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A男O《霸道女痞的壮壮夫郎》六点五

燕添光那日将毫不留情面的将李娴赶走,立刻冷汗落下,生怕李娴发了火要打自己一顿。

他睡的是李娴的房间,李娴的床,客人理直气壮的将主人赶出屋,可他明明只是因为体弱不好走动才被收留几天。

燕添光喝下那几碗苦药,脸色也不见好转,仍是病怏怏的模样。

李娴也许只是玩心重,又或是同情心泛滥,她只是觉得自己可怜才想把自己纳入后院,帮扶自己好友的兄长,她绝不是因为喜欢自己。

李娴的好意思燕添光心领了,他不愿意以这样的原因被帮扶,若是有的选择,燕添光下辈子绝不再做地坤!

待身上力气多了,燕添光将李娴挂在墙上的甲胄拿下来擦试,每场银甲的边边角角,上面带着生绣的血迹或者泥痕,他都一仔细的处理干净。

他还能做些别的报答这个女人吗?

好像没有了。

倒是李娴昨晚悄悄进屋,在他床头放了一双兔毛手套,未将他惊醒,可这份心意却让人羞愧。

燕添光哪敢再收她的礼物,兔毛手套再暖和,也不适合身躯残破的自己,他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

李娴见他态度不再生硬,又见燕添光将自己的甲胄保养得当,心道自己眼光真是好,如此贤慧郎儿,偏巧让她喜欢上了。

饭间,两人再度一道用饭,燕添光避开她火热的目光,咽下酥肉,喉头因美食而发甜,他看了一眼李娴,小声道:“我下午便回家罢。”

李娴轻拍了下桌子,燕添光肩膀一缩,眼神惊慌的望着她。

李娴也看他,她原来是脸上带笑的,此刻却神色无奈,柳叶弯似的眉撇成了八字:“怎么,不想见着我了……”

燕添光连道:“不是,我不想你付两份房钱,我以前听添龙说过,你们每月也就这一点进项,这些日子你为我买药,帮我买火碳烧着,已经花费许多,不必……不必为我这样的人浪费银钱。”

“你这样的人?”李娴放下饭碗,她有些吃不下去了:“你怎么样了?你杀人放火了?你骗人谋财了?”

燕添光嘴微微张,他脸色微红,并不愿意被误解:“这些……我没做过……”

“那你是怎样的人?”李娴微叹一口气:“你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辈,你是我李娴看上的人,我喜欢的男人,为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一些银钱,又算的了什么。”

如此大方告白,比之前几日的冲动表意还要强烈百倍,燕添光捂着急跳的心口,傻呼呼的看着对面的女人。

她真的是喜欢自己?

不该的,她不该这样。

燕添光坚持已见:“你不让我走我也要走,我饭后要去衙门那边寻人。”

李娴自然不愿他走,若燕添光要办事,她甘愿跑腿。“你寻谁?”

“我寻那位曹姓主簿,我想问问他,这些年我托他给我弟弟带的银钱,都去哪了?”燕添光抬起头,眼中闪着一点两点的怒意:“我不愿添龙误会我,此事,我一定要去问个清楚。”

李娴思量三分,道:“你说的可是那个脸圆胡子三撇的胖子?”

“是他!”燕添光起身,却被李娴捉了手按了回去。

李娴捏着他冰凉的手指,抚过上面痂块,燕添光冻疮未愈,被捏的麻痒非常。

“那你这钱,是要不回来了。”李娴温言道:“添龙晚我两天到,自然是不明情况与衙门那帮子人称兄道弟,现在好了,酒也喝了,饭也吃了,兄弟都做过了,你再找上门,也是无处去说的。”

燕添光抽回手,紧紧的捏在怀中,他委屈的扁着嘴,气的胸口一起一伏。

他不能扫了添龙的面子,但是这几年的银钱即便不多,也是他在那人死后再一点一点赚回来的,添龙在外面当兵,吃不好穿不暖还要上阵杀敌,军人的日子自然不是舒坦的,他的钱却全被那些人吞进肚中。

都怪自己不好,偏信了那人的话,他以为托着衙门里的人就是最正经的法子,却没想到,那些人才是最贪婪最不可信。

李娴望着燕添光的眼睛,却不见他有半分气馁。

燕添光抬起眼,他的眼睛依然明亮温厚。“我要去衙门,我要亲口问曹大人,他把我的银钱弄去哪了!”

李娴对他笑了笑道:“那行,你需得带上我,若他们动手,我以一敌十,你一根寒毛都休想被伤到。”

真是可靠……燕添光不敢再看她,心里却毫不怀疑的信了李娴的话。

果然,这样的好姑娘,怎么能让自己蹉跎了,她该遇到最好的地坤。




评论(6)
热度(95)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