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沙漠的美人》24


他当然不允许!

趁着敖烈背对他的时候,哪吒压过去,把人困在了自己怀里。

他低头嗅着敖烈颈间清爽的薄荷味,胸膛紧紧的压着敖烈单薄的脊背:“不许乱勾搭,你是我的。”

敖烈却给了他一个白眼:“谁是你的,写你名字了吗?”

好无情哦!

仿若晴天霹雳,哪吒忍不住怀疑:“你真的是烈烈?”他以前天真乖顺又从不跟他犟嘴的Omega去哪里了?

敖烈轻轻的拍着豆豆的背,让他在怀里睡的更安稳些,他倚着门,耳朵贴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

之前那小闹一会儿后马上就静了下来,他早有发讯息给外公,豆豆在他这里,不知道为什么外面还是那么乱……

恐怕还有别的危机,得马上让哪吒离开这里,联邦中心的能人异士可不少,像哪吒这样的哪怕再厉害也挡不住那些垂涎悬赏价值近上万联邦币的诱惑吧。

哪吒却忍不住挨着敖烈贴贴蹭蹭,轻柔的吻落在白皙的颈间,敖烈敏感的缩起了脖子。“别闹我……”

“一大一小都是我的。”哪吒恨恨的在他肩头咬了一口,痛的敖烈要叫骂:“先盖个章,下次就不会这么容易放过你了。”

哪吒拍了拍敖烈的屁股,帮他打开了门:“和你在一起没多长时间,你就闹着要回家。”

伴着叹息,敖烈被哪吒推出了房门。

敖烈竖起眉毛,等他再回头,那屋里昏昏暗暗,哪吒早没影了。

哪吒好像有点气恼了……噗……

李贞英提着裙子走进舞池,特意来到金吒的身边,与金吒共舞的少女立刻善解人意的退了下去。

金吒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头发竟然也是金灿灿的,十分惹眼。他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妹妹:“我眼花了,你居然穿裙子了?”

李贞英兴奋的说:“我找到小哥哥了。”

金吒表情严肃:“不要开玩笑哦。”

“真的,我还把衣服借给他了。”李贞英用力跺脚,高跟鞋几下就把地下的砖给踩裂了:“哥你怎么能不信呢?”

金吒捂住她的嘴:“穿再漂亮的裙子也遮不住你的糙气质,跟我过来。”

他顺便把在一边和实验室投资人喝酒的木吒也扯走了。

木吒:“怎么了怎么了?”

李贞英挽着他的胳膊说:“哪吒哥哥回来啦。”

“我的天!”木吒原本乌黑的发色瞬间吓成墨绿色:“爸妈还不知道吧?”

“这要告诉老爹,他第一个出来大义灭亲。”金吒叹气:“也不能和妈说,她心脏本来就不好,哪吒现在被通缉着,得先把罪名给销了。”

“对啦……”李贞英看了看电子光板,“哪吒哥哥说,有好多事想让我们帮帮他。”

“都是一家人,要不是他脾气那么倔,也不用在那种地方呆着,怎么喊都不肯回来。”

本来哪吒是能直接回城的,李家军部早就把文书批下来几十次了,但是哪吒就是不愿意回,后来文书就不再批了,而哪吒却在没有文书下批的时候选择抢了军舰回来,这下没罪都要定一个大罪了。

要是哪吒原意耐心等等,文书一下来,他马上就能回来……

这个臭小子啊!

李家两位兄弟咬牙切齿:“他绝对是惹事了!”

“我觉得是喜事啊,不就是把一个少爷家的肚子弄大了嘛,娶回来就好了。”李贞英把胳膊抬上去:“哇,我的小侄儿长的好萌啊,眼睛居然是蓝色的耶,大海的颜色!”

“哎哟慢点我的胳膊啊!”

金吒木吒抓着妹妹的小胳膊挤到屏幕面前,画面上一个戴着奶嘴的婴儿正朝屏幕吐着口水傻笑,面相上确实有些神似哪吒。

“抱着侄子的人是男人吗?”

“银发?”

