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保姆15

大约是药力减退,目前茨木已经能够说话和转动脖子了,对前几天刚中了麻痹那会儿,他能舌头都是无力的,当时吃的都是酒吞嚼烂的鱼肉。

他吃下去的时候闻到了血味,熟鱼肉里混着血气,酒吞这条傻人鱼,扔进水里以为就凉了,结果嚼肉的时候口腔一定被烫坏了。

后来茨木看着月亮睡着了,大概就是因为这几天无法醒来又没法吞咽东西,酒吞才去偷了千米外那处浅滩边的鸟蛋,鸟蛋可比鱼肉好消化多了,营养也不错。

酒吞陆续偷了十多个交给苗苗,自己就游回了大海深处。

两天两夜的去寻找他印象中能够对茨木有用的鱼。

茨木让酒吞张开嘴,酒吞听话的张大了嘴。

他的嘴能张开的很大,明明看起来很单薄,吃鱼也很文静,里面几排牙却可怕的吓人。

看到里面有一块大大的缺口,正好是被酒吞拿来藏珍珠的位置,茨木心里叹了口气。

酒吞虽然是条聪明的人鱼,终究是是动物脾性,轴了吧唧,为了藏珍珠,估计自己拔了几颗牙,这家伙,怎么能对自己下的去手呢,牙齿又不是鳞片,他看起来已经成年了吧,要是以后不会再长牙怎么办……

茨木看了一会儿就鼻腔发酸,嘴里嚼着鲜嫩的蛋块,自己气自己太没用,气的脸色发青。

“唧!”正背着他吃鱼的酒吞回头看到茨木脸色不好,连忙把他扶到怀里,轻轻的给人类顺气。

他以为茨木吃的噎着了。

“我……我没事。”茨木咽下去他喂的水,一抬头,残缺的角轻轻的顶了一下酒吞的下巴。

“咕咕。”酒吞也开心的回蹭过去,把茨木的头皮蹭的痒痒的。

“我之前总是想走去外面,总觉得会不够吃,你大概知道人类喜欢囤积食物,可是鱼这些是不能囤太久的,我又没有盐,炼出来的盐都很涩。我怕缺少维生素会得坏血症,我又怕哪天一场龙卷风,把囤积的东西全都毁灭……”

他一直想活着,努力的活着。

茨木望着残缺的手臂,转过头,把脸埋进酒吞怀里,脸颊凉凉的贴着人鱼的细鳞,“对不起,是我不够坚定,我一直害怕你哪天就离开了,所以为了那天,我一直在努力的寻找适合自己能够让我吃饱穿暖的植物。”

“啾啾。”酒吞捧着他的脸,轻轻的舔去茨木嘴角的食物渣:“啾——”一声轻吟,他低声唱起了歌。

苗苗把鱼解剖完毕,鱼内脏全都放在叶子上,听到了酒吞的歌声,他也轻轻的学了起来。

茨木惭愧的想:我应该信任他的。

手心里的珍珠大而椭圆,粉润而透亮,却最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酒吞的意思他明白,大约是说他就像是酒吞最喜爱的那颗珍珠一样,会用心爱护。

可是时间久了,珍珠会发黄会褪色,人也会变老,那……传说中不老不死的人鱼

呢?

酒吞唱了一半就断音了,茨木的眼睛闪闪发光,又很湿润的望着他,他觉得那种血液被烧灼的感觉又出来了,下腹那立刻顶起一块三角软鳞。

茨木尚未发觉,只苦笑道:“要是……我以后都站不起来,像个残废一样躺在地上,你还会留在我的身边吗?”

“你,我的。”酒吞斩钉截铁的说道:“身体,只有我能,支配。你,没,不可以。”

居然说我没有资格支配自己身体的使用权哦!

真是好霸道的鱼……

茨木心里又酸又甜:“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下半辈子都归你了。”

“唧——”酒吞开心极了,为了证明他说的句句是真话,他把茨木安置好,自己离开了一会儿。

“要去哪?”茨木听着水声渐去,他只好去喊苗苗:“苗苗,你饿了吗,过来,叔叔教你吃鸟蛋的正确方法。”

苗苗如今一岁不到,却已经是五岁孩子的样子了,他的腰间围着一块简单的树叶遮住小雀雀,发丝早已由原来的淡棕变成了银色,眼睛是淡银色,看起来并不是亚州人面孔。

他教苗苗把蛋开一个小孔,然后放在石头夹缝中,熟了后就能用贝壳磨的小勺子挖出来吃了。

他又告诉苗苗让自己中毒的植物长的模样,叶子是什么形状的,告诫他往后看到不要当成零嘴去吃。

苗苗连连点头,“啾啾。”

“真乖。”茨木笑着说:“你是酒吞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

趁酒吞不在,苗苗在茨木身边撒了一会儿娇,他还记得很好的时候是吃着茨木喂的食物长大的,比起酒吞,茨木才像他的父亲。

酒吞很快回来了,他是拖着一条小船回来的。

不知道这条人鱼究竟囤了多少珍宝,从海上抢来的搜刮来的捡来的,全都被他珍藏起来。

今天他不过是拿出了一部分,却足够堆满了这条小船。

一船的金银首饰钻石珠玉,从款式来看由近代到中世纪,无奇不有,奢华到了极致。

却连他自己都想不到,见过无数财富,在海中遥望船上觥筹交错糜烂醉梦的盛宴配着数不清的佳人俊才,最终却把心停驻在那从天而降的断臂男子身上。

茨木眨着眼睛,被珠宝的光芒闪的眼花:“你这是要做什么?”

“咕咕咕。”酒吞语调轻快的说着:“茨木——”内含无限的喜悦之情。

他用蹼爪抓着几根金链,乱七八糟的混着各种宝石,缠在了茨木的角上,耳朵上,脖子上,手上腿上。

他正仔细的打扮着归属于自己的身体。

茨木心里唯一一丝哀意都被这条臭美的人鱼给带走了。


评论(14)
热度(259)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