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保姆18》完结

还是雨声。

茨木睡的感觉很闷热,他翻了几个身,湿发粘在裸背上,终于,忍不住热醒了。

“呃……”那里好痛。

茨木坐起身来,看向葫芦外,天是暗沉的,稍微探出头去就能够看到云里面的闪电。

茨木低头摸了摸自己垂软的小茨木,又往下面摸了摸凹陷处。

居然没有裂,也没有流血……

葫芦外的树影一晃,酒吞在葫芦口那倒垂着挂下来,就像两人初次相见一样,那时酒吞还不像现在这么高大强壮。

“啾……”酒吞看到茨木精神的样子,松了口气,他爬进葫芦里,身上坚硬的鳍把葫芦划的一道又一道。

茨木伸出手把他拉到身边,两人亲昵的蹭了一会儿。

酒吞吻着茨木的脸颊,凉凉的触感倒是让觉得闷热的茨木觉得舒服不少。

酒吞睁着一双琉璃眼,坚挺的鼻尖从茨木的下巴蹭到胸口上那瘪瘪的两颗小豆子。

茨木马上感觉酒吞下腹那又突出来了,他立刻挡住酒吞摸到臀的手:“别……我,我还没吃饭,我才刚醒啊。”

酒吞抱着他咕叽的说着:“咕,咕,就蹭蹭。”

茨木马上转移话题:“你还没说你套在小酒吞上的那个套是哪里来的?”

“唧!”酒吞马上拿起旁边本是用来盛装食物的贝壳碗挡住自己的脸,然后悄悄的从旁边露出一只眼看茨木。

“……”茨木总算明白为什么酒吞喜欢这么偷看他了,这明明就是心虚的样子!

人鱼真是太好懂了……

酒吞一边挡脸,一边啾啾的叫,声音里有点急又带着点小得意。

“拿出来!”茨木凑过去:“不拿出来,就……就不让你抱了。”说着就要撤出酒吞的怀里,还把他的大尾巴搬开。

“啾?”酒吞的尾鳍轻轻的拍着葫芦壁,这个葫芦也应声摇晃起来,茨木还没站稳又被酒吞掳到怀里摸了一把。

“好啦……”茨木红着脸,手指轻轻的搓着人鱼那条尾巴上漂亮的血色鱼鳞:“你从哪来的工具……用完是不是……以后就没的用了?”

“不,不会。”酒吞带着茨木的手,放到自己腹下,挺了挺腰推开三角鳞,里面的小酒吞马上就弹出来在茨木的手掌里胡乱扭动。

跟条蛇似的……茨木红着脸摸索着,果然发现茎体外貌似套着一层薄薄的东西,细看之下又看不出是什么,倒是把小酒吞弄的更的粗大了,而那层薄膜延展性很强,并没有卡的酒吞难受,也没有裂开。

酒吞正想推倒他,却被茨木一把团起塞回腔内。

“呜……”酒吞委屈的摸着三角鳞,很想弯腰舔舔自己安慰下它。“茨木——它很乖……”

茨木红着脸说:“我知道它乖,但是我的……我的那里也要休息的你知道吗?”

“唧啾?”一听到花,酒吞就兴奋的窜出去了,他要去摘好看的花给茨木,传承里,让伴侣高兴就是这样做的。

可惜的是,他摘不到几朵像样的好花了。

虽然是夏季,但是热带雨林的雨水太丰富了,湿地植物虽然多,花却开完就谢的。

人鱼看着手心里残败的野花有些挫败。

酒吞坐在石块上,砸在人身上很疼的雨点落在他身上并没有什么感觉。

他望着灰蒙蒙的天空,脸上露出一丝凝重。

茨木顶着一片大叶子出来,他在酒吞身旁蹲下:“酒吞大人,你在想什么呢,表情这么严肃?”

酒吞换了个边,把大尾巴搁在茨木腿上。

茨木无奈的接尾巴抱着,酒吞的头发很实用,叶子放在酒吞头上,自然而然的举起来了。

他看向上方的繁茂的枝叶,笑道:“最近似乎很少看到小动物了。”

“啾……”搬走了。

“这里真好……”茨木靠着他笑道:“我很幸福啊,比任何人都多了万分的幸运。”

“啾!”我也是。

“我想吃烤扇贝,要放粉丝,葱,甜酱。”

“唧唧?”那是什么?