再加上孩子的瞳色,简直不敢想哪吒到底惹到了敖家哪一族的小青年……

“真的是,和敖海这是杠到底了吗?”金吒一边骂一边又爱怜的看着电子屏里的那个孩子:“

诶,我侄儿好可爱,会眨眼!”

隔天,敖烈闯进了龙大哥的实验室,“大哥!”

“你才起床吗?”龙大哥伸手理了理他的乱发:“才去了次宴会就把你累到了?”

疲惫也可以是日积月累的,之前担心自己怀孕的情况,睡眠很不固定,之后生了豆豆后又开始担心被通缉的哪吒,在昨天之前那两件事已经全都妥了,敖烈心一放松,回到家好好的睡了一觉。

“大哥!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要不要吃了饭再说啊?”龙大哥一脸慈爱的看着敖烈,还把他当个孩子一样:“饿吗?”

“诶,大哥!”敖烈真想坦白他其实已经当爸爸了,当然他还是忍住了:“你能不能和我说说敖丙的事?”

“他?”龙大哥疑惑:“以前你从来都懒的提他,今天怎么突然就想到了?”

敖烈正要开口,肚子便适时的叫了:“走走,我们去餐厅,边吃边说!”

敖丙和哪吒的事,当时闹的很大,联邦出手压下新闻,才不至于让全宇宙的人都知道,不过在世家之间,大家都有所耳闻。

敖丙就是典型的被惯养成性的混帐公子哥,黄赌毒都会,家里钱多兄弟也多,想要什么伸伸手底下的人都会主动奉上来,尤其是,他喜欢各种美人。

哪吒和敖丙的世家并无相差,也同样是个纨绔子弟,他的脾气也好不到哪里去,脾性暴怒冲动。但区别就在于他道德观树立的比较好,天分不错,什么都学的快,甚至快厉害过两个哥哥了,家里人除了李夫人,没人能管的住他。

当时李家请的律师辩解哪吒是因自卫而过失杀人,不料,哪吒傲气上头,却在法庭上对着所有人说自己就是觉得敖丙该死,所以才动手切对方的腺体,不料切坏了脊椎神经。

最后法官定罪哪吒一案属故意杀人犯罪。

而当年那场事件的导火索却是因为李贞英而起。

在李贞英还未分化出属性时,所有人都认为李家的小女儿应该是个O,加上李家本来就不俗的面相,李贞英也落入很多世家争相讨好的狩猎范围内。

敖丙也实在是倒霉透顶,他欠了外债不敢回家找自己爹要,就主导了一起绑架案想勒索那些追求李贞英的人。

他想绑架李贞英却绑了穿女装溜出来玩的哪吒,后来还见色起义……

他到死都不知道杀他的人会是哪吒,后脖子被狠挖一刀,就再也睁不开眼了。

死法相当憋屈,而哪吒也在法庭上把自己的腺体交出去了。

他太骄傲了,不愿意家人为自己奔波,也并不认为错在于自己,而在沙漠那荒凉贫瘠的地方呆上几十年,傲气逐渐的被慢慢收敛进内心。

最后要不是因为敖烈,他现在恐怕和九月他们组织异类军队,然后闯出塑料沙漠来玩一票了……

毕竟敖烈没来之前,哪吒都打算做一个“恶名昭著的星盗”了,比如保护环境啊,凡在宇宙投放放射物质影响卫星轨迹的都得交过路费什么的……

哪吒站在阳光下,阳光透过他的皮肤,能够清楚的照出他肤下的植物根茎与脉落,植物皮肤的好处就是晒太阳就能让外表变的更为饱满健康,缺点就是看起来有点假……

而且,骨骼再度收缩,他又变成了孩子的模样。

哪吒打开妹妹的终端,拍了一张自拍发给敖烈。

TO敖三公子:小哪吒自拍.gif  (ó㉨ò)。

过了大半天,敖烈才懒懒的回了一个字“哦,(´(ェ)`)”。

他确定敖烈是故意想让自己生气。

看在你生了豆豆的份上,等我回来后一定不打你屁股。


评论(6)
热度(56)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