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保姆14


苗苗摸着脚上穿的草鞋,觉得怪怪的,没一会儿就想脱下来扔掉。

他是茨木见过长的最快的孩子了,他来这里三个月的时候还会记算天数,但是和酒吞确认关系后认为自己再也不必数着日子过了,现在苗苗已经能够顺利的说话和走路,可以确定他来这里已经有大半年了。

茨木帮苗苗把鞋子系的更紧了,用草在脚踝上系上一圈,“你和你的父亲不同,你有脚就应该学会走路。”

孩子的脚很敏感,又常年在水中,其实是非常的细滑,如果只是在水中就算了,苗苗时常会帮茨木去翻草叶中掉落的果子,很容易就伤到脚。

苗苗觉得脚流血了会自觉的舔舔,不过伤口太多,茨木担心会感染,花了几天时间想办法编出了草鞋。

光底盘他就用了好几种草,在里面缠好了柔软的草藤,至少让苗苗用着不会那样难受。 

酒吞吃了一葫芦的醋,他发出尖利的声音,包含着驱逐的意思,让苗苗听了不得不远离茨木往还外面的海域游去,寻找自己的食物。

人鱼浮出水面,扎的高高的红色马尾立刻展开变的蓬松起来,替他挡住了直射下来的阳光。

酒吞浮出水面的身体在阳光下闪着柔和的光晕,他的胸口光裸强壮,胸肌饱含力量,躯体完美透露着水中霸者的气息。

也许有一些违和。

那就是他胸口挂着一串用草藤包圆的粉珍珠,珍珠纯天然而生,颗粒虽大,个个都不是那么圆润。

酒吞却视若珍宝,珍惜的每日用嘴唇亲吻它们。

他紧紧的盯着茨木的身影,一眨不眨的跟着,他的手腕上系着一根草绳,草绳的另一端是一只大葫芦,里面装着一些吃食,而且刚好能容纳一人在里面。

茨木正绕着河边走着,每一天,他从密林为出发点,寻找一个方向往前方探寻一切。

这是他与酒吞一起的探险之旅。

就好像在一玩一款名为饥荒的游戏一样,在热带雨林中小心翼翼的避开危险,寻找对他来说能吃能用的一切。

茨木并不怕那些从林突然窜出来的毒虫和蛇,他有自己熬好的驱虫膏药,还有一身用不完的力气。

而酒吞比他更紧张,每当他稍微离河边走远几步,酒吞就会发出声音提醒他,如果有不长眼的家伙贸然靠近茨木,一瞬间就被切成肉块。

不知道苗苗有没有继承这么厉害的能力。

“挚友。”茨木一边用木棍挥开面前的草,“我看天色不早了,我进葫芦里,你去找些鱼吧。”

酒吞点了点头,有些结巴的说:“你,这里,不许不许太远走。”

“知道啦。”茨木把手伸进水中拍了拍酒吞结实的尾鳍:“我去采点小果子。”

茨木把葫芦固定在岸边的一颗小树上,然后回头把刚刚新采到的一些小果子从草篓里倒出来一一分捡。

有一些是能吃的,他比较熟悉的,特意用来作调料和零食的。

还有几样是他没见过的,他每天都能和酒吞走很多的路,有走不过去的路就坐在葫芦让酒吞带着他游,然后觉得太阳快落山了,就会选择就地解决晚饭,然后让酒吞把自己带回密林。

还有一些……

他抬头看上树上的小动物,抛上去,很快有鸟飞过来接住了。

啊,能吃的。

茨木看着手里橙黄色像小番茄变种的硬果子,放在水里洗了洗,然后小心的咬了一口外皮。

苦涩的感觉从舌尖传来,一下子就麻痹了他的舌头。

茨木蹲在岸边,整个人朝水里栽倒,泥水立刻浸时了嘴里,他全身无力,除了屏住呼吸竟然什么也做不了。

大意了……

他光想着以为鸟儿接住了就是会吃的意思,却忘记了,有的时候,一些鲜艳色的果子也会被鸟类用来装饰巢。

人类的身体被水流并不温柔的托着往远住飘着,茨木被水流冲击着,他眼睁睁的看着葫芦离自己越来越远。

眼看着自己要撞上一根横生的树根,茨森认为自己的小腿会骨折,是的,他真的听到骨头断的了声音,但是自己却毫无知觉,没有痛感。

他不知道自己飘了多久,飞虫在身上钉咬,他闭上眼皮,不知道自己脸上被扎成什么样了。

还好他有听觉,不然就会觉得自己被世界屏蔽了。

“啾!”