“我……”茨木正要解释,耳边一声巨响,天空闷雷猛的一响,他眼看着对小河对面一颗木被雷断了,密林上方一股白烟冒出。

空气里传来一股烟味,那颗倒霉的树有一半被折断下来,落到河里后顺着湍急的水流飘走了。

“这……”茨木还未回过神,酒吞已经把他拉起来,推着他去葫芦里了。

“啾啾,雨。”酒吞把叶子放在茨木头上,然后游到河对岸去灭火了。

要是真着了火,天灾这种东西,哪里是几场雨能阻止的,酒吞必须在火势还未大起来的时候先把火灭了。

这大雨下了十多天,却没有停的迹象,茨木猜测,要是再下久一点,一定会发洪水的。

一有这种念头,这几天来茨木就担心的睡不好觉。

今夜想来想去也睡不好了,茨木爬到葫芦口去喊酒吞。

酒吞湿淋淋的爬进来,一点也不像是被打扰到睡眠的模样。

茨木把他的担忧说给酒吞听:“你说会不会发洪水?”

“唧……会。”酒吞惊讶的看着茨木开始收拾起东西来,他歪着头,观赏茨木撅起屁股背影。。

“我心里很不安,我觉得我们应该搬走。”

酒吞眨眨眼,并没有发出反对的声音。

其实他早有这个想法,不过茨木住在这里比住其他地方相对来说要舒服的多,他还想让茨木多在这里住几天。

的确,山洪爆发十分危险,他比谁都要预先能料到,而反应没他机灵的小动物们也早就已经举家搬迁往平地上去了。

茨木一边叹气一边把自己平日里研究发明的厨具收起来,用草绳捆好。

“我们什么时候走啊?”

酒吞把他推倒在草垫子上,手掌轻柔的覆上他的脸:“睡觉。”

“那你不能离我太远。”茨木捏着他的蹼说道:“睡醒时我想看到在你我身边。”

“啾。”酒吞俯下身吻了吻他的嘴唇,舌尖轻轻的舔他的脸颊:“我,在。”

茨木感觉他舌头里喂进一个甜甜的果子,是他经常吃的那种,酒吞和他说过这果子吃了晚上能睡的特别香,安神效果很显著。

茨木听话的闭上了眼睛沉入梦乡。

苗苗坐在海岛上的小石头上,雨滴落在身上,他的身边围满了海豚,争着抢着要指起脑袋被这混血人鱼抚摸。

苗苗满脸稚气的一个个摸过去,吹着胸口的哨子叫海豚们排好队。

一只海鸟落到他的身边,苗苗的脸上落出一丝惊讶,又语速飞快的说着:“请转告我的父亲,苗苗会管理好这片小海岛,成为一条优秀的人鱼,还有,我很想念茨木叔叔。”

海鸟在他上方盘旋几圈就飞走了。

雷声轰隆,河水浑浊,里面混着不少落下来的树枝烂草。

原本平静的小河已经水面高涨变的湍急危险起来,河面上漂过来一个大葫芦,摇摇晃晃的在水面上,迁徙过来的鸟飞累后就会落下来在上方休息一会儿。

但看到河中露出的红尾时又会被吓的马上飞走。

茨木还在葫芦里沉睡,里面被特意固定好的贝器会因葫芦摇晃而发出清脆的敲击声,却并不会吵醒他美梦。

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离开了密林,被酒吞带着往外面的海岛游去。

而苗苗也被酒吞大方的分了一个小岛过去,那里物资很优沃,喜欢和人鱼交往的海豚非常多,相信苗苗一定会和同龄的海豚一起玩耍。

然后慢慢的忘记茨木。

酒吞知道茨木一定很想出去看看,他现在就带着茨木游遍这里每一个地方,然后按照茨木的愿望在每一个经过的地方都洒上葫芦果的种子。

让全海域都充满葫芦果!

想到能够帮伴侣完成一件愿望,酒吞越发觉得自己优秀能干。

他的喉咙低震,发声频率渐高,人鱼优美的歌声在这恶劣的环境逐渐成了主导。

沿途中仓皇逃离家园的小动物停下仓促的脚步,它们开始去分辨人鱼歌中的信息。

它们在树木中穿梭,在空中展翅飞翔,小动物们追着酒吞的歌声奔跑,直到跑到安全的地方才会停下。


他自空中落下,是我今生的明珠。

他与我生的不同,我却独爱那模样。

人类复杂善变,唯有爱情最真挚。

我愿意为他向太阳祈祷,向月亮诉求。

请灾病远离我的爱人,请赐予他一切容光。

归属于密林的鬼子啊,我是人鱼中的王呐。

你将与我一般就像这大海,不枯竭,不褪色。


你愿意吗?


沉睡中的银发青年嘴角不自觉露出笑容,他的脸颊有暗红的纹路,头顶有残角,却生有一颗炽烈如火的心脏。

他深陷梦境,喃喃自语:“我愿意。”



END


没有啦,哈哈,谢谢各位同好支持


蠢花又标错了序号了,这里感谢 @酒茨每日tag扫粮号 的推圌送,么么小天使


评论(48)
热度(332)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