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十三

水汽蒸腾,整个伙房都是雾气,伙头军们身影在厨具间穿梭,食物的香气令人口舌生津腹中顿时饥渴。

负责烧火的燕添光坐在灶膛前添火,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忧愁,眼角湿润,似乎偷偷哭过。

两日前,燕添龙回来了,他是受了重伤被送回来的,和他一个小队的几人同样身负重伤,还中了毒,到了现在还未清醒。

每日只得用清汤灌进毒中,听花大夫说,若是十天半月不醒,毒未解人就先饿坏了。

他着急也无计可施,根本什么也帮不上,花大夫说他的弟弟能不能熬过这一遭,只能看天意了。

“好香啊,莲子的味道!”

“腊八粥的味道……我好想念……”

煮好的粥都要给士兵和附近的村子送过去,一年一次的腊八粥已经算是难得的美味道,别说这战事要紧之时,粮食都很珍贵。

手里一热,燕添光呆呆的看着手上的陶碗。

转头见燕浮尘对他笑道:“别难过了,吉人有天相,你多吃些,急坏了身体怎么照顾你弟弟。”

他平常就管辖着伙头军,来伙房时就觉得所有人都热火朝天的做饭干活,惟见雾气中燕添光的神色很不对劲,

燕浮尘在他身边蹲下,伸出手去烤火,他一伸手,就能让燕添光看清手上的伤疤,他的小指是截断的,也就是说,燕浮尘只有九个手指。

“记得那次练刀时,你问你什么时候能当兵……”

燕添光收回目光,低下头:“我想当兵,想和弟弟一起上战场,想光耀门楣,但是……我只是一个地坤。”

燕浮尘笑道:“你早就是苍云军的一员了,前朝薛礼不也是投身伙头军,却能够单枪匹马白袍着身成了大将军,没错,他是个天乾,可英雄总不论出身,我当年……也不过是个乞丐而已,幸而大统领将我捡回来,他老人家也想不到,我苦练二十几年刀法,为的就是能与天乾平起平坐……”他看着灶膛里旺盛的火苗,笑道:“前年得了西域五毒教相赠的解毒药,一早让花大夫混着水喂给伤员,现在只能看他们的运气了。”

燕浮尘并不是真正冷漠的人,他长的很俊气,相比一般地坤的秀美自带一股凌厉之意,并不输天乾半分,相反还很受地坤喜欢。他对燕添光说:“我也没读过什么书,说不出大道理,只是想让你明白,你我都被世人当作无用之人,可我偏要争一争。”

燕添光却还是想哭:“我懂……我懂小统领的意思,可是……我刀练的再好,弟弟要是不在,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哪有什么脸去面对去世的爹娘……”

燕浮尘终归不是常人,他的意志坚强无比,他一心想要成为比天乾更强的人,似乎已能够做到了。可他燕添光,却普通的如一粒尘埃,他不敢反抗天乾,只会哭,只知道哭。

“那你想不想报仇?”

燕添光抹了把眼泪,即便性格懦弱,可他竟然也能坚定的点头:“添龙生死未卜,我恨不得将那匈奴的血肉生吃了!”

燕浮尘道:“那便喊我一声师傅,只要我会的,我都能教你。”

周围人知道燕浮尘收了燕添光这个徒弟,纷纷上来道喜,却没人嫉妒他。他们之中也有爱耍刀枪的,却都没太多心思去整日钻研,地坤们都觉得自己好好嫁人才是正道。

如此看来,燕添光在地坤群中尤为上进,一旦有空必然能在后厨院中望见他练习刀盾,这份诚意自然让燕浮尘十分赏识。

李娴怕还不知道这事,燕添光热血过后,心底涌上恐慌。

像燕浮尘这样的算是地坤中的异类,如今他也梦想成为这样厉害的人物,不知李娴会不会理解他。

这样一想,都不敢去医帐那里送粥了。

他真的很怕李娴再做点什么……自上月情热那事之后,李娴更加肆无忌惮的撩拨他,这个月月中即将到来,燕添光一想那事就两股战战,脸红的要滴出血来。

他正在帐外乱转,帐中的李娴闻到她喜爱的茉莉味,马上放下手上的药出去找他。

她见到燕添光局促不安的神情,一见她马上就低下头去,李娴微微一笑,想一把将人拉过来,

结果燕添光下盘很稳,没能把人拉过来,只好自己投入燕添光怀中,使了劲的吃地坤的豆腐。

好腰好屁股,月中什么时候到,她要等不及了!

“阿娴姑娘……”燕添光张着手让她抱着,他慌张极了却不敢推开对方。

李娴就爱他这样子,她就喜欢欺负燕大哥,要不是这里人多,早被她按在地上下其手。“燕大哥的味儿真甜,是不是那个要来啦?我这两日给你熏了不少帕子,后面要是空虚了还能堵堵。”

燕添光瞪大眼睛,眼泪都含在眼中打转,这般羞人的事她怎么好拿出来说!

他抬眼一看,却见到不远处的医帐门口,有一个人捂着伤口望着他们俩。

燕添龙因上身带伤,只裹着绷带并没有着上军甲和袄子,他站在帐门口,看着兄长与好友相拥,脸色铁青,不知是冻的还是气的。

在大哥发现他后,脸色煞白,吓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评论(5)
热度(85)
  1. 噜呀撸阿阿一朵小红花 转载了此文字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