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八


辛辣的汤水服下,喝到碗底时剩一些渣籽,燕添光伸出舌尖把碗给舔干净了。

燕添光用布巾用力的绞着自己干枯的发丝,他的身影透过烛火映到地上,扁扁身影很单薄。

屏风隔断的一旁是亲兄弟添龙在守着他,他脸色哀伤,不再如来时那般意气风发,眉宇间透着自责与懊悔。

“大哥。”燕添龙喊了一声,双膝跪地,脊背挺直。

燕添光歪头往外看了一眼,神色惊吓到:“你跪我干什么?”

燕添龙晃晃头,只觉得前几日的作为令他羞耻,他居然把从小拉扯自己大的亲哥哥给当作了外人对待,因这两年收不到大哥的消息,对自己不闻不问,心中气恼以为他早把自己给忘记了。

他还把大哥给骂哭了。

燕添光匆忙擦净身上的水,然后穿好袄子出来,在将脸上那灰灰的颜色洗下来后,燕添光不但白了一些,整个人也像放光了似的,突然俊了许多。

只可惜他额角,眼皮上却有着细碎的粉色肉疤,好似蛛网般的疤痕,着实把一副好相貌给糟蹋了。

他趿着布鞋将燕添龙这大个子给拽了起来:“你要跪就朝着爹娘跪,哥哥是命不好,你跪我会倒霉的。起来。”

燕添龙一站起来,就比燕添光高一个头,是个真真正正的八尺男儿,他低头只能见到大哥那细弱的脖子,并未瞧错眼,那后颈一块确实有道深深的疤痕。

他一张口,声音也因痛苦而沙哑:“你会……会很难受吗?”

天乾能随意标记地坤,地坤也因为有天乾的照应而由弱变强,一般体弱的地坤都早早嫁人让天乾标记,标记对于地坤的身体能够加强延寿,年纪越小的地坤怀孕越容易,但是生产也就更艰难,反倒是成年后再被标记的地坤身子骨强健,虽不易怀孕,但怀上了必定能安全生产。

被标记有好处自然也有坏处,若是自己的天乾死了,作为地坤的那一方要么匆忙改嫁,要么只能承受一两年比之标记前更痛苦更可怕的情热期。

失去天乾后的地坤,后脖子那的标记对于他来说……是自由的枷锁,如同烧红的铁烙印记在后颈中,一旦苦痛折磨着身体和意志,再深沉的爱意都会化为怨恨。

燕添光笑了笑:“我没事,一开始是不舒服。”身体上的伤痛而已,算不得什么,他又没有断手断脚,厌恶的丈夫已经离世,他又没因为落孩子而丧命。

添龙还在关外呢,他怎么都要撑着等到弟弟成为大将军回村,光宗耀祖。

燕添龙眼里含着泪光:“我侄儿在哪?”

添光眼神怔忡,透着恨意道:“被他夺去卖了那喜欢吃死孩子的富人家里……我起不来床,眼睁睁看着乖宝被他抢走……刚成亲半年,他还是好的,却不知去哪里学了赌,他骗我拿钱去做生意,却是去城里花个精光……我不给他,他就要掐死我……还好,还好……他死了。”

“我以为……为你找一个没有公婆,还能入赘的天乾,能让你不被他欺负,没想到,还是我害了你。”燕添龙一把掌挥到自己脸上,一片红印马上显出来:“哥,都怪我,怪我!你打死我罢!打死我!”

“哥哥从来没有怪过你。”燕添光捏着他的手不让他再伤害自己,他从柜中拿出一件小小的衣服,放在燕添龙的手中。“这是乖宝的小衣服,丝缎做的,我本来打算……让他周岁时穿上去。”

他含着泪想,还好那个人死了。

是他命薄,做不了乖宝的父亲。

乖宝一定恨他……他经常梦到乖宝在怀里,叫他爹爹……

燕添龙抓着那件小衣,放到怀里,眼泪沾湿了缎面,上面的绣了一颗金灿灿的小花生,明明是这样的可爱。

燕添光抱着弟弟的背,他的声音平淡,曾经痛苦的往事不可追,他宁愿忘却这一切。“哥哥只想你好好的,乖宝一定也喜欢你这个舅舅。”                                        

燕添龙眼里闪着泪光,脸上却是笑的:“这你不说,我也知道,乖宝一定喜欢我。”

得知燕添龙又要回去,不知从哪听了消息的罗屠夫提着两只鹅上门前来,他脸上好像带着喜气,似有预感好事将成。

燕添光躲在厨房没有出来,燕添龙便与他在院中谈话。

他贴着门板就能听到两人的谈话。

罗屠夫先前嫌他带着弟弟不好,这年头战事多,燕添龙死在战场上还能拿到抚恤金,要是没战死,那落的残疾肯定是要被送回老家,也得不到什么钱,罗屠夫要是娶了燕添光还得顺带养一个残疾。

所以先前他几次劝燕添光忘记那个弟弟,叫他不管了。

燕添光的相貌也不是顶好,但是能吃苦头又老实,家里有正妻,可那婆娘好吃懒做,他是想讨个勤快的回去给自己当老婆又打下手。

如今见燕添龙威风凛凛,眉间带一股领袖气质,罗屠夫心念动了几番,趁人没走,马上上门来提亲了。

燕添光缩在厨房,十分担忧添龙又要把自己嫁出去。

是了,他一个寡夫在这里确实过不了好日子,但是若让他再嫁别人,他原先是正妻的位置就成了妾,方才罗屠夫还许诺给他一个平妻的位置,才让燕添龙稍作考虑。

燕添龙深思一番,忽见身后动静,便看到厨房的门开了一道缝,大哥露出小半张脸孔,眼晴忧郁的看着罗屠夫。

那罗屠夫还在夸夸其谈,将自己吹的如何,又将自己的猪肉铺子吹的多好,他家确实比一般人富裕,要不怎么能吃的这么胖,听他言语,他家那个婆娘也是胖妇人。

燕添龙沉默半刻,挥手便让罗屠夫带上自己的东西走了。

那罗屠夫并未死心,手心一露便是几道银光,碎银子一大块,看着确实有点分量。

燕添光对着灶膛里的火发愣,厨房门一开,见弟弟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口,头上的翎毛能将门都顶穿了。

哪怕在家,也要穿着军甲,真是个俊朗神气的小子。

其实燕添龙这次回来,作哥哥哪里愿意他再回去打什么仗。

兄弟见面不易,他知道添龙走前一定不放心自己,非要把自己安顿好了才肯走,燕添光哪里不懂他的心呢。

他看着弟弟突然笑了:“你把那人叫回来罢,就说我想嫁了。”



八十老太夜半祼写女尊,寒风中精神百倍

评论(17)
热度(124)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