远远的,他听到了酒吞的声音。

太好了,茨木松了口气,要是酒吞再不回来,他可能就要漂到地球的另一端了。

一双手把他轻轻托住,酒吞把茨木喽在怀中,担忧的看着他。

茨木连表情都做不到,他睁了睁眼。

酒吞把他拖到岸上,认真的检查着茨木的身体。

他一边摸着茨木受伤的小腿,一边认真的舔着茨木的眼皮,把银色的睫毛舔的湿漉漉安慰着对方:“没事。”

茨木很想对他露出微笑,可是他只能干瞪眼。

除了身上有碰伤和小腿的骨折,酒吞查不到别的原因让茨木变成这副样子。

他打开茨木的嘴巴,舌头伸进去舔了舔,什么也察觉不到。

茨木非常想说那个果子他就吃了点汁水,就那一点汁,他就全身都麻了。

可以说毒性非常的强烈,茨木在密林中也中过几次毒,但是很快就解决了,酒吞会找到药,或者茨木自己想办法拉肚子解毒,没有一次像这样他有些绝望。

他安慰自己,或者睡一觉,明天就起来了,毕竟他除了不能动,别的都是没问题的。

酒吞低下头来,脸颊贴着茨木的嘴唇蹭了蹭,透明又柔软的耳鳍缠着茨木乱糟糟的银发。

茨木睁大眼看他,满眼都透露着饿的渴望。

酒吞看着岸边那在燃着的火堆,他用根木头穿着一条大鱼,慢慢的靠近了火堆。

别啊,我可以生气,别碰火!

他还知道自己添火,就是越舔火堆范围越大,型号茨木提前用石头围了一圈,不然他真怕酒吞被溅出来的火弄伤。

酒吞猛的缩回手,舔了舔手指上灼热感,尾巴着急的拍着草地。

好啦好啦,可以吃啦。

茨木拼命的睁眼,直到酒吞突然回头把着火的鱼扔进水里。

等他能吃到不被烧成碳的鱼时,天空已经缀满星星,月亮圆圆的像个饼,让没吃饱的茨木一个劲的咽着口水。

酒吞把他从岸上拖下来,然后塞进了葫芦里,手里牵着葫芦往密林的家游去。

沉重的睡眠让茨木差点睡到吐。

他睁开眼,看到自己躺在阳光下,太阳太热了,不过并不觉得太烫,苗苗在旁边用葫芦装着水在他周围洒着降温。

“茨木叔叔!”苗苗扑过来:“你终于睡醒了,你知道吗,你睡了快三天了!”

“?”茨木说不出话来,他无助的看着苗苗激动的神情,他又渴又困,心里却只想见到酒吞。

“爸爸说太阳能给你杀菌,让我一直给你晒太阳降温,然后给你翻身。”

“爸爸去捉鱼了,他不知道要给你吃什么,一直在找能让你吃的。”

苗苗喂茨木喝了点水,然后把一些用叶子包好的食物喂到茨木嘴里。

“这是爸爸偷的鸟蛋,很大很好吃,爸爸说你一定会喜欢的。”

蛋上还有未除掉的蛋壳,苗苗处理的很简单,用叶子包好一砸,然后烤碎就可以吃了,连壳吃就当是补钙算了。

远远听到了歌声,声音中带着淡淡的忧伤,苗苗拿起葫芦在茨木身边浇着水帮他降温。“爸爸回来了。”

水面跃出一道红色丽影,人鱼喉咙微震,比平时还要低沉的声音中透露着虚弱。

茨木看到此刻的酒吞,瞪大了眼。

酒吞受伤了,耳鳍上美丽的透明薄膜被撕碎了,露出了深白的骨架,先前扎起的马尾在打斗中被扯烂了,酒吞脸上带着血痕,表情是茨木从未见过的森冷阴沉。

当他浮出水面时,茨木心都揪起来了。

大约是经过了激烈的战斗,酒吞的胸口全是划伤,腰侧有两个血洞,他爬上来的时候,一边带着血,鳞片一点点的落在草地上。

酒吞见到茨木已经醒了,高兴的叫了一声,刚上爬过去,尾巴猛的抽搐起来,只能抓着草叶生生忍痛。

他示意苗苗接过他手里的草绳,把食物拖上来。

苗苗把草绳带上来,惊呆了。

这是一只比苗苗还要大的金钱猛鱼,大约有50公斤重,它还挣扎着,是活着的。

金钱猛极为罕见,也十分的珍贵,全身都是宝,止血效果极强,营养成份也很高,这一只恐怕是金钱猛鱼王了。

茨木闭上眼睛忍住即将涌出的热泪,他再睁开眼,人鱼已经靠近他,蹼爪温柔的抚着他的脸。

“同类也抢,我生气,杀了。”酒吞指着从同类手里夺过来的金钱猛:“对你好,好吃。”

“我……”茨木一愣,药力退下去了吗,他能开口说话了。

他望着酒吞身上狰狞的伤口,涩声道:“要是我……我真的动不了,你就把我直接埋了吧,我不想当一辈子的废人。”

酒吞的声音马上尖利起来:“啾啾啾!唧!”

他望着茨木,眼神是那样的愤怒,那么的深情。

他想去摸 那串粉珍珠,一摸才想起打斗中被拽碎了,他张开嘴,把钳在牙缝里唯一一颗完好的粉珍珠拿了出来。

“茨木。”他把珍珠放在茨木无力的手心中,蹼爪用力的包紧:“咕噜……噜。”

不论发生什么事,我会把你带在身边,就像保护这颗珍珠一样,在它摔落的时候把它放在嘴里藏好。

茨木抽了抽鼻子,点了点头。

酒吞轻轻的舔了他眼皮,惊讶的发现这次是海水的味道。



评论(21)
热度(327)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