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保姆11

因为酒吞的不合作,茨木决定自己去找苗苗。

他胆子一向就很大,却也不是冲动的人,苗苗有和他描述过密林外的样子,虽然不是那么具体,茨木只能试着去找。

而且来这里这么久,他也想看看这块海域到底是有多大。

找人全靠吼,苗苗的耳朵非常的灵敏,茨木试过在距离千米外的河边喊苗苗,即便苗苗在水下也是能听到的。

他乘着浮木,身上包着用草网系好的一些必备品,腰上围着草叶,手里拎着一把宝石短刀。

几乎是光着屁股的样子让他在经过下一片水域时被水上的成群飞虫咬的全身斑红,哪怕备用的草汁也没什么太大的用处。

除了烦人的飞虫,还他不认识的黄蜂群,似乎长着鬼脸,攻击性很强,而且还很有组织性。

酒吞潜在水里看着茨木在浮木上不太平稳的踢动手脚挥开那些虫子,他睁大眼看着那片薄薄的绿叶上下翻飞,露出两瓣结实的臀肉。

人鱼捂住了仿佛有热血在翻涌的心口,又狠心的把腹下那即将张开的三角鳞片压下去。

脚下一滑,茨木落到了水里,正好被酒吞接在怀里,见那群讨厌的蜜蜂还要攻击他,茨木深吸一口气沉进水里,只露出两个角在水面。

出密林的时候,一开始还好,避开了低矮下来的树枝,慢慢的水流越来越急,然后眼前豁然开朗,小河道逐渐变宽,刺眼的光照射到身上烫而富有生机。

酒吞就默默的跟着后面游,他偶尔想爬上浮木,被茨木拒绝了。

茨木在水里睁开眼,顺着水流浮到这片红树林时,他可以确实这附近有一片浅滩,这让他很疑惑,难道这里这样小,马上就要到岸了,这里的树林茂盛,他根本就看不到附近有没有山。

的确是要到岸了,而茨木也只是才摸到了这个岛的其中一个边而已。

一只青蛙慢吞吞的从他眼前游过,茨木用腿慢慢推开酒吞缠过来的鱼尾,他抓着浮木上的树根,然后抓着树枝想爬浮木,蜜蜂蛰不到他就飞走了,茨木松了口气却怎么也甩不到身后这条大鱼。

“挚友……”茨木好声好气的喊他:“酒吞。”

酒吞的脸轻轻的贴着茨木的腰背,鱼尾挤进茨木双腿间胡乱摆动,哦,他还故意扯坏了茨木腰上的叶子。

茨木徒劳的看着叶子顺着水飘走,就算这附近没人,他也是很难为情暴露身体的隐私部位。

“我还要去找苗苗,如果你想我陪你玩,等找到苗苗再说好不好?”茨木捏了把酒吞滑手的大尾巴,也不知道是不是摸错地方了,他好像摸到了类似鳞片下包裹的软骨,酒吞一个激灵,窜出水面在半空中滑出一个优美的弧度。

再浮出水面时,人鱼的表情仿佛带着一丝迷醉,他从边上摸出一条活蹦乱跳的鱼递给了茨木。

茨木拒绝了。

“啾……”酒吞看着茨木两条腿光溜溜的样子,在水下声音清脆的叫唤着。

茨木正低头掐着身上的虫子咬出来的斑块,他看着酒吞好像有些着急的模样,说:“酒吞,我好想苗苗。”

