴安然无恙。

伙房营的人受他感染,也渐渐的学他无事时就念几句经,为自己的亲人求福求平安,心里安慰也是一种慰藉。

燕添光去花大夫那送饭时,看着花大夫手里拿着一条大腿叹气,他已习以为常,再不会吓的打翻饭食了。

人是会变的,他已经变的不懦弱了,那支苍云军出征往北已经近两年了,他收不到弟弟和师傅的消息,心底慢慢涌上绝望,连人都变的像块石头一样了。

帮花大夫找药时,翻开固元丹的柜,里面的木头散着阵旧的气息,外面看不出来,整个抽屉拿下来时,上面印着一个淡淡的血手印,叫人看着心慌。

那是李娴以前留下的,知道自己身体不好,还偷了花大夫的药给他。

李娴是他见过的最好的姑娘,女人,只怕自己没有福气,可他愿意将自己仅剩的福全都送给她。

“阿娴姑娘……”燕添光日渐干枯的心注入一丝暖意,他伸手擦去那个血印子,泪水滚落下来。“……对不起。”


评论(4)
热度(75)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