苗苗缩在章鱼洞里已经好几天了,不过他也知道不能在水里呆多久,所以过一段时间就会自发的浮到水面,骑在路过的海豚身上晒个日光浴什么的。

反正海豚是非常喜欢和他玩的,但是又很调皮,所以苗苗也只把它们当成冲浪板,玩一会儿就爬到了礁石上。

他的头发上粘着一层层绿海藻,皮肤也有些发皱,精神看起来并不是很好。

章鱼洞穴里那只章鱼经常会悄悄回来,然后试图吞下苗苗,苗苗总是发现然后把它赶走。

他其实也不想霸占其他鱼的巢穴,可是苗苗总觉得躲在这里才是最安全的。

他有试着想回去,可是游着游着,又游回了原地,一下子就迷失了方向。

傍晚的太阳落在他身上,周边是海鸟的鸣叫,苗苗吃饭了鱼从礁石上滑下去,粗糙的石头立刻拖出一道血痕在白嫩的屁股上。

有时候,孩子的感官其实是迟钝的,没有教导,他们估计冷热都不分。

苗苗打了个哈欠,钻进洞穴里去,顺便抓了一只小鱼在门口看着。

同样在门口打盹的小鱼感觉到危险来临,很没责任心的藏进珊瑚丛伪装成海葵的模样。

茨木被包裹在泡泡里,他惊讶的看着把他带到这里来的酒吞。

酒吞终于答应了茨木,用泡泡包住人类脆弱的身体,然后力用在水中的气压用最快的速度把茨木带到了海里。

茨木在泡泡里有足够的氧气,他这一路好像坐了辆超快无牌照跑车,被酒吞拽过来的时候冲散了不少鱼群和海藻,把才在海域里平息了小心脏的鱼儿们又吓的四处乱游,溃不成军。

“苗苗。”茨木喊着孩子的小名,然后把手伸进了泡泡里。

泡泡马上就破了,茨木感觉身体一沉,冰凉的海水裹住了身体,他把手伸到更深处,果然摸到了软软又冰凉的小身子。

海水里是很凉,越深越冷,还好这里并不太深,他小心的把苗苗抱了出来。

酒吞适时的凑上去,吻住了茨木的嘴唇,为他提供了氧气。

哪里知道,茨木原本还是能憋几口的,被酒吞这样一吓,立刻岔气,几乎把自己溺死。

海里密度是不一样的,酒吞只能在水面制造泡泡,他立刻拉着茨木上游,并坚持要哺一口气给茨木。

茨木无奈的接收了,他碰到了酒吞冰凉的嘴唇,把那口由腮过滤出来的新鲜氧气咽到了肚子里。

苗苗在上升的水流中惊醒,他小小的两只手紧紧的抓着茨木的胸口肉,在上面依恋的蹭了蹭。

“傻孩子。”茨木把他放在礁石上,检查了苗苗的身体。

好多细小的伤口,屁股上的特别红,好像还有些破皮了,他可以肯定苗苗是坐在地上乱爬导致的。

苗苗在他怀里嘤嘤的抽泣:“茨木,想你,迷路好久。”

“乖啦乖啦。”茨木发现苗苗看着酒吞的眼神有些变化了,苗苗居然开始害怕他的父亲了。

这是怎么了?难道酒吞真的欺负苗苗了?

“哼。”

他听到酒吞似乎是一声冷哼,看都不看一眼受过伤的苗苗。

茨木心里好像明白了。

“酒吞……”茨木叹了口气:“我带苗苗上岸吧,正好我想看看这附近。”

他怕在水里,酒吞又要把苗苗赶走,不如在陆地上,酒吞就碰不到苗苗了。

难道人鱼的独立就是这样残忍吗……即便如此,做为半个人类的苗苗,更应该得到宽容不是吗?

酒吞看着茨木踩上了细白的沙地,这是一块沙洲,地方不大,但是也足够休息了,再远一点还长着一小片树林,挺适合攀爬的。

天色暗下来了,酒吞远远望着岸那边的小小火光,他在水里盘旋着,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咕噜声。

茨木不理他,酒吞很生气。

苗苗睡在石头围着的沙子床里,身上盖着几片叶子,火堆升在一边也不会太寒冷,这里的海面平静,没有什么风。

茨木听到酒吞独特的叫声,他踩着泥沙来到了岸边,借着月光,绮丽的红尾在水里一划而过,而后是浮出水面的俊美脸孔。

茨木看着酒吞散开的发丝,“已经不喜欢扎马尾了吗?”

酒吞张开蹼爪,捧出一把细碎的钻石放到茨木面前。

茨木无奈的接下了,“谢谢,但是它们对我来说,其实没用。”

“啾。”可是你收下了,现在轮到你了。

酒吞浮出水面,一把将人拽下来,将人抵在了礁石上,鱼尾强硬的挤到了两腿间。

人类的身体好温暖,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酒吞紧紧搂住他,望着茨木惊诧的表情。“茨——木——”

看,他也能学着说人类的语言不是吗,他还能说的比苗苗更好听。

茨木愣了愣,随即脸涨红起来:“你……你在干什么!”

他慌张的要跑,可是腰间的手臂却像铁一样箍着他,最终他感觉自己的屁股好像坐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硬硬的长长的……

人鱼睁着琉璃般的眼睛,正深情的叫着他的名字:“茨木……”




那个硬硬的长长的说不定只是漂过去的树枝啦

评论(34)
热度(302)
  1. 十七斩阿阿一朵小红花 转载了此文字

© 阿阿一朵小红花 | Powered by LOFTER